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投過賺過虧過痛過,一個資深股民的投資感悟(16條資產配置經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導讀:這是一個散戶投資者的來信。

2017年剛開始,相信大家都看了不少券商、基金經理給投資者的信。而今天,理財君收到了一個投資者的來信,把他個人的投資經驗和感悟分享給大家。

David買過公募也投過私募,自己炒股也買信托,基本上所有理財工具都看過投過,虧過賺過。相信這個經驗豐富的散戶,他的真實感悟以及對各理財產品的真實體驗,能給大家帶來不少啟發。

2017年新年伊始,熱愛投資的D開始為新一年投資做規劃。他先用橫豎坐標把一頁紙相等四分,想了想工作中用到的SMART和投資界大名鼎鼎的“美林電風扇”,首先確定了豎線的頂端是“收益”,而橫向正遞進則代表了“穩定”,根據自身情況,也考慮表格的分布均衡,他把橫豎交叉的原點,從原來設置的股票,改為了公募基金。

1、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其實是“中國特色”的產物。David是在05年開始接觸公募基金,目睹了基金公司從蓬勃興起到大而不倒。經曆了兩輪牛熊後,他認為主流的A股二級市場公募基金就像A股的加強優化版,相比股票的“自主判斷、自負盈虧”,基金通過專業管理,從長期看總體上能做到少賠多賺。隨著理財市場的飛速發展,公募基金的市場主體數量甚至超過了股票,產品類型也基本做到了與時俱進。

但如何選擇?David通過連續關注每年的基金排行榜發現:冠軍輪流做,哪有常勝將軍。David覺得,這其實就體現了資本市場的根本機製,尤其我國這種流動性泛濫的市場,任何窪地,都會被迅速填平,風格主題的輪動往往是“迅雷不及掩耳盜鈴”。而公募基金面對每年的排名壓力和二級市場的上市體製,也很難耐得住專心賺成長的錢而非博弈的錢,所以一隻“冠軍牛基”可遇不可求。不過,對於資金量小的投資者或者面對新產品類型,比如量化,投資者大可先在公募基金上小試牛刀、做均衡配置。公募的特點是監管規範、透明度相對高而資金門檻低,適合作為投資A股市場的潛伏和墊後部隊。

另外債券基金的穩定性和貨幣基金的流動性都比股票標的的基金好,但可以被一些高門檻的理財產品替代;有了分級基金後,通過分級B,也可以加杠杆投資基金了。

2、A股股票

公募基金的左邊,穩定性遞減的就是股票了,那麼與“穩定”相對的坐標就是“波動”。David即做不到每天盯盤也覺得自己並不擅長短線快炒的趨勢交易,所以在股票投資上他隻要求自己能抓住四到八年一波的大牛市機會。他覺得隻要不斷關注市場,在底部布局,趨勢向上時加大投入,波動加大時分筆賣出,可以在四到八年獲得一倍以上的收益。

3、信托及理財

在公募的右邊就是更穩定的理財和信托。信托是前幾年David的“寵兒”。A股向來牛短熊長,在2007年的牛市後,第三方理財機構興起,通過他們David了解到了承諾固定收益的信托型理財產品。年限通常為一到三年,年化收益率大多在10%左右,產品標的多為房地產融資和地方債,都有明確的擔保或質押。不過很長時間David都是小心翼翼地研究標的和保障條款,直到最近兩年市面上有個別產品違約爆出,他才知道原來信托行業內部有“剛性兌付”的潛規則。而自信托收益隨經濟走弱下降,尤其在今年經曆了一次所投信托借款人違約信托兜底後,收益好又有保障的信托對他來說也是“好久不見”了。

“剛性兌付”不如信托的是資管型理財產品,開始是銀行、券商為主要渠道,近些年有些第三方民營理財機構做大做強,提供了一些明顯高於銀行的高門檻“類”固定收益理財產品。通過對產品標的、合同條款的仔細研究和長期觀察,David認為雖然“資金池”和“期限錯配”是監管明令禁止的,但現實情況是有些比如一級市場的投資,資金需求大或期限長,但收益高有保障,而且對融資企業和項目的判斷需要專業能力和團隊協作,是個人投資者無法參與的。如果機構參與後分拆給客戶,或者做一個這種此類標的結構搭配打包的產品,其承諾收益是可以穩定實現的;這樣融資方更容易拿到資金,機構獲得渠道傭金,客戶獲得機構的專業服務和信用背書,收益也比貨幣、純債基金高,流動性更好。但目前的問題是,在整體經濟減速,黑天鵝頻出的環境里,資金去向不透明、沒有剛性兌付背書的第三方機構的理財產品,David隻敢買一年以內的,長期看收益也跑不贏通脹和彙率貶值,只能算權宜之計。

4、固收

理財產品的右側,更穩定的就是固收類產品。David選擇的是投資一級市場的結構化契約型私募基金中的“優先級”。這種產品的好處是標的透明,投資思路清晰,隻需要考察投資管理人的投資思路和能力,而且有劣後方的安全墊和投資管理人的機構信譽做背書,其穩定性實際高於理財產品,而收益往往比理財產品再高1%、2%。但缺乏超額收益,只能作配置。

5、房地產(國內)

按說國內北上廣深甚至部分熱門二線城市是回望近十年投資領域最穩健又最高收益的傻瓜理財神器!加之近兩年的突然拉升式急速上漲,房地產投資在性價比上已完勝國內其他一切投資。但也正因為這種泡沫般的完美,加之國內人口增長高峰已過,經濟轉型房產去投資化和去杠杆,現在的David,怎麼也不敢下手投資房產。

ADVERTISEMENT

再往波動方向看,在二級市場公募之上還有兩個收益略高、穩定性不弱的投資品種:

6、定增基金

屬於一級半市場,公募和私募都有。David發現此類收益和定增的股價折扣以及選股能力正相關,而有一定規模更容易拿到定增股票,就挑選了一隻PE系的公募定增,但感覺定增發行價總還是不便宜。

7、國內量化對衝基金

這是David最近比較看好的“新品種”。在美國市場,對衝基金是基金的主流,通過對衝風險獲得超額收益;而量化可以規避基金管理人的主觀判斷與情緒風險,多元配置策略能獲得跨品種、跨市場的收益。另外,比如激進的期貨投資很容易獲得較高收益,但波動大,單純的期貨基金David從來不敢投,那麼多策略的量化對衝基金中加如CTA期貨策略的全天候型對衝基金就是很好的選擇。David看到的量化基金基本是以A股為主要投資標的,目前對衝效果因為股指期貨的管製受限;而且量化模型的問題是,其投資邏輯是依據曆史情況歸納得出的量化因子,但David認為曆史並不一定能有效地預測未來,就像在不同時段K線上化出的趨勢線也截然不同一樣,回頭看到的因果關係是否正確,即使正確,隨著當下情況的變化是否有效都是很難確定的問題,所以其效果並不會就一定優於專業投資人的主管判斷。

2009年之後就有私募或機構專戶的量化對衝基金面世,2016年也開始有公募推出了量化基金;但從2009年看下來,大部分對衝基金的業績還是主要取決於A股的漲幅,雖然做到了回撤小,相對穩定,但在熊市期間的收益也並不顯著優於二級市場私募,而有些二級市場私募也有加入量化策略的趨勢。雖然David認為接下來比較震蕩的市場更適合多策略型量化對衝基金的表現,但超額收益預期不高只能作為配置。

8、二級市場私募

這是David最早投資的“新品種”,2007年牛市之後,隨著很多知名公募基金經理“奔私”,私募市場蓬勃發展起來,2014年以前還是以類公募的二級市場為主,更強調絕對收益和控製回撤,實行業績激勵,可以算是公募基金的優化加強版,但問題是其波動也是決定於A股的波動,並不能做到分散風險和資產配置。透明度和監管不如公募,而且選擇起來也想公募基金一樣,並沒有常勝將軍。

真正具有高風險(波動)高收益特征的再往左看:

9、新三板(私募)基金

David認為,只有少數人才能真正在投資市場上賺錢——不是短暫的、局部的——那麼要麼你比大多數人早,要麼你知道的和大多數人不一樣;根據我國投資市場的“嚐鮮”特性,他當初就很看好新三板的前景,在新三板創立不久就投資了一家剛成立但有資深IPO專業背景的新三板基金,後來又投了另一家專做新三板的機構發行的基金,現在也還在持續尋找合適標的和機構。不過現實並不如理論預測的那麼戲劇性,新三板的牛市啟動目前還看不到任何跡象,是黎明前的黑暗還是路漫漫其修遠呢?David堅信終究會否極泰來,所謂“新三板最大的利好就是沒有利好”。

10、PE股權投資基金

由於自己也做互聯網創業公司,很早就了解風投,對VC、PE類以合夥基金為主的投資產品,David反而小心翼翼。他知道知名風投的高大品牌和傳奇業績都是“一將功成萬骨枯”,實際並沒有什麼神一般的存在。因為不是重量級投機者或專業機構,這種“百里挑一”的賺概率錢模式並不適合David,可單一項目的前景如何實在是誰都難以預測的,所以選擇再三,David放棄了研究公司基本面和行業趨勢,也不迷信管理人的品牌和過往業績,轉而選擇有壁壘(行政、技術或其他),有其他機構資金做安全墊或風險共擔的基金,在管理人上更傾向於不但做投資,還輔助企業做並購、上市的產業鏈綜合的投行型機構。但介於不確定性太大,也只能作為配置。

收益的下端是“分散”,這里主要指與國內市場弱關聯甚至負關聯的海外投資領域:

11、外彙

穩定的一側首先是外彙,目前以美元為主。在這個問題上David曾經無比懊悔自己的遲鈍與盲從。2015年中期人民幣出現貶值勢頭,David考慮要不要換美元,一打聽,幾乎所有專家都說“不必驚慌”、“有需才換”和“人無貶基”一類的話,有人還通過美元的曆史走勢推斷出美元今後長期走弱,再想想國內美元理財收益太低,就沒換,結果今年八月一次性調降之後,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走勢就如同逝水般一去不回頭。

可就算虧了,問題仍沒有得到解決,時至今日,要不要換美元還是一個難題:一方面國內經濟轉型任務艱巨,外彙儲備大幅下降,資本外逃不絕於耳,人民幣彙率後面還有什麼實在的支撐呢?但國外美股、美元卻也已繁榮許久,會不會盛極而衰也難講,而且一個“黑天鵝”的總統上台,未來美國經濟乃至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也在加大,目前的“當代里根”預期是不是太樂觀了呢?所以現在追高美元風險也不小。

ADVERTISEMENT

對於彙率,David本來覺得是一種被認為操控的最難預測的東西,如果大家都認同的趨勢那就大體不會發生;但越來越收緊的外彙管控也讓David產生機會窗口關閉的焦慮,到底該何去何從?

12、黃金

和美元在維度上相同但彼此相反的是黃金。David之前相比美元更看好黃金。因為黃金近幾年處於頹勢,並不在高點;而從保值特性上講,真金白銀比紙幣可靠。況且在國內,黃金的購買沒有管製,二級市場上的黃金ETF也從產品設計上做到了購買和持有成本低、流動性高、與國際價格同步。專家通常講,黃金以美元計價,具有大宗商品屬性,美元升值黃金就貶值。但美元會一直升值嗎?就算美元升值,屬性多元的黃金會不會能擺脫與美元的蹺蹺板,出現共同走強呢?而人民幣的支撐是不是也可以是黃金呢?

13、房產(海外)

在分散一側,比黃金/美元更穩定的是房產。“生活在遠方”、“我想去看看”已成為八零後以降年青群體的“集體潛意識”。在旅行中的David也關注東南亞、歐洲等地的房地產,相比我國核心城市的房產價格,國外的房產確有很多物美價廉。但不可忽視的是其長期投資屬性,挑選、管理的成本,外國人在購買、持有政策上的限制,以及地緣政治等問題都讓David猶豫不決,目前還隻作了解。

14、QDII

二級市場公募基金在分散側的還有專門投資海外的QDII。在這方面David是有很多血的教訓。

一次是多年前“港股直通車”時購入了一隻STMG的亞太精選,本指望上海的一流合資基金眼界開闊,台灣來的基金經理經驗豐富,結果正趕上香港市場隨大陸一起下跌而幾乎腰斬,此基從此一蹶不振,但後來近十年無論海外市場春夏秋冬,這支基金的業績都是那一張永恒的容顏。後來David請教業內人士,有人簡單直言:“也並不是海外市場多難做,主要是他們(國內機構的海外基金經理)水平太差。”所以國內的“搶鮮”在投資國外未必行得通,更何況國外的市場應該與國內有大不同。但全球一體化畢竟是近年的大勢所趨,在中國也並沒有因2007年的金融危機裹足不前。

QDII在一隻隻地逐漸增多,海外投資的景深也在逐漸拉伸;而香港就從以前的“窗口”、“標杆”逐漸推進為“前沿陣地”和進退有據的“試驗場”。在滬港通開通前夕,因為一次從北往南的資金量顯著增大,某未上市的國內頂級投行還專門開了個客戶見面會講解香港市場的最新情況。David認為數據不騙人,又一次殺入QD,這次選擇了規模排名前五的公募基金公司中兩隻專注港股的亞洲精選主動型股票基金和恒生指數基金,結果直到現在深港通已開,那兩隻仍然微跌不賺錢。關注了這些年QDII,David發現公募QDII總體業績真的乏善可陳。

15、量化(海外)

鑒於投資QD的教訓,David在投資海外私募基金上更加謹慎,中國人設立在香港市場的離岸基金是他重點關注的對象。從過往業績看,很多專注海外的組合型量化對衝基金還是穩健並實現了較高收益,但David知道它們也只是從現在回頭看,能看到的那些勝出者。還有很多也許當年和它們一樣知名或相同投資手段的基金,因各種原因而業績不佳如今已湮沒無聞。對海外甚至香港市場的十分不了解更讓David無從判斷哪隻基金更有可能戰勝未來的市場;更何況眼見資金流出管製加強,以美元或港幣計價的這類基金購買成本更高,監管更難。

16、保險

David本來對分紅險、萬能險、投連險等理財類保險無興趣,因為保障說到底無非是錢,那麼會做投資的人算一算就覺得與其交給保險公司不如自己做,收益更高更靈活(當然資金量巨大的也不妨做為安全配置)。在增值模式這一點上,大陸和香港的保險並無本質不同,基於香港和海外市場的投資工具、品種、領域更多,相當多的產品確實收益更高。理財類香港保險的優勢是以港幣/美元計價可以做到資產配置;而大陸保險公司有“不可倒閉”的法律背書,監管便利。至於雙方都宣傳的“財產保全”(避稅等)功能,隨著遺產稅、資本利得稅的風聲又起,也成了David需要研究的新課題。而健康、醫療類保險,香港保險有對不吸煙對象免體檢、保障疾病更全面等人性化優勢,費率和保障以前也較大陸更優;但近年大陸保險也開始利率放開、費率下降,在疾病品種上也開始以客戶為導向。雖說香港保險通常可以通過郵寄方式理賠,但一旦在理賠上出現問題,糾紛解決的成本大陸肯定比香港低很多。David更傾向於在健康保險上在大陸和香港做配置。

進到房間在書桌上把表格做好,當David逐個把投資分別填入表中,原本在腦海中有些混沌不清的局勢卻一下子如棋局般明朗了起來:

首先可以看到,國內投資市場中收益與穩定兼備的“成長”型投資產品是目前最大的缺乏,所以大家都會感到“資產荒”;而像David這樣進取型的投資者,受製於對海外市場認知的短板和海外投資經驗的不足,只能把資金過多地配置在激進型投資上——看來沒有留學現在成了David進行大類資產配置的主要障礙!

隨著一個又一個新年的來臨與過去,David發現投資和事業、愛好一樣是在人生道路上必須找到的“裝備”,它會帶你跨越很多障礙,同時你也需要為它跨越很多障礙,在一起磨合、前行、尋找和提升,就像窗外遠方的香港和屋內擺設的國際象棋,既然你的面前就是邊界,你必須勇往直前,就要盡快學會在那邊的世界該怎麼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