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監會再開罰單 恒大人壽一年不能買股票

ADVERTISEMENT

【財新網】(記者 林金冰 楊巧伶)前海人壽被罰後,許家印的恒大人壽也吃了大罰單。

ADVERTISEMENT

據保監會2月25日官網通報,恒大人壽存在違規運用保險資金的行為。

2016年1-11月,恒大人壽未按照保險資金委托投資管理要求開展股票投資,股票投資交易筆數2480筆,股票平均持有期73天,其中9月下旬至11月上旬短期炒作相關股票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時任恒大人壽董事會秘書、副總經理劉浩,時任恒大人壽投資管理中心股票投資部總經理呂海龍對上述違法行為負有直接責任。

保監會給予恒大人壽限制股票投資1年的處罰;給予劉浩禁止進入保險業5年的處罰,給予呂海龍禁止進入保險業3年的處罰。

此外,還對恒大人壽采取下調權益類資產投資比例上限至20%、責令撤換另兩名相關責任人、責令就有關問題進行整改等監管措施。

自歸入中國恒大(03333.HK)董事局主席許家印麾下,迄今不過一年有餘,恒大人壽便已連番受罰。命運從出世起就已埋下伏筆。2015年9月,許家印開出近40億元價碼,買下重慶中新大東方人壽50%股權,兩個月後更用現名。當年足球亞冠決賽上,球員胸前廣告臨時更替,恒大人壽借此亮相,從面市開始就引發爭議。

緊接著一年多里,恒大人壽照著前海人壽的發家路徑,廣發萬能險募資,進而投向股市博取高收益。業內視之為“資產驅動負債型”新銳險企,投資負債兩端高風險蘊含其中。

凶猛萬能險

恒大人壽易主後大舉發行萬能險,2016年規模保費高達565億元,其中原保費占比不足8%,萬能險高達92%。假如監管沒有加碼,萬能險規模可能更大。

ADVERTISEMENT

2016年5月至8月,保監會鋪開萬能險專項檢查,檢查萬能險業務量較大、中短存續期產品占比較高的九家險企,恒大人壽為其一。當年10月,保監會針對發現的問題向恒大人壽下發監管函,爾後又於12月公告稱,已叫停恒大人壽互聯網渠道保險業務,原因是網銷萬能險存在銷售誤導、結算利率惡性競爭等問題。保監會檢查組12月7日進駐恒大人壽開展現場檢查,重點檢查保險業務合規性和資金運用合規性等。

監管的效力直接體現於產品結構調整,以及由此引發的償付能力變化。2016年四季度末,恒大人壽綜合流動性比率指標中,“3至5年”“5年以上”兩個期限較長的指標下滑明顯。該指標降低,表明償付能力變弱。背後原因是恒大人壽主打產品從短期逐步轉型為中長期,負債久期拉長,而資產配置久期較短。

2016年12月30日,保監會發文再度約束萬能險:壽險公司季度原保費占比不足30%的——亦即萬能險占比超過70%者,一年內不準新設分支機構。新規即日起生效。經財新記者計算,恒大人壽2016年四季度萬能險占比高達95%,按理無法再設分支。但出乎意料的是,2017年2月湖北保監局批準恒大人壽湖北分公司開設仙桃支公司。

2017年2月6日,許家印在中國恒大內部工作會上表示,恒大人壽萬能險占比過高,要下決心調整,內部要求原保費不低於50%。換言之,恒大人壽的新年願望,是將萬能險占比壓縮至50%以下。這或將極大影響其融資能力,能否實現是個問題。

短炒投機者

從萬能險募集而來的資金投向股市,買而不舉、快進快出、低買高賣,恒大人壽如此投機作風令市場側目,也遭監管重罰。2016年12月9日,保監會叫停恒大人壽股票投資業務。如此一來,恒大人壽在二級市場只能賣、不能買,在險資舉牌概念股大跌之下,其投資或將持續受損。

利用龐大資金優勢收購股票,直至逼近舉牌線,進而在季報露臉後吸引跟風資金並推高股價,最後迅速清倉了結獲利,這是恒大人壽的慣用技法。梳理上市公司財報可知,2016年二季度末,恒大人壽至少入股22家A股公司,到三季度又減持部分公司;三季度末,恒大人壽在多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均達到4.95%左右,其中包括梅雁吉祥(600868.SH)、棟梁新材(002339.SZ)、積成電子(002339.SZ)和國民技術(300077.SZ)等,但在三季報披露後,恒大人壽趁高價減持套利離場,股價應聲回跌。

如此短炒行為涉嫌操縱股價,備受市場爭議。保險資金進入股市初衷本是作為長期機構投資者,發揮穩定市場、引導長期投資的作用,但恒大人壽作為完全變了樣。“既給險資帶來負面形象,也壞了恒大聲譽,得不償失。”接近監管的人士如此評價。

2016年11月,保監會就此約談恒大人壽主要負責人。之後,恒大人壽“殺回馬槍”增持前述梅雁吉祥等多隻股票,表態將長期持有,自願鎖定半年,用意在於平息輿論和監管壓力。但在外界看來,這無異於文過飾非的自辯。

ADVERTISEMENT

根源是一股獨大

恒大人壽激進風格的根源,在於一股獨大的公司治理結構,這往往帶來內部人控製問題及大量關聯交易,極易滋生利益輸送。

從表面看,恒大人壽股權結構簡單明了:許家印旗下恒大地產集團(南昌)有限公司(下稱恒大南昌)持股50%,另兩家股東分別持股25%。但細究之下,另兩家股東中,外資股東嚴重缺位,來自重慶的股東則將所持股權悉數質押給中國恒大旗下地產公司。實際上,許家印在恒大人壽中擁有絕對發言權。

恒大人壽官網2016年披露九份關聯交易公告,涉及資金約有45億元。這些關聯交易可分兩類:一類是不動產債權投資計劃、信托計劃和不動產基金,另一類是關聯公司投保恒大人壽保險產品。關聯方多為中國恒大旗下全資子公司。

回到2015年入股恒大人壽之初,恒大南昌是否符合險企股東資質要求,至今仍有爭議。

按保監會規定,持股險企15%以上的股東,最近三個會計年度應當連續盈利。恒大南昌2012-2014年理應均有盈利,但據財新記者了解,恒大南昌經審計財報中,2012、2014兩年均是虧損,虧損額分別為91萬、66萬元。在核準恒大南昌的險企股東資格前,保監會令其作出解釋。

恒大南昌對此有“合並報表盈利”的說法:地產行業施工周期多為兩到三年,恒大南昌未有采取每年從子公司提取利潤的方式,資金更多沉澱於子公司項目開發建設,當期子公司已實現盈利多數列為未分配利潤,因此,恒大南昌2012、2014年出現虧損。但恒大南昌旗下十家子公司報表可以合並,最終上報保監會的財報也是連續三年盈利。

收購中新大東方人壽前夕,即2015年9月初,恒大南昌注冊資本不過2000萬元。但在之後短短兩個月內,恒大南昌三度增資至逾60億元,11月保監會核準其險企股東資格。如今,恒大南昌注冊資金高達530億元。

此番前海人壽、恒大人壽接連受罰,距離保監會檢查組進駐將滿三月。前海人壽已於2月24日收到罰單。因編製提供虛假材料、違規運用保險資金等問題,保監會對前海人壽董事長姚振華作出“頂格處罰”——撤銷任職資格、禁入保險業十年。前海人壽其他人員也受嚴懲。(詳見財新網報道“保監會撤銷姚振華任職資格 禁入保險業十年”)

激進險企被罰之後,險資概念股後續走向料受牽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