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澤濤離開國家隊 是時候談談他與代言品牌的那些事了

ADVERTISEMENT

“小鮮肉”寧澤濤真的離開國家隊了......

今日,一份2016年10月遊泳管理中心簽發的“關於寧澤濤返回海軍隊訓練的函”在網絡上流傳,該函稱“寧澤濤因為違反多項隊規及私接廣告等原因被調整回海軍隊進行訓練”。

ADVERTISEMENT

據未來網報道,該“函件”是有人主動發往媒體的公共郵箱中,且未署名。

正常邏輯來看,為何去年10月的事情過了4個月才被曝出,而且還是有人主動給媒體公共郵箱發?因為事出突然,不少網友對該函的真實性持懷疑態度,還有網友列舉了函件中的六大漏洞,稱這是在造謠。

但是,據《北京青年報》報道稱,這封公函的內容屬實,寧澤濤現在已不屬於國家遊泳隊隊員。但遊泳中心官方依舊沒有為此事做出任何官方正式說明。

同時,網易體育報道稱:

一方面,寧澤濤向其回應稱,並未收到過這份公函,也並未被告知公函里所說的情況。他在里約奧運會後因身體原因曾在9月19日向國家隊提交過一份“退出國家隊的情況說明”。當時國家隊領隊接受了他的情況說明,並且表示將盡快向遊泳管理中心主任彙報。

另一方面,遊泳中心對網易體育的回複是,文件屬實,隨後會有官方新聞通稿。

另外,中新網記者從中國遊泳界資深人士處證實到,相關情況屬實,寧澤濤現在已不屬於國家遊泳隊隊員。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通過各種途徑,找到多位圈內人士求證,說法不一,但大多數認為文件屬實。

綜合以上媒體報道信息來看,寧澤濤應該已離開國家隊,至於是不是自己退出,這只能等遊泳中心的官方回應了。

這封公函的曝出,也讓寧澤濤和國家隊的恩恩怨怨再次浮出水面。

公函列出了寧澤濤的三大“罪狀”:未經批準私自代言廣告、不服從國家隊競賽安排、拒絕參加接力項目資格賽。

"未經批準私自代言廣告"指的是2015年喀山世錦賽後,他簽約伊利。

"不服從國家隊競賽安排"、"拒絕參加接力項目資格賽",指的主要是2016年4月的佛山全國冠軍賽,寧澤濤拒絕參加中國隊男子4X200米自由泳接力奧運資格賽,以至於讓中國隊無緣奧運。

先說私接廣告,這就不得不談寧澤濤的成名之路了。

寧澤濤的爆紅,是在2014年9月的仁川亞運會。

當時,他在50米和100米兩個自由泳項目上相繼奪冠,參與的接力也摘得金牌。

隨後,在2015年8月的喀山世錦賽上,寧澤濤奪得100自冠軍,同時,還創造了亞洲遊泳的曆史。

優異的成績再加上俊朗的外形,從那時起,寧澤濤就被冠名為新晉“國民老公”,“世界上最不適合穿衣服的人”。

也是從這個時候,寧澤濤的商業代言蜂擁而來,其商業價值因為人氣一再被抬高。

在仁川亞運會和喀山世錦賽之間,寧澤濤一共簽約代言了三家品牌。

2015年2月,簽約了361度旗下一款跑鞋。

2015年5月,相繼簽約了浦發銀行(青春信用卡)和Skullcandy耳機。

ADVERTISEMENT

喀山世錦賽後,寧澤濤成為了吉列和伊利的代言人。

正是和伊利的簽約,將寧澤濤與國家隊的矛盾推到台前。

彼時,國家遊泳隊官方合作夥伴是蒙牛,而寧澤濤隨後卻又和蒙牛的競品伊利簽約。

據《中國企業家》報道稱,簽國家隊就等於簽下了所有單個運動員,這是遊泳中心的銷售模式。運動員被禁止自組經紀團隊,讚助商想簽運動員,不能和運動員本人談,必須跟遊泳中心談。一旦遊泳中心同意,甚至不用征求運動員個人的意見。

那麼問題來了,先不說合理不合理,請問遊泳中心有這樣的權力嗎?

還真有。

據新華社報道,遊泳中心的權力來自於自己製定的《國家遊泳隊在役運動員從事廣告經營、社會活動的管理辦法》,“在役運動員參與商業廣告活動及社會活動,必須征得遊泳運動管理中心的同意,並由中心批準後按照有關規定進行”、“在役運動員不得單方面與商業推廣單位及企業簽訂協議”。

因此,毫無疑問,寧澤濤的行為觸犯了遊泳中心和蒙牛的利益。而且當時,外界還傳,伊利這個廣告是寧澤濤私自接的。

不過《中國企業家》稱其知曉的版本不同。

據《中國企業家》報道:

遊泳中心和蒙牛簽訂讚助國家隊的合同時,沒有征詢寧澤濤的意見。只是事後告知寧澤濤,國家隊簽了蒙牛,你得履行義務。寧澤濤要求查看合同中涉及他個人的條款,卻被遊泳中心以“涉及商業機密”為由拒絕。於是寧澤濤拒絕簽字。

蒙牛接下來跟寧澤濤談個人代言合同,寧澤濤認為條件太苛刻,便通知蒙牛:個人的合同我們不談了,至於你們和遊泳隊怎麼談的,我不管。寧澤濤轉而與一直“追求”他的伊利簽約。

有人稱,寧澤濤與伊利簽約未向遊泳中心報備,但也有人稱,事實並非如此。雙方你來我往,火氣越來越大,終於發生了傳聞中的寧澤濤頂撞領導事件:兩人在一個公開場合碰面,“你一言我一語,說了一些陰陽怪氣的話,不歡而散。”

矛盾雖然被擺到台前,但這並不影響寧澤濤的商業代言之路,相反更是讓其在商業之路上越走越快:

2016年,寧澤濤先是代言DEBEERS戴比爾斯鑽石珠寶;

又成為皮克斯動畫工作室的中國大使;

以及香港“NUSKIN如新”公司的青春大使;

ADVERTISEMENT

即便里約奧運會名次不佳,但這也不影響寧澤濤的代言。

2017年初,寧澤濤還簽約了Adidas,據媒體報道稱,該代言每年費用超過千萬,有趣的是,阿迪達斯還是目前中國遊泳隊主讚助商的競爭對手。

此舉也被不少吃瓜群眾理解為要和遊泳中心決裂。

美國著名智庫寧德公司曾估算,寧澤濤顏值和體育成績都讓他商業價值巨大,商業價值達到300億美金。

再說拒絕參賽。

據媒體報道稱,當時,寧澤濤的身體狀況不佳,100米自由泳半決賽後發燒嘔吐導致棄權第二天的決賽。

遊泳中心和寧澤濤都有自己的苦衷和考慮,但背後的故事我們誰都不知道,孰是孰非,也只有當事人明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6年11月,紀錄片《轉折點-寧澤濤》再次將他推到了風口浪尖。

這部紀錄片披露了寧澤濤與國家隊的恩恩怨怨,包括奧運會前一個月寧澤濤被勒令搬出公寓、飯卡被消磁、訓練沒有教練等賽前內幕……

在接受《體育人間》的采訪時,寧澤濤對於未來,甚至還放言“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看到這,小財女認為,寧澤濤和國家隊的分開歸根到底還是利益二字,正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造成如今這樣的局面,好像雙方都有錯,好像雙方又都對。

國家隊是按規則辦事,寧澤濤無法也是想尋求自己的利益。

但正如財新網所刊文指出,“在新的時期,明星運動員和舉國體製進行的不應該是博弈,而是互相加持”。

更何況,目前這樣的局面,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對於寧澤濤而言,就算他不混體育圈,也可以效仿田亮轉戰娛樂圈,獲得名與利。可寧澤濤才24歲啊,這對於一個運動員來說,正是黃金年齡,而且遊泳是他一直在堅持的事情。離開國家隊,也意味著很多大型比賽將無緣參加。此前的一個視頻中,寧澤濤也坦言不想進入娛樂圈。

對於國家隊而言,寧澤濤一定是一名優秀人才,失去他絕對是損失,更何況,寧澤濤自身帶有的話題性能為國家隊省下一大筆宣傳費用。

不過,近來,寧澤濤很忙,忙的是無數商業活動以及一些恢複訓練。

據澎湃視頻整理:

2016年12月24日,寧澤濤受讚助商邀請出席冰雪活動;

2017年1月6日,寧澤濤為奢侈品牌站台;

2017年1月12日,寧澤濤亮相讚助商年會;

2017年1月13日,寧澤濤參加電商直播;

2017年1月15日,寧澤濤參加讚助商的網絡直播;

22天內在多地亮相各種商業活動......

只能說,無論寧澤濤做怎樣的選擇,都是他的自由,但還是希望寧澤濤還是能回到賽場。畢竟,在泳池時,他是我們所有人心中的英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