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萬春醫藥納斯達克成功IPO 國內首個自主知識產權創新藥“登陸”世界舞台

ADVERTISEMENT

  萬春藥業正在創造曆史。順利的話,它將成為首個由中國人創辦的藥企,真正具備在歐美跨國巨頭壟斷的世界醫藥市場運營創新藥物研發、製造和銷售的能力。

  投資界(ID:pedaily2012)消息,2017年3月9日美國東部時間上午9時,萬春醫藥(BeyondSpring)在美國納斯達克證券交易市場正式掛牌上市,股票代碼為BYSI,發行價為20美元,成為今年首家美股IPO的生物技術公司。

  

  而此前,在美國最高水平的癌症藥物臨床學術大會ASCO-SITC 為期三天的會議上,萬春醫藥自主研發的抗癌新藥普那布林表現十分搶眼,位列五個亮點項目之首,可謂雙喜臨門。

  自主知識產權創新藥征服世界級資本舞台

  中國是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目前還沒有一個自主知識產權的創新藥在世界市場上銷售,也沒有新藥被美國FDA批準上市,這一直是萬春藥業董事長黃嵐的“心病”。而癌症,這個令人談之色變的病魔便是黃嵐20多年研究攻克的主要對象。

  比起上市公司董事長,稱她“黃嵐博士”或許更恰當一些。

  1988年因優異成績被保送進入複旦大學,大三時赴美留學,曾先後獲得美國勞倫斯大學生物、化學雙學士學位以及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化學博士學位,畢業後到美國最好的癌症研究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做博士後及研究員,黃嵐學生時代的廣泛涉獵和豐富積累打下了創業的基礎,也奠定了萬春醫藥學術翹楚的商業基因。

  2003年,黃嵐在美國開始創業。曾先後創立兩家公司,為大型醫藥公司提供技術谘詢並將蛋白質產品應用於皮膚修複,其間申請了3項美國專利。

  2007年底,她帶著學識、經驗、產品和團隊回國,創立了無錫麥濤嵐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經過兩年多的刻苦鑽研,完成了自主研發的I類抗癌新藥MTLH001所有前期研究工作,黃嵐因此入選2009年度“國家千人計劃”。2010年,經驗豐富的黃嵐創辦了大連萬春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擔任公司董事長。

  作為一個連續創業者,黃嵐是當下研發型企業領導者中少有的“多面手”。生物藥方面,在2010年8月創立萬春生物前,黃嵐參與創辦無錫麥濤嵐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並於2010年將其自主設計的多肽藥物中國權利賣給上藥集團;CRO領域,她參與的臨床CRO公司Paramax,在出售給CRO公司RPS 後,後者在2011年以超過2億美元將之出售給Warburg Pincus;她還是Forward Venture公司的合夥人,負責投資標的與中國製藥公司的合作。豐富的閱曆,使黃嵐對於整個中美生物醫藥界生態的各個鏈條都知之甚詳。

ADVERTISEMENT

  黃嵐說,她的內心一直有個“中國夢”,就是要讓中國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1.1類抗癌新藥能走向世界舞台,為中國人爭光。而她正帶領著團隊,借助中國動力,整合國外研發資源,創造一個全新的創新藥物研發模式,一步一個腳印實現自己的“中國夢”。

  顯然,在美國IPO是其邁出的關鍵一步。

  

  用心叩開“腫瘤命門”

  上市前夕,路透社曾花很長時間跟蹤報道萬春這家中國藥企,圍繞的核心便是1.1類創新抗腫瘤藥普那布林(Plinabulin)的最新研究數據和取得的階段性效果,足以證明這項抗癌新藥研發潛在的巨大價值。

  文章中特別提到,“萬春藥業開創了整合中美資源,全球運營的創新藥物企業的全新商業模式。它將是第一個由中國人創辦的藥企真正具備在由歐美跨國巨頭壟斷的世界醫藥市場運營創新藥物的研發、製造和銷售——從這個意義上講,萬春正在創造曆史。”

  萬春確實創造了曆史。已經在腫瘤領域深耕20多年的黃嵐,從事普那布林的研究也已超10年。在這10多年里,黃嵐一刻不停地思考怎樣理解普那布林的機理,等待機會。

  2014 年6 月,萬春受邀參加ASCO壁報展覽。期間,黃博士聽到大量同行演講,她敏銳地發現普那布林與大家討論的免疫製劑有很多相似之處,例如非常長的持續緩解時間和用藥順序的重要性。回來後黃博士立刻召集團隊一起尋找免疫機理方面的文獻。

  果然,黃博士發現了University of Basel(瑞士巴塞爾大學)的Zippelius教授,他的對於微管蛋白解聚體類藥物在激活樹突性細胞成熟化方面的基礎研究恰好與普那布林化合物非常吻合。黃博士至今仍清楚地記得,2014 年9 月5 日,她第一次發陌生郵件給教授,告訴他萬春藥業的普那布林與他的研究機理相似。第二天黃博士就收到了教授興奮的回複,並且主動提出無償為普那布林做實驗確認能夠激活樹突性細胞成熟化。

  就這樣,黃嵐帶領團隊發現了一個全新的化合物——普那布林,通過阻斷alpha,beta-微管蛋白聚合,改變細胞骨架,在不同的細胞引發不同的作用,是特異性強的抗癌化合物。

ADVERTISEMENT

  由於是從海洋生物提取並做結構優化,並且是從近300 個衍生物中找到的最有效、安全的化合物發展而來,普那布林的機理最初並不為多數人所掌握。事實上,市場上50%批準的癌症新藥都是從自然中提取和優化,從這類化合物的發現到最後機理的闡述需要長達50 年的時間,而萬春從事普那布林的研究隻用了1/3的時間。

  撬動百億級抗癌新藥市場

  普那布林順利地被確認在樹突性細胞成熟化方面確有功效,越來越多世界頂級的科學家加入到對普那布林的機理研究中。為此,萬春在University of Basel設立了專項研究課題,專注於對普那布林的機理研究。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系統探索,截止2016年夏天,普那布林的機理已經初步闡述清晰,普那布林和細胞骨架的微管蛋白靶點結合的晶體結構被解析,靶點產生的抗癌效應也有了基礎研究的支持。很快,普那布林的機理會在2017 年3 月19 日的Keystone 研討會上正式對外公布。

  在過去的十年中,癌症治療的方法已經發生巨大改變。通過自身免疫系統識別並摧毀癌細胞,從而掀起能激活複雜免疫系統多個靶點的腫瘤免疫療法的新浪潮。腫瘤、患者和免疫調節機製的複雜性,加強了對可以刺激宿主免疫應答持久緩解的免疫腫瘤藥物聯用的需求。

  “更深層了解腫瘤微環境的關鍵,是通過更多新的靶向藥物開發獲得。”黃嵐說,萬春醫藥正在開發這種創新的方法,靶向作用於腫瘤微環境,跟隨普那布林研究進展,隻要完成最後期的臨床研究,藥物將可上市。

  黃嵐認為,普那布林的研發前景巨大。“現在和多西他賽聯合治療非小細胞肺癌如果被批準,所有多西他賽的癌症適應症,例如胃癌、乳腺癌、前列腺癌、頭頸癌,都有可能用普那布林+多西他賽的組合來開發適應證。待FDA批準普那布林的第二個適應證為—預防所有化療引起的白細胞降低症,這個適應證被批準後,它的應用範圍就更加廣泛了。”

  對於普那布林最終的商業化,黃嵐表示,在中國市場的銷售,萬春可以參照貝達模式。而對於美國市場,萬春會找大的國際醫藥公司做合作。黃嵐提到,在美國,新藥上市批文NDA的價值是最大的,委托醫藥公司的銷售分成可能達到50%。成本方面,隻有運輸成本和小分子藥物較低的生產成本,因此利潤空間巨大。

  “上市後,普那布林的全球商業市場前景更加值得期待。”黃嵐解釋,白細胞降低症的市場很大,“在20%的化療人群中,2015年就有73億美元的市場規模。肺癌的市場規模到2020年將達到280億美元。”

  2000萬美元注資力挺到底

ADVERTISEMENT

  2014年開始,仙瞳資本領投2000萬美元,支持萬春Ⅲ期臨床的進行。其他投資方,包括複星實業(香港)、華融資產、博潤資本,香港Epiphron Capital Fund I, L.P.等國內外著名投資機構共投資3500萬美元。

  生物醫療領域企業眾多,仙瞳為何看上萬春?仙瞳資本董事長劉牧龍稱,這個項目是有開創意義的,他特別強調“中國的醫藥企業走向世界”的目標,“我們既然能將玩具、服飾、小家電甚至醫療器械賣給老外,那能不能把藥也賣到國外呢?要這個高附加的“貴族行業”從外國人的口袋里把他們的錢賺到,需要有人做開創性的工作,萬春藥業就是這樣的一家公司。”

  萬春和仙瞳的緣分始於2011年,而黃嵐和仙瞳資本董事長劉牧龍的交往則更早。2009年,黃嵐在無錫創業時認識了劉牧龍,當時劉牧龍就很有意向投資黃嵐的項目。雖然最後沒有結果,卻為仙瞳資本和萬春藥業後來的合作結下了不解之緣。

  與其說是對萬春項目的評估,不如說是對人的評估。劉牧龍認為,萬春特色鮮明:它獨立做全球市場。美國擁有世界最大的新藥市場,萬春掌握著美國市場的權益,這是仙瞳看好萬春的一大原因。而對於黃嵐這個業內少見的連續創業者,劉牧龍對其更是讚不絕口。

  “力挺到底”,此前仙瞳的連續投資為這四個字作了最好的注腳,如今萬春IPO,仙瞳也會以二級市場基金的形式參與其中。

  

  仙瞳資本的投資方向主要是生命科技,涵蓋生物、醫療、醫藥三個方向。成立至今6年時間里,投資從早期項目發展到成熟項目。劉牧龍提到,仙瞳在VC階段雖不算是一個特別大的公司,但馬上迎來首個項目退出。

  仙瞳布局的時候有重點投資方向,項目預判和分析時會著重考慮兩個方面:精神性疾病和精準醫療。另外,仙瞳在移動醫療上也做了布局,但是思路跟其他機構不太一樣。仙瞳更強調模式和技術的結合,不但要有模式還要有技術壁壘。

  仙瞳之於萬春的作用,劉牧龍的表述是:“影響”,而非“引領”。他解釋道,有一些早期的項目,投資方的意見可能大到左右研發方向,但萬春的普那布林並非如此。普那布林前後已經經曆過10多年研究,已經開展到臨床Ⅲ期,本身已經到了一個方向非常明確的階段。如果仙瞳對某些方向比較看好,可能會加大投入。

  談到何時退出,劉牧龍表示,“新藥的周期一般是10~15年,普那布林研究已經到了一個揭盲的階段。對於仙瞳資本來說,最近幾年可能到了一個退出的時間點,前期投資的部分最早會在2017~2018年退出,但仙瞳仍會留下部分資金和萬春一起成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