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者談印度,網際網路以外的機會有多大?

ADVERTISEMENT

編者按:本文作者在印度生活近五年,做過創業也做過投資,在印度上市公司工作過,也在南城“生活的藝術”跟隨過古儒吉禪修,一路目睹著這片南亞大陸,從默默崛起到吸引著全世界的投資目光。立於焦點之中,既像一個局內人,也似一個冷靜的旁觀者,現在則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他理解的印度。

網際網路之外,印度的工業4.0

大多數人目之所及的,無不是印度的網際網路和移動網際網路,期待著復刻下一個中國,不可否認,印度的網際網路市場確實潛力巨大。但在此之外我們也應注意到,印度同樣踏在全球製造業的競爭浪潮上,處於虛擬世界和實體生產融合的一個臨界點,面向著充滿不確定的工業 4.0。

美國在 20 世紀末迅速進入PC和網際網路時代,當影響傳至中國,後者卻崛起於手機和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照此程式,在基礎設施、教育體系、製造業鏈條都尚不成熟的印度,最終集大成的領域可能也不是移動網際網路,與之對應的,這個國家或許也會快速跨過移動時期,被來自全世界的力量裹挾著一把推入工業 4.0 時代

我們大膽假設:印度將在下一個十年計劃裡,成為全球前三的製造業經濟體。

而要實現這一目標,印度製造業需要保持兩位數的增長,並保證未來十年的勞動效率增長保持 5% 以上。堅持進行工業 4.0 改革可以促使印度成為製造業強國,而此過程中,印度需用好自己天然的成本和地理優勢,ZF政策面向未來調整戰略,在人才教育與科技技術上保持投入。正如工業界預測,未來高成本和低成本國家之間,新興市場與成熟市場之間的區別將越來越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經濟體是否具有創新能力。

借鑑全球發達製造業,賦予印度新黎明

眾所周知,在過去 25 年裡,印度製造業部門實現了 13% 的年增長率,甚至高於大多數發達經濟體。除了這一歷史性的增長數字,基準測試——把 25% 作為製造業經濟比重的 GDP 份額——也反映出印度的製造業潛力,其製造業佔有 16% 的GDP份額,佔全球貿易份額 2%,創造了 10% 的就業份額,對比中國,後者製造業則達到 27% 的GDP比重,佔到全球份額的 12%,提供了 29% 的就業。

考慮到印度國家對製造部門 25% 的國家經濟比重預期和1億新工作崗位,目前還相去甚遠,無疑印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當我們評估印度發展計劃“make in india”,不防借鑑製造業的幾個“超級明星”,比如墨西哥、英國、韓國、美國和中國。值得一提的是,越南在過去五年間實現了 20% 的年增長。

ADVERTISEMENT

從各個發達製造業經濟體的發展軌跡來看,我們認為有三個關鍵因素提供了借鑑:

1)利用天然優勢。識別競爭優勢可以從能源成本、勞動力成本和地理位置等。在這方面可以從墨西哥的地理優勢和中國的低成本的勞動力得到驗證。印度非熟練、半熟練和熟練工人之間的最低工資,差別不太明顯,印度廉價勞動力供應充裕,可滿足密集勞動型從華南搬廠到該國的基本條件。

2)投資創造競爭優勢。創造強有力的行業壁壘,在人才教育和科技創新研發上構建知識體系的競爭優勢。

典型如韓國和美國。在人力資源教育和投資基礎設施方面創造競爭優勢,例如中國和韓國。事實上,為了釋放人口資源的潛能,印度ZF也推出了系列舉措,包括改良教育,為農村勞動力提供其它產業工種的技能培訓,為每個居民提供銀行賬戶以培養個人理財觀念,提供免費人壽保險、推廣計算機和互聯,逐漸為勞動力賦予現代化技能,以適應快速增長的醫療保健、資訊技術、電信科技和零售批發等行業逐漸湧現的用工熱潮。

3)行業及市場的政策幹預。對目標市場的未來調整戰略,例如越南促進外國直接投資改革、中國和瑞士進行的出口激勵機製和稅收優惠;選擇目標市場的貿易促進,例如墨西哥和越南對美國和歐盟的自由貿易協議簽訂等。

通過降低銷售稅、調整關稅政策、放鬆對所以外國直接投資規範、瑪拉項目(一個大型人才項目)、港口發展、道路建設、紡織工業的勞動力改革等一些列措施,印度的商業環境正在改善,印度的容易經商指數從過去的 142 提升到了 130。ZF也在兌現自己的承諾,加大在製造業上投入來提升生產效率,預計未來一年,印度製造業將增加 8.8%~ 9%。

圖4. 2017年印度的發展成果預期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眼下全球製造業面臨困境,反對於印度或許存在利好。

ADVERTISEMENT

全球化受阻,經濟體之間的聯絡會越來越薄弱,許多發達國家開始實施更為嚴格的貿易政策,比如美國對來自中國的鋼鐵實行超過 200% 反傾銷稅,而 “Brexit” 等發展跡象都不斷表明,出口導向性製造商將會面臨更多挑戰,相比之下,擁有強大本地市場的國家更具優勢。印度不光是低成本生產基地,作為人口逾 10 億的國家,它也坐擁龐大的本土消費市場,這種雙重優勢,眼下超過亞洲任何一個國家,在這個第二大人口國,人民的非必要開支將隨著經濟強勁增長而不斷增加。

印度本土製造業見聞,工業 4.0 初現

在德勤最新釋出的《2016 全球製造業競爭力指數》中,人才、成本競爭力、勞動力生產率、供應鏈網路和法律監管體系,分別佔據了競爭指數前五,這也意味著,在當前經濟增長乏力的環境下,控製成本、提高利潤仍是製造商勢在必行的關鍵舉措(排第二),而面向未來的人才教育、技術、(物理)基礎設施,政策體系也同樣重要。

圖5. 2016年全球製造業競爭力指數與排名

在我們看來,藉助低成本優勢視窗期,採用先進技術以提升效率、教育投資培養未來型人才,才將是印度升級成為製造業大國的必經之路。尤其是技術進步,未來發展中國家將在短時間內面臨發達國家和中國的製造業難題,勞動密集型商品和服務的優勢,將更快為自動化削弱,探索工業 4.0 不如說是印度的必然選擇。

目前為止,工業 4.0 的主戰場及核心地位仍以西方公司主導,但印度市場擁有不同的操作環境、較低的勞動力水平、截然不同的數字基礎設施,使得很多外來公司都會有產品和服務的水土不服。自動化、機器人技術、工廠智慧化最先運用的行業莫過於汽車,在這個典型市場,印度的本土工業網際網路服務商已經在凸顯優勢。

作為全球工業網際網路的印度代表企業之一,Altizon System 的創新系統集合了全球功能標準,幫助印度汽車元件服務商 Varroc dotonis 的北阿坎德邦工廠,實現了操作視覺化、實時決策授權,最終提高生產率。Varroc 公司總經理 Narinder Singh 對 Altizon 的評價則是:選擇印度本土工業網際網路服務商,因其數字解決方案相比西方公司更具靈活性、本地化和低成本。

在自動化生產上,傳統機器人常被用來執行特殊任務或重複性較高的工作,當下另一種協作機器人( Cobots)也逐漸進入生產鏈,它們的用途在於和人類一起工作。部署協作機器人前期需要投入大量資本,但相對來說,它們安全、易於部署、成本低,以印度的工資水平計算,Cobots 的成本可以在24個月得到回報。

ADVERTISEMENT

印度本土汽車製造商 Bajaj 長期以來便是 Cobots 的採用者,工人與Cobots一起工作,並且在今天,這家製造商的勞動生產效率提高了 30%,能源成本降低 15%。可用性高,低成本,多功能的 Cobots 正廣泛吸引著印度製造商,同時前所未有地加快著印度中小企業的智造程式。

基於目前的部署解決方案,印度製造商享有原材料、勞動力和能源成本優勢,同時也注重技術在質量、效率上得到提升,資本市場的反應將讓政策製定者、行業領袖更為積極推進印度工業革命。汽車元件行業隻是印度製造業的一個剖面,在一項面對印度中小企業製造商的調查中,我們還得到了這些公司對工業 4.0 的如下看法。

圖6. 中小企業製造商對工業 4.0 的評價

“阿克琉斯之踵”

總的來說,在世界經濟中,依靠低成本優勢發展製造業是常見的一種發展路徑,可以讓發展中國家積累資金、獲得技術並提高人民的收入水平,進而轉型更高附加值的製造業。但在技術無聲滲透,隨時觸發钜變的當下,一切變數都讓發展中國家的工業化戰略充滿著不確定性。不過一如伏爾泰所言,不確定性會讓人不安,可確定性又必然荒謬。

發展中國家能夠在工業 4.0 時代實現跨越式發展,還是說未來將出現贏者通吃的馬太效應?這個問題也同樣適用於本國內部,自動化程度下導致的失業率增加,貧富差距增大、社會分化、階級矛盾、宗教衝突而導致的內亂數見不鮮,尤其是在當今時代,人們對於社會不公與國家間的水平情況更瞭解,敏感加深。

有資料證明,不平等的社會暴力現象更多,在押犯人更多,精神疾病患者和肥胖人口也多,人的壽命更短,信任度更低。不等平現象越嚴重,社會分化現象就會加劇,兒童和年輕人的教育成果也會減少。在高度互聯的世界中,人們有更高的期望值,如果人們感到取得成功或實現人生意義希望渺茫的話,重大的社會風險便會隨之而來。

印度常被看做一個非統一國家,貧富差距、宗教和階級矛盾等問題印度都有,在這個講求自由民主但法製化程度又低的國度,邦與邦之間關係割裂,在外界看來,最有可能摧毀印度的仍是它自己,即來自國家內部的分裂和內戰。

» 中金線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