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波幅創25年新低 如何應對漲價概念股?

ADVERTISEMENT

2007年的時候,我曾有一次漂亮的戰役,就是重磅出擊產品大幅度漲價的鑫富藥業。《億元之路》一書收錄了當初寫的投資計劃書的部分內容,最近有粉絲希望看到完整內容,我就在微博上發了出來,這里不細述。

ADVERTISEMENT

2007年的那次出擊,鑫富藥業的兩個漲停板是我打出來的。隨後一個多月股價就翻番了,又過了兩個月,股價又漲一倍。如果節奏能踏準,三個月的時間就會有200%的利潤、半年之內則有500%的利潤。

這一切的導火索,是其公司主導產品泛酸鈣的價格從每噸4萬元逐漸漲到20萬元。而當時市場尚未充分消化其漲價帶來的利潤暴增,還沒有任何機構出具研究報告。結果,當利潤逐漸釋放的時候,股票就進入了大牛市。

在鑫富藥業之後,到2008年初之前,我還先後炒過華峰氨綸、澳洋科技、廣濟藥業乃至八一鋼鐵等股票。不過,到八一鋼鐵的時候,價格就已經不那麼強勢了。

現在回想,能有那樣的巨額利潤,可能與牛市環境有關,更主要的則是因為市場投資者還比較傻,韭菜的素質太低,所以才會去追捧漲價概念股。

2015年9月的時候,根據生豬價格走勢情況,我曾推測溫氏股份2016年第一季度的淨利潤可能達到30億元,對應於每股收益將達到0.9-1.0元。如果市場誤以為它全年每股收益會有4.0元,則股價理論來說應該在60元以上——15倍的PE並不高吧?所以,在大華農換股吸收合並停牌之前,我們買了不少。

兩個月後,溫氏股份複牌,股價開盤後瞬間衝高75元,隨後就快速跌破60元封死跌停。稍微猶豫了一下,持倉的部分沒有賣完,次日也只能在60元以下賣掉。後來,股價在50多元的時候還買過,但是怎麼也想不到,一季報出來,每股收益0.85元,但股價卻再也沒有超過50元,後來每股收益真的超過3元,而股價就長期徘徊於除權後的35元上下,是市場中估值最低的養殖股。

10年時間,市場早已翻天覆地。去年以來,很多產品漲價明顯,包括最早的維生素和染料,到其後的煤炭、鋼鐵,再到後來的造紙、水泥、化工品,產品漲價帶來的公司業績複蘇非常明顯,有的產品價格甚至長期居於高位。但市場早已沒有了興奮勁兒。甚至於最近漲價幅度很大的鈷和稀土,相對應的公司股價也沒什麼太大反應。

這是為什麼呢?因為投資者變得成熟而理性,韭菜真的是越來越少了。對漲價概念股也逐漸找到了應對之策。

一般來說,市場中的漲價概念股包括如下幾類,應對方式各不相同。

ADVERTISEMENT

第一,由於同行業其它公司不利因素而導致的產品價格上漲,是一過式的,沒有投資價值,只有瞬時炒作價值。比如,行業內大廠檢修、出事故或其它原因停產,由此導致的供給不足,市場價格會短暫快速上漲。此時,看起來對其他企業有利,不過多數企業的產品會按照原有訂單執行,其實受益很少。即便有部分產品會隨行就市,但銷售量很少。所以,這樣的消息,對股價是不會有實質影響的。如果你看到這樣的消息就衝進去,套住的概率會很大。

第二,供過於求行業的複蘇性漲價。國內絕大多數行業是出於充分競爭狀態的,在互相壓價的情況下,多數企業會處於微利或虧損狀態。最終,很多小企業出局,剩下的企業開始整合資源,逐漸提價,享受一段時間的寡占利潤。這樣的行業和公司,市場會給予兩種應對:

1、如果此前股價跌幅非常大,公司估值非常低,則提價意味著行業基本面好轉,股價往往會有一定的反應,上漲會持續一段時間,修複原有估值後,市場給其定價會在市場平均水平偏下的位置。比如,去年以來的造紙、水泥、有色等公司,全行業複蘇,企業利潤提高,但各公司的估值只是有所修補,雖然股價漲幅稍大一些,但估值仍處於較低的位置。市場對它們的興趣並不大。

2、如果此前股價雖然跌幅大,但估值並不低,顯示出投資者對未來有一定憧憬,那麼,行業漲價之後,股價表現往往平平。比如去年以來的煤炭、稀土和部分小金屬,這一輪漲價它們基本就沒有啥表現。

第三,成本推動下的漲價。不管什麼行業,如果是因為原材料提價等因素造成的成本上升,以至於企業必須要漲價才能維生,市場的反應也往往是漠然的。事實上,如果原料漲價,企業本該通過技術創新降低成本,如果沒有辦法降成本而只有提價,能帶來的利潤增長其實並不明顯。對此類漲價,可直接無視。相反,一些受損的企業,可能股價反而會下跌。

前述三種情況,股價之所以沒什麼表現,主要還是由於投資者眼光看得更長遠一些:假設現在漲價,它是否可持續呢?未來會不會再降價?如果進入降價周期,業績又會如何?

為了應對不確定性,市場給出的應對之策便是估值的逐漸降低,有時候甚至會低得出人意料。比如,這幾年的銀行股,雖然業績在增長,但投資者一直擔心不良貸款會增加,於是,其PE就從此前的20倍降低到15倍再到10倍一直到5倍。回頭看看一些漲價概念股,包括前面說的溫氏股份,動態市盈率就是在不斷下降而股價無動於衷。

第四,因供給不足但需求上升而導致的漲價。這種漲價模式是相對有效的,但前提是“沒有新增產能”會導致產品價格再次進入下降周期,且“銷售基本保持穩定”。這其中的一個經典戰例是東阿阿膠從2008年後不斷提價,但由於存在品牌效應,在阿膠塊不斷上漲的過程中,股價曾在3年時間內上漲5倍多。類似的例子還有茅台、五糧液,幾乎每一次漲價都必然帶來未來的利潤增長,股價也就會保持長期穩定。

該模式下,如果市場擔憂銷售不可持續,則估值也會下降。比如過去10年的房地產行業,房價上漲成為趨勢,地產公司利潤暴增,但市場擔心“銷售額”會出現下降,所以對地產股的估值也就越來越低。比如保利地產,2016年預計淨利潤能達到135億元,當前市值1100億元。5年前,2011年,它的淨利潤之後65億元,但那時候它的市值已經在800億元上下。利潤翻倍但市值增長不足50%。

ADVERTISEMENT

當然,前面所述其實有一個大前提,就是股市整體平穩。如果是在牛市中,產品漲價效應會強化好的、淡化差的。即只要是漲價造成公司利潤上升,則市場會積極回應有時候甚至過頭。所以,牛市炒漲價概念股,勝算大、回報率也高。如果是在熊市中,好的會被淡化,差的會被加強。

當前的股市環境,仍處於牛市準備期,行情不好不壞,漲價概念股不怎麼受寵,市場的整體估值會因企業利潤回升而降低。這種情況,非常像2005全年到2006年早期的情況。將來一旦牛市發動,你再炒漲價概念股,就可以猛一點了。

目前的市場陷入不死不活中。如果統計一下波幅,我們會發現當前市場的波幅是25年來最低的。

如圖是1992年5月以來的上證指數周波幅數據,我做了年化處理。到1997年底之前,市場每周的最高點比最低點高出的水平,還可以達到平均6%。要知道,這是全年52個周的平均值。一周之內上下落差平均6%,那個市場該何等活躍。

第一個最低點出現在2001年4月,只有3.2%。隨後股市就見頂開始下跌了。這次下跌,標誌著此前長達數年的緩慢牛市無以為繼,漲不動了,自然就跌。下跌過程中仍保持著較高的波幅4%。2006-2008年牛熊大轉換,最高周波幅均值曾接近9%。

另外一次低點出現在2014年10月,最低波幅只有2.7%了。市場被壓抑得實在忍不住了,融資杠杆一放,股市立馬走牛,到2016年初股災結束時,波幅曾達到8%。

最新的周波幅數據是2.6%。這是過去52周的平均值。這個數值,是25年來最低的。如果本周的最高最低點不再拓展,則本周也將是25年來波幅最低的一周(剔除假日因素)。曆史上波幅最小的10個星期,2017年已經占到了4個。市場越來越逼近橫盤的極限。

波幅的極限當然並不一定會馬上有牛市。一種情況是市場繼續保持當前水平,橫盤的時間再長一點,比如半年。另一種情況是先下跌形成較大波幅再上漲,但即便這一種情形出現,行情也不會馬上就漲。

所以,這段時間比較磨人。市場會逐漸無視任何利好。甚至於兩會結束之後市場還會因失去護盤力量而出現一次下跌。但不管怎麼說,股市的好日子,也許就快來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