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圖看透中國各省的特殊潛力:終於知道自己的家鄉牛在哪裏了!

ADVERTISEMENT

我們都知道,以經濟發展水平而言,中國大體可以分出三個梯隊:以北京、上海、廣東、江蘇和浙江等地為代表的東部沿海地區,經濟發展水平相對更好,是第一梯隊;以西藏、青海、甘肅等為代表的西部地區,經濟發展水平相對最次,是第三梯隊;而以湖南、湖北、安徽等為代表的中部地區,經濟發展水平居中,是第二梯隊。

但是這樣粗略的梯隊分法,對於衡量每個地區真實的經濟環境並無作用,也無法反應出每個地區特定的問題和獨有的優勢。為此,21世紀經濟研究院製作和發布《21綜合發展水平指數報告》,讓讀者們清晰了解到中國每一個地區的特殊的潛力。

21綜合發展指數,反映的是總體發展水平,與反映增長走勢的區域發展指數有所不同。

本指數由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課題組測算,通過經濟發展水平、居民生活水平、社會服務水平、生態水平、創新潛力5個二級指標來測算。

因為部分數據沒有獲得,西藏不參與全部指數的測算,但是部分單項指標參與排名。

最終結果顯示,東、中、西部地區在綜合發展水平上的差異呈現明顯的層級分布關係,單以單項指標來看,綜合發展水平指數較低的地區也存在明顯的優勢。

國家統計局原司長黃朗輝,國家發改委國土所原所長肖金成、北京大學中國國民經濟核算與經濟增長研究中心蔡誌洲、21世紀經濟研究院高級分析師定軍等參與了《21綜合發展水平指數2016》課題研究,並給出了一些建議。21世紀經濟研究院執行副院長陳晨星、研究總監耿雁冰進行了指導。報告執筆:定軍,研究助理和數據輸入:楊紅欽、謝藝觀等。

以下是各項指標詳解:

經測算,2016年21綜合發展水平指數前10名分別是,北京、浙江、上海、廣東、江蘇、重慶、湖南、福建、四川、河南(湖北、山東)。其中湖北、山東、河南為並列第十位。除了湖南、湖北、河南是中部省份,重慶、四川為西部省市,其餘7位都來自東部。

綜合發展水平指數位居後10名的分別是,河北、陝西、甘肅、山西、吉林、新疆、黑龍江、內蒙古、寧夏、青海,東部僅有河北,中部僅有山西, 其餘的有2個來自東北,7個來自西部。

可見,從綜合發展水平來看,東部地區發展水平最高,中部次之,東北以及西部最低。

河北的綜合發展水平指數為全國第21位,在全國綜合發展水平靠後。主要是因為創新潛力指數較低,河北的科技投入強度甚至不如一些西部省市自治區。

東部地區綜合發展水平指數最高。從分項指標看,東部地區除了生態指數稍有欠缺外,其餘各單項指標指數都在全國靠前,比如居民生活水平、創新潛力、社會服務水平、經濟發展等指標方面。西部地區因為財力不夠,在這些方面還存在大量欠賬。

從綜合水平指數排名來看,人均GDP高、居民收入水平高,GDP總量大的地區,一般都位居前列。所以一個地方要想提高綜合發展水平,首要的任務仍然是發展經濟。

但經濟結構對地區發展有重要影響,如天津中小企業不如浙江發達,雖然天津2015年人均GDP全國第一,超過上海和北京,但是天津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隻有31291.36元,甚至低於浙江的35537.09。這表明經濟發展要在居民收入上得到體現。

ADVERTISEMENT

值得關注的是,上海的綜合發展水平指數排在浙江之後,主要原因是浙江的創新能力較強,同時上海生態水平指數偏低,上海單位面積排放廢水和化學需氧量比較高,拉低了整體指數。

浙江的綜合發展水平指數全國第二,僅低於北京,與其創新指數排名全國第二有關。浙江人均年專利獲批量,規模以上工業創新產出指數均為全國第二。浙江互聯網接入率全國第一,這點也反映出其互聯網發展水平在全國最高。

報告選取反映經濟發展水平的7個分指標,分別是人均GDP、GDP總量、GDP增速、人口總量、城鎮化率、服務業比重、消費率來測算,各項指標權重分別為14.29%,均為正向指標,測算經濟發展水平。

經濟發展指數最高的是北京,其次是廣東、江蘇、上海、山東、浙江、天津、河南、重慶、湖南。經濟發展指數最低的10個地方是貴州、江西、海南、新疆、陝西、廣西、甘肅、寧夏、青海、山西。

東北的發展水平並不低。遼寧和黑龍江排名相對靠前,主要是遼寧經濟總量和人均GDP、人口總數在全國靠前。黑龍江的消費對經濟的貢獻率較高,最近幾年因為工業發展慢,服務業比重相應提升較快,這使得其服務業的發展指數很高。

廣東以經濟總量、人口總量第一,北京以服務業第一,上海以城鎮化率第一,分別占據優勢。

東北、西北人均GDP、GDP總量、GDP增速、服務業比重仍偏低。下一步需要加快經濟發展,特別是服務業發展,提升經濟綜合發展水平。

遼寧、山西增速放緩尚未對居民生活產生影響居民生活水平有4個分指標,分別是人均壽命(以最新的2010年數據指標為準)、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可支配收入與人均GDP之比,人均消費支出額、互聯網接入率5項指標構成,各項指標權重分別是20%,反映居民的收入、支出、上網以及居民分享經濟增長率等情況。

在居民生活水平方面,明顯地呈現發達地區高,邊遠地區水平較低的特征。

其中2015年居民生活水平最高的10個地區分別是上海、北京、浙江、廣東、江蘇、福建、遼寧、天津、海南、安徽。

最後10名的分別是河南、甘肅、吉林、新疆、陝西、內蒙古、寧夏、雲南、貴州、青海。

其中遼寧和山西的居民生活水平較高,其指數分別位居全國第七、第十一位,這表明,遼寧和山西的居民生活並未因為經濟發展增速放慢,而受到影響。

ADVERTISEMENT

比如山西2015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17853.67元,比河南的17124.75元、陝西的17394.98元都要高。山西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於重慶、內蒙古以外的其他任何西部地區。遼寧2015年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為24575.58元,位列全國第八。

需要注意的是,有幾個經濟增速較高地區的居民生活水平指數相對偏低。比如天津人均GDP全國第一,但是居民生活水平指數為全國第8名。這反映出其GDP增速很快,但是居民從中並未得到更多實惠,這顯示其重工業、國企比重大的特征,產業結構有待進一步調整。

整體而言,西部地區的西藏、青海、貴州、寧夏居民生活水平較低,需要加快經濟發展速度,盡快提高居民收入。比如2015年甘肅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隻有京滬的1/4左右,新疆也隻有京滬的1/3。河北與北京接壤,但是2015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隻有北京的37%左右。

京滬人均服務水平不占優勢社會服務水平指標包含4個分指標,分別是每千人的醫療床位數、小學生與全部常住人口之比、各地基礎養老保險參與率、交通水平(使用每平方公里交通里程和人均軌道交通里程加權)來測算,分別測算看病、上學、養老、出行的4個方面,各項指標權重分別是25%。

社會服務水平指數最高的前5名,分別是河南、重慶、北京、山東、湖南。第六位到第十位的分別是貴州、上海、遼寧、江蘇、四川。

從4個指標來看,每千人醫療床位數,全國最高的地區並不是京滬,而是新疆,其次是遼寧,京滬的水平甚至不如河南和湖北、湖南。這表明,京滬隻是整體醫療水平高,但是從單位人均的醫療服務水平上,並不占優勢。

類似的還有小學生人數與常住人口之比,上海、北京、天津為全國倒數前三名。河南、貴州位居全國前列。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因為京滬有大量的外地戶籍人口。外來人口比例較大時,小學和醫院的人均資源占用服務水平就要下降。而河南、貴州等地因為外出打工人員較多,現有常住人口享受的小學和醫院資源占用服務水平得到提升。

發達城市小學生就學較難,大量的非本地戶籍常住人口在當地上班,但是子女難以在當地入學。而越是邊遠和內陸地區,一般子女均隨父母在當地上學。

從單位面積的交通里程來看,上海、江蘇、重慶、山東、河南、湖北、安徽位居前7名,超過了北京。其中重慶、湖北、河南利用其區位優勢,大力發展交通運輸業和自貿區,說明其定位準確,發展潛力大。

生態水平東部僅粵瓊閩靠前本報告的生態水平指標有4個分指標,分別測算空氣、水、森林和能耗降低率,權重分別為25%。空氣指標涉及到PM2.5濃度、二氧化硫濃度、優良天氣的天數等,前2個是逆向指標,數字越高,得分越低。水指標則測算每平方公里的廢水和化學需氧量排放數量,也是逆向指標。能耗降低率是降幅越大,則指數越高。

從生態水平來看,位居前列的前10名有福建、雲南、廣西、吉林、江西、貴州、湖南、廣東、湖北、海南。東部省市僅僅有廣東、海南和福建入選。排名靠前的大部分是中西部地區。

生態水平指標分別測算了空氣、水、森林和能耗指標,各指標分別占25%權重,空氣指標使用PM2.5年度濃度指標,以及優良天氣數量,分別實施加權。各省數字取省會的城市PM2.5濃度。水指標取單位面積廢水和化學需氧量排放量,森林指標使用覆蓋率,能耗使用單位GDP能耗降低率指標。

從整體指標看,南部地區生態指標好,前10名隻有吉林一個位於北方。整體指標靠後的主要在京津冀和華東等地。比如上海、山東、河北、天津均排後10名之列。

從空氣質量來看,福建、雲南位居全國前列。從水指標來看,發達地區一般都不理想。上海、江蘇、山東、天津、北京單位面積廢水排放量或化學需氧量排放較大,使得其得分偏低。邊遠地區如西藏、青海等地排放量小,得分比高。

ADVERTISEMENT

另外京津冀和河南、山東等華北地區空氣汙染嚴重,得分在全國靠後。

創新潛力指數京浙津三甲創新潛力指標包含科技投入強度、每萬人的專利批準量、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投入產出指數(使用新產品銷售收入與開發投入之比)占比3個指標,權重各占1/3,分別從科技投入、科技成果產出、工業創新投入產出比角度來測算指數。

從創新潛力來看,北京、浙江、天津、上海、江蘇、廣東、重慶、湖南、安徽、山東位居全國前10名。

從科技投入強度來看,京滬津蘇粵浙陝鄂研發投入占GDP(地區生產總值)位居全國前列。

從人均專利授權量看,北京、浙江、江蘇、上海、天津、廣東位居全國前列。

從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新產品投入產出比看,湖南第一,天津、浙江、重慶位居前幾名。

目前北京、上海、安徽、天津、廣東(以深圳名義提出)分別提出了做某類科技中心或者創新中心的提法,此外福建、湖北、陝西、重慶在全國具有較大的創新優勢,這4個地區應該從規劃和全省的發展戰略定位上,進行全新布局。

政策建議從全國各省市自治區的21綜合發展指數排名來看,盡管前5名(京浙滬粵蘇)都是發達地區,但是東部的福建,西部的重慶、四川,中部湖南、河南、湖北正在加快追趕,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經超過了一些東部省份。

究其原因,是東部地區很多短板已經成為明顯的劣勢,比如限制外來人口導致社會服務水平低(比如京滬小學生占常住人口比非常低)、空氣汙染嚴重、水汙染排量大。

因此,東部地區要采取應對策略,比如如何解決空氣汙染,解決非本地戶籍人員的公共服務問題,促進人才資源轉化為要素生產力。對於河北、天津、北京、山東這樣的地區,這是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因素。

京滬等發達地區房價收入比較高,已經抑製了其吸引人才的優勢。這些地區絕對工資和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高,但是仍不足以支撐起可持續發展。

中西部地區以及東部的新興地區,比如沿海的福建,西部的重慶、雲南、貴州、青海、西藏、陝西,中部的湖北、河南、湖南、安徽,東北的遼寧,都有巨大的發展優勢。

比如福建、雲南、西藏有新鮮的空氣,青海有潔淨的水,安徽、湖北、重慶、遼寧、陝西有良好的人力資源以及創新優勢,河南和重慶、湖北有便利的交通條件,隻要利用得當,完全可以促進經濟加快發展,有條件實現居民生活水平快速提升。

各地應該利用自己的資源稟賦和區位優勢,做好戰略定位,避免重走東部地區先汙染後治理,或者先汙染迄今仍未有效治理的老路,實現彎道超車,提前實現全面小康,盡快盡早達到高收入地區的發展水平。

21君

上面的投票你投給了誰?理由是什麼?

除了部分綜合發展水平已經很高的地區,你覺得今年以來國內哪些地區的發展速度最快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