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11天浮虧13.87億已顯疲態 王石或能笑到最後?】

ADVERTISEMENT

在這場殘酷的鬥爭和博弈中,恒大已顯疲態,王石或能笑到最後?

ADVERTISEMENT

作者:秦小琴

在險資高調現身股市後,一場監管風暴劈頭蓋臉砸向萬能險。而這遠未結束,知名投行高盛高華近期發布看空萬科A的研究報告。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測算,截至12月8日,恒大11月18日-11月29日的增持的5.098億股已浮虧約13.87億元。

這將激進的險資舉牌再次捧上輿論的風口浪尖。業內指出,在這場殘酷鬥爭和博弈中,部分激進險企或面臨現金流壓力和償付能力充足率壓力,而這或意味著諸如王石、董明珠等或能笑到最後?

恒大人壽10天浮虧約13.87億元

昨天驚動資本市場的,來自於高盛高華的一份研報。

根據研報,對萬科維持“賣出”評級,12個月目標價16.5元/股。給出這一目標價的理由是,萬科A估值遠高於正常水平。而這一定程度上是7月底以來恒大增持萬科A股份至14.07%所致。

萬科A當前估值遠高於2010年以來曆史區間的1個標準差(相對於2016年年底預期淨資產價值溢價8%,對應13.9倍的2016年預期市盈率和2.5倍的2016年預期市淨率),且相對於A股同業(相對淨資產價值折讓22%,市盈率11.6倍,市淨率2.0倍)存在大幅溢價。

研報指出,其股價已遠遠超出了通過合理的資本配置可實現的淨資產價值擴張潛力,當前股價已計入了加杠杆進行淨資產價值擴張的潛力。

這意味著,從12月8日收盤價該股還有超過30%的下跌空間。

受此影響,萬科A進一步走弱,12月8日收盤報收24.74元,下跌1.59%。值得一提的是,近期萬科A股價低迷,相對於11月18日的短期最高價29元/股,已經有近15%的跌幅。

21世紀經濟報道指出,相比寶能系較早買入萬科,後期進入的恒大則面臨部分資金被套的窘境。

11月30日,萬科A公告的恒大最近一筆增持發生在11月18日-11月29日,其通過附屬公司在市場上及大宗交易收購共計5.098億股萬科A,收購總代價為140.1億元。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粗略計算,該部分增持平均價格達到了27.46元/股。12月8日的收盤價較這一平均價格跌2.72元/股,跌幅9.9%。

ADVERTISEMENT

也就是說,截至12月8日,恒大11月18日-11月29日的增持的5.098億股已經浮虧約13.87億元。

恒大人壽三季度現金流出31.27億元

在保險機構中,萬能險遭遇嚴厲監管,舉牌戰鬥力受到極大影響。保監會數據顯示,1-10月恒大人壽規模保費413億元中,90%為萬能險。

在最近保監會通報的萬能險整改舉措里,針對互聯網保險領域萬能險產品存在銷售誤導、結算利率惡性競爭等問題,保監會先後叫停了前海人壽、恒大人壽等6家公司的互聯網渠道保險業務。業內指出,對萬能險的監管政策或還將繼續升級,個別險企的流動性問題也將持續成為市場關注熱點。

上周末,證監會主席劉士餘以嚴厲措辭怒斥舉牌野蠻人,希望資產管理人不做興風作浪的妖精。

恒大人壽三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恒大人壽在第三季度虧損9.65億元,前三季度累計虧損11.93億元,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179.73%、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175.3%。截至9月底,恒大人壽的淨資產達到110.62億元。

值得留意的是,恒大人壽在前三季度的淨現金流為負值,共淨流出31.27億元,其中業務現金流為正數、投資現金流為負數。

恒大人壽公告表示,第三季度公司淨現金流為負值,主要是考慮到整體金融市場形勢和資產配置計劃,在二季度末可投資金額較充裕的基礎上,逐步進行資產的投資與配置,故三季度的投資現金流出較二季度增加幅度較大,導致三季度淨現金流為負,並非表示公司出現流動性缺口。恒大人壽稱,公司整體流動性仍然充裕,9月底賬面剩餘資金37.3億元,今年以來累計淨現金流2.9億元。

為了使公司能夠應對極端壓力下的流動性需求,恒大人壽已經采取兩大措施:保證總資產收益的要求下,配置了大量優質流動性資產,包括現金、貨幣基金、短期存款等;為了豐富公司的融資手段,降低融資成本,公司計劃發行次級債。

截至三季報數據,恒大人壽共持有10隻個股,其中梅雁吉祥已確定在拋售後由恒大集團其他子公司接手,剩餘9隻個股中有5隻在賣出後再次買入,恒大人壽最新持股數量和市值不能確定。如純以三季報持股數據估算,恒大人壽的持股市值不超過30億元。

ADVERTISEMENT

激進險企或存現金流壓力

對高度倚重萬能險的險企來說,掐斷萬能險就像掐住血液動脈,如果不能及時調整保費結構,後續面臨的或就是流動性壓力,多家機構分析師也不約而同地關注個別險企的流動性壓力。

海通證券一份研報認為,2016年以來,保監會已密集出台了限制和規範萬能險的系列政策,有效控製了萬能險的無序增長,減弱了部分保險公司的舉牌能力。不過,部分中小保險公司或將面臨現金流壓力和償付能力充足率壓力,舉牌行為或將進一步被抑製。

由於中小型保險公司的保費主要來源是萬能險等中短存續期業務,保監會持續強化萬能險監管,顯著降低了中小保險公司高負債成本的新增保費。且根據兩大《通知》的規定,2017年4月1日前,中小保險公司大部分不滿足規定的產品均需停售。此外,償二代下,中小保險公司償付能力充足率降低,部分公司已逼近100%的監管線。

國信證券曾發研報稱,不同於成熟市場,國內萬能險更為側重於理財性質,且剛性兌付的金融環境放大了居民對萬能險的需求,部分替代了理財產品的功能,目前國內萬能險結算利率仍高達4%-6%,加上管理費用以及渠道費用,保單負債真實成本其實更高。

萬能險監管一再升級,考驗資產驅動型險企的流動性。資產驅動型險企流動性對新單銷售、退保率和具備現金流基礎的投資收益等3個因素較為敏感,由於舉牌上市公司所得股權按權益法計入長期股權投資,若上市公司不分紅,則只能帶來賬面投資收益,並無實際現金流支撐。目前,激進型險企萬能險占比在80%-100%之間,綜合考慮以上因素,本次監管趨嚴將使激進型險企流動性面臨較大壓力。

華寶證券研報則認為,期限短高流動性的萬能險產品,帶有很強的“投機”性質,如果此類產品占比過高容易引發保險公司流動性風險,同時和保險的保障價值相違背,勢必不會長久,如果投資端出現較大的波動加之退保壓力加大,部分公司特別是投資行為較為激進的保險公司或面臨較大的現金流壓力。

舉牌或進一步被抑製,王石將笑到最後?

有業內人士指出,隨著證監會和保監會相繼釋放從嚴監管的信號,為穩定國內金融環境,保證保險資金成為穩定資本市場的價值投資者,防範資產負債錯配、流動性風險,針對險資舉牌、杠杆收購的監管將持續加強。加上部分中小保險公司或面臨現金流壓力和償付能力充足率壓力,二級市場舉牌行為或進一步被抑製。

一位中小險企負責人指出,險資舉牌應該一分為二看待,保險行業主流的投資行為不存在問題,保險資金作為重要的機構投資者,也是資本市場長期資金的重要來源,可以彌補市場的資金短板,對資本市場的良性發展具有重要作用。當前主要問題是部分險企的做法挑戰了底線,投資行為不符合監管規定。因此,符合監管規則、符合保險資金長期投資的行為應予以支持,“快進快出”、與保險資金投資大方向有所背離的行為則應予以規範。

有業內人士指出,從今年來看,保險機構對優秀的實體企業舉牌,萬科、格力、伊利、南玻等大量公司紛紛被入侵,實體企業戰戰兢兢。從過去的案例來看,保險機構沒有經營成功實體企業的案例。如今,在部分激進險企或面臨現金流壓力和償付能力充足率壓力之時,這對諸如王石董明珠來說,或許是個好消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