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就業報告了,三大指標發出美聯儲要加息的信號

ADVERTISEMENT

  上周美聯儲主席耶倫、紐約聯儲行長杜德利、美聯儲副主席菲舍爾及理事布萊納德等人紛紛透過演講和表態,將市場對加息的預期燒到了幾乎板上釘釘的地步。在經濟學家Neil Dutta看來,這就像是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在眾目睽睽下開了一次公開會議。

  令人矚目的是,美聯儲的官員們根本就認為沒必要在他們的選擇上遮遮掩掩,也不需要等周五公布的2月就業報告。換而言之,他們可能覺得已有足夠的證據相信是向前邁步的時候了。以下指標強調央行需要加快動手。

  

  有效利率

  耶倫用做向導的一個指標是所謂對“中性利率”的預估,這樣的利率對經濟既不會起到推動作用也不會成為拖累。耶倫3月3日表示,當前中性利率在根據通脹調整後可能位於零附近,長期而言可能升至1%。眼下實際聯邦基金利率為負,因此政策是刺激性的。

  FOMC的12月預測顯示,其策略是到2018年將實際聯邦基金利率提高到零附近水平,接著到2019年再上調至1%。上圖卻顯示,若按兵不動他們其實會走向與目標恰恰相反的方向,因通脹繼續在緩慢上行。看著已經為負的實際利率進一步下降而,與此同時通脹和失業率逼近目標,這對任何一位央行決策者而言都是動手的強烈動機,尤其是在信心和GDP預估都在上行的時候。

ADVERTISEMENT

  FOMC面臨的另一個反常情況是,在他們分別於2015年和2016年12月加息後,金融環境反而進一步寬鬆了。決策者上調短期利率的時候,他們希望的是,從按揭貸款到企業債券等各個市場的資金成本都上升。誠然,美聯儲的動作非常小。不過,市場的無視意味著這一舉措對整個融資成本而言根本就不痛不癢,對於正在提速的經濟來說也沒有起到什麼加大摩擦力的作用。

  

  金融環境

  “金融環境在持續放寬,而且這種狀況已經持續好一陣子了,”Renaissance Macro Research駐紐約的美國經濟研究主管Dutta說,“這樣一來,給複蘇之輪打上的輪滑油就會超過他們計劃的水平。”

  最後就是就業市場--耶倫2014年出任美聯儲主席後提出的首個政策參照點。改善的步伐一直不快,但是當前指標顯示已經沒有留下什麼鬆散空間了。下圖顯示,兼職市場的就業人數已經降至2008年中以來最低水平附近。1月份這一人數降至580萬,用兩年的時間實現了減少100萬人,這一緩慢的進程也解釋了為何耶倫一直保持耐心。不過在12月時,這個市場中的人數就已經下降到了2008年6月以來最少。

ADVERTISEMENT

  

  兼職人數

  勞動力市場的這一緊俏狀況可能還被低估了。2015年摩根大通就曾預估,約有50萬人是受雇主所限才處於兼職狀態,因為他們不想增加醫療保健福利開支。

  彭博用戶在彭博終端輸入TOP CS

  即可獲取最新的專家觀點和市場評論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