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清輝:水電走出去呈快速增長態勢 盈利能力是一個大問題

ADVERTISEMENT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對本報記者表示:“國外環境不比國內,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的水電項目盈利能力是一個大問題,綜合運營成本很高。就國新投資所運營的柬埔寨項目而言,基裡隆Ⅰ號水電站和基裡隆Ⅲ號水電站裝機容量加起來3萬千瓦,因總裝機容量小、運營成本高,回收成本就會很慢,虧損的概率會高很多。從這點來看,國家電網首現海外投資失利在所難免。”

中國能源網訊/(中國能源報記者 蘇南)

國家能源局日前釋出的《水電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出,提升水電“走出去”的質量,加快我國水電技術、標準、裝備“走出去”,尤其是深化與孟印緬巴尼等重點國家的合作,積極參與緬甸、巴基斯坦等國家河流規劃及其梯級的前期工作,推動項目開工建設。

藉助“一帶一路”良好機遇,我國水電企業“走出去”步伐不斷加快,海外投資水電項目的成績值得期待。

“走出去”四年增速三倍

目前,中國水電裝機容量和年發電量均居世界首位。中國水電工程技術居世界先進水平,攻克多項世界級技術難題,並與80多個國家建立長期合作關係,中國水電“名片”震撼著世界。

國際河流組織2016年釋出的一份報告顯示,從2012年到2016年四年時間,中國企業參與了300多個水壩項目,數量正以三倍的速度增長。其中大部分水壩項目分佈在東南亞,並逐步拓展到非洲、拉丁美洲和南亞(特別是巴基斯坦)。

中國企業的腳步之所以邁向非洲、南美洲,是因為這兩大洲水電開發程度低於國際水電裝機開發25%的平均值,隻有24%和8%。因此,水電發展的巨大潛力,為中國水電企業及全產業鏈“走出去”提供了契機。

ADVERTISEMENT

“從五年多的發展來看,三峽國際已經成長為總資產近千億元,海外投資發電裝機超過千萬千瓦,業務覆蓋歐美亞非四大洲的國際公司。”三峽國際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陸國俊日前表示。

一個令人自豪的細節是,在面值2萬的幾內亞法郎紙幣上,印著由三峽集團所屬中國水利電力對外公司承建的幾內亞最大在建工程凱樂塔水電站的效果圖。而三峽集團目前已在40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80多個水電項目。

“目前中國電建在全球101個國家設立有173個駐外機構,在113個國家和地區開展實質性業務,在89個國家執行1207項工程總承包或施工承包類項目合同,在建合同總金額達6873億元人民幣。”中國電建集團新聞中心主任孫建立對本報記者說。

“我們海外在建的水利水電工程合同總額超過2000億元,已開工的超過400億元。截至2016年上半年,中國電建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建水電項目70餘項,合同總額360億元。”中國電建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觀福說。

厄瓜多辛克雷水電站——總裝機150萬千瓦,年發電量88億千瓦時,將滿足厄瓜多三分之一人口的電力需求

投資模式呈現多元化

除了水電企業“走出去”投資項目數量呈現快速增長外,“走出去”的模式也趨於多樣化。“以前,中國公司隻作為承包商參與海外水電項目。”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如今,許多中國水電公司‘走出去’的模式越來越成熟,現在更多的企業正以建設-經營-轉讓(BOT)合同的形式扮演項目開發商的角色。”

無論哪種模式“走出去”,我國水電企業海外投資正呈現出多元化的格局。記者梳理資料發現,除了個別情況(例如三峽公司的EPC項目沐若水電站)外,中國電建、大唐海投公司、華電公司、華能公司及三峽公司都主要採用BOT模式對海外水電項目進行開發與投資。

ADVERTISEMENT

“寮國南歐江流域梯級開發項目,是中國企業首次在境外獲得以全流域整體規劃和BOT投資開發的水電項目。除了堅持產業鏈一體化模式外,還協同發展投資開發、海外融資、建設管理、運營管理四大業務板塊高效運作,促進海外業務產業鏈向價值鏈的轉變。”孫建立介紹。

全流域開發的還有三峽集團,“在非洲市場,從單項目建設到全流域規劃,從流域規劃、可研設計、梯級開發,到投資建設、運營管理,全過程參與一個國家幹流流域水電開發,非洲市場已成為三峽集團‘走出去’戰略高階切入的新領域。”三峽集團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走出去”好訊息頻傳

諸多水電企業“走出去”的例項不斷證明:中國海外水電公司的實力與成熟度在不斷提升,尤其是水電企業在海外創造的一個個“明星工程”贏得了所在國和人民的高度讚譽。

較典型的工程是中國電建承建的厄瓜多辛克雷水電站。該水電站是厄瓜多規模最大的水電站,也是中國企業在拉美已建成的規模最大的水電站,更是中厄兩國戰略合作的標誌性項目,裝機容量150萬千瓦,可滿足厄瓜多1/3的電力需求。同時,“厄瓜多辛克雷水電站,還經受住了8級大地震考驗,受到了業主和各方的一致讚美。”陳觀福表示。 陳觀福說:“正在巴基斯坦投資開發和建設‘中巴經濟走廊’合作框架內的卡洛特水電站、科哈拉水電站、瑪爾水電站及相關風電項目,總裝機約300萬千瓦。其中,重點實施的卡洛特水電站、科哈拉水電站項目已納入中巴經濟走廊框架,提升至國家合作層面。”

最近,中國水電“走出去”好訊息頻傳。中國電建水電六局2月份就中標兩個水電工程,分別為納塔爾16兆瓦水電站土建工程和巴基斯坦納塔爾16兆瓦三期水電站工程的土建施工項目。

尼泊爾上馬相迪A電站外景

ADVERTISEMENT

建議設立協調機構

由於實施了“走出去”戰略,水電呈現出“遍地開花”的格局。雖然成為了展現國家形象的關鍵標識,但是面對複雜多變的國際形勢以及海外市場競爭激烈的局面,水電企業出海仍面臨惡性競爭、地緣政治變化等諸多挑戰。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祕書長張博庭對本報記者說:“我國水電‘走出去’市場佔有率比較高,但實際效益不高,原因在於競爭力不夠。目前,我國企業‘走出去’面臨的普遍現象是在競標項目時相互壓價,導致有的項目低價中標,使得企業抗風險能力減弱,稍微有點事就會出現虧損,惡性競爭導致很多拿到手的項目很難盈利。例如中國水電企業在緬甸的過度競爭,導致緬甸單方面叫停密鬆水電站事件出現。”

再如,今年2月國網新源國際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國新投資”)主要負責經營管理的柬埔寨基裡隆Ⅰ號、基裡隆Ⅲ號兩個水電站連虧兩年,國新投資100%股權及債權將被掛牌出售。據瞭解,國家電網雖主業不在水電項目,但國新投資是以抽水蓄能儲能電源業務為核心的專業化公司,對水電比較熟悉。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對本報記者表示:“國外環境不比國內,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的水電項目盈利能力是一個大問題,綜合運營成本很高。就國新投資所運營的柬埔寨項目而言,基裡隆Ⅰ號水電站和基裡隆Ⅲ號水電站裝機容量加起來3萬千瓦,因總裝機容量小、運營成本高,回收成本就會很慢,虧損的概率會高很多。從這點來看,國家電網首現海外投資失利在所難免。”

本報記者瞭解到,商務部、國家能源局、中電聯等都討論過水電“走出去”壓價競標問題,但效果不佳。對此,宋清輝認為,中國水電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要加強對境外投資的風險管控意識,防患於未然,才能夠提高開拓海外市場的成功機率,如遵守項目所在國的法律法規,建立企業專門機構負責境外安全管理,依靠投資國駐外使領館,建立境外安全預警和處理突發事件應急處置機製等。

張博庭建議:“可以由某個行業組織,專門建立一個常設的中介機構,全面負責協調、解決各種企業海外投資的無序競爭矛盾。在條件許可的情況下,通過有效的溝通協調組織聯合投標、或者組建專門的股份製公司共同開發國際項目,無疑是避免水電企業之間無序競爭的成功經驗和有效方式。

» 宋清輝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