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屍企業”為什麼想死也死不了?

ADVERTISEMENT

  點擊上方 “驥觀天下”可以訂閱哦!

  “打僵屍”對於當前中國的經濟來說有多重要?在前不久的記者招待會上,新任中國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再一次向公眾強調了清除“僵屍企業”的重要性,逐步讓效率低下、規模龐大、產能過剩的企業退出市場。未來,考核經濟轉型績效的重要指標在於:如何去除過剩產能的任務,如何讓綜合效益低下的僵屍企業退出市場,讓合理產能以“債轉股”的形態繼續留在市場上。

  我們應該這樣來理解這段話的意思:中國企業負債普遍過高,造成了銀行金融風險加大,其中尤其以國企負債數量特別龐大。要想逐漸去除這種系統性風險,需要政府對其進行救助扶持。但這里存在一個標準,即有關部門會出手相助的,是國有企業中競爭力較好、未來仍有發展前景的,而對於實在“扶不上牆”、競爭力低下的高負債國有企業,則會讓市場機製將其淘汰

  這就是企業層面的去泡沫和去產能政策,不過,這里邊存在有很多問題未解決,似乎“打僵屍”不是簡單就可以完成的任務。

  首先來說,我們要知道什麼是“僵屍企業”準確的定義。所謂僵屍企業(zombie company)是指那些無法繼續正常經營、應該破產卻又靠借債或政府資助而沒有破產的企業。最早,這個詞彙來自於泡沫經濟過後日本“失落的十年”,彼時日本就有許多僵屍企業幾乎沒有任何市場競爭力,完全依靠銀行貸款“吸血”度日。這一類企業無疑顯著的拉低了社會平均生產力,使得經濟喪失活力,如果一個經濟體中這類企業過多,時間過長,整個經濟體都將會受其感染,變成“僵屍經濟”。

  不過,以上的說法隻是一種文字描述,對於這類企業是否存在一個量化的、嚴謹的定義呢?根據官方定義,所謂僵屍企業有兩條特征,第一是“連續3年以上持續虧損”,第二是“不符合結構調整的企業”。凡是符合次兩條特征的按理說都應該被市場清除。而實際情況,卻遠遠不是這樣。

  另外,這樣的企業有多少呢?根據人民大學國家戰略發展研究院的一份報告顯示,在2000到2013年間,中國大陸的“僵屍企業”比例呈現最高值,此後呈略微下降趨勢,目前的“僵屍企業”比例下降到約為7.51%。在這些效率低下,負債率非常高的僵屍企業中,有超過23%的企業都是所謂的“老國企”,其成立時間都超過三十年以上。重點的行業分布在煤炭、水泥、玻璃、建築、機械製造等行業。據說,總數高達19萬家。

  

ADVERTISEMENT

  根據以上這些特征,我們找到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僵屍企業實際上就是國企中的一部分。我們也對這些大而不倒的企業並不陌生。事實上,在20世紀90年代,“僵屍企業”曾以“困難國有企業”的面目出現過。1993 年國有企業中虧損戶數超過11萬戶,煤炭、紡織、糧食及城市公用部門全行業虧損。是年全國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高達87%,央企資產負債率更是高達90%。當時的政府一方面對企業進行救助,也開啟了國企的改革,中國第一次大規模“下崗潮”由此來臨。不少工人丟了飯碗,但“僵屍企業”依然沒有被市場淘汰。

  在以後的時間里,中國“打僵屍”的舉動時有發生。粗略統計,2000年到2015年國務院針對去產能共發布17份文件,工信部、發改委等職能部門針對具體行業共發布23份“去產能”的指導性意見。國家至少有5次把去產能作為核心施政目標,分別在2004年4月、2006年3月、2009年9月、2010年4月和2013年4月。

  但是,這些政策實際上效果並不明顯。以鋼鐵行業為例,2004年首次提出要限制鋼鐵行業產能的時候,粗鋼當年的產量為2.8億噸,十年後的2013 年,國家已經第五次提出要加大鋼鐵行業去產能力度,但是粗鋼當年的產量已上漲到7.8億噸,產量比十年前增加了5億噸,增幅為178%。其他產能過剩行業的情況也大多是如此。越是去產能,產能過剩越嚴重,越是下決心要打僵屍,僵屍卻越變越多。

  為什麼“僵屍”越打越多呢?並不是由於僵屍企業突然之間改善生產水平,變為高效經營的企業了,而是因為它們和很多部門之間有很強的“特殊關係”,使得其很不容易被打死。甚至在有些時候,僵屍企業想死都死不了。

  這些所謂的“僵屍企業”的出現,實際上其經營業務都是圍繞基建、房產等行業。如上文舉例,僵屍企業最多的地方在於煤炭、水泥、玻璃、建築、機械製造等行業,這些行業都是與鐵公基建設、房地產開發緊密相關的上下遊行業。地方層面越是大搞開發,大興土木,那麼“僵屍企業”就有存在的價值,甚至在一段時期之內還會是“活力企業”。

  不過,這類靠接受外力支持的“活力”是無法長期持續的。基建收回成本極慢、甚至根本無法回本,而土地總不可能用無止盡的開發,因此,經營一段時間以後,“活力”往往會消失,企業又會回到不死不活的“僵屍”狀態。

  

  因為“僵屍企業”所涉及的行業問題,以及其企業多為國有性質,因此它們和地方政府和部門有千絲萬縷的聯系,甚至可以說,這里邊必然是存在著一些見不得光的交易。此處省略一萬字。但這還隻是“僵屍企業”難以打掉的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原因在於它們和借貸的銀行關係也非比尋常。

ADVERTISEMENT

  雖然說僵屍企業的利潤率不高,僅僅足夠支付銀行貸款利息,甚至連還利息都有問題,造成債務違約,但是它們和銀行的關係卻往往出奇的好。經營效率越低,其獲得的銀行貸款往往越多,利息往往也很低,銀行似乎願意把錢借給沒有效率的“僵屍企業”。這乍聽起來有些反常理。銀行為何要做虧本生意呢?但如果我們轉換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答案就截然不同。

  無疑,“僵屍企業”的存在對經濟形成了拖累。但因為這些企業屬於國有產權,其經營的項目也多與地方開發、基礎建設有關,那麼,它們就理應受到某種保護。保護這些企業的辦法,主要就是銀行依靠給他們輸血,提供低息甚至無息貸款。

  也就是說,銀行通過經營其他業務盈利,然後在不斷的補償給這些企業,讓它們可以一直存活下去。從某種角度看,這些“僵屍企業”對基礎建設“有功”,而且提供大量就業崗位,輸血讓它們繼續活著,總是比讓它們倒閉要對社會更有益。

  也是出於這個原因,一般國際上對於“僵屍企業”的判斷,不僅僅是參考其經營效率,是否虧損,而是要看它們和銀行之間是否存在“不正常的借貸關係”。說通俗點,如果一家企業因為經營不善將要倒閉,那麼它還不能被稱為僵屍企業,如果一個企業橫看豎看都要倒閉,但卻偏偏周圍有一堆人心甘情願給它輸血,養著它,這才叫真正的“僵屍企業”。

  “僵屍企業”想死也死不了的狀況,現在會徹底改變嗎?從新聞來看,似乎決心很大。路透社的評論說,中國正下決心告別粗放式經濟發展模式,因此“枝剪”此前積累的大量過剩產能亦成為供給側改革重點任務。在這個背景下,似乎“打僵屍”是勢在必行的事情,但這意味著要拔掉地方政府對這些企業的“輸氧管”,並且拔掉銀行給企業建立的“輸血管”

  這兩根“管子”一拔掉,將對中國的金融市場和就業市場產生何等影響?19萬家的僵屍企業數量,涉及數百萬人的就業,是否上世紀90年代下崗職工走的路我們要再次經曆一遍呢?另外,“僵屍企業”債務重組、債轉股再次進入投資市場後,股市會不會出現再一次的波動,大漲大跌,最後以虧大告終呢?

  當“僵屍企業”開始死亡之時,它們對中國經濟真正的負面影響,或許才剛剛開始。

  驥觀天下

ADVERTISEMENT

  財經作家孫驍驥唯一官方微信平台

  工作微信 | georgesun84

  新浪微博 | @孫驍驥George

  微信號:jiguantx

  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一鍵加關注。驥觀天下為你提供獨家政經分析。

  點擊

  閱讀原文

  了解更多詳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