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宏橋到底有沒有造假?雪球大V們為此爭論了21頁紙

ADVERTISEMENT

這邊廂,中國宏橋(01378)和沽空機構愛默生在鬥法;那邊廂,針對中國宏橋是否造假的問題,中國知名股票買賣策略平臺——雪球上的大V們為此已打響一起爭論大戰。

3月7日,中國宏橋以跌近5%開盤,截止收盤,股價微跌0.7%,成交量急劇放大至6.63億港元,成交量創下兩年半以來新高。

在昨晚宏橋的公告中,除了一如既往地認為沽空機構愛默生(Emerson )報告存在“重大誤導”、“失實”、“偏頗”、“企圖”外,還表示“倘若董事會認為股價未能反映其內含價值,可於適當時候購回股份”,言外之意或是:你越跌我越買!

宏橋和愛默生可謂針鋒對麥芒,而宏橋延續了上次被沽空時的強硬,在短短四個交易日內,且沒有出具任何反擊報告的情況之下復牌,霸氣外露,似乎在向愛默生挑戰:兩次襲擊又如何,46頁的沽空報告又怎樣,咱們身正不怕影子斜。

而針鋒對麥芒還有雪球上的眾多大V,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專業度頗高,上演了一場精彩的對壘戰。

看空、看多的觀點眾多,智通財經挑選幾條引熱議的帖子,先睹為快。

看空派:發電成本高,財務看不懂。

其中,來自北京有7萬多粉絲的“山行”,探討了宏橋的發電成本,從電廠建設、煤炭成本、自身能耗、員工成本、稅、費等多個角度進行較為深度的剖析。

據山行的說法,按照高效率、人員少、管理牛,且不偷稅漏稅、環保達標、執行正常。那麼一度電成本為:3分折舊+財務費用+燃料及其他材料成本+管理人工費用+2.4分脫硫脫硝除塵+3.7分附加。

山行最後的結論頗為激烈:“誰再說山東的電價能做到0.157元/千瓦時,不是犯罪就是放*。如果我是做空機構,應該是去測宏橋周圍的水和氣是不是汙染超標。如果我是宏橋對手,應該去查他是不是交各種附加稅、費基金。”

ADVERTISEMENT

該帖子最終獲得了275條評論以及101次轉發。

另外,來自深圳擁有8萬多粉絲的“歲寒知鬆柏”,從財務角度進行剖析,表示“看不懂”。

歲寒表示有三點看不懂:

一、宏橋的兄弟公司魏橋紡織(02698),一年營收不到100億,而長期有付息的貸款高達90多億。但這幾年手中卻拿著100億多的現金不用,存活期。每年存款利息才0.4億元,而貸款利息6億多元。

最後歲寒不忘調侃一下魏橋紡織:難道魏橋是銀行的爹?這麼好(多金)的客戶,咋不來認購他的基金?

二、宏橋是從紡織介入做鋁的,並無歷史沉澱和技術優勢。在全行業幾乎都虧損的時候,它一家暴利,而且持續幾年淨利潤率高達20%多。憑藉什麼呢?歲寒表示質疑,鋁水確實能讓客戶少熔一次而節省(用電)成本,但鋁水運輸成本非常高且運輸半徑只有30公裡。

此外,和同行比,宏橋絕大部分電廠是做鋁後才建的,歷史遺留問題導致的自備電廠是小部分。宏橋的自備電廠確實成本低於電網,但

比發電企業低不了多少的。動力煤運到山東魏橋電廠,到廠價才250元一噸,不能令人信服。

三、高新鋁電是宏橋以前出售的子公司,卻持續虧本賣給宏橋,讓人費解。

歲寒表示,以前查過宏橋的稅收,確實是交了稅,但如果對照公司的資產負債表就容易理解。上市前,宏橋才10多億的有息負債,2016年中報飆升到677億,一年光利息費用就要近30億元。

末了,歲寒還旁徵博引,用據說欠銀行近1000億的雨潤集團的反例進行對比。而宏橋加魏橋紡織合計有息負債已近800億,估計整個魏橋集團的有息負債應該達到1000億的規模。

最後,歲寒聲明,並不是說中國宏橋和魏橋紡織一定造假,只是有些地方他看不明白,有疑問。

名為“Arthurchan1986”的網友也對魏橋紡織提出疑問,回覆歲寒知鬆柏時稱,魏橋紡織2016年上半年86億的現金,才只有不足500萬利息收入,這些現金是真存在嗎?

ADVERTISEMENT

不過,名叫“我愛蛋炒飯1”的網友表示反對,魏橋紡織的業務中,有替國家收儲棉花的任務,這是造成其報表怪異的原因。

而叫“愛吃麵的憤怒中坑”的網友似乎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其在3月6日表示,認為此股應該炒底,“搏一搏單車換摩託”,該公司過去分紅豐厚,應有財力穩住股價,空方在財務上雲裡霧去的攻擊,敵不過中國宏橋真金白銀的反擊。事實上,今日開盤後,宏橋股價止跌反彈。

看多派:慷慨現金分紅是真愛,沽空報告漏洞百出

其中,來自美國,擁有粉絲4萬多的“老曾阿牛”,對上述二位先禮後兵稱,山神是電力專家,歲寒是財務專家,二位觀點一向受其重視。隨後話鋒一轉,“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阿牛認為宏橋是別樣的“怪胎”:孤網執行少交甚至不交稅費,而且發電的副產品蒸汽給了自己的配套氧化鋁,最後還有鋁水這樣宏橋發明的獨一無二的模式。

順帶調侃了一下山神:個人今次對山神老弟的文章保留意見,如能當面見山神,定要罰他三杯。

至於歲寒質疑中國宏橋的財務,阿牛認為有失偏頗,首先,這幾年宏橋的產能大幅上升,從80萬噸擴到了680萬噸,財務槓桿過高導致高負債的。其次,宏橋這些年來慷慨分紅,而也只有真金白銀的分紅,才是區別真公司與造假公司的最佳標準。

而來自山東,滿懷山東情懷擁有粉絲近2萬的“侯文寬”,針對沽空報告的幾個觀點做出了有理有據的反駁。

1、“盈利很多,但一直無法產生自由現金流,且累計大量負債等”

侯爺辯駁稱,宏橋在2011年上市後一直積極擴張,自由現金流自然不好看,正是因為公司積極進取成為了行業內全球龍頭,這也是看好的人買的原因之一。再者,宏橋已經成為了全球鋁業製造龍頭,擁有最高的利潤率,最關鍵的是還渡過了大規模的擴張期,因此預計未來幾年財務狀況會變好。

2、“顯著高於同行業的利潤”

侯爺認為,沽空機參考標的主要是焦作萬方、河南神火等企業,這種觀點簡直不能看,焦作萬方和神火均是國企,並且處於電解鋁生產成本最高的河南省。拿一個行業內成本控製極為嚴苛的企業和相對低效的國企對比,完全沒有可比性。

侯爺拿了信發集團、東方希望等民營鋁電企業對比,其中信發集團2015年資產總額1604億,銷售收入1822億,利稅180多億,利潤131億。

而東方希望2016年營收達到700億,電解鋁產能超過500萬噸,此外,旗下東方希望(三門峽)的資料顯示,2015年氧化鋁248.5萬噸,營收48.6億,利稅17.3億,繳稅8.4億。

2015年是鋁電行業的低穀期,而信發集團、東方希望都是盈利頗豐,與魏橋創業盈利大體一致。

3、“顯著低於同行業發電成本”

侯爺表示,沽空機構參考物是新能泰山、華潤電力、中國電力等國企,國企的效率大家應該懂的,同樣沒有可對比性。

信發集團、東方新希望、西王集團和新疆神火等則具有可比性,信發集團的發電成本更低,0.16元/千瓦時,西王集團的發電成本與魏橋一樣,0.17元/千瓦時,新疆神火憑藉露天煤及運輸成本優勢,其發電成本僅為0.11元/千瓦時。

4、“關聯交易/不合規利益輸送”

侯爺認為中國宏橋從來沒有套現過,還自己全額認購公司的配股(配股價高於當時交易的價格),這是給股東做貢獻。

5、“虛增利潤”

如果說虛增利潤,那麼魏橋創業2015年納稅60.92億,信發集團納稅60多億,單新東方希望一個子公司(三門峽)就納稅8.4億。一般來講,一個企業有沒有做假,查一下納稅情況就清楚了。此外,中國宏橋每年還有不錯的分紅率,一邊是給政府錢,一邊是給股東錢,如果是假的,動機何在。

6、“汙染情況”

之前中國宏橋曾經出過一份報告,裡面講的比較清楚,公司運營的排放量完全符合環境法規。

宏股今日大幅低開,隨後一路爬升,尾盤有所回落,但仍遠高於開盤價,多方暫勝。截至發稿,宏橋還沒有披露相關反擊報告。


» 智通財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