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元/股!安碩信息如何憑借“四無”互金公司封神“妖股之王”

ADVERTISEMENT

如果說稀土是太原剛玉(000795.SZ)股價的春藥,光伏是漢能薄膜股(00566.HK)股價的助推器,那麼互聯網金融就是安碩信息(300380.SZ)封神利器。

在中國的A股兩市,從來都不缺奇葩事。互聯網金融火熱的2015年,深諳資本運作的安碩信息,以此為噱頭,大肆宣傳,甚至將證券、基金公司拉來入夥,最終一躍成為“股王”,其股價一度飆升至450元,創下A股史上紀錄。

就在2016年12月20日,證監會調查結果出爐,安碩信息這支“妖股”,原形畢露。高調宣傳的互聯網金融業務僅僅是其圈錢的外衣,實在令人驚愕。

證監會調查顯示,安碩信息成立的西昌互聯網金融公司僅為空殼公司,“四無企業”——“無場地、無人員、無投入、無規劃。”

而且,為配合安碩信息市值炒作,分析師浦俊懿、鄭奇威發動輿論造勢,據證監會披露,僅僅是電子郵件,他們就向128家基金、券商、私募機構的1279人,累計發送了1.1萬封。在研究報告中,他們使用的關鍵詞包括:強烈看好、無與倫比、絕對領先、市值有望超過200億、市值超千億、屬於我們的tenbagger、200億絕對不是終點……

經過1年多的調查取證,證監會認為,安碩信息在互聯網金融業務中信息披露不符合現實,而且由於缺乏資金等因素,沒有未來實現上述業務的基礎;安碩信息存在規避不利信息、選擇有利信息披露等行為。

作為安碩信息的實際控製人,董事長高鳴與總經理高勇兩兄弟的履曆上幾乎沒有金融專業的背景和經驗,而且翻看證監會的調查,兩兄弟的資本運作手法也並不高明,卻能在A股市場掀起巨浪,不得不令人感歎。

當然,不得不佩服的是,高氏兄弟在互金“布局”中頗有節奏。比如,在先期布局平台的基礎上,高氏兄弟又順應互金發展趨勢,宣稱擬與江西省股權交易中心、江西省小額貸款協會等成立江西省互聯網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不過,事實上,安碩信息隻提名一名董事,有關的不利信息公司均未詳細披露。

看來在講故事上,安碩信息還是花了心思的,投資人真是防不勝防。

一封郵件放出“妖股”

於2014年1月28日上市的安碩信息,對外稱主營業務是“向以銀行為主的金融機構提供信貸資產管理及風險管理領域的一體化IT解決方案,包括四大類產品和服務:信貸管理系統、風險管理系統、數據倉庫和商業智能系統、其他管理系統。”

ADVERTISEMENT

這是典型的金融IT業務,然而,公司並不受資本市場的愛戴。上市後的一段時間內,公司的股價在30元附近徘徊,甚至一度跌破發行價。

圖片來源:網絡

2014年4月30日,安碩信息董事長高鳴和總經理高勇收到了東方證券分析師鄭奇威發來的郵件,該郵件聲稱,安碩信息股價已跌至發行價附近,價值絕對低估,建議做好市值管理,提升資本市場的認同度,並提出希望與之交流溝通後向機構推介。

高鳴回郵件讓鄭與安碩信息董事會秘書曹豐聯系。大約一個星期後,曹豐聯系鄭到公司交流。

此次交流內容不得而知,但鄭無疑向安碩信息傳遞了市值管理的“秘籍”。此後,安碩信息於2014年5月27日至2015年3月17日,在10次接待彙添富基金、易方達基金、華業興寶基金等機構投資者過程中,陸續介紹了未來公司“一橫一縱”發展戰略。

安碩信息的戰略宣講顯然收到了效果,到2015年2月底,安碩信息的股價升到了130元附近。至此,安碩信息已為之後股價的騰飛寫好了互聯網金融的故事框架。“人設”基本完成,隻等上演“狗血劇情”。

不過,2015年3月13日,安碩信息上市後的首份年報出爐,營收有小幅增長而淨利潤卻下滑17%。這樣的成績,自然不足以支撐股價,甚至在當月月底,安碩信息還迎來了跌停。

而回過頭來看,這次跌停更像是一場球賽的中場休息,之後安碩信息股價在互聯網金融的護佑下,開啟飛躍模式,高到離譜。

4月初,安碩信息宣布與涼山商行合作成立的互聯網金融服務公司,而後,其又對外介紹成立了西昌互聯網金融公司,還準備成立另一家做自助式普惠金融業務的公司——織信公司。

受到一系列消息刺激,安碩信息的股價以三個漲停板的姿態一舉超越了全通教育(300359.SZ)成為了新股神。此後,安碩信息一直穩守300元關口並在5月8日正式攻破400元大關開創A股先河,5月13日成為第一支站上450元的股票,一時風光無限。

ADVERTISEMENT

然而,回過頭來看,據證監會近期披露的消息,安碩信息的股價井噴與其當時連續放出的刺激消息不無關係。2015年3月~4月,安碩信息密集接觸了多家機構投資者,包括巨杉資產、宏銘投資、興業證券、天治基金、青灃資產、玖歌投資、國金證券、華寶興業基金等。

而其中,一些分析師身影也屢屢閃現,查閱2014年及2015年的投資者關係活動記錄表,可以發現除了東方證券鄭奇威,銀河證券沈海兵出現的次數也較為密集。

正是公司與分析師聯手炒作,中國第一高價“妖股”才會興風作浪。一家券商的行業分析師告訴野馬財經,“這樣炒作股價也不是第一次了,券商與上市公司勾兌很常見。”

一紙調查書戳破“泡沫”

安碩信息的股價井噴,引起了證監會的注意。在2015年8月,安碩信息發布公告稱,收到了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其高股價神話也宣告破滅,股價一度跌至60元(複權)。

此時,機構投資人也悉數逃離,比如,在2015年二季度,彙添富移動互聯持股435萬股,牢牢占據安碩信息第一大流通股股東之位。此外,彙添富民營活力持股120萬股,彙添富消費行業增持至100萬股。彙添富成為安碩信息股價的有力支持者,對於安碩信息青睞有加。而在安碩信息三季報中,這三支彙添富基金再無蹤影。

自此,這場“遊戲”終結,買方機構或賺得盆滿缽滿,而散戶卻再一次被收割殆盡。

可以說,安碩信息敏銳抓住互金這一市場熱點,並成功包裝,迷惑了眾多小散。互聯網金融在這一過程中,被利用,成為了“幫凶”。證監會事後也認定,安碩信息的行為構成誤導性陳述,其互金相關業務不符合現實,而且,其宣傳的互金商業運營能力有限——

據證監會調查,其征信業務公司上海安碩企業征信服務有限公司成立一年時間沒有任何進展,僅投入了50萬元和3名工作人員。西昌互聯網金融公司僅為空殼公司,無場地、無人員、無投入、無規劃;連高調主打的普惠金融業務也僅為一款APP軟件,而且該軟件僅為試用軟件,未能投入商業運營。野馬財經發現,其開發的這款名叫“自信”的APP還可以下載,但已不能注冊登陸。

ADVERTISEMENT

圖片來源:網絡

而安碩信息曾發公告稱,預留500萬元,要給開展普惠金融業務急需的IOS、Android、JAVA 資深開發工程師、UI 設計總監、網絡安全架構師等外部招聘的核心業務和技術骨干,體現公司布局投入的大決心。

證監會調查後認為,這隻是安碩信息的良好願望,其在互金領域缺乏未來實現的基礎,發展互金相關業務決策隨意,甚至都沒有提交公司董事會審議;而且計劃不充分,擬累積投資總額達9010萬元,但目前還未就資金來源進行決議。

更誇張的是,在隻提名一名董事的情況下,安碩信息對外宣稱,上海安碩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擬與江西省股權交易中心、江西省小額貸款協會等成立江西省互聯網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

安碩信息在互聯網金融的外衣下,愈發膽大,在資本市場中的故事也越講越純熟。

而細看安碩信息的高管,1971年出生的哥哥高鳴,在上海外國語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傳播系本科畢業後,進入以生產男士護膚品聞名的妮維婭(上海)公司工作,2000年前後,創辦安碩,從傳播學學士變為有資格領取政府補助的高科技企業的董事長。弟弟高勇出生於1973年,南京大學計算機科學專業研究生,2000年前後與哥哥一起創業,擔任安碩總經理。

某證券的一位分析師向野馬財經表示,互聯網金融是實現普惠金融的重要手段。不過在鼓勵支付互聯網金融發展的同時,也要認識到這一新型領域存在的風險。

證監會決定,對安碩信息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對董事長高鳴給予警告,並處以30萬元罰款;對董事會秘書曹豐給予警告,並處以20萬元罰款。證監會也對浦俊懿、鄭奇威等開出了行政處罰決定書,分別處以20萬元罰款。

另外,安碩信息的股民索賠案也正式拉開帷幕。上海天銘律師事務所副主任宋一欣律師向野馬財經表示,已經代理了幾位投資者,將依照證監會的處罰,追究上市公司責任。

至此,安碩信息高股價迷案揭開了面紗,也有了階段性總結,對市場起到了警示作用。

互聯網金融潮起,造就螞蟻金服這樣財富神話的同時,也使得部分公司渾水摸魚,而大潮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如匹凸匹(600696.SH)還在漩渦中掙扎自救。A股市場詭異離奇故事層出不窮,好奇的是,下一個被利用來炒高股價的又會是什麼?

版權聲明:此文為野馬財經原創稿件,轉載須注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