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調查“投資不過山海關”:東北地方政府處處設卡】

ADVERTISEMENT

記者索寒雪

ADVERTISEMENT

“投資不過山海關”已經成為東北發展困境的真實寫照,“官本位”意識、“大政府、小市場”等落後體製,層層束縛著投資者的發展。

《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到,一些孵化器看好的創業者,最後迫於家庭壓力回家考取公務員,放棄創業。東北的投資環境讓創業者望而卻步。

為考公務員放棄創業

“我們在和東北政府做一些孵化器,我們很實在,就是要培養本地的孩子發展電子商務。”在東北某省會城市投資跨境電商和孵化器的稅經理(化名)向記者表示,“因為現在和俄羅斯之間的電商發展非常快,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稅經理從本地高校選擇了一些大學生,擇優做跨境電商。很快,他一年培養了20多家電商,“發展最好的,一個月能銷售幾十萬美元的規模”。稅經理依舊憂心忡忡,“我發現,最後真正能夠做好的,做出結果的是來自南方的孩子,他們都是從南方城市來本地求學的學生。”

最讓他遺憾的是,“一個很優秀的大學生,在這里做得很優秀,但是家里人給他施加壓力,讓他一定要回老家當公務員,並且家里已經做好了工作。”

“最後,這個大學生是哭著離開我們的。”稅經理作為投資人,能夠看到中俄之間的市場,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人才危機。

“在這里,就是缺少創業的氛圍,本地家庭都想讓孩子當公務員,沒有創業的欲望,這就是東北和珠三角、長三角的差距。”

稅經理非常失望,最近他回到了企業總部所在地深圳,和同事交流,“我們圈子里有一個很知名的企業,他們的IT部門全是黑龍江人,所以,東北的高校教育是非常不錯的,但是整個市場氛圍,並不適合創業。”

ADVERTISEMENT

上海一家上市公司創始人同樣來到東北,之所以投資東北的原因是,他想為他的家鄉做一些事情,最後他選擇進行貿易投資,從事跨境電商,在投資過程中遭遇了種種問題,他氣憤地表示,“如果這不是我老家,我才不會來呢!”

他首先遇到的問題也是人才危機。“我們在當地三本的學校招收了幾名實習生。”但是,學校對這些臨近畢業的學生並不“放人”,“這個學校很多畢業生都找不到工作,但是,我們在招收畢業生的時候,給我們提出了各種條款,這在上海是從來沒有遇到過的。”該上市公司創始人表示,“後來,這些孩子都不敢來了,害怕自己沒法畢業。”

媒體公開數據顯示:東三省經濟增長增速偏低,遼寧在今年1~9月增速為-2.2%;吉林達到6.9%,比全國平均水平6.7%高出0.2個百分點;黑龍江為6%。

有數據顯示,7月遼寧城鎮調查失業率也高於全國5%的平均水平,超過7%。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統計顯示,2016年大學生就業形勢嚴峻,2016年高校畢業生是765萬人,比去年增加16萬人,此外,中職畢業生和初高中畢業以後不再繼續升學的學生大約也是這個數量。青年的就業群體加在一起大約有1500萬人左右。

與東部地區互換干部

理念落後,一直是投資者詬病東北振興前景的主要問題。

2016年兩會期間,記者采訪黑龍江省長陸昊,當問及“這幾年在黑龍江當省長累不累”的問題時,他答道,“當然是累呀,主要是觀念太落後。”

陸昊認為,最突出的表現就是“大政府、小市場”,這也是計劃經濟的後遺症之一。東北最早進入計劃經濟,最晚退出,計劃經濟給這個地區的經濟發展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ADVERTISEMENT

前述東北投資者認為,東北處處關卡,政府不是在幫助企業,而是在設置關卡。

“比如進口食品的保質期是有限的,但是政府部門工作效率低下,在東部地區,海關15天辦完的證件,在這里一個多月還沒有進展。”該人士表示,“大家給我的建議,要麼找人辦事,花錢找關係,要麼通過私人帶過海關。”

他補充說道,“我們是上市公司,是要重視企業信譽和個人信譽的,我們怎麼可能這麼做?我就想正常通關而已。”

現在他坐在位於東北某地的辦公室內,一邊心中怨著當地政府,一邊給當地高校大學生講自己的創業故事,“省商務廳召集企業開會,我把這些問題全都反映了,希望有所改進。”

他最後感慨地說,“要振興,先要轉變官員的理念。”

不久前,國家發改委振興司司長周建平透露,對東北來說,目前關鍵是通過和東部地區對標,來發現自己的不足,更好地改進相關工作。而發改委正在著手進行下一步改革,以期改變東北的市場環境。

他介紹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我們要學會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如何更多地利用經濟手段、政策手段、市場手段、法律手段來管理地方的經濟社會發展,保證經濟處在良性發展,盡可能少用行政手段,這是我們覺得東北與東部地區需要對標學習的。”

為改變東北官員的作風,發改委正在進行下一步規劃。“我們計劃通過東部地區和東北地區干部建立互派,相互掛職和定點培訓的方式,使人的思想理念轉變,包括發展理念,包括思路,包括一些經濟發展模式方面。大家說思路變了,可能狀況就不一樣了。”周建平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