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牛市期間你要交智商稅?

ADVERTISEMENT

扁鵲見蔡桓公炒股,立有間,扁鵲曰:“君當避險,不日將恐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曰:“醫之好治不病以為功。”居十日,扁鵲復見,曰:“君當減磅,不日將益深。”桓侯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復見,曰:“君當平倉,不日將益深。”桓侯又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股指大跌,扁鵲望桓侯而還走。桓侯故使人問之。扁鵲曰:“君之病在腦,非吾所屬,無可奈何。身病尚可治,腦殘無藥醫。老夫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是以無請也。王撫膺慟哭曰:“朝聞道,夕死可矣!”,遂死。

近日美國三大股指雖然從歷史高位小幅回落,但依然盤旋於高位,從美國總統大選日以來的短短兩個多月,標普500指數已經累計上漲了10%。於是有瞭如下感慨:

“So easy!我買的所有股票都在上漲。

如果風險投資多年來一直保持上漲,誰還需要保險單?

為什麼要去買國債或A股?美股都創歷史新高了!

誰會在意風險管理和多元化?我正忙著賺錢呢!

每次我賣出股票或重新平衡投資組合時,那支拋掉的股票總會漲得更高,不科學啊。

作為一個投資人,假設智商和技術齊頭並進是很合意的,就像物理學的小滑塊,化學的雜質那樣。但是必須承認的是,再完美的假設也是虛構的。Ritholtz財富管理機構資產管理主任Ben Carlson指出,投資者只是恰逢其時,處在一個強勁的牛市中罷了,所以必須提醒自己,投資回報上升無法驗證你的智力水平。事實上,當主角光環到期時,你的財富將會十分危險。

Ben Carlson,CFA,他整個職業生涯都在跟各種非盈利、機構和高淨值客戶打交道,幫助他們更加明智的投資,所著的《A Wealth of Common Sense》系列叢書享譽全球。

ADVERTISEMENT

研究人員發現,在投資中賺錢的人的大腦活動和嗑可卡因或嗎啡的人沒有什麼區別。一個亟待救治的可卡因成癮者和那些期望在金融賭博中獲利的人在腦電波上也幾乎一模一樣。在牛市中驕傲自滿是十分危險的,投資者可能會犯一些不必要或者可避免的錯誤,並且固執己見,拒不悔改。

Carlson表示,在牛市期間風險管理被許多人所遺棄,他們開始忘記上次股票套牢時無助的樣子,並且認為這場狂歡會一直持續下去。就算不是,按照現在神乎其技的操作,至少也能完美避開下一次經濟衰退。牛市令人目盲,在牛市中,投資人會把股票上漲前所有的經濟訊號、準則和政策統統拋諸腦後。因為他們一廂情願的認為,如果股票繼續上漲,風險管理是十分愚蠢的。

“我知道如果事態發生轉變,可以通過多元化投資組合避險,不過風險管理看起來也不怎麼樣,那這麼做還有什麼意義呢?”

“當市場一片大好,只要你不是個固執己見的人,市場的誘惑就會改變你的策略,讓你變得狂熱。在牛市裡你不會賣出任何東西,在熊市你也不會買入任何東西,這就是墨菲投資定律。”Carlson說。

“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空雲捲雲舒”,這種狀態在股市中是很難做到的。擔心在牛市中錯失良機很容易就會轉變成對熊市的恐懼。這兩種心態都會令你身陷囫圇,因為在市場中持極端立場的人很少能夠得到善終。

Carlson表示,不知道牛市會在何時謝幕,聰明的人總是會居安思危。預測未來幾乎是不可能的,我不想幫投資者作決定,如果你能在過去幾年的殫精竭慮中堅持下來,你應該能得到回報。很多投資者早就拋掉股票變現去了,或者在上次危機期間根本就沒敢買股票。

不要絞盡腦汁在牛市中患得患失

就其個人而言,Ben Carlson喜歡用過去犯過的錯誤去提醒自己;時刻牢記自己沒有能力預知未來會如何變化;準備迎接各種可能的結果,無外乎是股市較目前水平再漲個一兩輪,發生區間震盪或大跌罷了。真搞不懂這些事情有什麼可令人恐慌或激動的,在任何市場環境下,你都能對自己的投資策略感到滿意。

ADVERTISEMENT

總而言之,保持謙虛是很重要的,雖然這並不容易,但是謙虛可能是你在牛市中作為投資者所能發揮的最有用的特質之一。它提醒著你,好日子不會一直持續下去。而且你的頭腦也不見得像市場那樣聰明,可以察覺到這一點。


» 華爾街見聞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