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金融奇才”如何改變法國人的投資信仰?

ADVERTISEMENT

密西西比泡沫,席捲法國的貪婪狂潮

1705年,約翰•勞出版了《貨幣與貿易通論》,

堪稱創世紀的經濟學钜著。

這本書的主要觀點是:

經濟蕭條,增加貨幣供給不會提高物價,

反而會增加產出;

沒有金銀,可以發行紙幣,

提供足夠的信貸和通貨來保證經濟繁榮。

此書出版後的300多年,

不斷有人複述他的學術思想。

其中有個最著名的粉絲,

叫做凱恩斯,

被譽為“當代經濟學之父”。

凱恩斯寫了本書《就業、利息與貨幣通論》,

即當代經濟學大廈奠基之作《通論》,

複述的正是約翰•勞的思想。

我們驚訝於約翰•勞的金融天分,

當代經濟學鼻祖,在學術上開山立派。

但在實踐中他卻種下了一個著名的泡沫——

“密西西比泡沫”。

1717年,約翰•勞雄心勃勃的向法國攝政王提出“密西西比計劃”,

要開發密西西比。

據說,那是一片遍地是黃金的土地;

據說,那裡用小刀和鏡子就能從土著手裡換來寶石……

8月,密西西比公司成立,

公司獲得密西西比河流域法國貿易特許權、

加拿大皮貨貿易壟斷權,

每股售價500裡弗爾,

可以用國債購買。

1719年,約翰•勞買下了法國皇家造幣廠,

皇家銀行紙幣成為法國法定貨幣。

同年,密西西比公司和原印度公司合併為“新印度公司”,

壟斷了法國所有歐洲以外的海外貿易。

這個公司的控股者,就是約翰•勞

印度公司發行5萬股股票,

每股面值500裡弗爾,

並承諾每股一年可以獲得200裡弗爾分紅,

加上股票升值預期,

這看起來絕對是一筆很好的投資!

為了買到印度公司的股票,

達官貴人圍住了約翰•勞的家,

為了等候約翰•勞

許多人開始在他家附近租房。

據說,約翰•勞家附近的房租因此上漲了10倍。

印度公司股票開盤價格從不足1000裡弗爾一路飆升,

ADVERTISEMENT

飆升至超過20000裡弗爾,

而且看情況,還會繼續飆升。

法國,已經瘋狂了!

印度公司的股票,千金難求。

大家都知道,拿到了印度公司股票,

就等於獲得了印鈔機。

即使對普通人,這也是一個難得的機遇:

一年內工匠的工資翻了4倍,

失業消失了,新的住房拔地而起,

每一個人都將變成富人……

股票不斷升值,

也給了約翰•勞充分的資金來源和信心。

約翰•勞主導下,

印度公司在1719年9-12月增發30萬股,

每股面值5000裡弗爾,

資金用途是償還30億裡弗爾法國國債。

募股的原因,是印度公司在密西西比購買了很多土地,

那裡有著豐富的金礦資源,

獲得募股資金後,印度公司的收益將成倍上升。

以上內容,純屬虛構。

可以這樣猜測,

約翰·勞的想法是通過皇家銀行發行紙幣解決財政危機,

再通過賣出印度公司股票回購貨幣,

這樣流通的貨幣就不會增多,

也就不會有通貨膨脹。

這跟現代中央銀行並無二致,

不過是一個回購國債,一個回購股票。

問題是,國債和股票,不一樣。

無論如何炒作國債,都不會偏離本金太高,

股票,就不行了。

印度公司股票被炒作得實在太高了,

最後,已經完全是投機。

如果泡沫破滅,

皇家銀行將無法通過發行股票回購貨幣。

剛才說過,密西西比的故事,是忽悠,

印度公司根本沒有約翰·勞吹噓的收益。

雖然國庫券也沒什麼實體經濟支撐,

但國債利率很低,中央銀行可以承受。

股票本身就是投機性金融產品,

交易市場上的人多為資本利得而非紅利,

當股票價格不能維持收益時,

泡沫會破滅,屆時將失去回購貨幣手段,

而流通中的貨幣足以擊垮皇家銀行。

約翰·勞註定是這場遊戲的輸家。

1720年,約翰·勞的事業如日中天,

ADVERTISEMENT

王室宣佈由他出任法國財政大臣,

聲譽在法國也達到了巔峰。

物極,必反。

儘管人們對所謂的密西西比黃金充滿了信心,

但忽悠畢竟是忽悠,

股價不可能無限上升,

泡沫總有破滅的那一天。

1720年1月,

政壇當紅人物孔蒂親王希望以低價買入一批印度公司股票,

同時,希望自己介入印度公司經營。

說白了,這位親王就是搶劫。

這一無理要求,當然被約翰·勞拒絕。

結果,親王一怒之下弄來三車紙幣,

要求約翰·勞兌付黃金。

儘管皇家銀行兌換了這幾車紙幣,

而且單純這一件事也遠遠不能沖垮皇家銀行和印度公司。

但是,這件事提醒人們,

紙幣和股票畢竟不是金銀,它就真這麼值錢?

精明的先知先覺者開始兌換黃金,

並逐步將之轉移為窖藏。

更不幸的是,一些謠言也開始流傳:

密西西比流域並沒有發現金礦,

約翰·勞所謂的黃金神話不過是一些騙人的故事。

股價崩潰,往往從謠言開始。

僅1月份一個月,

印度公司的股價就從2萬裡弗爾跌倒了1萬裡弗爾,

而且是在約翰·勞開始回購股票的情況下才穩住的。

如果約翰·勞能沉住氣,

密西西比泡沫可能還能維持一段時間。

即使按最保守的估計,

皇家銀行的資本充足率也是50%,

比《巴塞爾協議》規定整整高6倍,

一般情況下,能夠保證兌付。

但約翰·勞沒有沉住氣。

在他建議下,王室宣佈:

徹底禁絕金銀流通,只有紙幣才是法定貨幣;

任何人擁有超過500裡弗爾的金銀,

都將被處以高額罰款;

誰傳播印度公司的“謠言”,

就要被抓起來送到新奧爾良。

不打自招,以前關於密西西比,

人們只是傳言、只是猜測。

這種行為,只能證明約翰·勞心虛,傳言是真的。

1720年5月,

法國國務會議估算全法流通的紙幣為26億裡弗爾,

而皇家銀行只有一半的儲備。

會議得出了一個非常荒謬的結論:

只要將紙幣貶值一半,

就可以足額兌付黃金。

這個相當離譜的法令直接導致了印度公司股價崩盤,

7天後,王室不得不宣佈法令作廢,

此時,印度公司股票已經掉到了1000裡弗爾以下。

約翰·勞的家門口再次門庭若市起來,

不過,這次來的是暴徒——

襲擊約翰·勞的暴徒。

憤怒的人們把約翰·勞的馬車砸的粉碎,

訊息傳到王室的時候,

正在開會的貴族居然爆發出歡呼……

其實,印度公司股價後期的跌幅遠沒有傳說中的離譜,

1721年9月也不過跌回1719年5月的水平,

約翰·勞設計的這個體系還是有可能支撐下去的。

關鍵時刻,王室背叛了約翰·勞。

王室免去了約翰·勞財政大臣職務,

他被一腳踢出內閣。

10月,攝政王宣佈廢止紙幣流通,

剝奪了印度公司一切特權。

擠兌,已經不可避免了,

曾經烜赫一時的法蘭西皇家銀行在一片喧囂中關門大吉。

“密西西比泡沫”給法國留下的傷痛是無法彌補的,

泡沫破滅的時候,

紙幣面值連續下降,

整個國家的財富在瞬間蒸發。

因為,此時國民對未來已經徹底失去了信心。

此後80年,法國都沒敢再重建銀行體系,

始終使用鑄幣。

約翰·勞只有選擇出逃,

此後,這位金融天才以賭為生,

在威尼斯生活。

“約翰·勞既不是騙子,

也不是瘋子……

他沒有料到整個國家貪婪的狂潮;

他也不知道,

自信,像懷疑一樣,

可以無限制地增長,

並且,希望也可以像恐懼一樣四處氾濫。”

——查裡斯·麥基

準確把握投資標的內在價值,

是價值投資者最核心的能力。

唯有如此,才能克服人性的貪婪與恐懼,

獲得真正的長期收益。

講真,投資是件很專業的事。


» 金融市場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