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式下跌”令全球股市進入恐慌 警惕節後A股添堵】

ADVERTISEMENT

和去年的情景頗有相似,那就是中國過大年的時候,外圍股市總是不太消停。

ADVERTISEMENT

特朗普針對移民和簽證的行政命令,似乎正抵消他的財政刺激計劃對股市的提振,限制移民的七國禁令正持續發酵!邁上20000點才沒幾天的美國股市,日子不太好過。美國股市周一大幅下跌,道指更是在開盤三分鍾後就跌破20000點。

先來回溯下七國禁令:

特朗普於美國當地時間27日簽署了一則行政命令:限制向難民及一些穆斯林國家民眾發放入境簽證,在美國國內外引發了軒然大波。

紐約、華盛頓等地之後,休斯敦、洛杉磯舊金山等多地,也陸續發生了大規模的民眾抗議示威遊行,反對新政禁令。受限七國,亦給出了強烈回應。

根據該行政令,美國將在120天內暫停所有難民入境;在90天內暫停伊朗、蘇丹、敘利亞、利比亞、索馬里、也門和伊拉克7國的公民入境;無限期禁止敘利亞難民進入美國。

美國輿論認為,這一禁令,實際上就是“反穆斯林”。當地時間1月30日,受特朗普七國禁令的影響,美國三大股指收盤時,創2017年最大單日跌幅。

“特朗普下跌”開始?

特朗普針對移民和簽證的行政命令似乎抵消了他的財政刺激計劃對股市的提振,美國股市大幅下跌,三大股指創下2017年最大單日跌幅。有恐慌指數之稱的VIX指數收盤大漲12. 29%。

當地時間1月30日,美國三大股指收盤時創2017年最大單日跌幅。標普500指數收跌13.79點,跌幅0.60%,報2280.90點;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收跌122.65點,跌幅0.61%,報19971.13點;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收跌47.07點,跌幅0.83%,報5613.71點;羅素2000指數收跌1.34%,報1352.33點。恐慌指數VIX收漲12.29%,創三個月最大單日漲幅,報11.88.

受到特朗普新政七國禁令的影響,歐股亦創2個月內最大單日跌幅,歐股收跌逾1%。富時泛歐績優300指數收跌1.06%,報1431.53點;歐洲STOXX600指數收跌1.05%,創2016年11月份以來最大單日跌幅,報362.55點;德國DAX 30指數收跌1.12%,報11681.89點;法國CAC 40指數收跌1.14%,報4784.64點;英國富時100指數收跌0.92%,報7118.48點。

受歐美股市暴跌的影響,亞太股市今日也表現不佳,日經225,報19041.34點,下跌1.69%;韓國同樣下跌,韓國KOSPI報收2067.57點,下跌0.77%。

各國領導人紛紛發聲反對

全球各地的領導人也紛紛發聲——德國總理默克爾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和英國首相May都齊齊表示了他們的反對之聲。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稱,加拿大將會歡迎那些逃離迫害,恐怖主義和戰爭的人。默克爾的首席新聞發言人則稱,默克爾在和特朗普通電話期間表達了對禁令的關注。該新聞發言人稱,默克爾相信打擊恐怖主義的決心是必要的,但這並不等於應該特別懷疑某一個地區或者某種信仰的人。

就在不久前,英國首相May也表示,並不同意特朗普的禁令,英國5%的人口是穆斯林。英國政府聲明稱,美國的移民政策是美國政府的問題,就像我們的移民政策應該由我們的政府設下。但是,我們也不同意這種政策,同時,我們也不會采取這種政策。

ADVERTISEMENT

高盛公開與“高盛政府”鮮明唱反調

值得注意的是,面對此次新政府的七國禁令,美國華爾街最具影響力公司之一的高盛,較為罕見地公開與美國新政府唱反調,尖銳地批評特朗普的移民禁令。

事實上,自高盛原董事長Sidney Weinberg於二戰和韓戰期間,在華府任職以來,高盛不斷地向美國政府輸送高管,因而素有“高盛政府”(Government Sachs)之稱。而且,目前,在新總統特朗普政府任職的高盛前雇員中,不乏高盛之前的“二號人物”Gary Cohn和特朗普的重要顧問Steven Bannon.

此次,高盛與新任總統公開“撕逼”,實屬罕見。

上周日,高盛發給其34400名員工的語音郵件中,高盛首席執行官LloydBlankfein不僅對特朗普政府引發非議的限制移民政策,提出了尖銳批評,並且稱,“這一禁令已經在聯邦法庭受到挑戰。”

七國禁令,使高盛與充斥著高盛故人的美國政府站到了對立面。

Blankfein表示,特朗普的行政命令與高盛長期以來所秉承的員工多元化政策相悖,並且可能對高盛的業務造成干擾,“這不是我們支持的一項政策”。

此外,Blankfein還援引了高盛的商業原則,“我們要成功,我們的男人和女人必須反映我們所在社區和文化的多樣性。這意味著我們必須吸引、保留並激勵多種背景和視角的人們。多樣性不是一個選項,是我們必須做到的。”

華爾街其他金融機構立場卻溫和

與高盛鮮明表態截然不同的是,其他華爾街金融機構,對新政府七國禁令均表態溫和。

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Jamie Dimon為首的運營委員會,1月29日在一份員工備忘錄中表示,“對保護我們國家安全的艱苦努力和犧牲表示感激”,“我們周圍世界豐富的多樣性讓(美國)更加強大”。該機構的運營委員會措辭嚴謹,兩方立場都不得罪,沒有對特朗普移民政策發表直接的觀點。

富國銀行、摩根士丹利表示,在關注入境禁令對員工的影響。花旗集團首席執行官Mike Corbat稱,對特朗普行政命令發出的信息表示“關切”。

萬事達卡公司(MasterCard)首席執行官Ajay Banga給員工的備忘錄里提到,他自己是移民,稱其對特朗普移民禁令“深表關切”。並且表示,行政命令已經造成“我們社會的裂痕”。

全球第一大資產管理機構貝萊德(BlackRock)在周日發給員工、由首席執行官Larry Fink和其他高管簽署的備忘錄中表示,貝萊德“將繼續堅持我們的價值觀和文化,無論這個行政命令造成怎樣的挑戰。”,我們當然都希望強化安全並打擊恐怖主義,但我們也相信需要以符合正當程序、個人權利和包容性原則的方式去實現。

美國銀行對於此次特朗普政府的七國禁令,表示不予置評。面對入境禁令對公司業務影響的提問時,全球最大私募股權公司黑石集團(The blackstone group)的首席執行官Steve Schwarzman亦表示,不予置評。他在周日的一次天主教慈善午餐會上說:“我不準備對此發表評論。”

ADVERTISEMENT

特朗普貿易保護主義

持續發酵的七國禁令,使得近幾日的美國不得安寧。特朗普於當地時間1月29日,發表聲明強調,此次禁令只是為了保證美國國土安全,並不是針對穆斯林。不過,對此,美國民眾並不買賬。

除了特朗普口中的“國土安全保護”外,其貿易保護此前已下出了第一步棋。幾年前,是美國在奧巴馬的主導下,力推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中國為了跟上TPP的節奏,3年前決定試點自由貿易區。如今,特朗普一經上台,便公然宣布美國撤出TPP談判。

此外,據日本共同社消息,美國特朗普政府於1月30日向包括日本在內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11個參加國發送了退出TPP的通知信函。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在其最新的研究報告中稱,這世界變化真快,曾經竭力主張自由貿易的美國,現在卻成了貿易保護主義的先鋒,目的是“讓美國再次變得偉大”。這對中國經濟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

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認為,特朗普對中國的政策就是防範中國的崛起,就是過去我們說的遏製政策。

“特朗普特別注重美國的經濟利益,他要讓美國老百姓感覺他當總統對經濟有好處,所以美國會跟中國發生更多的經濟衝突。”閻學通稱,即便特朗普說他的對華貿易政策會是溫和的,是以協商為主的,我不認為是這樣,你從他任命的這些人就可以知道他的政策取向是什麼。

李迅雷:中國 “屋漏偏逢連夜雨”

在李迅雷看來,從長期看,特朗普新政或許非常險惡,盡管短期不利己,但一旦能將對手擊垮,則美國在全球老大地位將重新穩固。如今,G2的格局愈加明顯,中國的經濟增速又遠超美國。因此,特朗普選擇民粹主義替代國際主義,保護貿易取代自由貿易,這似乎也合乎邏輯。

李迅雷分析稱,特朗普從鼓勵美國企業從其他國家撤資返美到提高進口關稅,都將對中國的外貿和投資乃至構成不利影響,進而影響到中國的就業。當前,中國正面臨產能過剩的壓力,如果中國對美國出口份額的下滑,將影響中國的出口和就業。

那麼,為何特朗普的經濟政策對中國而言,頗有點“屋漏偏逢連夜雨”的味道?

事實上,2009-2010年,中國為了應對美國次貸危機,實施了巨額基礎設施投資規劃。1998年,中國曾為應對東亞經濟危機,亦實施過類似的規劃,但那一次民間投資的參與度較高。

李迅雷稱,導致國內產能過剩的真正原因是,2009年之後,基礎設施投資的民間參與度就逐年下降,這就使得政府的投資比重不斷上升,並伴隨著產能過剩和債務水平的大幅上升。

李迅雷認為,盡管中國把去產能、去庫存和去杠杆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幾大任務,但從去年執行效果推測,任重而道遠。原因在於,要維持6.5%以上的經濟增速,主要得靠基建投資拉動。如果今年的出口繼續負增長,則經濟下行的壓力會更大,因為投資和消費都繼續呈現下行趨勢。

針對如何應對特朗普經濟政策對中國經濟的衝擊,李迅雷表示,應該堅持改革開放的思想。盡管加強管製可在短期內隔離風險,卻無助於去杠杆和化解泡沫。加大推進國企改革、財稅改革的力度,大幅度降低企業稅負,將有助於提高企業競爭力,同時也能留住民間資金,同時吸引外資,提高民間投資的比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