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紅衣教主”周鴻禕興奮的下一個機會是什麼?】

ADVERTISEMENT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中歐商業評論”(ID:ceibs-cbr),本文根據周鴻禕采訪內容整理而成,部分內容選編自周鴻禕新書《智能主義:未來商業與社會的新生態》,36氪經授權發布。

ADVERTISEMENT

人工智能技術無疑就是下一輪技術革命的焦點,但它絕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實現的,必須經曆一個由點到面、由專用領域到通用領域的過程,並且這將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時至今日,智能浪潮撲面而來, 出現了太多的新英雄和失敗者,行業內普遍彌漫著興奮與迷惘的情緒。前方是觸手可及的新世界,智能主義必將大行其道,但路到底應該怎麼走?先分享幾個我對於人工智能 產業的觀察。

首先,人工智能產業有泡沫成分。 2016 年我專門跑到西雅圖和矽穀去拜 訪了一些公司,感覺美國現在整個人工智能會成為下一個產業的泡沫,今天出來做一個公司,如果不說自己是用深度學習、人工智能,都不好意思出來混,就像前兩年,如果不說自己是O2O,都不好意思去融資一樣。

第二,純粹的人工智能是沒有商業模式的。人工智能一定要跟一個領域、一個產業相結合。例如,推出 AlphaGo的DeepMind,是穀歌收購的一家英國公司,下圍棋只是他們體現人工智能的方式之一。未來他們可以利用這種計算機算法來做很多事情,如果用計算機管理共同基金,投資回報率比人工管理的基金高一個百分點,它就可以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

第三,人工智能還不足以威脅人類。今天的人工智能沒有很多文學作者,或者很多科幻電影想象的那樣神奇。嚴格來說,隻能叫新瓶裝舊酒,也就是計算機計算能力的增強,使得過去的算法有了速度上的提升; 今天的互聯網和手機的接入采集了大量的數據,然後用深度學習的算法, 在大數據的基礎上,讓計算機在某些領域產生質的飛躍。而反過來,讓電腦理解我們說的語言,做到真正的人機對話,目前還做不到。從這一點來說,我覺得人工智能未來至少還需要 5~10年的發展。

以手機觸屏為代表的傳統交互 方式已經在用戶眼中形成審美疲勞, 所以現在的商業模式創新已經略顯乏力。Web 2.0 時代的技術紅利被挖光, 所有人都在尋找新技術,以期獲得新的商業模式創新。

人工智能技術無疑就是下一輪技術革命的焦點,自 2014 年智能硬件的元年開啟以來,它的發展速度令人瞠目結舌。但是,由於我們設想的終極人工智能的複雜程度太高,它絕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實現的,必須經曆一個由點到面、由專用領域到通用領域的過程,並且這將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在未來10年,人工智能的主要發展依然局限於專用領域內的定向智能化,只有人腦芯片等硬件架構取得新進展、運算能力極大提高,專用智能才有可能進化成為通用智能。

在我看來,未來通用人工智能生態圈的格局會是下面的樣子。

人腦芯片

2014 年 8 月,IBM 公司推出了一款名為TrueNorth的大腦原型芯片,主要被用於計算機專業學習領域。這個芯片集成了100萬個 神經元和2.56億個突觸,相當於一隻蜜蜂的大腦,而正常人的大腦大約包含 1000 億個神經元和無法統計數量的突觸。雖然 TrueNorth 與人腦還有非常大的差距,但是它已經可以用人腦的思維模式去探測和識別,比如可以根據探測到的字母,識別出單詞和語句。

量子計算

ADVERTISEMENT

普通計算機存儲數據的方法是根據晶體管電路的狀態,而量子計算則是根據粒子的量子狀態,使用量子算法來進行數據操作。通過量子計算,可以大幅度提升並行計算速度。不過遺憾的是,這方面還沒有出現研究成果,穀歌曾經在2014年開始研製量子級計算機處理器,他們希望為機器人提供一個可以像人一樣思考的大腦

仿生計算機

仿生計算機可以解決構建大規模人工神經網絡的問題。普通的 CPU(中央處理器)、 GPU(圖形處理器)處理神經網絡的效率很低,並且在占地、散熱和耗電等方面都存在問題。專門的神經網絡處理器可以很好地解決這些問題。 人工智能若想真的具備人腦思維,除了有智商,還得有情商。目前,具備情感社交能力的機器人已經被成功研發,在北京誕生的“公子小白” 就是這樣一個機器人,它擁有情感表達系統,可以識別人類的表情,並傳遞自己的情緒。

這些年,“快”已經成為互聯網最鮮明的標簽。但是對於人工智能的發展,我覺得並沒有大家預期中的那麼快,消費級機器人在短期內不可能成為爆發產業。

經常混跡於創投圈,我看到了太多爆發式增長起來的企業,公司剛成立一兩年,就獲得巨額融資,然後向全國擴張。大家把成為“獨角獸”看 得十分重要。最開始,能成為“獨角獸”的公司一般都做出了特別酷的事, 在資本市場獲得了高估值。注意,這個高估值源於公司做了很酷的事情, 它是個結果。而現在,已經沒什麼人關心你的公司是做什麼的了,無論是送外賣還是上門洗衣,只要把市場估值弄好了,大家就覺得挺酷的。這種唯體量、唯規模、唯收入的評判是扭曲的,大家已經忘了最重要的東西是對產業有什麼價值。

這些年我經常去美國,在技術和產品的創新上進行充電,也看一些美國的創業公司。當回國後再看國內的公司,發現與美國是兩種境況。拿智能硬件來說,美國智能硬件公司的發展普遍比中國智能硬件公司好。在國內,智能硬件領域的很多創業公司都遇到了困難,所以出現了很多唱衰IOT(萬物互聯)和智能硬件的人。

智能手機行業經過20年的發展才走到今天,而 IOT 概念的提出,到現在也僅僅才三四年,智能硬件沒有到爆點也是正常現象,但需要注意的是,因為智能硬件和互聯網有很多結合點,導致有些做智能硬件的企業過於強調互聯網化服務,而背離了硬件的本質。即,你做一個智能硬件,僅僅是用它加上互聯網的附加值,但從本質上說,它還是一個供用戶使用的硬件設備。

很多硬件並不像手機那樣,是完全以手機應用內容為驅動的設備,失敗因此合乎情理。真正的智能硬件,一定要與人工智能的服務結合到一起,在這個問題上,我也犯過糊塗。一貫以來我都推崇免費策略,然而把這套思路用到硬件上就出現了問題,我發現硬件的產業價值規律和軟件並不相同。

智能硬件得依靠賣產品掙錢。很多公司在做硬件的時候,可能思維有些固化,按照互聯網公司遊戲規律來確定商業模式、做設計,因此才出現如今智能硬件行業里的窘境。

我覺得智能硬件行業應該冷靜下來,不要因為遇到困難、有人唱衰就放棄,也不要浮躁、急功近利,急著快速獲得用戶、 快速建立大數據服務,重心還是要放在給用戶提供真正有價值的服務。

對於人工智能和智能硬件的前景,我非常看好,硬件賺錢也是非常合理的,理由有以下 3 個:

我相信人工智能產業的發展是一場“持久戰”,並且我們會取得勝利。我也要奉勸做智能硬件的創客們,忘掉資本的喧囂,不要急功近利,偉大的事情不會是一蹴而就的。

ADVERTISEMENT

無論是創業者還是巨頭,都對物聯網的未來達成共識,這也就意味著我相信人工智能產業的發展是一場“持久戰”,並且我們取得勝利。我也要奉勸做智能硬件的創客們,忘掉資本的喧囂,不要急功近利,偉大的事情不會是一蹴而就的。

面對巨頭, 我給創業者的建議是:

側翼、速度、聚焦

當面對巨頭的時候, 你是打側翼戰還是打正面戰。正常來講,在戰爭中,防守往往是最容易的,進攻往往是最難的。按照軍事理論,進攻一方即便擁有五六倍於防守一方的力量,也不一定就會取得勝利。這種情況下,最明智的策略就是打側翼戰。所謂打側翼,就是你出現在巨頭想不到的地方,或者出現在巨頭排兵布陣很薄弱的地方,或者出現在巨頭不重視的地方。

面對巨頭, 我們的優勢只有兩個。一個是速度,要“以快打慢”,想要做到這一點,就要求創業企業必須能夠保持小企業的創業精神, 快速學習、快速反應、快速決策、快速改變,搶一個時間差。還有一個就是聚焦。小企業畢竟資源有限,所以往往會把有限的資源投放到一個點上,然後形成足夠的壓強。側翼戰、速度、聚焦,這是我覺得在面對巨頭時應該采用的一些競爭手段。

逆向才可能顛覆

在美國的時候,我接觸了一些創業者,感覺他們都具備這三個特點:

而中國互聯網創業者則不一樣,他們缺少一種膽量、缺少一種挑戰的氣魄。在交談的時候,大家都在琢磨如何跟在大公司後面分一點錢,或者如何避開大公司繞道而行。此外,他們的創新度還不夠,同質化嚴重,無論是腦子中的想法,還是做出來的東西,都沒有那種與眾不同的感覺;深度也不夠,在做事的時候,他們會不由自主地往其他方面想,好像什麼事情都能做。但如果想要在眾多的創業者中脫穎而出,無非就是兩種思路:要麼進入非常新穎的領域,產生非常新穎的想法;要麼就是在大眾領域,思考得比別人更加深入,能想出與他人不一樣的解決方法。

美國創業者所做的很多事情都讓我覺得匪夷所思,即便失敗率很高,但這正說明了他們不害怕失敗。中國互聯網創業者對於失敗太過於害怕,才喜歡隨大流來尋找安全感。矽穀這種敢於挑戰一切,不怕失敗,“Think Different”的創新價值觀才是我們應該推崇和學習的。

很多人認為創投行業已經進入資本寒冬。我不這麼認為。資本是否會進入,最大程度取決於項目質量。對應之前說的“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現在的情況就應該是“台風沒了,豬都會摔死”。

今天中國之所以依舊不能成為美國矽穀那樣的世界創新中心,是因為我們欠缺的不是硬件,唯一欠缺的就是價值觀,也就是到底為什麼創業。在世俗的定義里,判斷一個人創業是否成功,標準很單一,就是關注《福布斯》排行榜,誰更有錢,看誰身價高,看誰的企業市值高。這種價值觀對創業和創新來說非常不利。

我評價一家公司的價值,首先不是去看它的收入,也不是看它今天的總市值,而是看它究竟能不能給用戶、給社會創造別人離不開的價值。只要對用戶有價值,用戶就離不開你,就會永遠有價值,而不會被泡沫影響,不會被社會淘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