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帶血營銷炒作已涉嫌詐騙 再不退錢最高可判無期

ADVERTISEMENT

文/唐映紅

ADVERTISEMENT
(題圖:羅爾接受媒體采訪。)

今天早上,微信盆友圈被一篇文章,《羅一笑,你給我站住》,刷了屏;上了一上午的課,盆友圈又被反轉的訊息刷了屏。

早上的那篇刷屏文,有兩個版本。署名羅爾的版本,作者飽含深情地描寫了自己面對罹患白血病的女兒的感喟和心酸。僅僅是這一篇文章,確實能夠觸動讀者的內心,人性中憐憫和利他的天性使讀者自然而然為打動自己的故事點讚、轉發和打賞,人之常情,善莫大焉。

ADVERTISEMENT

另一篇同題的文章,署名楊秋波,說的是另一件事,以羅一笑白血病為由的募捐文章《耶穌,請別讓我做你的敵人》爆款了,超過十萬的讚賞。

而在《耶穌,請別讓我做你的敵人》中,用煽情的文字描述了羅爾的不容易,羅一笑病情導致經濟的維艱,提到了小銅人公司。

文章說,“面向每天少則一萬出頭,多則三萬有餘的費用,一向大條的羅爾也亂了方寸。

繼而,文章提出:

其一,我們通過P2P觀察公眾號轉發一篇羅爾微信上的文章,鼓勵用戶轉發,大家每轉發一次,小銅人公司向羅爾定向捐贈1元(保底捐贈兩萬元,上限五十萬元,截止11月30日零時);

其二,本文開通打賞功能,所有打賞全部定向捐贈羅爾,用以解決羅一笑的白血病治療;

其三,本次捐贈款項,專款專用,若有結餘,委托羅爾定向捐贈家庭困難的白血病兒童。

並轉發了羅爾的《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一文。

僅僅如此,通過文章來號召為罹患白血病的幼童募捐,無可厚非。

可是,反轉來得如此之快。先是有爆料稱,羅一笑的父親並不貧困,他在深圳和東莞有三套住房;而且羅一笑的醫療費用也沒有那麼昂貴,每天大約需要5000左右,而且其中80%由醫保支付,個人部分加上自費也就2萬餘元。

更多的爆料披露了羅爾的身份。他原是一家雜誌社的主編。如果他確實有三套住房,那麼在自己女兒罹患重疾的時候,很容易就能通過住房抵押貸款而籌集治療費用。作為城市白領的他不應該不知道。

一個中產階級的父親因為五歲的女兒罹患白血病陷入困境,但並不是經濟上的困境,而是情感上的困境。在他的文章《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中也坦言到:

這以前,我不想占政府的這些便宜,一分錢都不想占。現在我也不想占。

每個人都有自己堅守的價值立場,羅爾不想占政府的便宜是自己的價值選擇,無可厚非。盡管如果一旦女兒重病治療費用超出家庭承受,那麼政府有責任給予支持,羅爾是納稅人,享受政府的補貼或者補助理直氣壯。但他拒絕也是合理的。但因此可以推斷出兩點:

1、經濟壓力並沒有那麼大,不僅不大,而且還能使他從容地維系堅守價值選擇的驕傲。

2、如果他有如此堅守的價值選擇,那麼接受陌生人的捐贈就更為不堪。

我查了下羅爾這篇爆款文的打賞數據,《羅一笑,你給我站住》打賞110557人;而此前的兩篇文章,《媽媽不要怕,我來保護你》,打賞記錄385人;《男人必須學會愛老婆》,打賞記錄是159人。顯然《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一文受到P2P觀察公眾號的影響。在《男人必須學會愛老婆》一文後面,羅爾甚至提到:

捐助三個白血病患兒以後,我怕別人說我做秀,也怕自己有一天真的沒錢給女兒治病”“隔壁病房有個梅州單親媽媽張秋蓮,老公離家出走了,女兒得白血病了,很是淒涼,小蹦說,我們應該幫幫她,於是,我們又捐出了三千塊錢。

這是11月19日發的文章,此前羅爾的文章得到的打賞數大概只有112人(11月18日)、18人(11月14日)、68人(11月12日)。在他今天的文章中也提到,主要是朋友的打賞,每篇幾十塊、幾百塊不等。

也就是說,羅爾不僅沒有經濟上的壓力,即便是朋友的打賞,他也是捐助給其他的白血病患兒。作為基督徒,他認為這是愛人如己的示範。

一個中產階級的父親,一個基督徒,他女兒得了白血病,著實令人痛心。她女兒享受了醫保,絕大多數治療費用是由醫保來支付,他個人需要支付的部分迄今為止不太多。作為在深圳、東莞有三套房的原雜誌社主編羅爾,他根本就不可能有經濟上的壓力。朋友的打賞,更多是一種精神的慰藉,所以他並沒有心安理得地受之無愧,而是轉捐給其他需要幫助的白血病患兒。他根本就沒有理由,也沒有必要,更不應該通過社會募捐的方式來籌款治病。

即使羅一笑病情惡化,作為父親要選擇更多的自費藥物來治療,於情於理都說的過去,這樣會給家庭增加經濟負擔。不過,他隻需要將深圳的房子抵押給銀行,就能很輕鬆地貸到百萬款,支撐他女兒到北上廣的大醫院治療一輪也綽綽有餘。

但他默許了其他人以他女兒罹患白血病為由來募捐。

小銅人是一家專注於新金融領域新媒體運營和數字營銷的金融公司。這家公司借由羅爾女兒罹患白血病這件事來籌劃帶血營銷,通過其控製的自媒體公眾號“P2P觀察”(網貸行業排名第一的公眾號),以每轉發一次捐助羅一笑1元;另在開通打賞功能為羅一笑募捐。這是一次在很敗壞的營銷策劃,在羅爾並沒有經濟壓力的情況下,利用開放的自媒體公眾號向不特定的人群發出勸募訊息,這已經構成了欺騙。

事實上,“P2P觀察”的帶血營銷文章迅速給羅爾帶來超過兩百萬的善款。而根據深圳社保局所核實的參保人羅一笑住院兩次的費用,個人支付部分僅僅18618.54元。(南都最新的直播,深圳兒童醫院通報其治療自付3萬6)

ADVERTISEMENT

在南方都市報的采訪中,羅爾證實了傳言中有三套房。但辯稱東莞的兩套房手續未完清,無法交易;也證實了迄今為止他需要為女兒羅一笑治療費用支付的部分只有兩萬元左右。

而在P2P觀察公眾號發表的勸募文章中,宣稱“每天少則一萬出頭,多則三萬有餘的費用”。而根據羅爾公眾號文章中可以獲悉,羅一笑是9月8日入院治療,截止到11月底,住院治療已經超過兩個月,而總治療費用為80336.72元。按照60天折算,每天的治療費用平均大概1338元,被誇大了10倍不止。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第二條規定,“詐騙公私財物達到本解釋第一條規定的數額標準,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酌情從嚴懲處:

(一)通過發送短信、撥打電話或者利用互聯網、廣播電視、報刊雜誌等發布虛假信息,對不特定多數人實施詐騙的

在衡量是否構成詐騙罪要件中,最重要的是兩項,1、是否隱瞞真相;2、是否虛構事實。這兩項從實質上說都是使被害人陷入錯誤認識的行為。欺詐行為的內容是,在具體狀況下,使被害人產生錯誤認識,並作出行為人所希望的財產處分。欺詐行為的手段、方法沒有限制,既可以是語言欺詐,也可以是動作欺詐(欺詐行為本身既可以是作為,也可以是不作為,即有告知某種事實的義務,但不履行這種義務,使對方陷入錯誤認識或者繼續陷入錯誤認識),行為人利用這種認識錯誤取得財產的,也是欺詐行為。

在“P2P觀察”公眾號所發布的勸募文章中,隱瞞了羅一笑父親並沒有經濟壓力的真相,未履行必要告知義務;同時又虛構事實將每天平均一千多元的治療費虛構成“每天少則一萬出頭,多則三萬有餘的費用”。這樣就使不特定的讀者陷入錯誤的認知,並在這種錯誤的認知影響下,通過打賞功能捐助善款。從法律上,這已經構成詐騙罪

也就是說,民政部門出面已經不夠了,公安機關也應該及時介入偵查。通過微信打賞渠道羅爾與P2P觀察已經獲利超過200萬元,構成刑法規定的“數額特別巨大”(司法實踐掌握的標準,20萬元就構成“數額特別巨大”)。

羅爾在接受記者的質疑時聲稱,“如果有人覺得被騙,他提出來,我會退打賞錢給他們。”並且表示,自己家庭目前可以承擔醫治女兒笑笑的花費,網友近日來捐助的費用已經超過女兒治病所需,多出來的這部分捐款已經聯系深圳市慈善會和深圳市民政局想成立“白血病基金”。

作為涉嫌詐騙所得,羅爾和“P2P觀察”無權擅自處置贓款應該根據打款記錄逐一退回。詐騙非法所得,拿去吃了,用了,捐了,都是非法處置他人財物。如果有人報案,以200萬的詐騙金額,已經足以判到10年以上乃至無期徒刑。

從心理學角度,一個人可能得到200萬,和得到了後可能失去200萬,後者更令人難以接受,人們對失去的感受比對得到更強烈。因此,在事件尚未失控的情況下,羅爾和P2P觀察先關閉兩個公號的打賞功能,逐一退回不當得利的款項可能是最佳的止損方式。否則,P2P觀察、小銅人公司以及羅爾的任何一個對手,隻要給他們打賞100元,就能自動獲得合法的起訴資格。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