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慶後:中國稅收確實太高 我們交500種費還算少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繼玻璃大王曹德旺的中國高稅負之說後,娃哈哈老大宗慶後近日接受浙江衛視《大牌對大牌》欄目采訪時也說“中國稅負確實太高了”,“亂七八糟的稅太多了,光我們就要交500多種費,我們今年繳費1到11月份,已經交了4000多萬了,這還算少的,有些國企還有其他的費”。

他表示:我們改革開放初期,國家給了外資企業兩免三減半的政策,所得稅15%,你的稅收是增加了,而不是減少了,就稅基擴大了,但現在我們國家的這個財政部門,始終沒有算好這筆賬,當然現在政府可能負債也比較多一點,他感覺稅收收得越少,他可能日子難過,但是你現在把大量的赤字用在這個基本建設投資上,而且有的是我認為是過度的,你去看看現在機場都很大,新機場建完以後老機場關掉了,這不是浪費嗎。你為了一個GDP的數字,來搞這種投資,我認為反而後面會造成金融風險,如果是以降低稅收給老百姓增加點收入,然後把這個消費拉起來,內需拉起來了,然後是把這個稅基擴大了,我認為這個稅收是沒問題的。現在弄一點財政的赤字,也收得過來了,像目前的做法我看現在還是以投資來拉動經濟發展,我感覺到風險很大,到時候真的是會變金融問題。

宗慶後采訪時說:“稅負確實是高”

采訪實錄:

主持人:歲末年初,風雲浙商宗慶後又火了一把,先是出差坐火車,坐的是二等座引發了熱議,很多人感慨,首富都這麼簡樸,咱們再不能再整天想著吃香喝辣了。接著是在宏觀稅負,到底是高是低的爭論中,他舉娃哈哈為例說,今年的稅費跟去年相比沒有任何下降,有些還增加了,然後是在央視的對話節目中,宗慶後直言,馬雲提出的新零售,新製造,新技術,新金融和新資源這五新,除了新技術以外,其他的都是胡說八道,宗慶後到底是怎麼想的。2016年,他過得好不好,本周一,我前往娃哈哈集團有限公司,對他進行了專訪。

舒中勝(新聞評論員):2016年馬上就要過去了,2016年娃哈哈你覺得表現怎麼樣。

宗慶後:娃哈哈表現不怎麼樣。

舒中勝:不怎麼樣,為什麼這麼說。

宗慶後:應該說我們比前幾年差多了,這個應該整個飲料行業也一樣,今年我們盡管也給國家交了50多億的稅,那應該說我們最高的時候交70億了,所以也是有所下降了。

舒中勝:你為什麼首先想到交稅交少了,感到很難過呢?

宗慶後:因為這個企業的話,本身就是要履行社會責任,就為國家創造稅收,因為國家在發展,全靠企業交的稅收去發展的,所以對國家貢獻大小,主要是給國家交的稅收多少。

舒中勝:今年交了50多個億。

宗慶後:50多個億。

舒中勝:今年飲料行業表現不好,你覺得主要原因是什麼。

宗慶後:主要原因我是要怪你們媒體了。

舒中勝:怪我們媒體。

宗慶後:為什麼,出了三聚氰氨事件以後,這個媒體一直在說是食品不健康,飲料不安全,什麼不健康,實際上有的是錯誤的,但是有的小企業,所搞的食品是不太安全,這個我認為也是有的。再從整個世界上來看,我們國家的食品安全還是比較好的,因為這個國家抓得也比較嚴,哪個國家像我們抓得這麼嚴。有一些問題,應該說這兩年我認為食品安全,已經是大大地改觀了。特別像我們2014年開始,我們的主要產品爽歪歪、營養快線,這個互聯網上造謠,從避孕套說起,然後說是會得白血病、軟骨病、肉毒杆菌等等的,一系列駭人聽聞的這種謠言,傳播了1.7億次。

舒中勝:1.7億次。

宗慶後:而且當時沒有辦法跟網站說,你把這個謠言給我關掉,他理都不來理你了,現在政府把網上管起來了,所以說謠言就少起來了,所以我們也在局部恢複市場。但是從這件事情看來,我們的品牌基礎還是好的,像在國外的一個企業,如果有這麼大的問題出來的話,肯定是倒閉掉了。

舒中勝:企業關掉了。

宗慶後:企業倒掉了,但中國消費者應該不太相信這個謠言,盡管有一部分人相信,大部分人是不相信的,所以對我們來講,造成的損失也是比較大的。像去年我們負增長是35了。

舒中勝:負35。

宗慶後:那麼今年局部也在上來了。

舒中勝:你說的是2015年的時候。

宗慶後:2014下半年開始到2015年整年。

舒中勝:今年大概也是負增長嗎?

宗慶後:今年基本上已經持平了。

舒中勝:已經持平了,你覺得主要原因在哪裏,靠的是什麼?

宗慶後:一個是謠言少了,政府給它管住了,管起來了,第二個我們也在開發新產品,在加強銷售。

舒中勝:你剛才說到了網絡,網絡現在影響越來越厲害,那你平時上不上網。

宗慶後:我不上網。

舒中勝:為什麼不上網。

ADVERTISEMENT

宗慶後:我也沒工夫去上網,他們反正有人專門給我在監控網上輿情,他會報上來的。

舒中勝:那你會不會有擔心,現在很多人搖手都通過網絡進行,我們娃哈哈有沒有考慮,向網絡方向發展。

宗慶後:沒有,因為現在網絡上電商已經對我們實體經濟的衝擊太大了,他們評估這個網上的價值是,按照流量來評估的,所以就是燒錢買流量,它把我們整個實體經濟價格體系搞亂掉了,而且在網上電商有假冒偽劣產品,對這個實體經濟的衝擊也很大。我認為,確實來講,互聯網是習總書記所說的雙刃劍,搞得好的話,因為它對實體經濟的提升,實體經濟的管理水平,技術水平是有好處的。管得不好的話,對實體經濟衝擊太大了,把實體經濟全搞亂掉了,現在我認為是虛擬經濟做過頭了。

舒中勝:做過頭了。

宗慶後:把實體經濟全是搞得亂七八糟,而且實體經濟出現的困難很大,而且實體經濟確實有點萎縮。

舒中勝:你在很多場合都強調,實體經濟的重要性,那你自己難道沒想過,我們也去做點虛擬經濟去。

宗慶後:如果大家都做虛擬經濟的話,那我們這個社會怎麼生存,因為實體經濟是創造財富的經濟,虛擬經濟照理應該是支持實體經濟的,你是依附在實體經濟上去發展的,你把實體經濟搞死掉了,那你也死掉了,大家都死掉了,所以現在在發生金融危機全世界也一樣,華爾街的精英炒錢,把錢都炒到他們口袋里去了,把市場的現金,都流到他們口袋里去了,結果反而經濟危機。另外一個根本的原因就是有的人不創造財富,而是享受財富的人多了,那麼這個世界肯定會出問題。你這個世界要大家去創造財富,才能享受財富,你怎麼去搞虛擬經濟,把你口袋里的錢弄到我的口袋里來,實際不創造財富的話。

舒中勝:然而你口袋里又換個人,第三個口袋里又加錢了。

宗慶後:最終不創造財富,你說這個社會會不會產生問題,肯定會產生問題。

舒中勝:我突然想起,實際上就是流通中,我們用了個概念,把這個錢從一塊變成兩塊,兩塊變成三塊。

宗慶後:對,實際上沒有真正創造財富。

舒中勝:最近有個企業家,福耀玻璃的董事長曹德旺,他現在有一個視頻很火,他就是講,我們的製造業稅收太高了,甚至有的人說已經接近死亡稅率了,你覺得我們的稅收是高還是低,包括負包括費。

宗慶後:應該說我們國家的稅負,確實是高了。

舒中勝:確實是高。

宗慶後:特別是費,亂七八糟費太多了,光我們這個企業就500多種費。

舒中勝:你叫人統計過了。

宗慶後:我們自己稍微統計了下,500多種費。

舒中勝:500多種費。

宗慶後:這還算少的了,全國來講其他國企,還有其他的費,我們今年繳費1到11月份,已經交了4000多萬了,費,光是費,所以確實來講,對實體經濟我們改革開放初期,國家給了外資企業兩免三減半的政策,所得稅15%,你的稅收是增加了,而不是減少了,就稅基擴大了,但現在我們國家的這個財政部門,始終沒有算好這筆賬,當然現在政府可能負債也比較多一點,他感覺稅收收得越少,他可能日子難過,但是你現在把大量的赤字用在這個基本建設投資上,而且有的是我認為是過度的,你去看看現在機場都很大,新機場建完以後老機場關掉了,這不是浪費嗎。你為了一個GDP的數字,來搞這種投資,我認為反而後面會造成金融風險,如果是以降低稅收給老百姓增加點收入,然後把這個消費拉起來,內需拉起來了,然後是把這個稅基擴大了,我認為這個稅收是沒問題的。現在弄一點財政的赤字,也收得過來了,像目前的做法我看現在還是以投資來拉動經濟發展,我感覺到風險很大,到時候真的是會變金融問題。

舒中勝:我看你每年全國兩會上,都會提類似的建議,類似的議案,是不是明年3月份的全國兩會又會提關於減稅,關於改變個人所得稅這些建議。

宗慶後:我認為提過一次,再提也就不太好,要提就提新的東西了,我認為作為全國人民代表,就是應該把下面發生的情況,能夠向上面反映,提出自己的意見跟建議否則你做什麼人大代表,你是全國人大代表,你是在代表全國人民,去做這個代表的。

舒中勝:我看你每年要提很多很多十幾條,二十幾條,你有時間去收集民間的意見嗎?

宗慶後:這個也沒有需要什麼時間,因為我每天在跑的時候,每天在跟老百姓接觸,對下面的情況了解比較多。為什麼?人家跟我談天,是不會有什麼顧及的,都是講的真話。

舒中勝:前兩天你成為網紅了,你知道嗎?你在坐高鐵二等座的時候,一張照片,網上傳得很厲害很厲害,當時是出於什麼原因,會去坐二等座的。

宗慶後:應該說那天要到義烏去考察,臨時決定的買不到票,所以只有二等票了,那就買二等票坐去,我覺得這個也很正常,像我年紀大了,坐商務艙一等艙也是沒問題的。第二,如果真的是買不到票,坐二等艙這個路線也不是太長,也沒問題,我感覺老百姓的觀念好像也有點不大對頭,好像有錢人就應該坐頭等艙,坐這個商務艙,實際上我以前都坐的,坐飛機也坐的經濟艙的。

舒中勝:坐經濟艙的。

宗慶後:但現在不是的,現在我坐商務艙或者頭等艙了,為什麼?年紀大了吃不消了,天天在天上飛,這個腳歪在那邊我看到一個報告,可能對心血管也有問題,所以我後來就開始坐商務艙,所以坐的稍微寬敞一點。

舒中勝:我看你辦公室那個桌子上,放了一瓶黴豆腐,這是經常要吃的嗎?

宗慶後:這個就是有時候胃口不開,就弄點黴豆腐吃吃,可能這個飯就下去了。

舒中勝:你吃飯就在辦公室里吃的。

宗慶後:我吃飯就在食堂里面,食堂里每天飯拿到辦公室吃的。

舒中勝:這個辦公室是不是沒怎麼變化過。

ADVERTISEMENT

宗慶後:這是我創業初期的地方,應該也是翻建過來的,本來是更簡陋,現在還稍微好一點了。

舒中勝:我看那個很多東西都是舊的,是不是很多家具都沒變過。

宗慶後:這個當然,家具不是很長時間好用了,你不能說天天換家具。

舒中勝:那換了才可以拉動經濟發展呀。

宗慶後:沒有的,這個東西也不能浪費,現在我看窮人也很多,我們要像小平同誌說的,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先富幫後富,實現共同富裕,現在應該是這個階段了。

舒中勝:2017年你對娃哈哈還有你個人,你有什麼樣的願望。

宗慶後:2017年我想我們要再創輝煌,因為2017年是我們建廠30周年,創業30周年,包括經銷商也好,我們員工也好,大家都希望30周年,給公司獻一份厚禮,現在都在努力地工作。今年我們也開發了新的產品,同時我們現在也在籌備一個高新技術的產業小鎮,國外以色列我也跑了兩趟,而且國內的研究院到大學也跑了很多次了,希望把這個以色列技術引進來,再成立一些基金,資金與技術再吸引一部分企業去發展高新技術產業。

舒中勝:個人有什麼樣的願望。

宗慶後:個人反正也沒什麼太大願望,我們已經過了為了生存而奮鬥的時期了,現在主要是履行社會責任了,希望為社會多做一點事情,能做點好事吧。

舒中勝:剛才你說到社會責任的時候,我突然想起,我跟娃哈哈的年輕人打過交道,娃哈哈到現在為止,還給新分配的大學生提供集體宿舍是不是。

宗慶後:這個集體宿舍是很正常的,我們現在還在給他們提供結婚的這個用房。

舒中勝:是租給他們呢,還是低價賣給他們。

宗慶後:因為現在的房只能租不能賣了,因為國家有規定,我們可以建一點廉租房,這個也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現在還沒有完全批好,原來罐頭廠是在市區,不能生產了,所以就100畝地,我們硬梆梆給它留下來了,準備建這個廉租房。

舒中勝:員工宿舍。

宗慶後:員工宿舍。

舒中勝:以後就是租給員工。

宗慶後:租給員工,但我們以前也是爭取了,很多經濟適用房,而且補貼他們1200塊錢一個平方,給他們分配了這個經濟適用房,但現在經濟適用房取消了,還有一塊地,準備建點廉租房。

舒中勝:很多企業現在都千方百計把自己的負擔給推向社會,你為什麼還考慮要給員工,創造這麼一種條件,你是怎麼想的。

宗慶後:實際上我認為一個企業搞得好壞,當然,經營者是占了很重要的位置,實際上也是要靠全體員工努力,才辦得好的。如果員工不認真工作的話,你這個企業也辦不好的,確實來講,現在員工的生活壓力也很大的,特別在杭州這種城市,你要想安家樂業,買個房子,可能一輩子都買不起,所以他也不會安心的給你認真地工作。但你解決了他的後顧之憂之後,他會認真地工作,而且我們實行了全員持股,他既是主人又是員工,那麼責任心跟積極性就更加強了,所以你這個企業才能辦得好。另外一個就是,要實現共同富裕的話,要不斷增加員工的收入,但是整個社會富裕起來,這個貧富差距的矛盾就減少了,整個社會就和諧了,我認為企業都應該這麼做,這樣的話,你的財富才能受到人家的尊重,人家也不會來仇富了。

舒中勝:在一次風雲浙商頒獎典禮上,我看宗馥莉也來了,你也在,你現在跟女兒聯系是當面聊天多,還是電話聯系多。

宗慶後:現在幾乎沒聯系。

舒中勝:為什麼?

宗慶後:應該放手讓她自己干去,反正她干的也不會出什麼大毛病,因為開始前幾年是在我手下的,後來因為她獨立性比較強。第二個,我看看她也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因為他們的視野跟我們不一樣,想法也跟我們不一樣,因為畢竟她在國外留學過的,受到美國的教育比較多一點,回來之後也慢慢適應的中國文化,但我想讓她自己去干,肯定會干得比我更好一點。

舒中勝:你已經放心讓她單飛了,謝謝你接受我采訪,謝謝。

主持人:在評論一位著名經濟學家時,人們用為富人說話,為窮人辦事來形容,宗慶後不是經濟學家是位企業家,是風雲浙商是首富,但我覺得他一直在為窮人說話,為中小企業說話,為這個社會說話,他抱怨稅費太高,但他所以說2016年過的不好,是因為他覺得娃哈哈繳稅太少,他自己吃豆腐乳,常年穿布鞋,生活很簡樸,但他對員工對社會卻非常慷慨,他不上網,但他並不排斥網絡,他只是擔心,虛擬經濟虛火太旺,會給實體經濟帶來傷害,他直來直去實話實說,但我們分明可以感受到,他對這片土地的熱愛,講真,他是一位值得尊重的浙商。

延伸閱讀:

近日,一段福耀玻璃集團創始人、董事長曹德旺接受媒體采訪的視頻刷爆朋友圈,還再度將中國實體產業所面臨的現實問題推向了輿論前台。他說“中國製造業的綜合稅負比美國高35%”,“中國勞動力優勢已失去”。

而曹德旺本人回應說:“我實事求是指出客觀存在的問題,他們就要批判我,說我對中國經濟太悲觀。”“我之所以公開講,中國稅負太高、成本太高,這不是我在抱怨,也不是我要跑。我只是為了提醒政府,也提醒企業家,提醒大家危機感,告訴大家要小心。”曹德旺說。

曹德旺之後,很多人關心,同為製造業大佬,下一個出走的會是宗慶後嗎?宗慶後向本報記者回應:“現在沒有,而且亦沒有考慮。”

宗慶後曾表示,“都說營改增降低稅收,可最近,我們彙總了一下,今年的稅費跟去年相比,沒有任何下降,有些還增加了。”在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後看來,沒有實體經濟,沒有製造業的強大,富民強國是不可能的,“當前,我們的實體經濟存在很大困難。首先要降低實體經濟稅費,降低投資成本”。

宗慶後建議,杜絕土地財政,把房價降下來,讓年輕人能夠安心愉快地為國家發展作出貢獻。更重要的是,要有積極支持的財政政策,對高新產業予以支持。

“現在,美國掌握的大量高新技術,也不都是美國發明的。”宗慶後認為,掌握更多高級技術是促進我國製造業彎道超車的關鍵。我們應該鼓勵大量起用國外人才,提高技術水平,幫助製造業從低端邁向高端。同時,在宗慶後看來,要控製虛擬經濟的發展,警惕互聯網這把雙刃劍。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