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價值1340億美元的大會,川普和矽谷大佬們都說了啥?

ADVERTISEMENT

從昨天開始,全世界都把目光聚集到了美國,最終美聯儲沒有再次讓市場“踏空”,北京時間今日淩晨3點公布利率決議,將聯邦基金利率提高25個基點。消息一出,也引發了金融市場的劇烈波動。

ADVERTISEMENT

美聯儲加息的餘波僅僅是一個開始,另一個焦點人物特朗普也在為入主白宮繼續忙活著。北京時間12月15日消息,美國新當選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本周三在位於紐約的特朗普大廈舉行了一場圓桌會議。

那邊美聯儲加息,這邊特朗普組織一眾大佬開會,真是你方唱罷我登場。

一場身家超過1340億美元的大會

這場被稱為“美國科技峰會”的圓桌會議備受矚目,不僅僅是因為特朗普作為下一任美國總統的身份,其他與會者的身份同樣重磅,讓我們來看看這一串耀眼的名單吧:

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

Alphabet首席執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

執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

亞馬遜首席執行官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

此外,特朗普的三個孩子——埃里克(Eric)、伊萬卡(Ivanka)以及小唐納德(Donald Jr)也都出席了峰會。

▲特朗普與科技巨頭會議座次圖(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r)

可以看到,美國市值最高的三家公司:蘋果、Alphabet(穀歌)和微軟的CEO們都來了。其中,Alphabet首席執行官佩奇在《福布斯》雜誌剛剛評出的“2016年全球最具影響力前十大CEO”名單中位列榜首,公司市值超過5000億美元。排在第二位和第三位的CEO則分別為Facebook CEO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亞馬遜CEO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

據華爾街日報統計,與會公司市值超過2萬億美元,而福布斯給出的參會高管總財富合計達1340億美元。

有趣的是,許多與會的科技高管此前都曾公開批評特朗普或其政治立場。在競選期間,特朗普曾猛批蘋果公司,認為其應該將製造工廠搬回美國。而此次的會議座位排序上,庫克卻被安排在了離特朗普較近的座位上,他與特朗普之間隻相隔1人,那就是著名投資人、Facebook董事會成員、特朗普的支持者彼得·泰爾(Peter Thiel)。

▲圖片來源:東方IC

令外界頗感意外的是,盡管Twitter在特朗普競選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而且特朗普還利用該平台大力宣傳各種政策,但該公司卻並未受邀參加此次會議。

特朗普過渡團隊發言人表示,主要原因是Twitter規模太小。該團隊的一名官員說:“他們之所以沒有獲得邀請,是因為規模還不夠大。”據悉,在此次受邀參加會議的企業中,市值最小的特斯拉也達到319.2億美元,而Twitter只有138.5億美元。

特朗普和大佬們都說了些什麼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曾在競選期間與貝索斯多次言語不和,特朗普稱其利用《華盛頓郵報》的所有權讓亞馬遜交更少的稅並保持其不受反壟斷指控。而貝索斯則戲稱應該把特朗普用火箭扔到太空上去。在此次的會議上,貝索斯被安排在特朗普右側第四的位置上,而兩人之前的火藥味似乎也全然不見。

▲圖片來源:雷鋒網

據福布斯網站報道,貝索斯在會議上表示:“我在今天的會議上發現當選總統和他的過渡團隊以及各位科技領導者都很有效率。我分享了自己的觀點,認為政府應該將創新作為關鍵支柱之一,這就可以為整個國家的各行各業創造大量就業。受益領域包括農業、基礎設施、製造業等各個領域,而不僅僅是科技行業。”

特朗普則在會議上表示,他很希望能夠幫助科技行業蓬勃發展,而各家公司的高管都可以隨時給他打電話,因為雙方之間並沒有正式的上下屬關係。

自從特朗普當選以來,美國股市已經大幅上漲,盡管科技股表現平平,但他仍在此次會議上提到了這一現象。“我在這兒將協助大夥做得更好,(實際上)你們現在已經做得很好,並且我為反彈感到榮幸。由於他們所有人都在討論反彈,所以房間里的每個人應該多多少少喜歡我一點點了,而我們將繼續讓這種反彈持續下去。或許更重要的是我們想讓你們繼續保持驚人的創新。”

另外,特朗普還表示,政府接下來將會帶來公平的貿易交易、會讓在座所有人的貿易變得更加容易。他們將打破各大公司現面臨的大量跨境貿易限制、解決他們面臨的貿易跨境問題。

這些則牽涉到特朗普政策中提到的將製造業崗位轉回美國及稅製改革等問題。

如果美國少征稅,企業就願意回歸嗎?

▲圖片來源:東方IC

眾所周知,特朗普所提出的稅製改革關注的焦點主要有兩點:

一是個人所得稅最高稅率從當前的39.6%調降到33%,稅率級距從現行的7個,簡化為3個;

二是將當前企業所得稅從35%降到15%,此外,新工廠和新購設備的成本可以抵稅。

從傳統理論上來說,資本輸出,可以拓展市場,並且帶回超額利潤。但是目前的美國的跨國公司,尤其科技公司,在輸出資本,拓展市場的同時,卻普遍在海外截流利潤,甚至減少美國國內相應就業崗位。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之一正是美國的高稅率,而特朗普則希望通過減稅來促成企業回歸,最終把利潤留在美國。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表示,“美國稅率高、稅種多的問題一直以來被人們詬病。此次特朗普的稅製改革,對於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來說,絕對是利好。不排除政策落地後,會引發規模性的企業回流。”白明說道。

減稅意味著稅收的減少,根據非盈利組織稅務基金會(Tax Foundation)的估計,特朗普的稅改計劃可使美國納稅人平均少繳1818美元,未來十年至少可增加2500萬個工作機會。

然而,稅率是企業應該考慮的因素之一,但並非唯一,還包括成本和產業鏈配套等等。其中成本里的重要一項人工成本方面,美國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相比明顯處於劣勢。以中國為例,盡管近年來中國人力成本上升很快,但目前仍只有發達國家的三分之一到一半左右,如果政策方面給予的優惠不能抵消製造業回流帶來的成本上升,那麼企業將失去回歸本土的動力。

就此而言,特朗普想解決這些問題,僅僅靠稅製改革等等國內政策恐怕難以達到成效,或許還需要一定的外部因素,比如新的國際性公約來促成,但是要建立一個新的國際框架並非一朝一夕能夠做到,這種不確定性或將一直伴隨著特朗普的整個任期。

每經編輯 王曉波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每經網(張懷水)

ADVERTISEMENT

福布斯網、雷鋒網、新浪科技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