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屍企業”是如何煉成的?央企老總詳述破產難

ADVERTISEMENT

  華夏時報記者 張智 兩會報道

ADVERTISEMENT

  做了企業才知道實業的苦。

  近日在全國政協經濟組小組討論會上,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原副市長、中國兵器裝備集團公司董事長唐登傑在談到去產能、處理僵屍企業的問題上,忍不住“吐槽”了一下破產難的問題。

  “現在在法律上是可以的,但是在操作上很難。我們是親身經曆的,我們好多年前進入過光伏領域,投入過重資產,一兩百億元,後來光伏不行了,想重整,兼並重組,誰都不要。這種情況下隻好走向破產清算。這個程序很難,首先地方政府不願意,讓再注資,但繼續救下去,設備是比較技術落後的,繼續投產,成本就撐不住,市場價格跌到15美元;但是地方政府覺得企業在我這里破產總是不太好聽,影響我們當地招商引資,所以到現在也沒有破產,現在成了僵屍企業。”唐登傑表示。

  “僵屍企業”這個表述讓在場的委員忍不住笑出來。不過,作為當事人的唐登傑可笑不出來。

  據介紹,過去的破產企業,也是剝離企業和上市公司程序的重要一環,現在這些辦法都不靈了,因為地方不願意。破產是好的,因為財產有保護,所以現在破產很嚴,不允許隨便破產。

  事實上,國家政策一直支持僵屍企業優先破產。

ADVERTISEMENT

  “這個政策我們一直都有的。我覺得處理僵屍企業的過程中,社會的各個評價機構應該參與到其中,至於破產進入法律程序,也是有法可依的。”全國政協委員、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副主任朱之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

  然而,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地方政府擔心的問題是,你們把企業破產了,影響當地的聲譽,所以現在很多債務、資產根本沒法變動。”唐登傑表示。

  破不了產的僵屍企業還帶來一系列的後續問題。由於債務不清,企業法人日常生活受到了嚴重影響。“我們有一個法人不能坐高鐵,不能坐飛機。”唐登傑說。全場再次發出了會心的笑聲。

  在談到國外經驗時,唐登傑表示,我們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

  “我們投了3個多晶矽廠,美國投了一個也是這樣,投了5億美元。但美國破產很簡單,交給法院,法院就按程序來破產。而國內的3家,有一家在保定,職工都安置完了,就剩下債務了。現在銀行、債券、我們都卷進去了,現在我們的資產、土地都閑在那。”唐登傑無奈表示。

ADVERTISEMENT

  “應該講,在去產能方面,中央企業做了大量工作。去年,整個中央企業,有170多家僵屍企業得到了有效處置,產能過剩的矛盾得到了一定緩解,但是也看到處置僵屍企業,也存在一定問題。僵屍企業的退出,應該說還存在很多問題,一個是地方政府支持不支持非常重要,因為這是破產的前提;第二個是改變劃行政、劃區域的推進協調難度很大,我們企業很多資產都在這個地方,地方法院隻關心自己的那一塊,所以跨區域比較難辦;第三就是界定國有企業責任,是依法破產的關鍵,現在在這一塊還存在責任不清的問題。”唐登傑表示。

  所以唐登傑提個建議,盡快完善僵屍企業退出機製,僵屍企業能夠依法實現市場出清,還有就是政府要客觀看待僵屍企業破產重組和破產清算的兩種執行方式,支持企業更好地利用法治化的手段解決問題,再一個就是合理界定國有資本在僵屍企業處置過程的責任,明確界定企業和地方政府之間的責任。

  充分調動共和放資源,社會穩定風險、區域經濟風險降到最低。第四,建議推進僵屍企業破產的跨域區管轄,由高等人民法院巡回法庭負責,已實現重組工作的效率最大化。

華夏時報—思想創造價值—

▶微信 | chinatimes

▶微博 | @華夏時報 @水皮

▶網站 | http://www.chinatimes.cc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