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密談何享健:這三年對中國經濟的預測全準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導讀:

“2013年5月,本著交流和學習的目的,我走訪了台灣的一些知名企業。期間,我和鴻海集團郭台銘先生及當地知名企業家齊聚一起,就宏觀經濟、經營理念等方面作了深入的交流。

郭台銘先生對全球經濟形勢、企業管理方面有很多深刻、獨到的見解。他的分享讓我感觸很多。

從台灣返回後,得知台灣《商業周刊》為此做了封面專題:《郭台銘不願公開的150分鍾談話》,我第一時間將此文推薦給了我的職業經理人團隊閱讀。相信這篇文章可以給企業家朋友們帶來一些感悟和啟發。”

今天為大家分享該文,我很好奇台灣製造業領先的根源?堅持“美好到極致”的文化如何形成,形成強價值輸出?這些都值得好好學習,先從這篇內部講話開始吧。

正文:

當台灣製造業首富郭台銘,遇上中國製造業大咖何享健,兩人關心的,除了中國優勢,還有“全球經濟將會怎麼走?”

“我們這個是,人家講‘毛三毛四’(毛利率3%、4%),我們現在是‘毛一毛二’(毛利率1%、2%)。”盡管鴻海今年第一季毛利率創史上新低,只有6.64%,但郭台銘談到這個問題時卻不擔心,“我們最近毛利率降低,我才不管!我們絕對不能隻看三個月,其實最不景氣的時候也是投資的最好時候,我大量地投資,我在日本大量地在投資,我在德國也在買。”

鴻海與美的規模最大的生產基地,碰巧都在中國廣東省;富士康在深圳市,美的在佛山市,相隔約兩小時車程。兩人同樣靠工廠起家,創業時間都是四十年上下,盡管何享健身價與郭台銘相當,但美的營收只有鴻海的近兩成。好學不倦的何享健於是不斷對郭台銘提問,整場晚宴,彷彿也成了郭台銘“大預言”的場子。

預言一:歐洲是真的不好,都要過苦日子

“因為歐洲最大賣場就是上海麥德龍(德國最大、歐洲第二、世界第三零售批發超市集團),我們跟它合作,我們都有這個情報。”郭台銘的弦外之音,全世界都要有過苦日子的準備。

預言二:中國出口衰退情況擴大

富士康中國今年一到三月份占中國出口總額,去年占5.8%,今年占6.7%,我一家咧!從我的數字,並沒有增加多少,可是我的數字在中國進出口比重越來越高。

郭台銘的預言,暗示全世界居前的經濟板塊都陷入低迷不振的狀態,但相對來說,他對於中國的未來顯然比較樂觀。

郭台銘說,中國經濟發展方向,可以用十二個字一言蔽之,“穩增長、促民生、調結構、擴內需”。

“我現在是山東省(進出口)的第一名,山西省的第一名,河南省的第一名,廣東省的進出口第一名,江蘇省的不曉得第幾名,反正五、六個省,都是第一名。”郭台銘說。

“但是我看其他的行業,是有點衰退的。我最近蓋上海大樓(預定2015年完工),跟中建材(中國建築材料集團)合作,發現整個中國大陸的建築成本在往下降,”郭台銘說,“所以我現在,大量的有一些新廠在蓋,急著在建築成本漲之前,趕快蓋起來。”

雖然產業環境越來越辛苦,讓在中國二十二個城市都有據點的郭台銘直呼“累死了!”“這苦差事啊!搞工廠是件苦差事。有訂單也發愁,沒訂單也發愁。”但當何享健問起“中國製造業優勢能維持多久”時,郭台銘立刻又眉飛色舞起來。

2010年,富士康員工連環跳樓事件後,郭台銘大舉西進,把蘋果(Apple)兩大主力產品new iPad與iPhone4S,分別搬去四川成都與河南鄭州,“那個河南省的郭省長(郭庚茂)啊!盧書記(盧展工),這些人叫我搬的。”

“我搬iPhone去,所有人都說,‘不搬河南,那個河南人喔!不是偷就是騙,沒有高科技。’我跟郭省長說,沒關係,我搬個最好的東西給你,iPhone 4S,但是怎麼做,要完全聽我的。”

“搬之前的八個月、半年,(鄭州)就派兩萬多人到我那里。深圳觀瀾我做了五年(iPhone系列),鄭州我隻做了三個月,iPhone4轉到iPhone4S時做訓練,兩地差一個禮拜。一個禮拜以後,河南的效率,超過了深圳。深圳的人,服啊!”郭台銘對創集團建廠速度紀錄的鄭州廠,很是得意,“鄭州啊!它沒有別的大產業,所以很認真。”

郭台銘強調,“環境成本,中國是全世界最優秀的!”當席間難得開口的何享健說道,“中國政府對投資,對工廠的積極服務,應該還是可以。”郭台銘更是毫不遲疑地附和:“世界第一啊!”

ADVERTISEMENT

郭台銘的大預言中,指出歐洲、美國不適合做製造業,中國將是最後贏家。

郭台銘說,早在二十年前,IBM就做過這樣的實驗,“不要講美國跟歐洲,他們根本不適合做製造業,他們不是製造業的思維。全世界,大前研一(日本經濟評論家)把它劃成三大塊,美國是一塊,亞洲是一塊(日本為主),歐洲是一塊,以德國、法國為中心,稱為三極理論,當初影響IBM全球設廠策略很多。”

“每個極呢,都有副極,美洲有南美洲,亞洲有東南亞跟中東,歐洲有非洲。最近IBM把它全球采購總部搬到歐洲去,搬到非洲(編按:IBM全球采購總部仍在中國深圳,去年十一月在西非迦納增設采購中心)。”

“IBM在全球三極都有個廠,所以做mainframe(大型主機)時,美國的(訂單)就擺在美國做,亞洲擺在日本做,歐洲就擺在德國。結果,都是IBM的品牌喔!做出來比較,IBM內部評估,日本質量最好,德國技術最好,美國軟件最好。這個是二十年前IBM內部的指標,說明美國根本不適合做製造。”

“現在呢,福特汽車也在中國做,他們自己說,質量比美國福特本廠做得還要好。所以美國適不適合做製造業,你自己覺得呢?”

郭台銘說著說著,憶起往事,激動了起來,“奧巴馬逼喬布斯在去年、前年就問我,說你把這個iPhone、iPad搬回來(美國)!我說可以啊!搬回來,加錢事小,你一台多個十塊美元,還是能賺回來。但問題你供應鏈沒有啊!”

赴美投資:多請律師!

“今天,我在中國大陸有整條產業鏈,所有的電阻、電容、半導體,所有東西都在這兒,要是在美國做,所有東西要送過去再裝,員工又懶。”

“然後,搞工人呢,我還沒搞工廠,整天律師就告我。美國製造協會透過美國外交官來見我,請我去美國投資,提供工作機會。我說,‘你能不能幫我們解決一個問題?’他說‘什麼問題?’我說,‘你把所有工人告我的律師信,全幫我擺平,我就去投資!’”現場又是一陣大笑。

郭台銘等大家笑聲漸歇,又說,“這工人哪天不高興,就可以告你一狀,我本來股票要分在美國上ADR(美國存托憑證),我也不去,為什麼?多少人到美國股票上市,挨告!百度李彥宏是我山西小老弟,整天挨告,美國是律師文化,沒有辦法。今天你要去設廠,就一定要被他告,因為他吃飽了也告,餓也告。”

“惠普主管告訴我,美國聖地亞哥一個律師事務所有五百個律師,每個人呢,就是針對美國五百強,專門一個人顧一家,每天就告。然後呢,打官司要花錢,就隻好和解。那些律師每天聖地亞哥打球,回來就看報紙,找對象。”

郭台銘轉頭告誡何享健,“你記住,在美國,絕對要多請幾個律師。你是消費型產品,有品牌的,一定要買產品保險,哪一天有律師說,有人家小孩怎麼了、狗死掉了,因為你空調的溫度不對。”

“所以美國不適合搞製造業,好的工人都跑Facebook、Google去了,基礎工業又沒有,架構沒有,除非你把整個產業鏈都搬過去。

“四大趨勢”與“三大盤算”

趨勢一:中國工資持續上漲

郭台銘甚至喊出:大陸員工明年底工資會增加一倍,追過台灣的薪資水平。

趨勢二:中國中產階級即將崛起

中國已經到了不應該再拿低工資做為優勢,而且現在年輕人也不喜歡進工廠,所以現在應該給他們走穩健、走管理、走控製,一定要走自動化,所以工資要大量的上漲是必然的趨勢。中國內需市場沒有中產階級,甭談!

趨勢三:機械手臂將替代人工,生產線更自動化

鴻海將導入一百萬個機器人,過去汽車是機械產品,將來會是電子產品,因為它的電子成本將占到47%。Google發布了一個無人駕駛的新一代汽車,鴻海在上海的研發中心就是產出這樣的汽車,將把鴻海的員工升級到能夠做相關研發的工作。

趨勢四:從製造的鴻海,走向技術的鴻海,走上商貿的鴻海

鴻海的下一步,將走入現代化的電子商務物流。

算盤一:創造中國中產階級,“內需市場隻靠頂級客層,不健康”

今年二月,富士康才剛調薪10%,是近兩年來,該集團第三次的大幅調薪。普通工人基本薪資站上人民幣2200元,比起2010年連續跳樓事件前、人民幣900元的月薪,足足增加了1.4倍。

但這對郭台銘來說,似乎還不夠,他告訴何享健,明年下半年薪資再調一倍,光是底薪就有人民幣4400元,再加上加班費,很容易就叩關人民幣5000元(約合新台幣二萬三千餘元),甚至超越目前的台灣大學畢業生起薪。

ADVERTISEMENT

富士康在中國超過一百一十萬員工,花出去的都是白花花的銀子,郭台銘打的到底是什麼算盤?

郭台銘一說要漲工資,立刻就有人打趣,“那你變成公敵啦!”他馬上就回答,“你們喔!怎麼看這個事情,真的講,你們一點都看不明白!”他接著大聲說道,“中國內需市場沒有中產階級,甭談!”

“你問一下那個康師傅(牛肉面),全中國賣得最好的是龍華園區,二十萬人去吃,我連我自己去吃都要等一個半鍾頭。”

從深圳龍華廠的一碗牛肉面,郭台銘看到中國勞工薪資調漲以後,在消費能力上井噴式的爆發力。

“穩增長、促民生、調結構、擴內需,這十二個字,我現在全部在做,”郭台銘說:“到明年7月1號的加班時數,我就降到36小時。那我答應了工會,你加班減少但是收入不減少,所以我一定要達到這個調薪。”“中產階級如果未形成,隻靠頂級消費者,是不健康的。”

算盤二:寧升工資不升彙率,“升工資,人們普遍得到好處”

“美國副助理國務卿波斯納一個月前來看我工廠,我跟他有一個小時座談,他壓迫中國兩個,一個升工資,一個升彙率。”

“對我來講,寧可升工資,不要升彙率。我跟中國的中央領導有一些人在談,他們也同意,不要升彙率,要升工資。因為升彙率呢,是少數人得到好處。升工資呢,是普遍得到好處。”

而以鴻海去年年報分析,製造部分的總用人成本,占總銷售成本約3.91%,“我是覺得喔,人工工資對你整個營運成本占的不大,占的是你高階(主管薪資)跟所有你的環境成本(如產業供應鏈等),”郭台銘解釋。

算盤三:找新成長動能,“製造轉商貿,是很重要的一條路”

眼見富士康深圳工資不斷上漲,鴻海集團其他地區的員工也開始要求比照辦理,“我在越南有很大的投資,很大,將近一萬人,在河內;我在廣西也有投資。現在,越南工人要求跟廣西的一樣,所以越南我也在調。因為大家上網,信息你不能封鎖,所以越南工資現在也漲了。”

工資一步步調升後,就帶出鴻海的下個大目標:中國內需市場。“這是我們公司很重要的一條路”,提到5月10日“從製造轉商貿”的轉型計劃,郭台銘這麼說。如果從2001年鴻海集團旗下廣宇入股3C賣場賽博數碼計算,郭台銘布局中國內需通路已超過十年,又陸續發展出家電商場、線上購物等五種不同型的通路,但經營績效遠不如電子製造本業。

雖然郭台銘沒有明確定義“商貿”的具體內容,但未來鴻海集團從製造生產,一路到銷售通路包辦的決心,已可窺見。

市場也傳出,郭台銘的目標是“當客戶的客戶”,也就是它不僅要替蘋果生產,還要幫蘋果在中國賣產品,賺內需財。鴻海今年營收將挑戰三兆八千億新台幣(約合人民幣8000億元),與去年相比,成長率放緩到10%至15%。找到下個成長動力,與調漲工資一樣,都是必要趨勢。

隻不過,郭台銘這一套“先養雞,再殺雞”的策略——先調漲薪水創造中產階級,再吃內需通路商機——能不能在通路消費市場複製製造業的成功,還有待長時間的考驗。

郭台銘眼中的新興市場國家投資地圖

除了中國,郭台銘的其他地區投資並非一帆風順。“我在全球十幾個國家都有工廠,這些都是經驗啊!都是血淚啊!”郭台銘邊分享心得邊歎氣,“但我現在看兩個地方,印尼跟緬甸。”

美的集團正積極國際化,埃及、印度、白俄羅斯、巴西等地都有據點,何享健問起郭台銘的設廠經驗,郭台銘說,“我在越南有投資,很大,將近一萬人;我在印度也投資不小,也很多年,但是不成功。”

“我先講印度,選地點很重要。第二個,印度其實不是一個國家,是三十個國家(多民族的邦聯製)。”“巴西也是一樣,政府有心,民間沒力。其實巴西是人的習慣問題,但它是一個很好的市場,肯定不錯。因為它是個關稅保護的市場,所以你要在當地做,你關鍵零組件要進去,才能避開關稅。”

郭台銘整個晚上,三句不離中國。是中國,讓他建立製造業帝國:而中國的轉型,他也必須積極參與;失去中國,郭台銘也將失去最亮麗的舞台,全世界少有像郭台銘一樣必須“與龍共舞”的企業家。

格上財富:在基金業協會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十年深度研究,甄選陽光私募、PE/VC、海外基金等高端理財產品,為您的資產增值保駕護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