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戰爭的背後:馬雲的對手們正在串聯起一個強大朋友圈

ADVERTISEMENT

經濟觀察網 胡群/文 記者小時候讀書,還不認識很多字,常常把“心不在焉”,讀成了“心不在馬”,一時間成為笑談,被老師同學們嘲笑了很多年,至今記憶猶新。

當年的笑談,如今看來似乎已不再好笑,“心不在馬”可以解釋為:心思根本就不在馬身上,還有更廣闊的天地任君馳騁。當然,如果你家沒有草原,即使心系於馬,也是枉然,沒有金剛鑽,攬不下瓷器活。

漢字博大精深,一些字詞句的排列組合,可以衍生出很多含義,即使是同一字詞句,在不同語境,也能引申出多種意思,比如,“馬”還有其他很多解釋。

1月4日,中國銀聯與京東金融在京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中國銀聯總裁時文朝、助理總裁胡瑩、京東金融首席執行官陳生強,以及招商銀行、中信銀行、民生銀行、廣發銀行等16家銀行高管共同參與了發布會。

根據戰略合作協議,京東金融旗下支付公司正式成為中國銀聯收單成員機構,雙方還將在移動支付產品創新、聯名卡、大數據應用、農村金融、國際業務等八大項領域展開深度合作,通過資源共享、優勢互補,共同打造“金融+互聯網”的開放生態,為用戶帶來更加便捷、安全、高效的金融科技服務。

這幾乎是一場敵人的敵人即是朋友的約定,馬雲的對手們正在串聯起一個強大的朋友圈。在經濟觀察網記者看來,這場發布會就是“心不在馬”:看似馬雲的兩位競爭對手——銀聯及京東成為合作夥伴,並且背後還站著16家銀行,但實際上,銀聯、銀行及京東金融的目光瞄向了更遠方:消費金融、供應鏈金融等“金融+互聯網”的開放生態。

敵人的敵人即朋友

餘額寶開啟了中國的互聯網金融市場,螞蟻金服已成為中國互聯網金融巨頭。馬雲的阿里巴巴及支付寶有意無意間成為了京東及銀聯的宿敵。而在餘額寶及其他螞蟻金服業務進一步搶占金融市場時,再一次成為諸多銀行的競爭對手。

ADVERTISEMENT

“國內持牌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大都是銀聯的收單成員機構,但不包括支付寶。”一位來自銀聯的人士向經濟觀察網記者稱。

螞蟻金服方面也向記者表示,支付寶還不是銀聯收單成員機構。

時文朝是歡迎互聯網金融機構利用銀聯網絡發展金融業務的。“我們也盡力把成本做得足夠低,運營效率足夠高,讓所有希望走銀聯網絡的機構都能夠走到我們網絡上來,更多更好地通過我們的網絡發展好自身的業務。”時文朝稱。

但他同樣堅持合作的原則:堅持四方模式。這與支付寶的三方模式顯然難以兼容。

“四方模式”即卡組織、發卡機構、商戶和收單機構四類參與主體,目前銀聯、Visa、萬事達卡等均采用四方模式;而支付寶等部分第三方支付機構直連銀行繞開卡組織進行網絡支付,即采取“三方模式”。

銀聯技術專家、EMVCo管理委員會主席潘見仁向經濟觀察網表示,目前“四方模式”被證明在全球實踐運行非常成功,國際卡組織的產品開發和服務本身都是基於“四方模式”為基礎,包括蘋果、三星、華為與卡組織合作的手機支付也遵循四方交易模式。

時文朝表示,到目前為止,銀聯已經發行66億張卡,發卡量全球第一。2015年的一季度銀聯的交易量已超過visa,位居全球第一。支付寶2016全民賬單顯示,去年4.5億實名用戶使用了支付寶。

在銀聯與京東金融合作的背後,站著16家商業銀行。時文朝稱,“雖然叫銀聯和京東合作,但實際上背後有在座各位銀行的行長們、專家們的支撐,沒有他們,合作是很難落地的。”

ADVERTISEMENT

根據戰略合作協議,中國銀聯將與京東金融共同製定銀聯品牌聯名卡產品標準,服務於銀聯發卡成員機構,在發布會上,參與銀聯品牌聯名卡簽約有16銀行,包括:招商銀行、中信銀行、民生銀行、廣發銀行、華夏銀行、渤海銀行、北京銀行、上海銀行、廣州銀行、北京農商行、江蘇銀行、天津銀行、徽商銀行、桂林銀行、哈爾濱銀行、包商銀行。

這是中國銀聯首次與非金機構合作製定銀聯卡產品標準。在過去兩年中,京東金融分別與中信銀行、光大銀行合作聯名信用卡,將風控能力和客戶管理能力輸出,極大推動了合作銀行的發卡數量和發卡質量。這些聯名卡成為了行業熱點IP,至今,這兩張聯名信用卡的申請人數達到近400萬人。

心不在馬:支付的背後

金融業務始於賬戶,但如何通過賬戶及支付,提供綜合服務才是取勝的關鍵。在這條路上,螞蟻金服利用支付寶的賬戶及數據,已經開展消費金融、供應鏈金融等諸多創新業務,但無論是銀聯還是京東金融,都還在探索的路上。

銀聯無疑擁有強大的賬戶及數據,而且在支付創新中已取得一定成就。2015年12月,中國銀聯聯合20餘家商業銀行推出“雲閃付”,持卡人隻需在手機銀行上生成雲閃付卡,即可在具有銀聯“閃付”標識的Pos機上完成支付。目前“雲閃付”的產品系列覆蓋非接IC卡、手機、可穿戴設備等多種介質形態,已與蘋果、三星、華為、小米等多家手機廠商合作。

從現金交易到刷卡是一種創新,從刷卡到手機支付可以說是一種顛覆。在京東金融副總裁許淩看來,二維碼支付還需要一個APP,而雲閃付已不用APP,無疑更加安全、便捷。

京東金融雖然擁有科技金融能力,卻短於京東之外的賬戶及數據。而商業銀行在科技領域面臨一定的短板。中國銀聯助理總裁胡瑩表示,智能手機與金融應用的融合對促進移動支付產業發展十分重要,銀聯雲閃付自推出以來得到眾多手機廠商的支持,正成為未來智能手機的標配趨勢。但目前支付寶、微信支付已培養出一部分用戶的支付習慣,暫時而言,銀行的支付方式並無優勢。

京東金融金融科技事業部總經理謝錦生認為,銀行和金融科技的結合,將創造出來新金融的模式。這種新金融模式,對於銀行來說,過去更多的是在規模的粗放式增長,而未來更多的是聚焦在場景上、在用戶交互上,基於對用戶的認知和場景的滲透,創造出更多的交易機會,向精細化經營邁進。最近一兩年來,部分先知先覺的銀行已經在大力發展電子賬戶,在移動支付上投入大量資源,開展直銷銀行業務,這些新趨勢實際上都是在借助技術的力量實現經營模式的轉型升級,而這種轉變離不開對用戶的認知、識別,對應用場景的開發和滲透。新金融模式,最終能夠幫助銀行在風險定價管理和流動性管理方面,都前進一大步。

ADVERTISEMENT

時文朝已經一語點明了合作的方向,“銀聯的龐大網絡現在被定義為中國的金融基礎設施,我們兩家一起合作,首先我們會在支付領域做一點名堂出來。第二,除了支付,金融業務還有很多,比如能夠通過龐大的網絡產生的數據支持京東更好地把東西賣到老百姓的家里,這是我們的價值。如果大家在買東西的時候想找京東借點錢,走消費金融。供貨廠商里邊有點資金的短缺,想從京東這兒周轉一下,叫供應鏈金融等等的。當然也包括風險控製。”

簡而言之:三方(銀聯、京東金融、銀行)合作中,銀聯提供賬戶等信息,京東金融提供科技能力,銀行提供資金,共同發展消費金融、供應鏈金融及風險控製。

京東金融首席執行官陳生強表示,“雙方將一起把在支付、風控跟用戶服務等方面推動技術和商業模式上面的創新,讓金融市場的參與者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同時為客戶提供極致安全的支付體驗。我相信在技術創新跟開放的心態下,支付市場一定會發生新的變局。”

支付的未來在哪裏,誰將能贏取用戶的心?

有支付業內人士向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銀聯的技術和成本太高,沒法做好微支付,這源於四方模式中,產業鏈稍長,總成本將高於三方模式。

支付隻是開端。商業銀行在支付領域與支付寶競爭中,一直處於劣勢。支付寶提供的並非簡單的支付業務,而是基於支付等數據,提供安全、信用、理財、融資,亦即營銷、會員等多重功能。

螞蟻國際事業部總經理郟航表示,“未來我們不能隻立足於支付而來談支付,我們最終的服務對象是我們的客戶。客戶的需求,圍繞著支付商業所衍生出來的相關的服務,或者是相關的價值是我們所需要特別關注的。”

麥肯錫認為,互聯網類的機構另一項核心競爭優勢,就是對大數據和先進分析技術的追求及使用。金融從不缺少數據,但是全面利用非結構化數據,特別是互聯網端的數據,可以在產品和營銷設計以至風險控製上產生更多的創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