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創1年新低,曾經創業板龍頭如今變磚頭,再跌或將引發連鎖反應…

ADVERTISEMENT

前期創業板的“龍頭”,淪為創業板的 “磚頭”。

今天樂視網大跌4.20%,創下一年半新低(自2015年9月份以來)。

ADVERTISEMENT

從來沒有一隻個股的股價,如此牽動人心,論跌幅,今天樂視網僅排在40名之外,可今天沒有人關注西隴科學跌停了,福建水泥跌了7%,大家的焦點,都放在跌了4%的樂視網身上。

究其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有部分業內人士猜測,賈躍亭的質押平倉線在35元左右;二是樂視網作為創業板的權重股,又是標杆企業,它的走弱或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平倉線或已接近,或已跌穿

賈躍亭最大一筆質押發生在2015年10月26日。

樂視網公告稱,賈躍亭將其持有的4.67億股高管鎖定股、4000.03萬股無限售流通股,共計5.07億股樂視網進行質押,不過對於這批股份究竟質押給誰,樂視網並未披露。

據了解,對於股票質押業務,券商對於折算率的設定並沒有非常明確的標準,多在30%至60%之間,部分券商對於涉及金額較大的股票質押業務甚至采取一事一議的方式,即在考慮質押股票質地、客戶具體情況來設定相應的折算率和利率,非流通股質押較難達到50%的折算率。

另外,目前機構對於股權質押預警線和平倉線多為160%/140%或者150%/130%。

注:比如對於某客戶當前有100萬元市值的某股票,向機構抵押融資,假設折算率為40%,質押預警線為150%,平倉線為140%,則該客戶可以向機構融得40萬元資金,當抵押的股票價格出現下跌,市值降至60萬元時(40萬*150%=60萬),將觸及預警線,如果市值進一步降至56萬元(40萬*140%=56萬),則已觸及平倉線。

據時報君估算,如果賈躍亭當時采取的是40%的相對保守的折算率,樂視網股價要較質押日跌40%以上才會觸及平倉線;不過如果當時折算率達到50%,那麼樂視網的股價較質押日跌30%就有可能觸及平倉線。

事實上,即便是經過權息調整後,樂視網當年股價較質押日跌幅已超過了30%,這意味著樂視網目前33.75元的股價可能已接近,或已經跌穿賈躍亭的平倉線。

需要說明的,即便是跌穿平倉線,很多時候資金融出方也仍會預留一兩天給融入方追加質押物、加錢等方式保住質押股票的時間。

革命尚未成功,但這個“孫正義”放棄了“馬雲”

從走勢來看,股價在35元附近已經盤整了幾個月的時間,1月中旬曾有兩天盤中下破35元,至收盤時均被強力拉起。而今天的破位,或與重要股東減持有關。

周三晚間,深交所披露了兩筆關於樂視網的大宗交易信息。在這兩筆大宗交易中,賣方席位均為中信證券深圳前海自貿區證券營業部,總計1900萬股,累計金額6.4億元,成交價是33.47元,較當日收盤價折價5%。

賣出方是中信證券深圳前海自貿區營業部,這家營業部在1月17日漲停的時候也賣出過3.18億元。

ADVERTISEMENT

從樂視網三季報公布的前十大流通股東數據來看,有那麼多貨的只有其第二大股東深圳市鑫根下一代顛覆性技術並購基金壹號投資合夥企業。

2015年10月30日,樂視網公告稱,股東賈躍亭為緩解公司資金壓力,與鑫根資本旗下的深圳市鑫根下一代顛覆性技術並購基金壹號投資合夥企業(鑫根基金)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以32元/股的價格轉讓了1億股樂視網股票,鑫根資本持有樂視網5.39%的股票,成為第二大股東。

除上述投資外,2016年3月底,樂視與深圳市引導基金、鑫根資本,共同發起成立了深圳市樂視鑫根並購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總規模100億元,一期規模48億元。其中,鑫根資本主導落實32億優先級份額。

“如果說賈躍亭是下一個馬雲,我們就是孫正義。”鑫根資本的投資人曾強這樣描述鑫根和樂視的關係。

ADVERTISEMENT

鑫根資本創始合夥人曾強(左)與樂視網實控人賈躍亭(右)交談

即使在2016年11月初,樂視因資金鏈風波走上輿論風口,鑫根資本還對外宣布,將與樂視風雨同舟,“盡最大可能繼續為樂視生態提供強有力的資金支持”。

但後來兩人漸行漸遠。

2016年11月18日,面對搖搖欲墜的樂視網股價,二股東鑫根資本的合夥人曾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發出了這樣一番言論:“賈總應該壯士斷臂,把上市公司的四個主要業務集中做起來,將90%的時間投入在上市公司,剩下10%的時間作為股東,而非以CEO的身份參與樂視其他生態業務。”

2016年12月11日,賈躍亭露面中國企業家領袖年會, 被問及如何看待曾強的言論時,賈躍亭輕描淡寫地回複道,“我沒有太多看那個文章,鑫根資本只是我們二級市場上的一個股東而已,因為樂視的持股非常散,不存在二股東、三股東。”

這讓曾強很不舒服。他在接受采訪時回應稱:“賈躍亭應該對股東、投行足夠地感恩和感謝。我覺得他比較自我。這種自我成就了他,這種自我的人很執著,容易成功,但自我的人讓幫他的人很傷心。你說我們是不是二股東?那證監會也可以查嘛。但是如果你說,給你投錢的人,你都不知道是誰,那你今後……但是我們也無所謂啦。”

“我們有機會能賺幾十億元(指半年到期後鑫根資本可以出售樂視網股票套現),他的一句話(給我打電話),讓我繼續跟他在一起等到今天,那我覺得他應該對我有起碼的感恩。如果我們是自私自利的人,我們套現了就有20多億元的利潤。到現在我們減持的只是很少一部分(鑫根資本在2015年第四季度入股樂視網,持有1億股,2016年三季度財報顯示,減持了2335萬股)。”

在被問到,“如果你跟賈躍亭一直無法達成共識,會進一步減持樂視網股權套現嗎?”

曾強回應稱:這也不是馬上要做的事,因為投這種顛覆性的技術企業是我們既定的戰略,不是短期的。

然而,僅僅過了不到一個月,就開始減持了,且一直沒有停歇。

樂視網對創業板直接衝擊有限,但可能帶來恐慌情緒

據了解,直至去年底,樂視網都為創業板第一大權重股,其股價的劇烈波動往往對創業板影響巨大。

但在溫氏股份巨量限售股上市流通後,溫氏股份晉升創業板第一大權重股,樂視網的權重已降為第二,最新權重不到4%,不到溫氏股份的一半,樂視網股價的大幅波動對創業板的影響已不如以往大。初略測算,樂視網在目前的基礎上每漲跌10%,對創業板指的影響大約在7個點左右。

不過,鑒於樂視網以往的高人氣,作為創業板成長股的典型標杆,如果出現連續大幅下跌,其帶來的恐慌情緒仍會衝擊到其他創業板個股,創業板指也很難獨善其身。

超級樂視背後的超級男人們

孫宏斌

1月13日,融創與樂視就合作一事召開發布會,融創中國150億注資樂視網、樂視影業和樂視致新。孫宏斌表示,樂視的商業邏輯和發展戰略挑不出毛病,其團隊思路清楚、執行力強,只是缺錢,宣布融創將解決樂視除汽車板塊外的所有資金問題。

孫宏斌,畢業於清華大學數學系,智商奇高,謀略頗大。25歲時就成為聯想少將,負責全國IT分銷網的建設,比楊元慶資曆都老,影響都大。但1990年因“經濟問題”與柳傳誌發生衝突,獲罪入獄,一呆將近四年。聰明過人的孫宏斌既有胸懷,又有眼光。1994年3月出獄後,主動請柳傳誌吃飯認錯,但他沒有重操IT舊業,而是進軍房地產。在柳傳誌的資助下,孫宏斌在天津創建順馳房地產銷售代理公司。1996年,順馳房地產在天津有60多家房地產銷售網絡,並成為當地最大的房地產商。2002年順馳集團開發的商品房占據了天津市場10%的份額。2003年,孫宏斌在順馳之外又單獨設立了融創。

章建平

2016年7月26日晚間,樂視網宣布完成48億元定增,發行價格為每股45.01元,“超級牛散”章建平獲配2488.34萬股,持股比例1.26%,位列樂視網第七大股東。以今日收盤價33.75元/股計算,浮虧達到2.8億元。

章建平,被稱為“杭州著名炒股者”、“敢死隊大鱷”、“浙江股市第一盟主”。《理財周報》曾報道,章建平在滬深兩市的股票交易額,在2007年已達700億元級別,算下來平均每個交易日成交2.8億元以上。單印花稅,一年就高達近2億元。資料顯示,整個2007年,杭州市湖墅南路營業部在上交所的股票交易額,不過639.5億元,可以確定的是,章建平一人的滬深股票交易總量,已占據該營業部的半壁江山了。章建平前後輾轉幾家證券營業部,所到之處,該營業部必成為“敢死隊”棲身之地。近年偏愛定增,2016年以來,章建平共參與3次定增,都是與公募基金公司一起參與。

任澤鬆

任澤鬆操盤的中郵戰略新興產業、中郵信息產業兩支基金分別是樂視網第8和9位股東,還參與了2016年8月的定增。中郵基金旗下7隻基金合計持有樂視網4582.84萬股,而這七隻基金中有六隻的基金經理都是任澤鬆。中郵基金也由此成為去年四季度“虧損王”,單季度虧損35.81億元,足足超越虧損亞軍6億元之巨。

任澤鬆,80後,清華生物學碩士畢業,一畢業就去了四大之一的畢馬威,2011年4月份加入中郵基金,先後擔任行業研究員,中郵核心成長、中郵戰略新興產業基金經理助理;2012年12月21日起與厲建超一同擔任中郵戰略新興產業基金經理,2013年年中因厲建超涉“老鼠倉”去職,任澤鬆開始獨自管理該隻基金,並在當年獲得同類基金收益的第一名,名聲大噪後被稱作新一代的“公募一哥”,也是中郵基金首推的明星基金經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