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調查6家大型醫院:醫生回扣占藥價30%-40%】

ADVERTISEMENT

在大城市的醫院里,長期存在一些不看病的“特殊患者”,他們不僅和醫生熟悉,而且神通廣大,能和醫生進行某種交易。他們究竟是什麼人,與醫生之間存在什麼樣的利益呢?央視記者曆時8個月,調查了上海、湖南兩地的6家大型醫院,終於揭開了秘密。

ADVERTISEMENT

上海某知名醫院每年的門診量超過400萬人次,在國內享有很高的聲譽。央視記者發現,這家醫院幾乎每天都有上百個“特殊患者”前來就診。這些所謂的“患者”手中都沒有病曆,出現的時間也有一定的規律,一般都是醫生中午或下午下班前1個小時左右。更為奇怪的是,這些所謂的“患者”在1個小時內,要進兩三個診室。很顯然,這種現象極為不正常。記者注意到,這些所謂的“特殊患者”互相都比較熟悉,對不認識的人都保持高度警惕,只有在診室沒有患者的情況下才進入,而且還要把門反鎖上。

記者:他們在里邊干嘛?

醫院保潔人員:我在門診見多了,藥販子,賣藥的,推銷藥的,還有他們的私事啊。

原來,這群所謂的“患者”其實就是醫藥代表。這名醫院保潔人員透露,這些醫藥代表除了向醫生推銷藥品,還和醫生有“私事”要做。但對於是什麼“私事”,這名保潔人員不願多說。那麼,這些醫藥代表和醫生有什麼“私事”呢?為了一探究竟,記者借機進入了醫院神經內科的一個診室。

天天跑醫院“統方” 一個月賺一部手機

雖然已經是下班時間,診室里也沒有患者,但是醫生並沒有離開。除了醫生,診室里還聚集了十幾個醫藥代表。記者看到,有的醫藥代表還在醫生的電腦上查詢醫生的用藥情況。

醫生:上個月查(開)了多少啊?

醫藥代表:上個月開的多。

醫生:對, 120盒,正好120盒吧。

記者發現,這些醫藥代表無一例外都在和醫生聊著用藥量的話題。除了普通門診,各專家門診也有不少醫藥代表出入,談論的同樣是醫生用藥量的話題。

醫生:上個月高干(病房)怎麼樣?

醫藥代表:上個月高干不行,不理想,才200多盒。

醫生:這麼不給力啊,我們這應該還可以吧。

醫藥代表:這邊還可以,您上了超過150盒。

ADVERTISEMENT

統計醫院各科室的實際用藥情況在業內稱為“統方”,也就是核算每名醫生一個月的用藥量。那麼,醫藥代表“統方”的目的是什麼呢?在進一步的調查中記者了解到,醫藥代表代理的每種藥品,一般有十幾名甚至上百名醫生使用,而一天平均只能找到3到4名醫生,因此醫藥代表幾乎天天都到醫院蹲守,對各個科室進行“統方”。

醫藥代表:天天跟,反正就是天天跟,真的就是天天跟。我現在一個月做下來,我也知道了這個東西就是要混,就是要天天盯。

記者:你現在就單獨做這個醫院?

醫藥代表:我還在做一家別的醫院,上午去別家,下午我一定要過來。

記者發現,醫藥代表和醫生談“私事”時一般都不允許其他人在場,顯得很神秘,至於談什麼“私事”,都不願多說,但很顯然是一種交易。

醫生:開了兩張處方。

醫藥代表:要努力一點啊,我4月1日把手機丟了,說出來還沒人相信,很鬱悶啊。

醫生:這個月幫你把手機掙出來。

醫藥代表:我又買了一個。

醫生:你不一直都是蘋果5嗎?

醫藥代表:那個是蘋果6。

醫生:這麼多患者?

醫藥代表:外面好多患者呢。

醫生:行了,你放心,我們肯定給你賺一個手機。

醫藥代表當時要購買的這款手機市場價在5000塊錢左右,泌尿科專家門診的這名醫生,竟然聲稱一個月內通過開處方藥,就能幫醫藥代表賺到買手機的錢。醫生開出處方後,隻要患者購買了藥品,醫藥代表就能獲取近10%左右的提成。這也就是醫藥代表幾乎天天往醫院跑,希望醫生多開藥的重要原因。

回扣 三分鍾收四份“份子錢”

醫藥代表能拿到藥品價格10%的提成,那麼開藥的醫生又有什麼樣的利益呢?記者利用特殊錄像設備,在鏡頭下找到了答案。

醫藥代表:這是上個月的份子錢。

醫生:好的。

醫藥代表送給醫生的信封里裝的就是藥品回扣,業內也叫份子錢。央視記者隨後又對醫院的另外一個診室進行了調查,發現這個診室的醫生,同樣也收到了醫藥代表送的藥品回扣。

醫藥代表:150盒, 雖然寫的是10塊/盒,但我是給你的12塊/盒的價格(回扣)。

醫生:好好好。

也就是說,醫生開出一盒藥,就能得到12塊錢的藥品回扣,這名醫生一個月開了150盒,就收到了1800塊錢的藥品回扣。而這僅僅是一種藥品的回扣金額。這名醫生一個月開了多少種藥品?有多少名醫藥代表送多少回扣?記者無從得知。

記者曆經8個多月,對上海市四家醫院的近百名醫藥代表進行了跟蹤調查,發現這些醫藥代表進入診室後,幾乎都做了同一件事,送信封給醫生。其中,這名醫藥代表在不到1個小時的時間內,給三名醫生送信封。

而一名醫生,在3分鍾內,就收到了四名醫藥代表送來的信封。

醫藥代表:這個全國獨家,在華山藥房,治療過敏性鼻炎的,標價129塊。這個是45塊的回扣。

這名醫藥代表介紹,他代理的一種治療過敏性鼻炎的藥品標價是129元,給醫生的回扣是45元。也就是說,藥品回扣占到了藥品價格的35%左右。

醫藥代表:自費的嘛,也是差不多自費的30%,最少是30%、40%、45%。

其實,這麼高比例的藥品回扣返給醫生,並不僅僅在上海發生。記者隨後又來到湖南長沙進行調查,在長沙的一家知名醫院,一名醫藥代表向記者透露,他們返給醫生的藥品回扣,比例高的也在40%左右。

記者:多少個點?

醫藥代表:40個點。

記者:其他費用還有沒有呢?

醫藥代表:反正你給40個點就可以了。

據業內人士透露,藥品的中標價越高,回扣的空間就越大,就越能激勵醫生多開處方,藥品的銷量也就越高。藥品的回扣一般至少要在中標價的20%以上,才能保證有一定的銷量。

醫藥代表:您覺得我們政策(回扣)這一塊呢?

醫生:應該至少達到20個點以上,別人的好的都30多個點,你和別人怎麼去比。這個藥價格那麼高,企業這麼大,還這樣子,搞不懂你們還是個大企業。

醫藥代表:現在這塊還有些會議。

醫生:會議學習誰去參加?這段時間也沒有時間去。別的藥比你們還便宜一些是吧?只有20多塊錢/盒,他政策(回扣)比你們還好一些,5塊。你們給4塊,30多/盒吧,怎麼去做呢?跟你們關係好,用一點點。

ADVERTISEMENT

據醫藥代表介紹介紹,醫院藥品采購目錄里有兩種藥,這兩種藥都是用於治療同一種疾病,一種零售價20多元每盒的藥品回扣5元,比例為25%;另一種30多元每盒的藥品回扣只有4元,比例為13%。相比較而言,醫生一般隻開回扣比例高、金額大的藥品。

藥品中標價是市場價批發價的數倍 最高超10倍

安徽省太和縣是全國最大的藥品集散地,在這里可以買到國內外4000多家藥廠生產的25000多種藥品。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這里銷售的藥品價格遠遠低於一些大城市醫院的中標價。

記者:苯紮貝特片?

醫藥公司銷售人員:我們這個供貨價是14元。

記者:中標價是多少?

醫藥公司銷售人員:中標價是60元。

這種在市場上隻需要14元就可買到的藥品,經過省級藥品集中招標采購的中標價為60元,是市場價的4.3倍。而這還不算高,還有更離譜的。

醫藥公司銷售人員:氨曲南空間應該有10倍空間,賣5塊,中標價50塊3。

記者:它底價是多少?

醫藥公司銷售人員:底價五塊。依達拉奉114元,底價11塊5,9倍,10倍。

這名醫藥公司負責人還向記者提供了一些藥品價格目錄。記者注意到,這些用於心腦血管、抗感染等疾病治療的常用藥品,上海市藥品中標價一般是市場批發價的5倍左右,最高的超過了10倍。

藥品回扣 表現在"藥"根源在"醫"

醫藥代表和醫生之間的藥品回扣現象令人觸目驚心,部分藥品的中標價與市場價相比高得離譜。藥價虛高,不但加重了患者的藥費負擔,也讓政府的醫保資金不堪重負。其實近年來國家已采取多種措施降低藥價,專家認為,藥品回扣這一頑疾,問題表現在流通領域的“藥”,其根源卻在“醫”。

國家衛計委發布的《2015年我國衛生和計劃生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全國醫療總費用中,門診藥費占48.3%,住院藥費占36.9%,而英美等發達國家藥費占比僅為10%左右,我國藥品降價還有較大空間。

國務院醫改專家谘詢委員會委員 劉國恩:藥品從廠出來再進入流通,流通再進入到醫療服務的機構去,所有的環節里邊都可能形成藥價虛高,所以我們單方地去強調某一個方面的責任,實際上是不太妥當的,也不是公平的。不能夠單兵突進地去解決某一個方面的問題。

根據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深化醫改2016年重點工作任務》,國家將繼續破除公立醫院以藥補醫機製,提高醫療服務價格,引導公立醫院從依靠銷售藥品轉為依靠提高服務效率和服務質量增加收入;壓縮中間環節,降低虛高價格,鼓勵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城市推行“兩票製”,醫院與藥品生產企業直接結算藥品貨款、藥品生產企業與配送企業結算配送費用。國家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將改革招標采購機製,允許公立醫院單獨或組團采購,建立醫院與生產企業直接交易的互聯網平台,通過充分的市場化競爭,催生優質低價的藥品市場。

國務院醫改專家谘詢委員會委員 劉國恩:政府有關部門也推出了很多舉措,包括在“十三五”規劃里邊做出了規劃,比如說政府目前強調的,要在城市公立醫院里逐步推進藥品零差價的政策。另外一個,就是在流通領域里邊,逐步減少藥品從出廠到醫院、到患者手上,中間的過程。但是我個人認為,如果能夠從醫保的角度更好地去發揮控費作用的話,可能效果會更好,並且能夠調動醫務人員的積極性,也能顧及到醫院的利益,同時也能夠守護好病人的利益。

探索“三醫聯動”改革 遏製藥價虛高

利用醫保控製醫藥費用是國際通行的辦法。新一輪醫改實施以來,國家層面也在不斷探索。福建三明運用醫保杠杆,實行醫療、醫保、醫藥“三醫聯動”改革,有效遏製藥價虛高、過度醫療等現象。根據醫改安排,國家將在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城市推行“三醫聯動”改革。

福建三明將衛生、財政、民政、物價等部門涉及醫保的職能進行整合,醫保主導藥品招標采購,結算藥品費用,解決了原有的“管招標的不管采購,管采購的不管價格”的問題,花自己的錢辦自己的事,藥品采購價格大幅降低。比如基本藥物奧美拉唑鈉粉針,從256元/盒降到了7.8元/盒。藥品價格大幅下降,擠掉回扣的空間,沒有回扣的刺激,醫生濫用藥的情況顯著降低。

福建省醫保辦主任 詹積富:就是發揮醫保的基礎性作用,把醫保對藥品的生產企業、流通企業、醫院的運行、醫生的行為有個監督製約的作用。

國家衛計委科技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代濤:把醫保的籌資,我們籌了多少錢,為老百姓提供了多少服務,統一負責起來,然後醫療機構只是提供醫療行為,這樣一個機製的變化應該是非常重要的。

為調動公立醫院主動降低醫藥費的積極性,三明推進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在22家公立醫院試行單病種付費,根據醫院等級和醫療水平,分別核定各家醫院的門診和住院次均費用定額標準,在剔除如突發重症病人等不可控因素後,低於定額標準的部分也就是節約的醫藥費用,按60%獎勵給醫院,進入工資總額;超過定額標準的費用醫保不予支付。與此同時提高醫務人員勞動價值和陽光待遇,推動公立醫院良性發展。

福建省醫保辦主任 詹積富:最終目標就是讓我們老百姓少吃冤枉藥,少花冤枉錢,少開冤枉刀,以最少的醫療費用開支,獲取最大的健康效益。

三明醫改實施4年多以來,公立醫院藥品花費由8.1億元減少到6.1億元;城鎮職工醫保基金赤字2.1億元扭轉為盈餘1.3億元;醫務人員平均年薪由4.2萬元增加到8.9萬元。三明醫改,使藥品費用大幅度下降、醫務人員收入顯著上升,醫保基金從虧損轉為平衡,真正實現了患者、醫院、醫生和政府多方共贏。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