原油價格為什麼暴跌?

ADVERTISEMENT

說明:

2016年12月15日,我在“路財主A”發表文章《創紀錄的時刻,就是資金最危險的時候》,當時歐佩克限產協議達成,原油市場一片看漲之聲;對比之下,我則說石油價格極難上漲到60美元/桶以上,如果上漲到了那個價位,我一定會考慮做空……

2016年整整一年,我在公眾號裡對原油價格總共就發表過兩次見解(2016年1月中旬,在原油價格跌至28美元/桶的時候,我曾經極力看漲),因“路哥談錢”及“路財主A”均已被封號,想要閱讀這兩篇文章的人請分別到如下網址檢視:

就在前天下午,我在會員群裡重申可以考慮做空原油的時候,很多人問我到底什麼邏輯?所以,我就把“路財主A”這篇文章的主要內容再次發出來

特別特別沒想到的是,就在3月3日美奈發了“耶奶發飆的交易性提示”一文和我重申原油可以做空之後,從3月8日晚上開始,原油價格在盤整了3個多月之後開始暴跌,

兩天之內暴跌6%左右,終於應驗了我3個月前的判斷——

正所謂市場隻會遲到,不會缺席!

歐佩克(石油輸出國組織)限產協議達成,原油持續大漲,布倫特原油已經上漲至55.76美元/桶,盤中最高超過57美元/桶,而美國的WTI原油價格也上漲至接近55美元/桶。2016年1月中旬,原油價格跌破30美元/桶的時候,我曾經在那個被封號的“路哥談錢”公眾號中專門寫過一篇文章,“特斯拉讓原油跌成鬼?石油價格最低——能有多低?”,從成本的角度分析了原油的價格問題,當時還被騰訊證券自媒體鄭重推薦。

當時我的觀點是,石油價格短期內不可能跌破25美元,跌破30美元就應該大力做多,結果沒有想到的是,原油價格在觸及26美元之後迅速反彈並上漲,全年的原油WTI價格基本維持在 40-55美元(見下圖)……

儘管歐佩克達成限產協議的確對於原油價格的確有提振作用,但最近幾年之內,若想要原油維持到60美元/桶以上的價格,太難太難了……

ADVERTISEMENT

如果說原油的最低價受製於生產成本,那麼石油價格的上漲及其能夠達到的價格高峰,除了簡單的需求之外,又是取決於什麼呢?

答案是:投機需求!

說白了,就是有多少資金推動。

有人可能會說,最終是真實需求——當然,最終一定是真實需求,一切投資都是要建立在真實需求的基礎上,沒有真實需求,就是龐氏騙局了。但是,對於價格來說,更重要的是疊加在真實需求之上的投資需求,也就是說,有多少資金想藉著真實需求炒作一把?

更更重要的,是對於創紀錄的資金流的把握。

更更更要強調的,創紀錄的資金流提供的常常是反向的結果!

原因並不複雜:無論股市、房市還是原油市場,當資金堆積量極大而沒有新資金願意再進來看多的時候,那麼接下來的結果只有一個——就是下跌;相反,如果太多的人開始看空,看空的人資金量堆積到最大的時候,剩下的也只有一條路——上漲。

有人問,財主,你這個是什麼邏輯和原理?

很簡單,我稱之絕大多數人賠錢原理

金融投資中,除非是全新的小品種,否則,當一樣投資品其投入的資金規模達到了歷史極高值的時候(記住,一定是極高值),這種投資品種的價格常常處於頂峰或者低穀,不管股市、期貨或其他主流投資品種,成交量資料遠比純粹的價格分析圖表更有意義。原油市場,現在就存在著這樣的問題——大量的投機性資金開始堆積在原油市場,目前的原油市場規模已經等於全部金屬市場規模的總和!

給大家看一張關於原油市場規模的圖片。

2016年11月,在每桶石油尚在50美元/桶徘徊的情況下,石油市場規模已經高達1.72萬億美元——這是個什麼概念?

如果原油市場作為一個國家經濟體而存在,其經濟規模2015年將排名全球第十,因為歐元、巴西雷亞爾和俄羅斯盧布的貶值,2016年很有可能排名到第8位。這麼大一個市場,除非有極大的資金量才能夠推動其持續超越50美元/桶並上漲至60美元/桶以上。

ADVERTISEMENT

在歐佩克達成限產協議之後,在原油市場的對衝基金已將OPEC會議前持有的空倉轉為創紀錄規模的多倉。12月6日當週,對衝基金已將布蘭特和美國原油期貨和期權空倉削減1.34億桶。截止目前,一週之內由空倉轉至多倉的變動規模就達到創紀錄的2.28億桶,使得總淨多頭達到7.28億桶,創歷史紀錄。

過去25年中,還沒有哪次原油市場的投機客像這回一樣迅速地由空翻多!

正是此次持倉規模的迅速轉變,可以最簡單粗暴的解釋出布蘭特原油價格為何在OPEC會議後的當周跳漲逾7.50美元/桶或16%。12月10日,OPEC與非OPEC產油國再度達成協議,為這波反彈提供了新的動力,油價創出了2年來的新高自然是毫不意外。

然而,一些熟悉歷史的分析師卻對OPEC協議是否真的能減少原油供應及庫存水平表達了懷疑,以往的經驗表明,歐佩克國家不遵守協議的可能性很大,非歐佩克國家更是樂得在油價高企的限產期間大肆增產賺錢……歐佩克對於不限產國家的懲罰措施又像雞毛撣子打人一樣輕微,油價暴漲很有可能曇花一現,實際上,2017年上半年的布蘭特原油的期貨價格始終保持寬幅正價差,暗示交易商認為石油庫存將維持在高位,石油價格不會大漲。

技術面上的分析說完了,我們再來看基本面。

有人說2008年油價降至32.2美元之後,就曾經再度回升到100美元上方,為什麼這次就不行?

的確,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油價在急跌之後迅速回升至100美元以上,但2008-2014年有美聯儲的使勁兒QE印鈔(擴大美元基礎貨幣),有中國的4萬億投資基建真實需求,歸根結底,上一輪油價暴漲的根基在於實體經濟、場外現貨需求的刺激。

這一輪油價,難道我們指望川普上臺可以刺激拉動全球經濟?

有人說川普像當年的裡根——

好吧,且不說川普像不像裡根,即便是裡根本人,你去查詢1981年到1984油價股市的情況,都是先漲後跌,而且跌回去的幅度遠遠深於漲上來的幅度!

更客觀的問題在於,2008年中國政府、居民和企業債務比例都並不高,而且中央政府經濟控製能力在大國中數一數二,能夠主導拉起一輪大規模的基建刺激,以美國當前畸高的政府債務水平,川普如果真的搞“基建大補丸”的話,誰來給他出錢?

高盛公司大宗商品部也在鼓吹,不久的將來原油價格會達到80美元/桶,據說因為通脹問題加劇,但我覺得他們是在忽悠讓更多人來接盤。

如果我們承認當前世界經濟已經整體陷入所謂“新常態”的話,那麼當前就是一輪信貸收縮過程,這輪收縮過程絕非一年兩年可以過去。雖然說在全球五大經濟體(美歐中日英)的爛蘋果裡,美國經濟復甦看似良好,但債務重壓之下,他也時有反覆,其它如中國、歐洲、日本等,都深陷債務泥沼,看不到對原油有需求的傳統產業大肆擴張跡象——更何況,全球接下來還要面對美聯儲加息或者縮表(降低資產負債表規模)的預期和壓力。

我文章最前面列舉了各國以及各地區的石油生產成本,你會發現,50美元基本是各個石油生產國和全部各地區石油生產成本的中值,也即是說,原油只要達到50美元/桶,許多產油國和油場就可以大量生產了——這個成本算是個平衡線。

在美國債務危機不爆發、美聯儲不推出大規模QE的前提下,40-60美元/桶的價格可能就是當前原油市場的平衡價,儘管有歐佩克限產協議已經達成,原油價格長期超越60美元/桶也並不現實。我傾向於認為:

短期內如果原油價格到達60美元以上,我會考慮做空;

無論如何,當前55美元/桶的原油,我絕對不會看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