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人親述:我為什麼舉家逃離?

ADVERTISEMENT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21君~

走進經濟生活里的一切

ADVERTISEMENT

導讀:近日,國務院印發了《關於深入推進實施新一輪東北振興戰略加快推動東北地區經濟企穩向好若干重要舉措的意見》。東北經濟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我們能從下面兩個由東北人親述的故事中了解到。

中國地圖像隻雄雞,東北三省處在“雞頭”位置。

有人說,東北就是“扶不起來的阿鬥”,曆史包袱太重;東北“人文環境”惡劣,體製機製問題太多......

新一輪東北振興出台,為此,中國之聲彙集各方意見,請東北人現身說法,親曆者深入分析。

新華社選編了其中2篇讀者來信,希望從另一個視角讓大家對東北現狀有更多了解。

真情“告白”:生於斯,長於斯。我愛東北這片黑土地,也愛黑土地上熱情善良的人們。待到東北振興,可以讓我回到牽掛的家鄉,追求廣闊的個人發展。

先介紹下我自己: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東北姑娘,我的家鄉長春是汽車的搖籃,生於斯,長於斯,我愛這片黑土地,也愛黑土地上熱情善良的人們。可是我還是出走了,成為據說流失的四百萬人口中的一員,原因就是收入問題,目前供職於南方的一家合資企業,待遇是以前在東北的2倍,忘了說,我已經結婚生子,與我同來的還有我先生,以及我的孩子。在這種情況下做出舉家南下出走的艱難決定,應該能說明東北的經濟問題已經有多嚴重。

我先生先我一步出逃南下,就讀吉林大學工科王牌專業並在國企供職十年的他,最終放棄了鐵飯碗。

當時與他在機場送別,我們心情都無比沉重,因為夫妻的分離也因為中年闖蕩的不確定性。臨走之前,在機場的紅旗車展位前,他主動向有意向購車的人進行技術講解,當時幫他拍了張照片,並在朋友圈寫下:最後的操守,致敬十年!願愛不被辜負!一個剛出校門的莘莘學子,懷揣理想包含激情的十年青春,他都交付給了國企,做出決定離開,我知他的無奈與心痛。

當他跟我說離職手續辦完時,我深感悲涼。5個月後,我隨夫南下,正式出逃。所以,作為一個無奈出走的工薪階層,東北經濟的衰退,我深感切膚之痛。

聊東北經濟,先說說東北得天獨厚的條件:

東北曾經是共和國的工業搖籃

有一汽汽車,有長春客車廠,有哈飛,沈陽機床廠,中國一重,鞍鋼,哈爾濱汽輪機,豐滿水電站等建國初期響當當老牌的工業企業,是共和國經濟發展的中流砥柱。

東北農業資源豐富, 黑土地富饒遼闊,人均分配土地份額大。平原的地理位置使大型農工機械得以運用,東北幾乎沒發生過大的地質和自然災害,農民得以溫飽。在上個世紀中期,我國以農業經濟為主的經濟形態時,東北也支撐著農業經濟相當大的份額。

物流發達並且有口岸

東北地處平原,陸運物流速度快,東三省連接北京可以實現2日內到達。東北緊鄰俄羅斯,日本、蒙古國、朝鮮、韓國,有得天獨厚的邊貿優勢,陸路、水路口岸數十個。但是由於國家戰略發展,對鄰邦政策以及商業氛圍不濃等種種原因,所以這一優勢資源並沒有充分發揮。

較好的教育基礎

吉林大學曾經排名全國大學前十,哈爾濱工業大學1920年辦校,屬工業部直屬大學。長春光機所,中國第一台電視誕生的地方,哈爾濱焊接研究所曾經是部署直屬。這些老牌工業學府和科研機構都彰顯著東北工業雄厚的底蘊。

東北重視教育,教育氛圍濃厚,所以之前看到有文章稱出走的東北人都是受過高等教育,學曆素質俱佳的高素質人才,並且近年東北移民也越來越多,同樣是技術移民居多,可以說東北流失的都是人才,是東北的精華,是本該成為東北發展的中堅力量。

東北醫療設施完善

東北有吉林大學第一醫院的神經內科、兒科,吉林大學第二醫院的婦產科,哈爾濱醫科大學的神經外科等科室全國排名靠前,吉林大學的醫學院前身是白求恩醫科大學,在建國之初,也是很牛的醫科大學。

以上所述都彰顯著東北曾經的繁榮。可以說東北的城市基礎配套都是非常健全的,並不是外界所理解的偏遠落後。在東北生活,民計民生是完全有保障的。

可是為什麼仍然遭遇了經濟“斷崖式”下降?

ADVERTISEMENT

接下來我想談談東北經濟話題的關鍵詞:

“人文環境 ”

談人文環境,就要談談“人”。我之所以不願意離開東北,就是因為東北人樂觀爽朗,善良樂於助人的性格。

在長春生活,可以時刻體會人與人之間濃厚的溫情。長春曾經連續數年被評為最具幸福感城市,作為一個普通市民,我負責任地說,在長春生活,幸福指數是非常高的。

幸福感跟物質收入不是成線性關係,在東北我沒有聽過老人倒地沒人敢扶的狀態,也沒聽過老人倒地會訛上扶人的好心人。

在東北,你買不買瓜,都會敲開半個給你嚐嚐。你打車沒帶錢,你就先走,加個微信你轉過來就行。你吃飯錢包落在店里,回去找基本都能找到。

當然也有很多外地朋友說東北人脾氣火爆,都跟混黑社會一樣,能動手的盡量不吵吵,其實東北人只是性格急,吵過了說開了還可以親熱的喝上一口。

在街上看到身材高挑,苗條的東北美女,在不說話時真的是一道風景。但是一開口,“唉呀媽呀”、“嘎哈”的東北口音一出來,確實違和,但是適應後就覺得無比過癮,女人不造作,男人直腸子,與東北人打交道跟喝東北的高粱小燒一樣,火辣辣的入喉,有點嗆,但是暖胃暖腸。

這是一個東北人對家鄉最醇厚的熱愛。

但是,我仍然出逃了,比較諷刺。出逃原因是錢,是收入,也是個人職業發展,從做了出逃的決定開始,我就一直反思並關注著東北經濟問題。

現在談談我作為一個東北人,是怎樣反省東北經濟衰退問題的:

首先,闡述下東北主導的兩種經濟形態:

一是農業經濟

這個經濟形態始於上世紀初,闖關東開始,由於生存淘汰機製,一部分魯冀災民逃荒到東北,並且在這片黑土地嚐到了前所未有的甜頭。

我的祖先就來自河北熱河,先生祖籍山東。東北的黑土地富饒,少有荒年,樸實醇厚地養育了一輩又一輩的東北人,在東北有一種共識,就是種地不會大富大貴,但生活是不成問題的。

我是一個農村長大的孩子,家里有十幾畝地,這在南方或者西北耕地稀缺同學的概念里,幾乎要成為地主了,可在我們那里簡直是毛毛雨。這十畝地雖沒有讓爸媽變得富裕,但足以養育我們姐妹長大並供我們念完大學,可見東北人是有退路的,最起碼還有可以糊口的黑土地。沒有淘汰機製,沒有激烈的生存競爭,所以出去闖是有野心,不出去闖是安分守己。

二是計劃工業經濟

這個經濟形態始於建國初期,由於蘇聯老大哥的幫忙,也由於東北的地理位置,優先享受了蘇聯在工業上的扶持。這個計劃工業經濟在建國初期,曾經是共和國發展的發動機。

在東北人的認知里,國企是鐵飯碗,當年爸爸媽媽因為我能端上國企的飯碗而無限榮耀,如今也因為我放棄鐵飯碗而憂心忡忡。可見,國企的優越感根深蒂固存在大部分東北人的意識里。

這兩種經濟形態,在東北是獨立存在的,相互沒有交集,更談不上拉動扶持。

其次,談下我所認知的問題症結。(我沒有學過經濟學,對經濟常識也知之甚少,僅憑對家鄉的熱愛和牽掛,自己思索出的想法,請勿見笑)

先講講小農經濟,如我上文所述,沒有淘汰競爭機製,導致農民進取意願低,農業經濟形態扁平,也沒有市場刺激,導致農業經濟沒有縱深和立體的發展,仍然是靠天吃飯,當然也是因為靠天可以吃飽飯,沒有窮則思變的刺激,所以一直停留在農耕經濟,幾十年如一日。

我回到我曾經成長的農村,真的是幾乎沒有變化。勞動力作為經濟形態的最基本單元,缺乏活力。

ADVERTISEMENT

(圖左攝於1996年,圖中的老人為筆者奶奶 ,圖右攝於2016年由老家的姑姑提供)

把“計劃”跟“工業”拆開,工業經濟是典型的實體經濟,市場被大型國企壟斷,本土中小型投資者無法涉足,更加使市場缺乏競爭,從而無法刺激國企主動謀求發展。

可以說這就是問題的關鍵,也是大家所談到的“人文環境”所在。

計劃經濟曾經讓東北大踏步發展,但計劃經濟留下的思想餘毒也導致“來東北,腦進水”。沒有人打算為企業的發展或者經濟的走勢買單,無論為國企服務還是找政府辦事,都有一種優越感,或者想過手撈油,或者想設置障礙刷存在感,而忘了初衷是為民服務,合作共贏。

案例一

我妹妹經營一家物流公司,前兩天因為黃標車違規進入市區被罰扣,妹妹打電話問我在交警部門有沒有認識的人(在東北基本上是托熟人,靠關係解決問題),我回答說沒有,並告訴她一定走正規程序,不需要找關係送禮。

問她交警部門的處理意見,她說交警部門只是扣了車收了證,沒有告訴怎麼處理,下一步的通知是什麼時候,到哪解決都不知道,我很匪夷所思,無論是扣分罰款還是強製報廢,應該有個說法啊,否則執法依據是什麼?

妹妹說不敢這樣直白問,怕被穿小鞋,就這樣她每天不停地跑交警大隊問處理意見,僵持了一周後終於告之罰200扣3分的處罰方式,我真不知道這個處罰是他們扣車後討論出來的,還是先讓車蹲個一周的拘留才能接受處理?

曾經有過辦工商執照的經曆,首先無法在網站或者電話中獲得關於要提交哪些資料的有效信息,到工商部門也不能在辦理前得知,只有在不停的排隊中,在各個窗口的辦理流程中得知仍然缺失哪些資料。

在經曆了3次往返及超長時間的等待後終於交齊所有資料,但被告知要5個工作日內下證,後被主動偷偷告知隻要給相關辦事人員“表示”一下,當天就可以下證。

“走後門”和低效率充斥著政府與群眾對接的基層窗口,老百姓想創業,干點啥,一是要等,二是要送禮。

在與企業合作時,也不完全按照合同辦事,增加額外要求,克扣回款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一個項目開始,首先要賄標,其次在項目實施過程中,如果甲方有疏忽失誤,乙方(外來投資者)要無償免費給甲方買單善後,否則就不會順利地驗收得到回款。

企業內部各種勢力內耗的結果是乙方最受傷。每個與甲方合作的乙方都要有一筆風險費用的預算,這筆風險費用就是用來打點各路關卡的。長此以往,勢必會導致外來經濟投資意願低。

試想,沒有透明的競爭環境,誰還願意來?

東北是冷兵器時代的一把寶刀,只是武器革命,冷兵器時代過去,它被使用者遺忘而導致鏽跡斑斑,至於它能否再次寒光凜凜,要看使用者是否想拿出來重新打磨。

最後,我要以一個老百姓的身份感謝陸昊省長,讓我感受到混沌中有雷鳴。希望眾誌成城,真正的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可以回到讓我牽掛的家鄉,追求廣闊的個人發展。

狀態:現為淘寶店主。曾在四川發展,因照顧母親,返回東北老家。

真情“告白”:曾經以闖關東聞名的東北人,若拿出當初的“闖”勁來建設家鄉的話,定會走出困境。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東北人,生活在美麗的北國江城吉林省吉林市,今年34歲,淘寶店主。平時喜歡在自己的公眾號和QQ空間里弄一些有關美食、旅行之類的小文章分享給朋友們。

上周一,在微信公眾號上看到你們對東北經濟增長乏力的問題發起話題,心中感慨萬分。我曾經也逃離過東北老家,到四川發展,後來因為母親身體不好,便重返家鄉。正所謂“父母在,不遠遊”。

我愛東北這片熱土,但看到家鄉這樣,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東北是我們國家的老工業基地,是‘共和國的長子”,李克強總理在2016年10月18日的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推進會議上說:各方要共同努力,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打贏東北振興攻堅戰!

自2003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關於實施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振興戰略的若干意見》(中發[2003]11號),標誌著實施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戰略正式啟動。

伴隨著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戰略的提出,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相關指導意見,但就我個人看來,在這13年里收效並不是很明顯,感覺很多政策落地性和實施性不強。

針對問題,我個人覺得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看:

東北三省的地域局限性

東北黑吉遼三省,黑龍江在最北面,吉林省在中間,遼寧省在最下面,雖然幾個省都有不同的邊境口岸,但是由於通關程序的繁瑣和複雜,很多人不會選擇從這些地方帶貨物出關而選擇其他路徑。

加之東北信息閉塞程度比其他地方嚴重,人們大多安於現狀,思想跟不上時代步伐,很難接受新生事物,老傳統觀念和思想根深蒂固。

說“安於現狀”的話不是沒有根據的。

我有個好朋友,曾經和他一起聊天探討結婚成家的問題,他對我說看吉林人一個月賺2000塊錢,也沒過成窮日子。我的反駁觀點是:這點錢都不夠給孩子買奶粉的,又提什麼富足的生活呢?

他說:“反正這樣我就滿足了”,之後我就不知道怎麼跟他說了!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拚搏與激情!

試想,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安於現狀,過自己所謂的安穩“小日子”,那麼,個人如何發展,社會如何進步?

政策落實難到位

應該說是上面下達的一些政策和意見,在下面執行起來就比較困難,“簡政放權”的指導思想落實難。

比如,在營業執照注冊手續審批這一塊就存在諸多弊端,執行慢且時間長。

在成都的時候,我曾經申請過一個營業執照,3天就下來了。可回到吉林陪一個同學去申請營業執照,足足用了半個月。

也就是說,在辦營業執照方面,我們這邊比人家足足慢了將近4倍,耽誤時間不說,在這期間因為沒有營業執照很多部門都不給審批手續。

有時我在想,為什麼在四川申請個營業執照就可以3天完成,在我的老家吉林就要半個月?

“簡政放權”的初衷本是為了簡化辦事程序,提高辦事效率,真正方便百姓辦事,可中央的好政策為啥在執行落地時就變了樣?

資源欠缺合理開發與利用

就我所在的城市而言,吉林市是中國唯一一個省市同名的城市。吉林市有中國第一座水利發電站“豐滿水電站”,有一條長年不凍的鬆花江,四面環山三面水,冬季可以欣賞美麗的霧凇景觀,還有多家滑雪場,可以說冬季旅遊冰雪資源得天獨厚。

然而,由於旅遊資源開發、宣傳的相對滯後,很多人寧願選擇較遠的哈爾濱滑雪場,去哈爾濱欣賞冰燈,也不太願意來我們這里。

此外,在景區內供遊人休憩的地方相對比較少,給遊客帶去諸多不便,尤其像老年人,走累了,只能選擇坐在一些欄杆上,這樣勢必會造成潛在的安全隱患。

此外,東北三省作為產糧大省,有著肥沃的黑土地和糧食資源,但是缺少一些深加工企業,使得很多農副產品在最初形態就已經流入市場進行銷售,失去了產品的增值效益和增值收益。

舉個比較現實的例子。

許多農戶、養殖戶在種植和養殖初期就將手里的糧食等農副產品賣給收購商,而一些收購商為了眼前的利益直接對市場銷售,沒有對糧食進行深加工和精細化製造,造成部分產品浪費和資源的不合理利用。

如果這些農副產品可以進行深加工的話,不僅可以增加產品保質期,還可以增加其附加效益。

這就好比一塊布料,它既可以做成高端的私人訂製成衣,也可以做成低端的地攤貨,如何裁剪,靠的就是手握剪刀的裁縫。東北三省沃野千里,資源豐富,如何開掘利用,需要智慧與方法。

以上是我個人的一點拙見,僅供參考。

最後,作為一個曾經出逃又返回家鄉的東北人,我之所以還留在老家,除了因為照顧母親,還有對這片土地的熱愛與希望。

21君

你認為東北的經濟哪方面出了問題?怎樣才能有效振興東北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