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都沒畢業炒股20年,1萬變成424萬,祕訣竟這麼簡單!

ADVERTISEMENT

來源:央視財經

導讀:

他實盤炒股20年,1萬變424萬,他叫周玉龍,初中都沒畢業,15歲當起了小木匠學徒,20歲成了包工,但就是這樣一位看書要翻字典的農民老大哥,通過自己不懈的努力,通過炒股致富,最終實現了自己的財務自由!他是怎樣的一位投資者?又是是怎樣做到的?他的炒股思路又是怎樣的?我們通過他的操作記錄一起來研究下。

二十年股市實驗一萬變成四百萬

周玉龍,專職個人投資者,網名東博老股民。他從1992年開始接觸股市,1997年開始全職做投資,他多年前曾設立過一個實驗賬戶,本金是一萬,截止到2016年四月中旬,這個實驗賬戶資金已經到了424萬。

說起這個實驗賬戶的由來,投資者周玉龍告訴記者,當時是因為自己在股票上賺錢了,所以當時做生意往來的單位搞財務朋友給了他一萬塊錢,幫忙炒股,一年後賺了一萬多,然後那個朋友就覺得夠了,然後把這個賬戶留給了周玉龍,周玉龍就把這個賬號當成了一個實驗賬戶。

ADVERTISEMENT

老周給實驗賬戶設定了一些非常苛刻的條件,比如不能空倉,必須滿倉,持有現金不能超過5分鐘;不能分散投資,不能頻繁買賣,要儘量長期持有;不買基金,不能買B股,不融資交易。

小木匠炒成百萬富翁

以企業的內在價值為基礎,尋找市場低估的投資品種,是老周這麼多年一直堅守的投資原則。經過這麼多年的堅守,現在的老周在上海市中心地段坐擁了幾套房產,股票賬戶上也有了不菲的資金,基本實現了財務自由。然而當初他隻是上海奉賢農村一個初中沒畢業的小木匠。

雖然老周初中沒畢業,但是卻是一個勤奮好學的人,後來有個機會,跟人合夥開了個五金廠,每天再忙也會固定抽出兩個小時,去學習新知識,看得最多的就是股票投資方面的書籍。

採訪實錄:

周玉龍:那時候就有一個非常土的想法,土的想法是什麼呢?因為我覺得現在的上市公司都是些大公司,他們的當家人也叫董事長、總經理,他們的能力都要比我強的多,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幾斤幾兩,其實我的能力沒那麼強。那麼我自己也做生意,他們也做生意,我覺得應該他們的做生意賺錢,或比我更好。所以呢,我就願意把錢投給你,你給我賺錢,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記者:那時候多少錢入市?

周玉龍:我入市的時候,剛剛進去就5萬。

ADVERTISEMENT

記者:後來多少錢?

周玉龍:後來就慢慢的加一點,到了那個時候,屬於第一批資金進去10萬,進去是到1992年的11月份進去的,也就是說等於是底部了,我買進之後就套了一個星期,套了一個星期之後,然後就一路向上。就沒幾個月,就賺了100萬。

記者:多少錢賺了100萬?

周玉龍:10萬,高的時候就到了120萬了,就沒幾個月。

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擁有百萬資產,哪怕在上海,也絕對能被稱之為富豪了。此時的老周心花怒放,然而股市的風險緊跟著就來了。

老周告訴記者當時一天最多賠了8萬,相當於自己一個廠要幹幾年,賠錢之後老周覺得可能有什麼地方不對,但也找不出原因,這一次老周切切實實地感覺到了真金白銀的損失,那天晚上他在一片漆黑的村裡亂逛,他不記得那一晚上到底想了些什麼,但知道,那時候是準備一旦錢賠光了就再也不做股票了。

周玉龍告訴記者,因為那時候是透支投資的,如果不透資的話,也應該輸不了那麼多。透支也就是現在的融資,這部分錢當時是不需要付利息的,就在當天平倉的話不需要利息,因為當時是T+0,你早上買進來,也就自己沒錢了,我就用他們的錢買進,買進到晚上了就平倉賣出。那麼等於借他們的錢,也不需要利息的,就付一點交易費。

ADVERTISEMENT

周玉龍:虧錢那是不行,虧了錢他們要你平倉的,所以後來就不平倉的話,也許它一直跌下去,那時候有很多人大概就是這樣的,因為他們和營業部的關係好就拖一天,拖一天不是越來越跌嗎,所以拖到最後就倒過來,欠營業部很多錢,但他們也拿不出來錢。所以證券公司在那一塊,他們也是很受傷的,大客戶也受傷,營業部也受傷,因為沒辦法讓他用錢來補。

買低估的股票傻傻地等

二十多年過去了,當年跟老週一起炒股的大戶們,都先後消失了,老周現在雖然每天還都習慣在營業部的大戶室裡看盤,但並沒有感到有多少優越感,相反卻平添了些許悲涼。

說到眼下的投資選擇,老周說他看好銀行股,銀行股大都是盤子大,市盈率低,波動較小,多數人並不看好。但從老周實驗賬戶公佈情況來看,他股票投資方向大都是銀行股。

周玉龍告訴記者,選擇投資銀行股最根本就是因為便宜。現在老周找不到和銀行股同樣便宜的公司,所以他也一直在等。也許過個三個月它漲了,老周就把它分散了,如果不漲老周就多拿個幾年也沒事,老周做好了繼續拿五六年的準備。

周玉龍:就比如說2016年一月份到三個月吧,不是跌了那麼多嗎,按道理不是去年年末的時候你賣出了到現在買進,不就能賺了很多嗎?對吧?但對於我來說,我根本就不考慮這一點,因為我不知道,不知道它會跌,也不知道它會漲。我隻知道它這個便宜,我隻知道過個幾年就不是現在這個價,但我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漲。今天不漲,明天肯定漲,明天不漲,後天肯定漲,這個明天不是永遠的嗎,一直不斷的有明天嗎,但我不知道是哪一天的明天,就是明天了,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所以隻能傻傻的放在裡邊。

» 《錢生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