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產稅之外,樓市又一個大殺器來了!

ADVERTISEMENT

住房法:它是個什麼法?

近日,在《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看明年房地產市場新動向》一文中新華社首次提到了“住房法”。

房地產要立法?這並非新鮮事。據悉,在七八年前,住建部就開始牽頭起草“住房法”,這部法律有住房保障和商品市場兩部分。最終這部法律的方向變成了專攻住房保障,並定名為《基本住房保障法》。

隨著今年以來房地產調控的升級,一部調節更全面住房關係法律的出台似乎也隻是時間問題。

目前我國房地產的法律法規主要包括兩大方面:三部法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還有就是房地產相關的行政法規。

“住房法”很有可能成為一部上位法,也就是說相比其他法律有較高的法律效力。

它的推出流程並非一蹴而就,最終進入人大立法程序至少還需要幾年時間。

住房法:它是干嘛的?

在此我們可以大膽猜測一下:未來的“住房法”是干嘛的。顯而易見,首要一點就是讓住房回歸居住屬性,這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給未來樓市發展定的方向,也是近期一系列地方性調控的宗旨所在。

ADVERTISEMENT

從九月底到現在,房地產調控從未停歇。從北上廣深到最近發力的兩個城市南昌和濟南,從超一線到較弱的省會城市都未能幸免。

限購之所以成為可能,在於當地市場的非常態火熱。目前在全國範圍內,僅有20個左右的城市能保持穩定的人口和資金增量,它們大多位列9月以來集中限購的城市群內。

這些城市大多是二線以上城市,也就是副省級城市,或計劃單列市。隻有少數諸如蘇州、無錫這樣的普通地級市。

除此以外的大部分城市,買房在那里並不是天大的事兒。

對於在中小城市打拚的年輕人來說,房子的壓力遠未成為生活的主要障礙。首先,房子的均價並非高到天際,年輕人如果選擇貸款買房,每月的房貸在工資中的比例一般都在可承受的範圍內。

另外,這里的年輕人如果結婚組成家庭,甚至有些可以“繼承”父母的不動產。

未來的住房法當然並不局限於房價的調控,更重要的功能在於保障普通人有房子住,尤其是保障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權利。

ADVERTISEMENT

住房法:大殺器還是稻草人?

“住房法”還沒到來,要我說它極有可能淪為稻草人:三四線城市人口大量流失,庫存消化並不容易;一線城市綜合實力不減,要想房價真正下降也不是說說那麼簡單。

對於上面這對話,前面說的挺好,後半句值得商榷。在北京,能保持2300萬常住人口真的很困難。

深圳的面積僅有北京的八分之一,人口也已經超過了2200萬。目前中國的城鎮化進程剛剛過半,北上廣深對於人口的吸引力可不是說降就能降。

我國城鎮化水平並不均衡。胡煥庸線以東集聚了94%的人口,其中有一大部分受過良好的高等教育;另外還有討論較多的東北人口塌陷問題,也就是說越來越多的人口走向山海關以南。

北大周其仁教授曾在2012年時說,“我們的城鎮化率大致相當美國1920年代的水平,日本1940年代的水平。”並斷言,“統計數據代表了空間布局的未來趨勢:我們一定會往城鎮化率提高的方向走。”

ADVERTISEMENT

在2008年,美國約有82%人口居住在城市及其郊區(同時期世界城鎮化率為50.5%),到目前其人口中心持續向西南傾斜。

10月底發布的人口普查結果顯示,日本在過去五年里人口下降100萬,而最大的城市東京人口增長高達30餘萬。

這說明什麼,在城鎮化進程中,人口的流動你擋都擋不住。

我認為,解決中國的房地產問題,首先是官方要承認我們目前的城鎮化水平與速度,而不是製定人口天花板,把外鄉人擋在門外。

不要忘了,重點城市在用少建房的方式驅逐常住人口的同時,這些地方還在大力發展自貿區、城市新區,以此強化城市的中心地位。

另外,高鐵把大型城市之間的聯通變得更加通達,也讓城市人出門更為便捷。有這麼多好處,人們還有什麼理由不聚攏來?

至於“住房法”,有總比沒有好。

中國城市發展水平不均衡,在訂立法律法規時要綜合考量各地的情況。

比如在重點城市,人太多而房子太少,使得房價節節攀升,法規的設立就該強調房子的居住屬性,弱化投資屬性。而亟待去庫存的三四線城市正相反,讓房子回歸市場,是當務之急。

聲明:鳳凰房產致力於房產、財經等領域內容原創及精選。轉發文章的版權屬於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與原作者取得聯系,或無法查實原作者姓名,還望諒解。如覺侵權,或涉及版權問題,煩請後台聯系小編,多謝!微信公號如需轉載我們的原創文章,請在後台回複“轉載”,無授權我們將一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