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視點】普通投資者靠什麼立足股市?

ADVERTISEMENT

郭施亮

近年股市雖然處於重心逐步擡升狀態,但真正實現持續盈利的普通投資者卻並不多。“保住本金”,是“股神”巴菲特的製勝法寶。實際上,這一法寶,同樣適用於投機性較強的A股。

這幾年,中國股市的走勢讓不少投資者感到非常迷茫。實際上,縱觀這些年股市的表現,普通投資者要想持續立足於中國股市,整體難度也是非常大;至於可否持續盈利,這或許只是極少數投資高手的目標。

2014、2015年,中國股市經歷了一輪轟轟烈烈的槓桿牛市行情。在此期間,股市波動率非常驚人,而在巨大的賺錢效應之下,不少投資者,乃至上市公司大股東,紛紛動用高槓桿工具,試圖在難得的牛市行情下,實現利潤最大化。殊不知,當股市經歷一輪轟轟烈烈“去槓桿化”、“去泡沫化”過程之後,真正得以存活下來的資金卻寥寥無幾,更有部分上市公司瀕臨股權質押平倉風險。

吸取了前一輪槓桿牛市的經驗教訓之後,新任證監會主席劉士餘的治市方式更趨於穩健。實際上,剔除2016年年初的熔斷機製的衝擊影響,2016年全年的股市波動率卻驟然下降。時至今日,劉士餘上任已有一年的時間,中國股市的核心波動區域也基本上處於2850點至3300點之間,整體波動率出現了大幅滑落的跡象,而市場潛在的系統性風險也驟然降低。

當股市暴漲暴跌的時候,普通投資者往往熱衷於跟風操作,但因缺乏資訊優勢、成本優勢以及資金優勢,最終也只能夠成為後知後覺者,一輪股災風波下來,真正存活下來的普通資金賬戶卻並不多見。

然而,當股市波動率大幅下降,普通投資者卻難以適應波動率較低的市場環境。在實際操作中,多數投資者往往不能夠準確把握好市場執行節奏,而踩錯節拍,也是非常常見的。由此可見,對於最近一年的股市行情,雖然市場處於執行重心逐步擡升的狀態,但真正實現持續盈利的普通投資者卻並不多見,而不賺反賠的投資者佔比卻並不少見。

ADVERTISEMENT

多年來,中國股市基本上處於“牛短熊長”的狀態,而在這種市場環境下,也往往逃不過“七虧二平一贏”的魔咒。由此一來,要想持續立足於中國股市,也並非一件輕鬆的事情。

“保住本金”,這是“股神”巴菲特的製勝法寶。實際上,這一法寶,同樣適用於投機性較強的中國股市。在筆者看來,與國外成熟市場相比,中國股市尚需完善的製度還有很多。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不僅容易造富部分投資群體,而且更容易讓不少投資者虧損累累,甚至連自己的本金也不能夠有效保住。

由此一來,“保住本金”確實很關鍵,而對於中國股民而言,不僅要保住自己的本金,而且更需要學會“保命”。多年來,在中國股票市場中,曾經創造出不少一夜暴富的神話,但更多的案例,卻是因股致貧。在股票操作中,盈利一兩次並不少見,但能夠做到持續盈利,卻並不輕鬆。

股票市場,本質上還是一個財富再度分配的遊戲。對於並不成熟的市場而言,擁有資金優勢、成本優勢乃至資訊優勢的大資金大機構,往往佔據絕對優勢。與此同時,對於這類資金而言,更容易利用股指期貨等工具實現套期保值,對衝潛在的投資風險,甚至可以實現間接套利的目的。然而,與之相比,缺乏資金、成本、資訊乃至對衝工具優勢的普通投資者而言,要想在這個市場中持續盈利,並長期存活,則需要長期與這類大資金大機構進行智慧比拚,而對於普通投資者來說,要想長期立足於中國股市,確實並不容易。

李誌林

1、劉士餘定調今年股市:穩中緩漲、穩中小漲。

上週日,證監會主席劉士餘在新聞釋出會上,拓展了他在2月10日證券期貨監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對2017年股市提出了“九論”:珍珠項鍊論、天使魔鬼論、羽毛論、野蠻人論、IPO速度論、嚴把質量關論、穩定論、監管論、IPO發行與市場波動關係論、黨建與公司治理論。

劉士餘講話對股市是利多與利空並存。

所謂利多,主要體現在,不像前一階段不顧一切地為IPO加速辯解,而是強調了:“適時適度加快IPO”,“IPO是活水,重點是把好質量關”,“嚴把IPO質量關、再融資質量關、併購重組質量關”。似乎注意到了擴容節奏要保持股市的供求平衡和股指的穩定。

所謂利空,表現在進一步強調對魔鬼、大鱷的監管查處,尤其是對兩家去年頻繁舉牌的險資的頂格處罰,勢必殃及幾十家相關上市公司。在談到股市“穩中有進”時,他僅以IPO和再融資數量和融資金額作為唯一的評判標準,強調新股加速發行的常態化;而閉口不談股指的穩中有進,以及要為投資者提供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和改革紅利;隻字未提要對市場最為關切的大小非減持立新規。

ADVERTISEMENT

我由此得出結論:2017年股市既難大漲、也難大跌,只能是穩中緩漲、穩中小漲。在新股密集發行的壓製下,大盤仍將像去年那樣,用3個月左右才能漲100點,多數時間大盤指數呈死水微瀾狀態。因此,想通過指數的大漲快漲來賺大錢、賺快錢,基本上沒門。

2、本週收周陰線事出有因。

上週滬指實現了周線兩連陽,報收3253點,離3301點前高僅一步之遙;自3044點以來,至3264點已上漲了220點,期間未經像樣的調整,市場積累了豐厚的獲利盤和解套盤。此乃大盤出現技術性回撥的原因之一。

前期領漲的熱門股漲幅巨大處於高位,加重了大盤調整的動能。例如,上海國資改革股的領頭羊百聯股份,因宣佈與阿裡巴巴戰略合作,僅3天就從16.2元漲到21.50元,漲幅高達33%。又如,水泥建材板塊的領頭羊天山股份,僅17個交易日就從7.50元漲到16.29元,漲幅高達117%。再如,借殼上市的順豐控股,僅6個交易日就以連續漲停方式,從39.1元漲到73.48元,漲幅高達88%。隨著這些領漲熱門股出現巨震,加上創業板領頭羊樂視網連續兩天大跌,創出去年9月以來的新低,遂成為本週大盤迴落的第二個原因。

上週末兩家違規的著名險資機構受到證監會的重罰,使大半年來漲幅巨大的20多隻舉牌概念股的高股價難以支撐,籌碼鬆動連續震盪殺跌,帶動了相關板塊和行業個股的回落。此乃本週調整的原因之三。

去年底相關部門說:“養老金的委託投資機構均已確定,資金將陸續到位”。元旦過後又說:“養老金將於春節前後入市”。春節後明確地說:“首批7省市3600億養老金即將入市”。2月中旬進一步說:“養老金已劃撥到各委託機構”,但是到了2月下旬,突然改了口風:“養老金投資運營並不意味著進入股市”。3月2日又說:“3600億養老金正在劃撥給委託機構過程之中”。

對此,市場感到十分迷惑:養老金到底是進股市,還是不進股市?到底有多少養老金可進股市?養老金資金劃撥是早已完成,還是現在才剛開始劃撥?養老金在春節前後已經入市,還是至今沒有入市?如此重大的訊息,卻用了撲朔迷離、模稜兩可的方式向市場釋出,這顯然是不嚴肅的。為什麼不在去年底、今年初3100點時就果斷入市呢?眼下是否在用障眼法迷惑市場,捕捉低位建倉的機會呢?

從本週5天的交易情況看,主力機構一直在打壓大盤藍籌股。週四下午的大盤跳水就是由權重股導致的。週五,在兩會召開首日國家隊等機構非但不護盤,反而全天靠打壓石化雙雄、鋼鐵、煤炭、有色等權重股,讓上證50、滬深300、上證綜指全天翻綠,盤中每一次反彈都被撲滅,與深成指、中小板、創業板翻紅形成相反走勢。壓盤的意圖十分明顯。

由此,人們不得不揣測,主力機構是在為養老金入市打出下跌空間,提供安全的建倉位置。此乃本週調整的原因之四。

3、不能輕言春生行情出現轉勢拐點。

當衝擊3250點上方多次無功而返後,有分析認為3250點上方壓力重重,便拋出“雙頭論、”“拐點論”、“轉勢論”、“春生行情結束論”,認為大盤既然不能向上突破,不如向下突破,跌出一二百點的空間。

我認為,這種想法很不現實。一年來的市場平穩走勢,已改變了過往的大波段震盪的執行節奏,大盤指數的大波段已被熨平,數浪已無從數起,人們能做的,只是如何應對指數的小波段。

一方面是因為,有國家隊的巨資存在,牢牢掌控著大盤藍籌股和50ETF,以及上證50、滬深300的走勢。另一方面,股指期貨開倉數的限制,讓通過做空期指影響現指顯得很困難。再一方面,新股不再用資金申購,避免了以往場內資金頻繁搬家所造成的股指波動。又一方面,越來越多的投資者日益理性,不再追漲殺跌,而是追跌殺漲、反向操作,也縮小了股指的波動幅度。

更重要的是,目前市場的執行模式是:以百點為一個平臺,進行長時間的充分換手,震盪整固,將市場的平均持股成本逐步擡高,從而增加了股指的穩定性。待時機成熟後,像“千斤頂”那樣,將大盤頂到上面一百點,再去搭新平臺進行整固。如2900點平臺收了57天,就頂上了3000點平臺。3000點平臺收了56天,就頂上了3100點平臺。3100點平臺收了61天,就頂上了3200點平臺。而今,3200點新平臺已收了35天。

據觀察,每上一個百點平臺大約需要60天時間。這是一個什麼概念?若以日均成交量5000億計,60天大約成交30萬億,幾乎將30多萬億的流通市值換手一遍,將15萬億的實際流通市值換手兩遍。整個市場的平均成本擺在那裡,只要沒有重大利空,人們就不會割肉殺跌,巨資構築的平臺就不容易被輕易擊穿。

從經濟基本面看,2月份PMI為51.6,連續7個月處在枯榮線上方。中金公司預測,2016年上市公司利潤增長約為13.6%。2016年創業板公司業績將增長5成。美國股市連續15天創歷史新高,已衝破了21000點。大盤過高的日線技術指標已得到了大部分修正,再過幾天即可調整到位。

很顯然,目前隻衝到了3250點一線,位置並不高,時間上也僅處於3月初,就判斷行情出現拐點,自然難以成立。尤其是,五週均線3201點至今未破,大盤仍處在多頭市場之中。

因此我認為,目前的調整僅是小波段調整,下方五週均線是強大支撐,萬一跌破60天線3168點,便是極限調整位置,停留的時間不會長。從3264點起始的調整,空間充其量也就是100點左右,對春生行情和投資者的賬戶,不構成大的殺傷力。

若在3200點新平臺再收盤15天,達到50個交易日,那麼3250點的壓力就自然消除,再謀上攻3300點新平臺,便水到渠成。

4、新熱點更值得關注。

國資改革、供給側改革、一帶一路、基建PPP、環保等,將是下一個主題,也是春生行情最有爆發力的題材,更是投資者當重點佈局個股的方向。

近期,有兩大資訊尤其值得關注。

一是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五次會議上發出的重要資訊。會議在提到去產能時指出,有關部門、地方政府、國有企業和金融機構要把思想和認識統一到黨中央要求上來,堅定不移處置殭屍企業;處置殭屍企業是去產能的一場硬仗,核心還是得解決錢從哪兒來、人往哪兒去的問題。需要專項處置和治理的殭屍企業和特困企業,共2041戶,涉及資產3萬億元;有關部門、地方政府、國有企業和金融機構要把思想和認識統一到黨中央要求上來,創造條件推動企業兼並重組。

此項任務並不會因為管理層打擊忽悠式重組而受到幹擾。本週借殼上市概念股順豐控股漲勢驚人,帶動了上海國資改革概念股紛紛上揚。ST概念也集體上漲,隨著年報不斷披露,很多ST股將摘帽,此前青海春天摘帽走出翻倍行情,工大高新摘帽後出現多個漲停,近日ST星馬、ST易橋、ST滄大輪番漲停,更多的ST股在跌市中仍逆勢翻紅。

二是本週一上海市領導到百聯集團和光明集團調研。這是上海新一輪國資改革的發令槍,並給出了明確的指向,要求它們走在新一輪國資改革的前列。一旦這兩個領頭羊爆發了,那麼,其他的上海國資股便會迎頭趕上。可以預計,今年上海國資改革一定是十分精彩的、有力度的,會讓人感到耳目一新。

因此,下週投資者應輕大盤指數,聚精會神關注兩會的政策熱點資訊,捕捉市場機會,注重個股發掘。下週結束調整的概率很大,一旦權重股回撤完畢,技術調整到位,那麼市場或將迎來個股全面開花的局面。

桂浩明

春節長假過後,滬深股市走出明顯的上漲行情,人們所盼望的“春季行情”雖然來得有點晚,但終究沒有缺席。不過,差不多1個月下來,人們發現儘管股指有了百餘點的上升,但是成交量的放大十分有限,最多也就達到5000億左右。相比前期市場較為低迷時也就增加了約20%。而去年11月股指在衝擊3250點時,成交量要大出不少。由於量能不足,一些投資者擔憂行情能否延續,每當大盤出現調整,就開始嘀咕股指會否大跌。

應該說,投資者基於各自的視角,對股市走勢及量價關係有不同的理解,這是完全正常的。而目前的情況是,成交量確實顯得不那麼大。更準確地說,也就是如今市場的換手率下降了很多。在換手不夠充分的背景下,股市行情自然會比較弱。那麼,問題也就來了,成交量不大的狀況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會不會對後市的執行產生嚴重的製約?

從滬深股市的歷史來看,20多年來換手率是逐漸下降的。早年T+0的時候,一天的換手率甚至可以高達50%以上,常年平均也會超過3%。而現在,基本上已經回落到了0.3%乃至更低的水平。原因很簡單,在市場波動逐漸收窄、個股震幅也越來越小的背景下,行情不需要也不支援以高換手率為基礎的巨量成交。換言之,對於投資者來說,也無法實施過於強烈的交易行為。當然,由於市場容量的擴大,總成交量一般來說還是在逐漸增加的,但這個比例並不是很大。以去年以來的狀況而言,所謂的“地量”,其實也有近3000億,而“天量”大體上也就是5000多億,變動幅度不大。這也就表明,所謂成交量不足,其實是成交均衡了,同時總體上交易節奏放慢了。

交易節奏的放慢,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市場結構發生了變化。過去,中小投資者是股市交易的絕對主力,他們單體資金雖然不多,但人數眾多且買賣靈活,另外習慣於追漲殺跌,事實上也就成為了完成成交量的主角。但是現在這種狀況發生了變化,投資者隊伍出現了機構化的趨勢,越來越多的散戶資金被組合成了公募與私募基金。基金的運作自然要講規模效應,而且不太可能隨時追漲殺跌,持股時間相對要長一些。而這也就決定了在一個機構投資者力量不斷上升的市場中,股市過大的流動性會受到抑製,成交量自然地也會出現相對萎縮,而換手率則是加速下降。當然,這個過程不可能是線性的,而是會有很多反覆,在市場上個股與板塊行情較為活躍的時候,相關品種的換手率還會很高,但客觀來說,隨著機構投資者的增加,一定會壓縮成交量。而現在,我們看到的就是這種狀況。在某種意義上,這也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也許,現在滬深股市成交量不足的狀況是不可避免的,而這種不足實際上只是相對於過去的狀況而言,並非不正常。在某種意義甚至可以說,這也是市場走向成熟的一種必然。因此,儘管看上去換手率顯得低了,但並不導致股市的春季行情就此結束。當然,反過來也應該承認,在這種情況下,股市的上漲力度,特別是它的速度會比較慢,空間自然地也會變得比較小。進二退一成為常態,穩中有漲變為願景。所以說,對當前成交量不足的問題,不必太擔憂,如果能夠認清其實質與特徵,那麼就有機會利用來抓取這種行情中的些許機會。

黃湘源

支援和服務實體經濟是穩定和發展資本市場的大方向。因此,牛不牛市也許並不是最主要的,關注兩會將怎樣著力於實體經濟改革和發展,才是價值發現和價值發掘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題材。

什麼才是A股市場的永恆炒作主題?儘管從近期的經濟資料和上市公司業績預告上,都呈現較多可以讓我們更樂觀的跡象,但是, “股神”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念並不是一有利好就透支,更多的是 “別人貪婪我恐懼,別人恐懼我貪婪”,也即逆週期的投資思維。

正因為如此,巴菲特總是能笑到最後,而各式各樣的 “中國神話”,不管是什麼 “中國神X”,還是中國富豪榜中上市幾天就直追首富的神一樣的快遞,卻總是讓人不由自主地感嘆生命的短暫,財富的易逝。對於如此巨大的反差,我們豈不也應有理性的反思?

近期美國道瓊斯指數連續第12個交易日創下收盤新高。就連股神巴菲特,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預計道指最終逼近十萬點。看到媒體的報道,不少人是又吃驚又意外,簡直下巴也快要掉落下來,真的不相信這樣的話會出自巴菲特之口。相比於之前的 “大盤要上一萬點”,現今的牛市論只是說 “走得好的話,A股會走出結構性的牛市”,所出之言顯然要謹慎得多,跟巴氏的十萬點更是相去甚遠。不過,他們的這種語言風格的變化,總是讓我們有些不太適應而已。

據說,巴菲特還稱,市場目前沒有處在泡沫狀態。股市面臨的風險是利率上升。從利率水平考慮,當前的股市是便宜的。但股市無法預測, “沒準明天就會跌20%”。那麼,市場所最終應驗的,究竟會是他的前半句還是這後半句呢?如果沒有人會是鑽到孫悟空肚子裡的鐵扇公主,誰又能料得定呢?

今年兩會的主基調是什麼?其實,一言以蔽之,不就是 “穩中求進”嗎!如果說,項俊波的懲治金融大鱷和劉士餘的 “監管、監管、監管”,說的無非就是為了穩定市場,穩住大局;那麼,郭樹清的 “更積極、更主動地支援和參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妨也可以說殊途而同歸,從另一個角度更為旗幟鮮明地點出了加強監管和協調監管的要旨之所在。畢竟,支援和服務實體經濟才是搞好金融監管的大方向,這顯然也是穩定和發展資本市場的大方向。只有金融投機才總是把資本市場的任何發展都當成透支炒作實體經濟的機會。資本市場的這種投機習慣不改變,跟支援和服務實體經濟的大方向唱的能是一個調嗎?

所以,牛市不牛市也許並不是最主要的,關注兩會將怎樣著力於實體經濟的改革和發展,這才是價值發現和價值發掘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題材,也是資本市場永恆的主題。

《2017投資寶典》正式問世!

財富人生,你我同行!

↓點這裡微店購買↓


» 金融投資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