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美做手機,黃光裕要大戰周鴻禕?杜鵑這麼回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文| 馬鉞

和老對手蘇寧以及很多熱衷於互聯網轉型的傳統企業相比,國美對待互聯網的態度一直保守而謹慎,不過現在,這家國內家電零售業巨頭決定有所改變:在昨天舉行的國美30周年慶暨戰略發布會上,杜鵑宣布國美要進行一場融合線上線下的新零售轉型。

”天時地利人和“,杜鵑這樣解釋國美為什麼會選擇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來擁抱互聯網。

國美的電商嚐試其實非常早,先是建立了國美網上商城,2010年11月又收購了庫巴網,後來將兩者整合為國美在線。據南方周末報道,2012年,身在獄中的黃光裕對國美電商戰略做了四次表態。一是大力發展移動客戶端,稱”這沒有什麼可多說的“;二是對國美電商的虧損現狀很不滿意,稱”我沒做過虧本的生意“。三是國美要在網上賣字畫,進軍線上藝術品投資領域;四是要求加快對020領域的布局。

不過,面對洶湧而來的互聯網大潮,杜鵑坦言自己當時沒有將方向想得很清楚。同時,根據自己的經驗和國美的基因,杜鵑判斷,那時候並非轉型的好時機,”當時互聯網泡沫很(嚴重),都是在燒錢、燒規模,但一定要燒出個結果才行,如果燒不出個結果,那還是要比較慎重。“

四年時間過去,杜鵑認為,國美進軍互聯網的時機成熟了。一方面是宏觀政策吹來了東風,今年11月,國務院發布《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推動實體零售創新轉型的意見》,從調整商業結構、創新發展方式、促進跨界融合三個方面明確了實體零售企業創新轉型的9項主要任務,定調實體零售轉型。

另一方面市場也出現了變化,”用戶也都冷靜下來,對互聯網、線上線下的認知改變了“,杜鵑表示,國美的人才儲備、組織系統都已經準備好了。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盈利能夠支撐我們轉型“,不久前國美公布了前三季度財報,國美電器同期增長15%,從2013年開始迄今連續15季度保持業績盈利且增長,成為國內唯一盈利的家電連鎖零售商。

王健林之前的言論相似,杜鵑的話也讓很多盈利遙遙無期的互聯網企業躺槍了:”一個企業再有夢想,再有追求,也得有支撐點,如果不能持續盈利,燒投資者、股東的錢,就是對他們不負責;燒自己的錢就更應該慎重。“

ADVERTISEMENT

在發布會上,國美對這場轉型的概念包裝令人眼花繚亂。杜鵑的表述是這樣的:”由技術推動的零售新時代已經來臨,國美的新戰略是建立以用戶為王、產品為王、平台為王、服務為王、分享為王、體驗為王、線上線下融合的社交商務生態圈,形成對用戶利益最大化的新零售模式“。“

拋開概念,國美新零售轉型的實質性動作有三個。

第一是在組織架構上進行了調整。

在此次發布會上,在此次發布會上,國美控股集團目前已有的線下零售、互聯網生態、智能家居、智能手機、金融投資、房地產六大產業板塊首次對外正式亮相。其中互聯網生態引人注目。

國美集團將旗下國美在線、國美海外購、國美管家等公司進行了整合,成立了國美互聯網生態(分享)科技公司。國美電器CFO方巍同時兼任此公司的CEO。方巍表示,整合的目的在於將原有國美各自分散的業務整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強鏈接“體系,最終讓國美打造一個”社交+商務+分享“的生態圈。

原國美旗下美信公司CEO宋永柱被任命為總裁,向方巍彙報。原國美在線CEO李俊濤擔任國美集團高級副總裁。

國美線上業務負責人更換非常頻繁,五年更換了五人,對此,杜鵑的態度非常明確:”首先,要給優秀的人更多機會,然後業務發展速度慢,沒有達到預期目標。是不是很直白?但沒做好就是沒做好。“

第二是推出了”國美Plus“。

這是一款類似於微店的APP,杜鵑和方巍”社交+商務+分享“的生態圈夢想主要就靠這款APP來承載。

ADVERTISEMENT

除了可以直接開店外,這個App 增加了圈子、IM群聊等社交功能。按照國美的設想,希望通過社交的方式形成以國美Plus為主流的線上入口端,以門店作為線下入口,實現線上線下全渠道閉環。

第三個實質性動作是推出國美自己的手機產品。

國美智能手機總裁沙翔透露,國美將在明年第一季度發布自有品牌手機。他表示,國美手機將主打信息安全,配備指紋、虹膜雙識別,在軟件上將采用Android與自有TEE雙系統。”國美手機目前已經與國內最大的自主芯片的提供商紫光集團達成了戰略合作,在互聯網,智能家居移動支付方面都有全方位的合作“。

一個有趣的巧合是,這次發布會在798的尤倫斯藝術中心舉行,360就在一步之遙,國美手機以安全作為主打,正好和360重合,周鴻禕vs黃光裕,這個戲碼實在好看。

國美的戰略非常富有遠見,從三個實質性動作來看,杜鵑這次也不是說說而已,現在這個浪潮退去、泡沫破滅的時候,對於國美布局智能物聯網正是時機。國美本身的優勢,如全國1700家門店的渠道優勢,也有利於國美推進戰略轉型,畢竟,今年OPPOvivo靠渠道製勝令人印象深刻,小米都在全力建設線下,國美做手機、做生態自有其邏輯,並非天方夜譚。

不過,國美的困難也顯而易見。”社交+商務+分享“的生態圈,這是任何一家互聯網公司的夢想,不過實現起來不啻登天。

阿里作為中國互聯網業界的一極,做了許多次社交嚐試,都成績慘淡,就更別說毫無社交基因的國美。

智能手機如今也已經是一片紅海,國美完全是個新手,安全概念和渠道優勢並不能保證國美殺出一條生路。一提起”生態“,就難免令人想起樂視,很多時候,謹慎和保守並非缺點,國美自己這四年來的經曆就證明了這一點。

對於困難,杜鵑估計得非常充分,她表示,六個為王現在已經開始在各個環節推進,但做到讓用戶滿意需要時間,而且市場也在隨時發生變化。至於這個時間具體是多久,杜鵑說:”用戶和市場有這個容忍度,就有時間,沒有忍受度就沒有時間了,今天推出,很短的時間沒有人喜歡就必須得變,要不然就沒有市場存活的空間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