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銀行的風險經理,我如何查出一家企業的底細?】

ADVERTISEMENT

我是一個銀行的風險經理,以下是我自己的體會:

ADVERTISEMENT

我部目前嚴格按照總部的製度要求、規範動作進行盡調,但在實務中,由於授信客戶各自經營方式、財務核算方式有自身的特點,我部在授信盡調過程中,在搜集數據、進行核實方面,總結了一些個性化的方法,希望和大家共同探討:

首先,在報表的核實方面,我們要求做到“報表、帳套驗證相符”。由於時間、精力所限,不能像事務所做到“帳、表、證”相符。當然如果有必要,通過其他維度的驗證,對帳套也產生疑問,就有必要再進行追索,從帳至證,簡單抽取,進行憑證驗證,但截至目前,我們還未遇到需要進行憑證驗證的情況。因為內蒙地區可能由於銀行都沒有這個習慣,進行賬務驗證。從而往往沒有針對銀行做虛假帳套。我們發現我們看到的這個帳套收入數據是與稅務開票系統收入是對應的,即:僅是面對稅務的一個帳套。

我部在現場核實時,要求導出科目餘額表,到三級科目明細,且要求上年度年初至年末,本年度年初至期末,不僅看到時點數,且看到發生數。同時導出 6 個往來賬款輔助賬。

在報表與帳套驗證、核對的基礎上,我們再結合其他核實方法進行驗證。以下從各主要核實參數的角度進行說明:

一、收入、銷量:

在報表、帳套驗證後,再核實納稅信息,納稅信息除取得增值稅納稅申報表、所得稅納稅申報表外,還需現場進稅控系統,統計開票信息,將各月開票收入加總,驗證納稅申報表銷項收入的真實性,因為實踐中發現有的企業提供的納稅申報表示假的。

報表、帳套、納稅信息的相互驗證中,實務中存在的幾類情況如下:

第一種,三個信息完全相符,比如我部的 XX,和所有國企。

第二種,報表收入大於帳套收入,帳套收入與增值稅銷項收入相符,在民營企業中較普遍,即:帳套是面對稅務的帳套,可以認可;但報表存在虛增或者存在帳外銷售(個人賬銷售)兩種可能,因此需進一步驗證。要求企業務必提供帳外銷售的證明材料,比如我部的 XX,均存在此種問題,有約 40%-60% 的帳外銷售,實務中,要求現場看到帳外部分,往往有紙質個人帳,或單獨電腦,單獨帳套,我部實踐中,簡要從帳套抽取到憑證,同時索取個人賬流水(注:由於目前銀票結算占比大,對手中的銀票也驗證,比如 xx,我們在財務總監處見到了總計 5000 萬元的銀票)。同時從產量的角度也進行相應驗證核實。

當然,上述僅是從個人賬的核實角度說的,對於個人賬占比較大的企業,通過已授信客戶的貸後跟蹤看,難以跟蹤其資金用途,包括我部授信資金的用途,因此分部目前對於此類客戶謹慎介入。

二、產量:

對於產量數據,之前客戶經理往往是直接與企業要一個統計數據,證明效力較差,因此需要現場取得第一手數據,比如在 XX 的焦炭產量,我部是通過至焦化廠中控室日統計本上的數據進行驗證;原煤產量是通過磅房系統進行驗證。對於有色礦,我們會核算其與承包隊的結算單據,因為根據承包合同,其按提升量、掘進米數定價,因此其結算單據上有相關數據;當然,有的企業也存在結算單據也是虛造出的,有必要再核實到銀行流水的支出項。

ADVERTISEMENT

另外,存在對外承包的,現場要求與承包方的負責人見面,除了解目前產量,也可了解到對後期產量的判斷,持續性如何,礦下可采條件如何等。比如,XX 調查時,承包方 XX 對後期產量所述比建元所述保守,但對產量穩定性較有信心。

三、成本:

對於成本數據,包括成本明細,之前客戶經理也習慣了直接拿我行模板給企業填,因此也需要核實。

在成本核實方面,我部一方面是遵循製度要求,模板要求,針對細項索取資料;另一方面可能是自己分部個性化的方面,就是還是利用帳套數據

如剛所述,往往企業的帳套是納稅帳套,因為是納稅,從動機上說,納稅利潤盡可能得要少,成本盡可能得核算完整,因此成本數據從銀行角度為相對可信。因此,將帳套數據中的成本數據列出,較企業提供的證明效力更強。比如,XX 給我部提供的成本明細,原煤生產成本僅 50 元\噸,但從帳套數據看,為 79 元\噸,而且經溝通,預期後續也沒有能下調的合適理由,因此認定成本數據位帳套數據。

而且,帳套數據中,有一些企業調整成本的痕跡可能存在。比如,XX,雖然是上市公司,但現場導出的“科目餘額表”中,發現“生產成本”借方結轉至“庫存商品”1.7 億元,但“庫存商品”結轉至“營業成本”僅 1.4 億元,而同時庫存商品存貨沒有新增,因此有 0.3 億元“丟失”,企業回複:審計調整,將成本 0.31 億元資本化,調整的理由為巷道開拓,按會計準則可予做資本化,分期攤銷。由於信息不對稱,此調整是否合適不好判斷;且從同業數據的角度,按 1.4 億元至噸成本,僅 50 元\噸多,相對不合理,因此從風險評價的角度,按謹慎原則,我部在估算成本,仍按 1.7 億元。

四、往來款項

企業出於不同目的,提供的往來賬款的數額、科目明細、主要上下遊表均可能存在“修飾”,因此,從帳套數據的驗證,更為真實。比如,我部客戶 XX,是放的項目貸款,在做貸後,看帳套時,發現預付賬款中有“XX”,數額也較大,與當時授信審批所述施工方不符,與受托支付對象不符,進一步了解,大額受托支付後,又轉回企業,又根據企業安排,再零星支付,因此後續對包括支付 XX 的各項支付進行跟蹤,搜集資金用途憑證。

另外,關於應收賬款的賬齡,企業往往都填在一年以內。從帳套數據也能看出應收賬款的賬齡,可回收性,比如,有的應收賬款年初是那個數,年末還是那個數,看發生額也沒變動,自然可回收性較差。

五、對於第三方資料的態度

主要包括財務報表審計報告、抵質押物評估報告、項目可研報告。

這些報告的委托人均為授信企業,而我國的行業自律性較差,處罰成本低,做不到真正的獨立、客觀,因此對於這些報告數據的合理性我們也需進一步判斷。

ADVERTISEMENT

對於審計報告,核實過程中除了上述差異外,還有其他一些,比如:我們的授信客戶 XX,雖然核算已相對規範,收入完全開票,但我們在帳套中在建工程明細中,發現了 XX 有 1.1 億元的資本化利息,企業本身利用到工程中的借款資金才 2 億元,根據利息資本化的會計準則要求,僅能核算不到 2000 萬元,因此企業有 9000 萬元屬於“利潤調整手段”,是事務所給他們出的實質上違規的“調整”建議。

對於抵質押物評估報告,比如采礦權評估報告,我們利用自己在核實過程中取得的數據,與評估報告撰寫人電話溝通,其采用數據的合理性。比如,我部授信客戶 XX,抵押物為金礦,采礦權評估報告所用參數較低,比如單位總成本“300 元\噸”,但 2014 年實際成本數據為:單位生產成本為 475 元\噸(采礦平均 360 元\噸,采準平均 347 元\噸,但按三年攤銷,年平均 115 元\噸),選廠處理成本 150 元\噸,期間費用按 32 元\噸,合計單位完全成本 657 元\噸。

將上述差異問詢 XX,其回複:認同我方觀點。但之所以在評估時將成本數據調低,原因有三:

其一,按其評估行業規範,評估所用“實際產量”不可以超“證載產量”太多,而 XX 實際產量近 5 萬噸(注:日提升能力 160 噸),事務所解釋:之所以 2014 年實際產量在 3 萬噸,原因為由於目前選廠處理技術較差,品位 5 克 / 噸之下廢棄,集中提取富礦石。

其二,實際生產中有部分富礦石,而評估規範要求,必須用備案平均品位。

其三,實際儲量大於備案,從目前探礦情況,增儲空間較大。

因此綜合上述因素,會計師事務所認為參照其同類礦山,此礦評為 5.97 億元,為合理值。

對於項目的可研報告,我們在實務中,也與設計方進行電話溝通,主要核實的點包括:技術方案的成熟度,國內已投產的公司有哪些,運行情況怎樣;經濟評價和財務評價所用參數的合理性。比如,XX 目前焦化聯產 LNG,我們見到了設計院,面談時,我們確認了目前“焦爐煤氣分離所製氫,必須就近與下遊建立穩定供氣的合作關係,否則存在產品消化問題,後來和建元確認,確實也未簽訂相應合同,因此我們後續跟蹤此情況,由於該因素一直未解決,技術方案更改為氫氣甲烷化;還比如,經濟評價所采用參數,單價、成本等與我們設定的不一致,比如單價采用近三年,從銀行授信的角度,可能過於樂觀;成本有的也有可能配合企業,采用的不太合理等。

客官,這篇文章有意思嗎?

好玩!下載 App 接著看 (๑•ㅂ•) ✧

再逛逛吧 ˊ_>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