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徐翔案猜想:A股沒有神話,只有入戲太深的莊家

ADVERTISEMENT

青島中院附近部分道路12月5日至7日臨時封閉

12月2日,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公告欄張貼公告稱,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定於2016年12月5日9時0分,在四樓大審判庭依法公開審理由山東省青島市人民檢察院指控的被告人徐翔、王巍(MICHAEL. WONG)、竺勇犯操縱證券市場罪一案。

12月2日,青島交警官方微信發布通告稱,因活動需要,交警部門將於2016年12月5日至2016年12月7日,每日7時至18時30分,對海口路(東海路至凱倫花園西出口段)進行臨時封閉。

ADVERTISEMENT

根據青島交警通告,封閉期間禁止車輛通行,途經車輛可經東海東路、香港東路、梅嶺西路等道路繞行。請過往車輛及人員注意觀察,配合現場執勤民警指揮。

同時,經與青島市道路運輸管理局協商,對途經封閉路段的386、623路公交車進行調流。

地圖信息顯示,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所在地正位於海口路(東海路至凱倫花園西出口段)附近。

A股沒有神話,只有入戲太深的莊家

江湖最喜歡造神運動,因為沒有信仰,就喜歡盲從別人,不絕如縷。A股曾經草莽亂世,莊家橫行,宵小之輩都能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股神就成了A股亂世的精神支柱。江浙徐翔一直被當成股神,2015年股災後青島的深牢大獄鎖住昔日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徐翔,當真相大白的時候,曾經的風雲激蕩都只是一場遊戲。

美邦服飾、金科股份為首的一批上市公司卷宗送上法庭時,徐翔所謂的彪悍只是塗抹在臉上的油彩而已。徐翔在江湖中有著鐵血的操盤記錄,要想在徐翔的世界里混飯吃,研究員推薦的股票如果不漲,就算功臣也會失寵,買入虧損者更會拒絕補倉。在最風光的時候,徐翔的金剛們派駐成為上市公司諸侯大員,派到上市公司隻為更好地操縱股價。

ADVERTISEMENT

(網絡流傳徐翔案卷宗)

作為A股史上最神秘的大佬之一,徐翔將面對著諸多指控,例如“操作市場”、“內幕交易”、“勾結官員”等等,而所涉及的上市公司更是多達10餘家,可以預見,這場官司勢必將成為A股曆史進程中的經典之一。

那麼,今天就讓我們提前預熱一下。

ADVERTISEMENT

三大被告與一個“豪華”辯護律師團

在下周一的庭審中,總共有三位被告,分別是徐翔、王巍和竺勇。徐翔不必多聊,竺勇為世人所知則是因一份股權凍結書。

11月10、11日兩日,寧波中百連發兩份股權凍結書,一份是大股東西藏澤添的股權凍結書;另一份則是二股東竺仁寶的個人持股凍結書;由此,竺仁寶是徐翔馬甲的身份被揭露。

據悉,竺勇早年任寧波天一證券高管,後任職光大證券投資銀行上海三部副總經理。竺勇還是中國證券界的第一批保薦人,擅長做一級市場的運作。徐翔多年來一直服膺竺勇的能力,多次挖角竺勇未果。2014年,竺勇離開光大證券,成立一家投資公司,由此開始了與徐翔在資本運作合作上的征程。

至於另一名被告王巍,根據查閱,此人非澤熙員工,亦從未出現在澤熙持股的上市公司高管名單中,即便寧波遊資圈內人士,都對其毫無了解。可以說,此人的身份至今還是個迷。

徐翔、竺仁寶,以及神秘的王巍,不用多說,三人個個身價顯赫,因此,這三人所聘請的辯護律師也是來頭頗大。

根據記者獨家獲悉,徐翔的辯護律師錢列陽的專業職業領域即刑事訴訟,他代理的標誌性案件包括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及上海社保案、原鐵道部部長劉誌軍受賄、濫用職權案。

王巍的辯護律師許蘭亭現任中國律師協會刑事辯護委員會副主任。今年以來,許蘭亭分別代理了令計劃案件、新疆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栗智案件、受賄超過3億元的龍煤高管於鐵義案件,以及“呼格案”專案組組長馮誌明案件。

竺勇則聘請了德恒律師事務所合作人李貴方。李貴方曾出任“薄熙來案”辯護律師,同時他在經濟犯罪案件中的執業能力聲名顯赫,主辦過中經信公司系列經濟糾紛案、原廣東科龍電器董事長顧雛軍虛報注冊資本罪等案件。

13家上市公司涉案,徐翔40億身價打水漂

徐翔之所以能在A股之中混的風生水起,緣於他與多家上市公司高層的“默契合作”。因此,在周一的庭審中,與三大被告一同出庭的還有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或實際控製人,包括華麗家族、美邦服飾、樂通股份、*ST新梅、文峰股份等。

根據未證實的消息稱,徐翔案的突破口就是在美邦服飾。根據坊間傳聞,徐翔的基金是普通老百姓買不到的,客戶都是高級干部的家屬。有一個上海著名的“官二代”,跟著徐翔一起炒股票,重倉買入美特斯邦威後被套牢了。這個“官二代”向徐翔抱怨,於是徐翔立刻打了個電話給中信證券的操盤手,這個操盤手就在7 月8 日之後重倉買入了美特斯邦威15% 的股份,而美特斯邦威並未作出公告。在這件事上,徐翔犯了一個低級錯誤,他給中信操盤手打的這個電話被記錄在案了。公安部就從美特斯邦威作為切入口來調查,先抓到操盤手,然後把徐翔供出來了。

目前,兩市之中共有五隻與徐翔相關的股票被青島市公安局執行輪候凍結,如下表:

除華麗家族的股份是由上海澤熙增煦投資持有之外,其他股份分別由徐翔的父母和徐翔朋友的家屬代持。據悉,上述股份在徐翔買入時的總價值為42.1億元,被執行輪候凍結時的價值為79.21億元,這一階段的浮盈總額為37.11億元。

根據《證券法》規定,一旦徐翔被判斷罪名成立,不僅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這意味著,徐翔的罰款區間在37.11-185.55億元左右。此前,《法製晚報》報道稱,目前徐翔個人資產達到40億元,澤熙管理的資產將近200億元。看起來,一旦罪名成立,徐翔40億的身價將打水漂了。

徐翔和中信證券程博明有關係嗎?

在徐翔被捕的這一年當中,最大的懸疑便是他與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之間的種種傳聞,先是徐翔與程博明先後被捕,然後二人的受審地點又同為青島。加之上文所提到的,傳聞程博明助力徐翔和他的高官朋友解套,這些不絕於耳的臆測讓人越聽越玄乎。

市場揣測,徐翔、程博明、劉軍和許駿可能分享了的一些內幕信息和資源,利用這些內幕信息操縱了一些上市公司股價。這些內幕信息可能包括維穩動向,這些資源可能包括國家的維穩資金。

究竟徐翔和程博明之間有沒有交易?相信隨著案件的一步步庭審,答案終將水落石出。不過,我們也可從現有的公開信息中略知一二。

據悉,在周一的徐翔庭審中,並未提及中信證券程博明等人。對此,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彭冰認為,“如果沒有在同一個法院同時起訴程博明等人和徐翔等人,這說明程博明等人可能不是徐翔等人操縱證券市場案的共犯,或者說,至少關聯度很小。”

而在中信證券這一頭,早在今年9月23日,證監會主席劉士餘赴中信證券調研時便已稱,去年的事件已結束;而目前,包括徐剛在內的中信證券多名中高層管理人員,都已被允許回家或工作崗位。由此可見,即便徐翔與程博明有瓜葛,也隻屬私人瓜葛。

版權說明:感謝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與創作,反做空研究中心公眾號均在文章開頭備注了原標題和來源。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發送消息至公號後台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非常感謝!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