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令馬雲不安的“紅旗法案”是個什麼鬼?(圖) - 由鳳凰財知道發表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日前,馬雲在浙江商會的年會上發表演講,再一次提起了要警惕英國《紅旗法案》法案的悲劇。這是這位大佬在多次演講中提到這個概念,在此前兩個多月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他也發出相同的警告。

令馬雲緊張的《紅旗法案》,究竟是什麼鬼?

19世紀,汽車在英國開始流行。1865年英國議會通過了一部《機動車法案》,其中規定:每一輛在道路上行駛的機動車,必須由3個人駕駛,其中一個必須在車前面50米以外做引導,還要用紅旗不斷搖動為機動車開道,並且速度不能超過每小時4英里(每小時6.4公里)。後被人嘲笑為《紅旗法案》。這部法案直接導致一個結果:讓汽車等於馬車,也扼殺了英國在當年成為汽車大國的機會,隨後,汽車工業在美國迅速崛起。1895年,整整耽擱30年後,紅旗法案被廢除。

這部奇葩法律的出台,完全是當時作為既得利益階層的馬車製造和運營商們的傑作。這樣的事情,在曆史上決不是特例。在美國,也有相類似的事件發生:
ADVERTISEMENT

150年前,在美國流傳出一篇奇文,這篇文章的標題叫《蠟燭製造工匠的請願書》,代表蠟燭、燈蕊、燈籠、燭台、燈台、燈罩、動物油、樹脂、酒精生產商向政府和民眾呼籲,重開1845年和1851年大英帝國已廢除的窗戶稅和玻璃稅,禁止太陽入屋,以保證他們所在的照明行業的利益。在石油還沒有大規模開采之前,這些產業曾主宰著城市的照明。當然,他們的主要競爭對手不是太陽,而是當時初露頭腳並被公眾越來越認可的煤油燈。除了請願和製造輿論,他們還不斷地把因使用煤油燈不當而造成的火災與損失變本加厲地誇張成缺陷和災難,以阻止它的流行。

但結果又怎麼樣呢?有目共睹。

曆史曾無數次地將這類開曆史倒車的人變成一個又一個笑話。但卻並不妨礙在每一個新生事物面前,總有一些出於既得利益考量或對新發展趨勢確實迷糊的人做出各種荒唐事情。比如,與汽車和火車比賽的馬車夫;與蒸汽機比賽工作效能的紡織工,以及前文所提到的與陽光和煤油燈較勁的蠟燭商。而這次勝出的煤油燈,在其後出現的電燈來臨時,也干了幾乎相同的事情。而之後,電燈的發明者愛迪生,也犯了幾乎相同的毛病,為了捍衛他一手建設起來的直流電照明體系,他不貽餘力打壓和抵毀交流電體系的發明者特斯拉及其技術,為了增加可怕效果,他甚至發明了電刑椅,還當眾用交流電電死一隻大象。這,並沒有改變交流電成為人類主流的用電廣式。

ADVERTISEMENT
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早年,我曾看過一部名叫《品質》的小說,講述的是一個堅持品質,把鞋做得既結實又耐用的皮鞋匠敵不過機器生產的華而不實的皮鞋和人們朝秦暮楚的審美取向,最終餓死的故事。早年,我曾對他的這種品質,抱以深深的敬意和感動。但現在,卻覺得那位皮鞋匠的堅守,未嚐不是一種對慣性的固守,像刻舟求劍一般,時代之船已走了千里之遠,而你還在一個地方固守和堅持,這既可以視為一種悲壯,也可以看成一種僵化。這種狀況,有點像老評書藝人仇恨電影;圖書出版者仇視電腦和手機一樣。這些作為個人選擇,本無可厚非,只要他願意承擔由此帶來的後果。但如果他正好是一個行業的管理者或一個企業的決策人,可以決定一個產品或一種業態的走向和生死時,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而事實上,這樣的例子是不勝枚舉的。比如,曾經紅極大半個世紀,統領人類攝影技術潮流的柯達公司,在數碼影像的大潮面前,頑固地堅守膠卷衝洗這一傳統的既得利益,甚至雪藏了他們率先發明的數碼攝影和衝洗技術,以為捂住耳朵就可以聽不見自己不喜歡的數碼革命時代的來臨。這種像駝鳥那樣把頭埋在沙里就以為危機不存在的滑稽相,也在摩托羅拉等曾經風靡世界的巨無霸身上。

這種狀況,也體現在社會管理的模式上,比如某些經濟決策機構,在市場經濟大潮面前,不是順應市場的調節與自淨能力,而是向往壟斷和可以把控的秩序。一些政策管理者,在互聯網時代,信息渴望自由流動的狀態下,無休止地加碼管控,與潮流和大勢為敵。於是,就出現了每當有新生事物出現,以管控和壓製為前提的所謂新規出台。於是就有了餘額寶的轉款上限,滴滴司機的身份限制,以及互聯網貸款不超20萬的各種奇葩規定,像蠟燭商抗議陽光入屋那樣……

這些層出不窮的限制,可能遲滯,但決不會改變潮流和大勢。就如同馬車夫無法阻止汽車與火車,蠟燭商無法阻止煤油燈和陽光一樣,他們想拖住曆史步伐甚至將其往後回拉的舉動,只是給後世的曆史學者,添了些笑話和談資而已。在曆史大潮來臨的時候,你是否知道什麼是潮流,並且選擇站在這邊還是那邊,非常重要!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