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豬業爆發前夜:這一次,豬真的站在了風口上

ADVERTISEMENT

文 | 饒德孟

撲克導讀

2015 年整個豬肉市場大約 1.4 萬億,同時期中國智能手機的總銷售額加起來不到 6500 億,遠不及中國人一年吃掉豬肉價值的一半。

巨大的市場意味著巨大的商機,但養豬業的上中下遊三個環節商機卻完全不同。

最重要的是中遊產業鏈的養殖環節,占豬肉市場份額的 70-80%,每年市場規模大約是 1.1 萬億人民幣。顯然最大的市場份額在中遊,但是中國養豬場大而分散且生產效率低。撲克投資家認為,不足的地方就是商機之所在。

在下遊流通環節,次終端的整合有機會,偏標品和耐儲存品能夠更快起來,To B 比 To C 更有機會。下遊加工環節,比較看好符合消費升級的產品和有自己穩定供應鏈的創業公司。

而隨著收入增長,消費水平提升促使供給端提升,撲克投資家看好精品養殖。

你一口氣能說出多少道豬肉做的菜?

紅燒肉、東坡肘子、糖醋里脊、水煮肉片、豬肉燉粉條、回鍋肉、爆炒豬肝....

我們的餐桌上,似乎每頓都少不了豬肉,它是從哪裏來?它的爸爸是誰?外祖母是誰?它的養殖和屠宰過程是怎樣的的?

接下來,本文將就如下問題逐一展開討論:

1. 豬肉市場規模有多大?

2. 上遊產業鏈格局

3. 中遊產業鏈:養豬場是怎麼回事?

3.1 案例分析:千億溫氏如何養成?

3.2 美國養豬業發展曆程

3.3 中國養豬業未來趨勢分析

3.4 談一談互聯網+養豬

4. 下遊產業鏈:豬肉流通和加工

5. 峰瑞資本投資觀點:萬億豬肉市場,下一個風口在哪裏?

2015 年,整個豬肉市場大約 1.4 萬億。1.4 萬億是什麼概念呢?

整個 2015 年,中國智能手機的總銷售額加起來不到 6500 億,遠不及中國人一年吃掉豬肉價值的一半。由此可見,中國豬肉市場規模之大。

2015 年中國豬肉年產量為 5487 萬噸,是改革開放初期的 4 倍有餘(1980 年 1134 萬噸),年平均增速約 11%。中國人去年大概吃掉 7 億頭豬,平攤下來每人一年吃半頭(約 40 千克),也就是大約每人一天吃 2 兩。豬肉產量在中國整體處於上升趨勢,而且這種趨勢仍在繼續。歐洲和美國豬肉產品的產量比較穩定,與中國相比產量處於較低水平。

2015 年,中國豬肉產量是牛肉(700 萬噸)的 7.8 倍,是羊肉(441 萬噸)的 12.4 倍。不過中國消費的牛肉有一半是從國外進口的。

健身的人常常把豬肉拒之門外,視之為 “不健康食品”。但真的是這樣嗎?上圖告訴我們,瘦豬肉的熱量同雞胸肉和瘦牛肉相近,蛋白質含量甚至高於後兩者。所以,豬肉本身並沒大家想象地那麼不健康。不過,豬肉不受健身者待見的可能原因是,豬肉的烹飪方法一般都偏油膩,比如東坡肘子、梅菜扣肉,而瘦豬肉烹飪起來口感容易變 “柴”。

最近幾年把養豬炒得火熱的是網易丁磊。2009 年,網易高調宣布養豬。網易農業事業部總經理毛山曾坦言,網易做農業是為了賺錢,而不是做慈善:“民以食為天,13 億中國人總要吃東西,農業永遠有市場。”

雖然因為很久不見成果,網易養豬很長時間內被視為一個笑話,但是 “丁家豬” 終於要在今年 12 月份面市了。“丁家豬” 采用智能養豬模式,6 個人的小團隊養 2 萬頭豬。飼料是特別定製的,不是普通飼料廠配製出的那種含有重金屬的飼料,這避免了豬糞中遺留的重金屬對環境的汙染。用丁磊的話說:“我們養的豬糞便經過處理之後,這水我可以喝下去。”

▲ 在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網易丁磊用 “丁家豬” 宴請雷軍、周鴻禕等互聯網大佬。

上遊產業鏈是指為豬肉養殖提供材料的一系列環節:包括飼料、藥疫苗、豬仔以及以上農資的流通環節。

上遊產業鏈簡單來講有 3 個特點:

1.飼料、藥疫苗的改造空間不大。

飼料的特點是集中度不高、門檻低、毛利低。飼料在中國的集中度大概是20%,比較大的公司有正大、新希望等。飼料生產門檻相對較低,飼料最主要的原料是糧食,把糧食和其他營養成分按照一定的配方經過簡單加工,產出便是飼料。不少大型養豬場甚至自建飼料廠,小型養豬場也往往選擇購買預混料(僅包含維生素、微量元素等營養成分),自行混合糧食來喂養肉豬。所以,低門檻的直接影響是低毛利,目前飼料企業的毛利大約是 10%。

藥疫苗的市場相對較小,只有幾百億,我們在這兒一起講。藥疫苗廠也是以中小企業為主,毛利比較高。以中牧為例,其疫苗的毛利大概為 60%,疫苗的門檻比藥品的門檻高很多,藥品毛利大概是 20%。在藥和疫苗領域,擁有核心技術的企業更有競爭力。

2.種豬市場比較分散,偏技術導向。

ADVERTISEMENT

仔豬的市場規模為 1600 億人民幣。種族育種到提供斷奶商品肉豬的仔豬,這一塊體系比較複雜。大型養豬企業,包攬了從最上遊的曾祖代種豬到最終商品肉豬的仔豬。中型養豬企業,從父母代的二元母豬開始做。小型企業,則是自己買仔豬來育肥。整個育種環節的流程做得越好,商品肉豬的生產效率就越高,生產成本就越低。具體的分析可以參見下文料肉比和 PSY 的分析。

3.上遊的流通效率比較高。

拿飼料來說,飼料的流通有 2-3 環,具體情況參見上圖。目前的趨勢是飼料廠繞過經銷商將渠道滲透到縣級,很多飼料廠會下沉到地級市設立辦事處,所以這環的毛利不一定在經銷商身上。互聯網唯一可能可以做的是縣鄉零售店,加價 10% 左右,這實際上已經不僅僅是流通了。它還做另外兩件事情,第一是服務,縣鄉里面的零售店,像個藥店一樣,為生病的豬提供喂藥建議;第二是提供賒帳,因為農戶小型的偏多,豬價下跌時,小型農戶容易扛不住。這時農戶要買豬苗、飼料需要賒帳,賬期平均在 3 個月左右,零售店一般在豬賣出時向農戶要錢,所以如果把服務和賒帳算進去的話,零售店掙的實際上是服務加金融的利潤。整個流通環節毛利大約 10%,改造空間有限。

藥與疫苗的流通在縣級零售店以前,是由專門的藥/疫苗經銷商來做流通。不過縣級零售店會同時兼顧營藥、疫苗和飼料。要和疫苗的毛利稍高於飼料。

小型養豬場需要從外面購買仔豬。仔豬的流通由專門的仔豬販來做,與豬販是兩撥人。

峰瑞觀點(freesvc)

  • 飼料的生產比較高效,改造空間不大。獸藥環節效率的提升,有兩種方式,一是藥品研發,提高藥的效力,二是通過科學管理和育種,使豬少生病。

  • 種豬環節的效率提升關鍵在於選育,通過提升 PSY 和降低料肉比,來實現效率的提升。

  • 上遊流通環節效率較高,且重服務,互聯網改造的空間不大。

中遊產業鏈的養殖環節,占豬肉市場份額的 70-80%,每年市場規模大約是 1.1 萬億人民幣。

對比美國,中國豬養殖環節有三個特點:

特點一:大而分散

中國目前養殖環節的市場規模非常大,但極其分散。去年全國約有 5000 萬家養豬場(包括農戶),前 3 名加起來的市場占有率不到 3%,而美國的前 5 名占到約 30% ,最大的史密斯菲爾德養豬場(Smithfield)占到市場總額的 18%。

▲ 美國規模化的養豬場

以美國為參照,我們從以下三個維度來分析中國豬肉養殖市場的情況

集中度。中國最大的 3 家養豬企業分別是溫氏、牧原、雛鷹。這三家都是上市公司,其中溫氏最大,溫氏去年的生豬出欄量是 1535 萬頭,它的市值約 1600 億人民幣(2016 年 10 月);第二是牧原,其 2015 年年出欄量約為 190 萬頭,是溫氏的 1/8,牧原去年的營收大概是 30 億人民幣;排在第三名的雛鷹更小一點,去年的生豬銷量大約是 140 萬頭(出欄量是 172.35 萬頭)。也就是說 3 家頭部養豬企業年出欄量總和不到 2000 萬頭,占中國去年生豬出欄量總量 7 億頭的不到 3%。

數量。2014 年整個中國養豬場(包括大型養豬場和零散養豬農戶)的數量約為 5000 萬家,其中年出欄 50 頭以下的占 96%,約為 4800 萬家。而年出欄規模在 500 頭以上的,僅有 26 萬家,占整個產業的 0.5%。

美國養豬場的數量最近這 10 年基本沒大的變化,穩定在 7 萬家左右。其中存欄 500 頭(可以視為年出欄量 800-900 頭)以上的占比 25%,即兩萬家。與中國相比,美國規模比較大的養豬場占比相對高。

規模化程度。以年出欄量計算的話,50 頭以下、50-500 頭之間的養豬場在 2015 年貢獻的出欄量都為 30%,也就是說 2 億多頭;500 頭以上規模的養豬場大約占 40%。對比美國來看的話,美國 2015 年年出欄量千頭以上的養豬場占 98%,是一個高度規模化的市場 。

特點二:生產效率低—— PSY 和料肉比

市場格局呈現極度分散的特點,背後體現的是生產效率的差異。中國養殖環節的生產效率是比較低的。

衡量一個養豬場的效率,一般用兩個指標:PSY 和料肉比。

PSY(pigs per sow per year),即每頭能繁殖的母豬每年可以提供的斷奶仔豬的數量。中國的 PSY 約為 15,也就是說一頭母豬大概一年可以提生產 15 頭活下來的小豬。美國的 PSY 大概是 25,是中國的 1.7 倍。

料肉比,即幾斤飼料能產一斤豬肉。我們知道,人要吃飯,豬要吃飼料,豬肉說白了是飼料變的。

為什麼說 PSY 和料肉比是最重要的兩個技術指標呢?我們來看一頭豬的成本結構。

上圖是一個典型中小型養豬場的成本結構,按照去年生豬的價格:15 元/公斤,每頭豬如果按100 公斤來算,一頭豬價格約 1500 元,其中毛利約為 300 元,成本 1200 元。

在 1200 元成本中,比重最大的成本是飼料,大概占了 60%。衡量飼料利用效率的指標便是料肉比。中國的料肉比在 2.8-3 之間,即平均 3 斤飼料產一斤豬肉。美國是 2.5,其飼料利用效率比中國大概高 10%。第二大成本是仔豬成本,衡量仔豬生產效率的指標即是 PSY。2015 年一頭仔豬的價格約是 200 元,占到總成本約 15%。

那麼是什麼決定了 PSY 和料肉比的高低呢?

影響 PSY 的主要因素有兩個:

母豬一年能產幾窩小豬,主要取決於產仔的時間間隔。因為目前母豬懷孕的時間是比較固定的,產崽的間隔時間主要由斷奶日齡和配種成功率決定。斷奶日齡指的是哺乳期長短,斷奶日齡越短,母豬產窩數就會越多;配種成功率是跟品種和授精方式有關的。豬的人工授精成功率遠高於自然授精,目前中國的豬 80%-90% 都是人工受精的,在這方面中美差距不大。中美的差別主要在於選種。

每窩的存活仔豬數量,主要取決於產仔數和仔豬的死亡率。其中產仔數由選種,即母豬的生產能力決定;仔豬的死亡率主要由環境決定。仔豬死亡的主要原因,其實並不是看護不好,而是擠壓,如果母豬奶水不足,哺乳能力不強,小豬不夠強壯,則很容易在哺乳時被母豬壓死(心疼……)。在美國 ,100 頭死掉的豬里,大概有 55 頭是被擠壓而死。中國的 PSY 約為 15,也就是說一頭母豬大概一年可以提供 15 頭活下來的小豬。美國的 PSY 大概是 25,是中國的 1.7 倍。

峰瑞觀點(freesvc)

總結來說,控製 PSY 可以從以下三方面入手:

以上 3 個方面哪個比較值得下工夫,有機會得到提高?下圖是美國國家豬肉委員會公布的數據,2012 年,美國最差一批養豬場的 PSY 是 20 頭,最好一批 PSY 是 28.5 頭,也就是說美國頂級養豬場的 PSY 指數是最差養豬場的 1.4 倍。

造成這 1.4 倍差距的是母豬年產窩數和每窩的存活豬仔數量。其中,影響母豬年產窩數的因素是斷奶日齡和配種成功率,從圖表中可以看出,美國頭部和底部養豬場的斷奶日齡與 PSY 負相關,說明年產窩數的差異並不是由斷奶日齡引起,而是由於配種成功率的不同導致。而每窩存活的仔豬數,如圖可看出,差別主要出在每窩存活的仔豬數量。配種成功率和每窩出生數量是由品種決定的。所以品種是影響 PSY 的重要因素。

峰瑞觀點(freesvc)

因此,我們可以認為,優秀的養豬場與較差的養豬場的主要差距在於選種,而不是數據和管理(雖然也有影響)。這個結論對我們後面的進一步思考是有意義的。

影響料肉比的 3 個主要因素:

品種。這也是最重要的因素。舉個例子,三元豬(上文提到的綜合各品種優勢的三系雜交豬 “杜長大”)和本地豬(中國豬種同美國豬種雜交產的純本地品種)的料肉比相比,三元豬大概是 3:1;筆者詢問了一個養豬場老板,本地豬的料肉比大約是 4:1。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差距幾乎決定了以後所耗費的飼料成本。

飼料。飼料本身大同小異,且飼料都可以從專業廠商處購買,所以由飼料帶來的競爭差距較小,對料肉比也沒有很大的改進可能。

環境。比如,氨氣對豬的生長有比較大的影響;再比如,豬對溫度比較敏感,尤其怕熱。豬在運輸過程中的死亡,大部分是熱的。說句題外話,咱們平時吃的豬肉,活豬都是趁著涼爽深夜到達城區的。

特點三 高效的頭部企業

經過上面的分析,我們發現中國的養豬效率跟美國相比實在是自慚形穢。但這只是中國跟美國的平均差距,具體到中國頭部企業來看的話,中國最大、最好的養豬企業之一——溫氏集團,其 PSY 為 23,料入比為 2.45,這兩個指標則與美國並沒有差得很遠(數據來自公開報道)。

有農業領域 “華為” 之稱的溫氏集團是如何崛起的,為什麼能做成養豬領域的頭部企業?回答清楚這個問題,對分析中國養豬業的發展趨勢有直接意義。

溫氏的市值約為 1600 億人民幣,在中國的上市公司里排名 27,在民營上市公司里排第 3 (第一名萬科 2700 億,第二名美的 1800 億,第三名就是溫氏 1600 億)。

這張圖是溫氏的營收表,溫氏 40% 的業務是養雞,60% 的業務為養豬,養豬這兩年貢獻了其絕大部分的收入。溫氏的毛利水平在 2014 年大概為 10 %,2015 年則上升為 22 %,毛利的變化主要是市場價格的波動,因為養豬成本相對穩定。常人的理解是,豬肉價格波動會讓養豬企業虧損。這句話沒錯,但是隻對 80% 的養豬場有效,像溫氏這樣的頂尖企業,對豬肉價格的周期變動有很強大的抵抗力。即使處於豬肉價格周期的底部,它的擴張速度依然非常快,可以保持近 30% 的年增速。

溫氏其實是以養雞起家的。其創始人溫北英,號稱一代 “雞王”,1955 年畢業於肇慶師範學院,是當時少有的大學生;轉眼間,1957 年,溫北英就被劃為右派,之後回家務農,全身心投入到養雞技術的鑽研中;1978 年,溫北英得到平反,彼時他已是當地養雞業當之無愧的專家。溫北英在 1983 年以股份製的形式聯合另外 6 家農戶創辦了養雞場,日後名震天下的溫氏便以這樣不起眼的方式成立了。養著養著周邊的村民發現他們家養雞最好,賣得價格最高,所以村民就讓他代為采購雞苗、飼料、藥疫苗,結果發現即使這麼干,依然養不過溫氏,村民後來和溫氏說,那干脆我幫你養,你來幫我賣,我按照你的方法來。於是,就自然形成了目前 “公司+農戶” 的模式。

具體而言,溫氏做了 5 件事情:

  • 決定品種;

  • 提供飼料;

  • 提供仔豬 / 雞苗;

  • 提供藥疫苗;

  • 終端銷售,比如說溫氏把仔豬 / 雞苗給農戶時,和農戶定好價格,然後等豬/雞長大時,按照定好的價格收購。

以上是溫氏做的事,而農戶隻負責一個環節,就是肉豬/肉雞的養殖。

▲ 養雞的農戶

溫氏養豬的時間並不長,1997 年,溫氏直接把養雞的模式搬過來養豬,采用 “公司+農戶” 的模式。溫氏這種模式有不少人想學,但還是溫氏做得最好。我們從以下兩件事來看溫氏模式背後的邏輯。

第一件事是股權結構,溫氏只有 17% 的股份在溫氏家族手中。剩餘股份全部分給 6000 多名員工,所以溫氏是一家全員持股公司。這個故事是不是很眼熟?對,跟華為的模式很像,所以溫氏也被稱為農業領域的 “華為”。

▲ 溫氏 30 年前就采取了合夥人製度

更厲害的是第二件事情,溫氏在養雞/豬農戶里的口碑極其好。1989 年,溫氏還是幫人買原料的模式,因為流行一時的禽流感,肉雞價格極度下滑,養雞戶虧得非常厲害。就在這時,溫氏主動提出開始變為保價收購,原來是溫氏幫農戶買原料,現在是既幫農戶買原料,同時收購農戶的雞。這次保價收購,實質上是拿自己的錢來補貼養雞戶,溫氏因此損失了很多錢。而且這種事情不止發生一次,1997 年又來了一波禽流感,彼時溫氏其實可以反悔了,但還是信守承諾。2005 年 H5N1 禽流感來的時候,它甚至把養豬賺的 40 個億都補貼到養雞戶那里去了。通過保價收購,溫氏從農民那里贏來極好的口碑,彼此聯系非常緊密。

此外,溫氏的 “公司+農戶” 模式還跟農戶的投資能力相匹配。據了解,溫氏的養豬場年出欄量平均規模在幾千頭。這意味著,每個養豬場投資額大約需要一兩百萬人民幣,這對農戶來說並非遙不可及。

所以,我們看溫氏的發展過程,溫氏的 “公司+農戶” 模式,一方面是自己雞/豬養得好,另一方面與企業的文化和精神有很大關係。

▲ 溫氏 2000~2015 年曆年資產增長圖

從實際的生產技術來講,溫氏的厲害之處具體而言是 3 句話:生產效率高,規模效應強,品控做得好。

第一句話,生產效率高。

據公開新聞報道,溫氏的 PSY 約為 23,高出中國平均水平約 50%;料肉比是 2.45,比中國平均水平低約 10%。這一高(PSY)一低(料肉比),意義重大。兩個指標的高效,折射出溫氏養豬的水平和技術。

對於養豬戶來說,最痛苦的是豬周期(豬周期是一種經濟現象,每三到四年豬肉價格會經曆一次大幅漲跌),一旦豬肉價格暴跌,輕則巨虧、重則破產。2013年、2014 年的豬肉價格低迷,導致了一大批養豬場退出市場。然而,溫氏卻沒有這個問題,主要原因就是他的高 PSY 和低料肉比。

按照 2015 年的情況,一公斤豬肉的成本是 12 元,而豬周期最低點的生豬價格大約是 11 元/公斤(2014年)。只要做到比 11 元還低的成本,就能安全度過豬周期的低穀。根據上面的計算,溫氏的成本比平均水平能夠低 10% 以上,這樣大約就是 10.5 元/公斤,這保證了溫氏能夠完整穿越豬周期。

第二句話,規模效應強。

2015年,溫氏的年出欄量達到 1535 萬頭,消耗的飼料和藥品是非常驚人的。打個比方,如果按照 50 元/頭的藥品費用算,那麼溫氏在藥疫苗上的支出約是 8 個億,如果按 30% 的毛利水平算大約是 2.5 億元;這個利潤水平超過了不少上市公司,包括比較大的獸藥上市公司——普萊柯去年的年營收不到 5 個億。換句話說,溫氏一項原料的采購完全足以養活一家上市公司。可以想象,這種規模的采購額擁有多麼強大的議價能力。事實上,我們發現溫氏的藥疫苗的成本是很多養豬場的一半。

第三句話,品控做得好。

很多人可能會質疑 “公司+農戶” 模式對養豬過程的掌控。溫氏對品質的控製主要通過三個方法實現的。

1)五統一。上遊的品種、防疫、進苗、用料和下遊的銷售全部由溫氏來做。農戶隻做從小豬仔長到成年這一段的養殖。

2)溫氏會對農戶進行服務。一定區域內的養豬農戶會有專門的溫氏員工進行服務,來看豬是否健康、養殖過程是否達標;等到收購時,還會進行檢測,如果某些指標不達標,會進行打折收購;所以,養殖戶積極性比較高。

3)收購價高且穩定。與溫氏合作,會比較有保障,不用承擔豬周期的風險,所以養殖戶很有動力去遵守溫氏的規定,不會輕易違約。比如,在豬價比較低的時候,如果自己養豬,可能每頭要虧 100 元,2000 頭就是 20 萬,對於養殖戶來說損失慘重。所以,養殖戶不會為了市場價格高而跟溫氏違約。

這里順便插播一句,近 20 多年來,養豬行業上市公司的老大一般都是大學畢業生,除了溫氏的溫北英,牧原的董事長秦英林也是大學畢業去養豬。身邊的人一開始都不理解,但是現在牧原又 30 億的營收、250 多億市值,秦英林也成為河南省首富。還有一個人叫陳生,他是北大的豬肉才子,2008 年進入豬肉產業,目前他的新三板上市公司有 100 億的市值。

講完了中國養豬行業的現狀,我們來看一下美國養豬行業的發展曆程。

▲ 美國豬場規模進程:1980-2000 年

美國養豬行業的規模化進程主要分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 1980 年代,大約持續 10 年,養豬場數量從 70 萬變成 30 萬,100 頭年出欄量以下的養豬場退出市場。他們倒閉的原因很簡單,80 年代美國進入一輪豬周期的下行趨勢,導致了一波倒閉;政府當時又補了 “一刀”,之前政府對養豬場的補貼和養豬場的規模大小沒關聯。而在豬肉下行階段時,政府隻補貼大型養豬場,忽略小規模的。

第二個階段從 1990 年開始,中小型養豬場成長為大型豬場。有兩種方式:

1)大概從 1990 年代開始,合同生產(企業與養殖戶簽訂協議,提前定好價格,企業負責銷售)成為主流,小型豬場有動力去擴張規模,因為不用承擔風險。合同生產的背後是專業化的發展,在 80 年代,從培育母豬到養小豬,再到育肥,養豬場全部都自己干。90 年代後,養豬場進行專業化分工,促進效率的提高,這幫助中小規模養豬場成為大型養豬場。

2)從 90 年代後期開始的大型企業並購。這次並購主要由 Smithfield 發起。Smithfield 原本不是養豬的,它在 1998-1999 年時開始收購第一個養豬場,花了 4-5 年時間,它通過並購成為美國第一大養豬企業。

▲ SmithField 農場入口

為什麼大型企業並購是從 90 年代後期開始,而不是其他年代,比如 80 年代開始呢?

這跟美國的養豬市場格局有關。美國跟中國不一樣,美國的豬肉養殖市場規模大概是 500 億美金,其中 370 億美金是肉製品,130 億美金是生豬,所以肉製品下遊對上遊有絕對的話語權。中國是倒過來的,中國的市場規模是 1.4 萬億,其中 1.2 萬億是生豬,2 千億是肉製品,如培根。所以美國先完成了下遊的集中,由 Smithfield 完成。

這就回答了為什麼是 90 年代開始收購這個問題,因為 Smithfield 從 1980 年開始花了 15 年左右的時間橫向收購(下遊的同行業整合),從美國中部,到東北、東南、西北、西南,它全部收購一圈,成為美國最大的豬肉下遊企業,然後再回來收購上遊。

當時美國也有上遊往下遊做的,如飼料企業做養殖場,但是最後都被 Smithfield 收購了。邏輯是下遊 370 億美金市場,肯定能啃上遊 130 億美金的市場,中國肉製品市場 2000 億人民幣,現在還無法吃下上遊企業。所以中國如果順著這個變化,應該是下遊去啃上遊,也就是說養豬的去做豬肉製品。

Smithfield 能夠擴起來,另外一個原因是下遊市場格局的變化。如 Sysco 這種企業的崛起。 Sysco 提供的食材占到美國餐廳的 20% 以上,它的快速擴張始於 1980 年代,當時市場份額是 3%,2000 年上升到 15%,所以 Sysco 高速發展,也是在這 20 年。

我們發現這兩個企業的擴張步伐驚人地吻合,這個邏輯很容易理解,只有下遊的消化能力變強,上遊的供應企業才有空間放手擴張。

▲ Sysco 是美國最大的食材供應鏈企業,為美國 42.5 萬家餐廳提供食材

曆史不會重複,但往往壓著同樣的韻腳。美國的今天為我們分析中國的明天提供了借鑒。談到中國養豬業的未來趨勢,我們主要談兩個問題:第一是規模化趨勢,第二是兩種經營模式的潛力對比。

(一)規模化問題:我們對 5-10 年行業格局變化的思考

美國養豬業的規模化大概花了 20 年時間,從 1980 年到 2000 年。在此之前,美國也和中國一樣呈現散戶化、市場混亂的格局。1980 年大概是 70 萬養豬場,到 2000 年僅剩 7-8 萬,減少了 90%。

中國養豬業目前的形勢跟美國 80 年代非常像。按照 2011 年的數據,中國出欄量 50 頭以下豬場的變化,大概一年減少幾百萬家,但中國整體減少的出欄量並不多,大概幾百萬頭。真正減少的發生在 500 頭以上出欄量的養豬場。這個拐點發生在 2013 年。

▲ 中國 50-500 頭規模的養豬場數量變化(數據來源:中國畜牧業統計年鑒)

拐點年 2013 發生的第一件事是豬肉價格的暴跌,一直跌到 2014 年。2015 年政府 “撒了一把鹽”,頒布了《水十條》,出於環保考慮,對養豬區域進行特別限定。國家今年還出台了養豬的五年規劃,把整個長江流域設立為 “限制發展區”,也就是說這些地域養豬場的規模不可以再擴張了,珠三角、長三角,京津冀,這三個地區也不能擴張了。可以擴張的是哪些地方呢?西南和東北(Tips:如果你現在想養豬,可以去這些地方。)在禁養區,政策執行地非常嚴格,結果是 10 個省因為《水十條》減少了 2000 萬頭出欄量。但實際上減少的主要是中小規模的養豬場,因為大規模養豬場有能力解決豬的糞便問題,環保問題處理得相對較好。

在我們看來,整個市場養豬場的數量在減小,規模在減小。另外一端大型集團在這幾年中大躍進,年出欄 500 頭以上的養豬場的數量仍在增加。溫氏、牧原等頭部企業都是以 30% 的速度保持出欄量的增長.

▲ 中國 500 頭以上規模養豬場數量變化(數據來源:中國畜牧業統計年鑒)

(二)“自營” vs “公司+農戶”:哪種模式會勝出

除了上文提到的溫氏的 “公司+農戶” 模式外,還有一種典型模式就是自營,這種模式以河南牧原為代表。兩者最大的區別在於生產規模。牧原 1992 年開始養豬,去年的出欄量是 190 萬頭;溫氏 1997 年開始養豬,年出欄量達到 1535 萬頭。二者的淨利相近,約為 16%。所以我們推測,“公司+農戶” 模式在可預見的未來,擴張會更快。但是,自營模式在品控方面,擁有更大的優勢。

這兩年新出來的 “互聯網+豬肉” 企業,主要做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把頭部企業做的養豬場管理軟件做成 SasS。這里頭有飼料背景的創業公司,也有傳統豬場管理軟件轉型 SaaS,還有互聯網背景跨界進入的創業公司。管理軟件目前解決的主要是豬場信息化問題,對於豬場效率提升有一定的幫助,尤其是大型豬場。但是管理軟件也有一定局限性,對於豬肉生產效率的提升幫助有限。

第二件事,做農資和生豬電商,比如飼料、藥疫苗、豬仔、豬場設備。這些相對其他電商來講,不太容易做。原因是,第一,用戶分散,與消費品電商主要面向城市人群相比,豬場都在郊區;第二,服務屬性強,豬場購買飼料、藥疫苗,豬販子運豬,不僅僅是購買這麼簡單,往往還要附加上谘詢和賒賬服務;第三,毛利相對低,和消費品相比,農資生產資料價格相對透明、流通環節毛利空間小;第四,物流成本高,飼料是比較重但客單價也不太高的產品。

峰瑞觀點(freesvc)

豬肉產業鏈中遊的養殖環節,總結下來主要有以下 3 點:

  • 中國會重複美國 1980-1990 年代的趨勢,比較快地集中化;

  • 由於輕資產的優勢,行業本身初始投資大,環保政策趨近,因此輕模式能比較快地擴張;

  • 中美豬肉產業鏈下遊差異大,可能會導致最終行業格局不一定是下遊吃掉上遊。

下遊是指豬從養豬場出欄到我們嘴邊這個環節,包括流通和加工環節,有三個特點:

流通環節鏈條較長,大概四五環,其中次終端的毛利空間比較大;

毛利非常穩定。即使養豬場虧錢,流通環節不虧錢;

豬肉製成品增速快、毛利高。

流通環節的情況

以今年 8 月北京的豬肉為例,豬肉從養豬場出來的價格約是 18 元/公斤。這是豬販子從養豬場的收購價,最終消費者到北京超市或者菜市場買到豬肉的平均價格約是 32 元/公斤。所以從表面看,中間環節一共加了14 元/公斤。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在屠宰環節,一般會將一頭豬,去頭、放血、去除體內糞便、腸道異物。宰完的豬,叫做酮體,整個屠宰環節下來,豬酮體重量大約是活豬重量的 75%。(酮體占整豬比重的指標,稱為屠宰率。目前國內的屠宰率大約在 75%,與美國相近。)

按照今年 8 月份的情況來看,養豬場出來的活豬價格是 18 元/公斤;而如果用屠宰後的豬肉重量來計算的話,豬從養豬場出來的價格是 18 元/公斤 ÷ 75 %= 24 元/公斤。所以準確地說,流通環節一共加了大約 8 元/公斤( 32 元/公斤-24 元/公斤),而不是表面看到的 14 元/公斤 ,加價比率約為 30 %。

流通環節的具體分析

8 元/公斤的加價是怎麼分布的?哪些環節有改進的空間?

流通環節的總成本約為 3.8 元/公斤,最大頭是物流和服務(服務指屠宰和分割);流通環節的總利潤是 5.2 元/公斤。從縱向流通角度看,豬販子掙的錢比較少,只有 0.4 元/公斤,一級批發商(簡稱 “一批”)是 0.45 元/公斤;二批和三批的利潤比較高,二批的利潤是 2.4 元/公斤,三批的利潤是 1.9 元/公斤,這兩個環節加起來集中了 80% 的利潤。

▲ 圖中 “出廠價“ 按生豬宰前重量計算,如按宰後重量計算,出廠價應為 24 元/kg。

為什麼會形成這樣的利潤分布呢?哪些地方有改進空間?

我們先還原下遊流通過程:

(一)第一個環節,豬販子

養豬場老板一般不會直接把豬賣給屠宰場,而是賣給豬販子。豬販子的工作方式是,比如每天大約下午 3-4 點的時候,去各家養豬場里拉豬,然後 5-6 點從河北出發來北京,3-4 個小時到北京,8-9 點把豬賣完再回去。每天都是這樣的節奏。每車一般裝 100-300 頭豬。

豬販子往往是當地相對比較精明、有實力的商人,因為豬的買賣會占用較多資金,比如運 300 頭豬去北京,一頭 2000 元,那就是 60 萬元,而且大多是現金結,每天有 60 萬的現金流動,在縣城里一定是個不錯的生意人。

全國產豬大縣按照國家公布是 500 個。據筆者了解,一個產豬大縣的上乘豬販子大約有 10 個左右。這樣算下來,大概 5000 個豬販子供應全國 70-80% 的豬。

互聯網有沒有可能替代豬販子呢?

豬販子的職能遠遠超乎普通人的想象,也遠沒有那麼容易被互聯網替代。

第一個職能是運輸。運輸這個事情比較講究,因為豬比較容易死,每天拉一次豬大約掙幾千元,死一頭基本就白拉了。比如,夏天要給豬降溫,需要噴水;收豬時,豬過磅時,趕豬的過程中一不小心就容易出問題;運輸過程中的顛簸,也容易導致死亡(運輸過程中,陌生的豬在一起比較緊張,有時候容易打架,這也會導致豬的死亡,所以一般最好是熟悉的豬在一起,把陌生的豬隔開);還有就是掉膘,豬的運輸最好不要超過 200 公里,200 公里以內,豬掉的膘是比較穩定的,主要是在前幾公里把糞便、尿液排出,後面的體重就不怎麼減了,大約是5 斤。

▲ 豬販將豬趕上貨車

第二個職能是辨別豬品。豬販子跟養豬場定價時是一批豬統一定價,不按頭來算。但是它跟下遊屠宰場定的話,屠宰場會按瘦肉率分級,瘦肉率具體來講按豬背上的膘的厚度來衡量,豬背的膘越薄,瘦肉率一般就越高,瘦肉率越高價格就越高,瘦肉率一級豬比二級豬的價格要高。在屠宰場可以測瘦肉率,但在收豬現場沒法測,所以這需要看豬販的眼力。此外,也需要防止養豬場提前喂飼料、注水,這樣的話會導致豬虛重。

第三是其他服務。豬在長途運輸過程中是需要檢疫證的。從遼寧來到北京,每過一個地方都需要查檢疫證,沒有檢疫證的一律不準過關。

峰瑞觀點(freesvc)

豬販子承擔的職能比較豐富,也相對比較透明化。互聯網在其中改造的空間並不大。

▲ 從屠宰場運送至二級批發市場的白條豬,此圖攝於深夜 10 點,夜里霧氣重使得圖像模糊。

第二個環節的工作模式一般是夜間將屠宰出來的白條豬(酮體)交給一級批發商(銷地第一個流通環節,故稱一級批發商),一級批發商在夜間將豬肉運往各二級批發市場(銷地的第二個流通環節,故稱二級批發市場),以保證早晨 6-7 點鍾送到餐廳和菜市場,這時的豬肉還比較新鮮。

拿北京來說,北京屠宰場跟一批商是綁在一起的,宰好後會直接送到二批市場,每家二批市場有自己固定匹配的一批商送豬肉,叫做場場掛鉤。北京的屠宰場大約十家,業內把它稱為 “北京十把刀”,其中比較大的是大紅門、五肉聯、鵬程。這個市場總體而言非常地域化,也比較分散,各地都有自己的屠宰場。美國的情況不太一樣,屠宰場相對比較集中,美國前三家的市場占有率是 61%。它的流通不是地域流通,是全國流通。

接下來詳細討論一下二級批發市場。拿嶽各莊批發市場來說,每天晚上 9 點開始,嶽各莊的豬肉二批商就陸陸續續開始迎接屠宰場的豬肉,進行挑選、購買,他們購買的是酮體。買好後,就把豬肉運到自己的檔口。淩晨 3 點左右,就會有三批商(給餐廳送菜)和菜市場肉鋪來這里買肉。二批承擔的一個重要職能是分割,將整塊豬按照部位切割。



▲ 北京豬肉二級批發市場,圖中豬肉已切割完畢。

再來看三批。二批是專門賣豬肉的,不會同時賣菜。三批是為餐廳供應全品類蔬菜肉類等食材的場所。三批商大約 3 點鍾去二批市場采購各種食材,采購完後 6 點出發,8 點前送到各個餐廳。三批的數量比較多,如果按每家供應商可以覆蓋 20 多家餐廳的話,北京約有 7000 家三批商。

峰瑞觀點(freesvc)

整個流通環節的利潤主要集中在次終端。而且,次終端是相對比較分散的,無論是二批還是三批,里面可優化的空間比較大。

豬周期與流通環節毛利變化

平均每 3-4 年,會有一個豬周期,即豬肉價格的大幅波動。其背後的核心原因是因為養豬場非常多。美國規模化之後的波動率由 70% 降到 40%,雖然有波動,但是幅度小很多,流通的毛利也比較穩定。1980 年,美國豬場規模化之前,美國與中國一樣,每 3-4 年會經曆一次過山車式的豬周期。

豬肉製品

下遊產業鏈的第 3 個特點是肉製品增長比較快,毛利也比較高,但是它受豬肉影響大。肉製品標準品的市場比較集中。但是,並非所有豬肉製品的集中度都比較高。

峰瑞觀點(freesvc)

  • 與蔬菜水果(200-300% 的加價)相比,整個豬肉的流通環節相對高效,相對有改進空間的是次終端。

  • 在未來的 5-10 年內,隨著規模化的推進,中國的豬肉價格波動,會大幅下降。

  • 豬肉製品里,符合消費升級趨勢的新品類是有機會的。



▲ 中國豬肉行業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效率

總結下來,豬肉行業的存量增長比較有限,所以它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效率。比如內部整合,或者結構調整。

上遊和中遊。育種是比較關鍵的環節。養殖也可能有機會,因為目前中國這個趨勢正好是美國 1980-1990 年代所發生的(淘汰小豬場,豬場合並),如果有穩定、具有良好擴張性的輕模式,能夠抵抗豬周期,這個環節可能有很大機會。上遊、中遊,尤其需要注意政策動態。

下遊流通環節。從環節看,次終端的整合有機會,因為它的分散格局和毛利分布,提供了整合的空間和機會;從品類看,偏標品和耐儲存品能夠更快起來。從渠道看,To B 比 To C 更有機會。

下遊加工環節。這里更值得關注的是新品類,我們比較看好符合消費升級的產品和有自己穩定供應鏈的創業公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