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曉求:中國只有一個城市可以限制人口 其他都不應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吳曉求接受鳳凰財經記者專訪

鳳凰財經訊(記者張博)”中國只有一個城市可以適當地限制人口,就是北京,除此以外都不應該!“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求指出。11月20日,在”2016鳳凰財經峰會“間隙,吳曉求接受了鳳凰財經記者采訪,在談到城市人口限制時,吳曉求直指這一政策的不合理性。在談及中國當前低利率情況時,這位知名學者、政府智囊給出了中肯的建議,”現在,如果你不會投資,就算薪水獎金不錯,也難以避免損失。投資已經是這個時代要求人們具備的一項重要技能。“

除了北京所有城市都不應該限制人口

基於大城市的優質醫療文化資源、工作發展機會,許多人揮別家鄉奔向大城市。然而,大量人口的湧入也給這些城市的資源、交通、管理等帶來沉重的壓力。如今大城市紛紛采取政策,在諸多方面對外來人口加大管控與限制。對此,吳曉求直截了當地表明自己的觀點——不應該限制人口流動。

”人口的流動是他的權利,一個湖北鄉村的人想要去武漢生存,他只要能夠生存就可以,你不可以阻止他說你不能來武漢。“吳曉求表示,”中國只有北京這樣的特殊城市可以適當限制人口。“

那麼上海、深圳呢?記者進一步追問。吳曉求肯定到,也包括在內。”從我本人來看,只有北京可以對人口進行適當的限制。因為北京不能僅從經濟意義上去理解。中國是個大國,這麼一個核心的城市的確需要改善它的環境,甚至應當進行大規模的產業轉移。“

”除了北京以外,剩下的城市都應該讓人們自由地流動,你不能限定一個人不能去哪裏,這是一個基本的原則。而且,自由流動也是勞動力資源的優化配置。“

這個時代投資是必備技能 低利率有助於金融市場發展

ADVERTISEMENT

今年以來,日本歐洲央行先後加入負利率陣營,事實上,全球負利率已成明顯趨勢。有機構、學者紛紛警示,中國已經進入”負利率“時代。對此,吳曉求表示,中國至少從名義上來說還未進入負利率,但的確是已經進入到一個非常低利率的時代。

”中國當前資產價格很高,如果你沒配置任何資產,只是把錢存在銀行,當然的確存在很大的風險,已經相對貶值了。“吳曉求表示,”如果是其他資產,無論是房地產還是一些金融資產,都有所增長。那麼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如果你是一個比較保守的(資產配置方式),實際上的確會帶來資產的損失。“

吳曉求給出中肯的忠告,”在這個時代如果你不會投資,就算薪水獎金不錯,也難以避免損失。投資已經是這個時代要求人們具備的一項重要技能。“

”那麼老師可否給我們老百姓一些資產配置方面具體的建議?“記者追問。”我個人認為當然首先要配置一些房產,配置一些美元也是必要的,債券收益率現在較低,也可以適當配置。更為重要的是要多配置一些股票類的資產,很難說我們股票市場出現了嚴重的泡沫,我想得不出這個判斷。我始終確信我們處在一個資本市場發展的階段。“

值得注意的是,吳曉求對中國低利率趨勢有著獨到的評價——低利率實際上有利於中國金融市場的升華。

”因為低利率才會讓人們產生(使自己)資產升值的動機,推動投資的增加,這是市場意識的培養。它會促進市場提供足夠多的、可以選擇的資產,從而推動整個金融市場的發展。我們看到,沒有一個高利率的國家有創新的動能,因為其市場本身是受到壓抑的。“吳曉求解釋道。”另外中國還沒完全實現利率市場化,目前隻實現了80%,這種低利率也是中國推進金融市場化改革的必要環境。“

中國對資本市場發展還缺乏理解 要明白到底為什麼發展

中國資本市場已經發展二十多年,成就斐然,問題也存在不少。談及這一話題時,吳曉求警告稱,”發展資本市場“在中國始終沒有找到一個正確的理念,甚至包括很多比較高層的管理人員,在中國為什麼要發展資本市場,很多人是不清晰的。

ADVERTISEMENT

”我們對於資本市場在整個金融體系、整個金融改革和結構調整過程中起什麼作用都缺乏深度的理解,實際上它是一個基石、起到基礎的作用。當我們意識不到這樣一個邏輯的時候,做法就很實用主義、很短期,這在我們國家是一個重大的問題。“

吳曉求強調,一個發達、健康、透明、有價值的資本市場至關重要,它對於中國金融市場的開放、人民幣的國際化都起到關鍵性的作用。”沒有資本市場的發展,一國貨幣想走遠是不可能的。“

吳曉求認為,中國金融有四項改革是當務之急:

第一是金融市場改革,尤其是剛剛談及的資本市場,另一個是人民幣國際化

第二是建立一套相對成熟的規則和製度。”此前我們對透明度也缺乏很好的理解,我們總在抵製透明度,事實上沒有透明度就有沒有資本市場。“

第三是監管者需要轉型,遵循市場自身的規律,不要受外部影響太大,不要再搞壟斷機製這一類短命的機製;

第四是要實施很好的經濟政策,特別是減稅政策,目前企業包括上市公司沒有一個很好的環境來增加利潤。

另外回到低利率的問題,吳曉求補充道,雖然中國M2存量很大,但中國市場上缺乏足夠多的可配置的資產。人們有時候想配置資產總是找不到合適的,所以在資產市場、包括證券化資產方面也要有很大的發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