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說了這麼多年,為何還沒有實質性效果呢?

ADVERTISEMENT

近日,中國證監會副主席薑洋表示,正在積極修改完善退市標準。自今年以來,實行的具體舉措,就包括了加強資訊披露、修改完善退市標準、加強交易所一線監管等。“退市”一詞,又一次引起了市場的廣泛熱議。

在中國證券市場裡,上市公司退市為何就這麼難呢?或許,這是不少投資者的內心想法。

“上市難,退市更難”這是中國股市多年來的真實寫照。時至目前,中國股市上市公司總數已經超過3000家。與此同時,縱觀歷史的資料情況,中國股市突破2000家上市公司的用時比突破1000家上市公司的用時差別不大,而突破3000家上市公司比突破2000家上市公司的用時更為短暫。由此可見,隨著股市擴容的持續加快,中國股市的新股發行速度也明顯提速,而股市總市值的大幅飆升,也基本上依賴於股市擴容的大幅提速,而多年來股市給予投資者實實在在的市值增長紅利卻並不明顯。

ADVERTISEMENT

一邊是股市擴容速度的持續加快,上市公司總數的屢創新高;另一邊則是股市退市率持續低迷,甚至處於多年來未見退市股的狀況。由此可見,在中國證券市場裡,除了借殼併購等形式外,真正因財務指標等因素而觸及退市的上市公司,卻並不多見。

自2001年以來,從PT水仙的退市,到近年來*ST長油、*ST國恆以及*ST博元等股票的退市,實際上市場中真正實現退市的股票也寥寥無幾。至於開市多年的創業板市場,則其多年來也僅有欣泰電氣因欺詐發行而遭到強製退市的處理,整體退市情況令人堪憂。

就目前的狀況分析,中國股市上市艱難,但一旦實現發行上市,則往往意味著上市公司大股東身價飆升,股票市值大大提升。然而,對於不少上市公司而言,只要完成上市的任務,儘管期間公司盈利狀況不佳,甚至出現連續虧損的情況,也可以藉助各種手段完成保殼的過程。更有甚者,還利用自身當地的獨特殼資源優勢,而受到特殊照顧,並最終實現了多輪“烏鴉變鳳凰”的神話。

很顯然,多年來不少上市公司充分利用了退市規則的漏洞,試圖迴避退市的風險。與此同時,因上市公司殼價值的大幅提升,且IPO堰塞湖問題遲遲未能夠得到本質上的解決,因此也促使尚未完成上市的企業,紛紛採取借殼上市乃至變相上市的策略,最終也強化了股市不死鳥的格局。

由此一來,反映到市場上,即體現出“上市艱難,退市更難”的局面。然而,當企業不幸退市,則其重新申請上市的難度將會倍數式增加。

其中,如果按照最新版的退市條件,退市後的企業要實現重新上市的目標,則需要滿足“最近三個會計年度淨利潤均為正數且累計超過人民幣3000萬元”、“最近三個會計年度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累計超過人民幣5000萬元”,或“最近三個會計年度營業收入累計超過人民幣3億元”等。

由此可見,一旦上市公司得以退市,重新申請上市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至於部分因欺詐發行、財務造假等行為而遭到強製退市的上市公司,則其重新申請上市的可能性也就更低,甚至不存在重新上市的可能。

ADVERTISEMENT

16年來,中國股市累計退市的上市公司總數不足百家,但同期完成上市的企業家數卻倍數式增長,這明顯加劇了市場資金的分流壓力。可想而知,面對上市公司總數量超過3000家規模的股票市場,僅有的存量資金,根本無法支撐起市場的長期走強,而受此影響,市場也僅能夠實現局部性的投資機會,而齊漲齊跌的可能性也就大大降低了。

時下,中國股市的波動率極低,且市場仍以存量資金作為主導,單方面加快IPO的發行,其最終結果還是會導致股市持續僵局,賺錢效率持續降低的狀態。

由此一來,在股市大擴容的背景下,股市退市力度需要從本質上加強,而退市標準、配套舉措等也需要加快完善,提升市場的退市率水平,要該退市的上市公司就應該果斷清理,讓市場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優勝劣汰功能。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在市場強化退市的過程中,仍需要進一步加快股民的索賠效率,完善民事賠償機製等舉措。與此同時,更需要對相關的中介機構以及相關的利益者採取嚴監管的手段,進一步提升市場違法違規的成本,不能夠讓投資者成為上市公司退市的犧牲品,要為他們的切身利益創造出有利的保障條件。由此一來,在股市強化退市力度,提升整體退市率的同時,也能夠起到保護投資者、活躍市場的功效,這利於中國股市長遠性的健康發展。


» 財新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