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很可能成“新一線”城市,有沒有你家?】

ADVERTISEMENT

和發達國家相比,中國的城鎮化程度顯現還有差距,未來城鎮化進程加速,更多綜合實力較強的城市陸續躋身一線城市是必然趨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根據GDP指標,中國目前GDP達萬億的城市有10個,包括北京、上海、深圳、廣州、重慶、成都、天津、武漢、蘇州、杭州。另外,南京GDP也即將破萬億。也就是說,從經濟實力上講,北上廣深以外的七座城市均有成為一線城市的潛力。

但GDP無法真正反映一個城市的綜合發展水平,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通過對這些城市的城市發展水平、綜合經濟實力、輻射帶動能力、對人才吸引力、國際影響力、科技創新能力、交通通達程度等多個指標分析判斷,未來另外四個一線城市可能會是杭州、蘇州、武漢、天津。

準一線各有特色

重慶、成都、天津、武漢、蘇州、杭州、南京七座城市中,未來一線城市候選表中首先排除的是成都、重慶。

按照住建部的《全國城鎮體系規劃》,重慶和成都都是國家中心城市,而且西部必須要有一個承載中心,至少其中之一應成為未來一線城市。

盡管這兩座城市GDP總量高、面積大、人口多,但這三方面的成績主要來自於其地域廣闊,涵蓋面廣。其中心城區對應的指標則小得多,而且其在科創、交通、國際影響力及人才吸引力等方面落後於其它幾座城市較多。

當然,正如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長盛毅所說,成都、重慶位於“一帶一路”的重要位置上,借助於亞歐之間的戰略地位以及中西部開發,未來整體發展提升較快。

剩下的杭州、蘇州、南京、天津、武漢中,杭州已經被社會各界公認為未來全國第五座一線城市,江蘇兩大經濟體蘇州和南京的對比中,蘇州在整體創新、區域優勢、現有經濟體量以及城市建設等方面都勝過南京。武漢因高校、科研等資源的集聚效應造就了光電技術、生物製藥、智能製造的輝煌,又是中部地區中心城市、長江經濟帶的主要城市。天津是“十二五”以來國家政策集中地,大量的國企項目投資在當地,而且擁有空客交付中心。

南京的情況比較特殊,雖是江蘇省會城市,部分指標上也超過其它城市,尤其三產占比超過天津、武漢,人均GDP也超過武漢,但相比之下,南京的亮點並不突出。

作為老工業基地,南京產業轉型較難,新業態發展壓力較大。2015年,南京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中,重工業占比高達78%。就創新活力而言,南京落後於蘇州、武漢。而和天津相比,南京這幾年在國家戰略上處於劣勢。

杭州:

互聯網金融、移動支付之城

除了北上廣深,最接近一線城市的是哪裏?相信很多人會投票給杭州。尤其G2O之後,杭州的國際地位迅速攀升。接下來杭州還將舉辦2022年亞運會。

按照杭州市長張鴻銘的說法,G20峰會給杭州帶來了巨大的發展紅利,“現在大家一提到杭州,不用再介紹這是離上海多少距離的一個地方,杭州就是杭州。”

雖然單就人口、GDP總量,杭州還只是中國第十,但在國內大城市中,杭州是屈指可數的連續六個季度保持兩位數增長的城市,第三產業占比已達到61.1%。杭州的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靠前。

當某些城市還處於製造業發展階段,杭州依托阿里巴巴、“五水共治”、“三改一拆”,已經開辟了新的路徑。過去十年間,杭州市第三產業增長速度明顯超過北京、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

而在幾年前,因為沒有選擇重工業、製造業,而轉向科技和金融,杭州的經濟發展一度陷入困局。然而正是這一著棋,造就了阿里巴巴這樣的互聯網巨頭,更造就了新的杭州。

“杭州並沒有特意扶持某個大企業,比如阿里巴巴,但是杭州的製度、環境等吸引了這樣的企業留下來。”浙江省社科院經濟所副所長查誌強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說。

因為阿里巴巴,如今的杭州已經形成了一個互聯網生態圈。中國第一座互聯網金融大廈的落戶,吸引了大批互聯網金融企業的入駐,包括螞蟻金服、挖財、銅板街、51信用卡、恒生電子、數米基金網等。

北京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今年4月發布的報告指出,互聯網金融發展指數杭州居全國首位,擁有金融街、中關村的北京和擁有陸家嘴的上海,僅排在第七和第八位。

首份披露城鄉普惠金融發展水平的《北京大學數字普惠金融指數》顯示,杭州數字普惠金融發展同樣居全國首位。

在日常生活方面,因為支付寶,杭州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移動支付之城。“在杭州,只要一個手機就可以生活,這在全國沒有其它城市可以做到。”查誌強說。

今年8月起,杭州成為全國首個用支付寶就可以坐公交的城市,無須押金。只要芝麻信用分在600分以上,不管本地人還是外地人,都可在杭州的景區、機場、公交站等315個點免費借雨傘和充電寶。

技術的創新帶來生活方式的創新,更帶動整個城市的創業創新。近幾年,杭州的創業氛圍,經常被拿來與北京、深圳放到同一層面相比較。杭州的信息經濟、旅遊業的發展,正好迎合了時代的需求。

宏觀面上,杭州有1個國家級的自主創新示範區,2個國家級的高新區,2個國家級的雙創示範基地,24個國家級的眾創空間,19個省級的特色小鎮,這些都是創新的載體。

蘇州:

低調的園區經濟先行者

盡管在國際知名度上,蘇州沒有G20後時代的杭州那般風光,但蘇州的經濟實力、工業園區建設、創新創業氛圍等多項指標上都勝過杭州。

作為非省會城市,蘇州的GDP超過杭州近40%,一直是個低調的前行者。經濟上,蘇州被叫“蘇老五”好多年,GDP僅次於北上廣深,近些年才被津、渝超越。

蘇州“十三五”規劃中,定位是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先進製造業基地、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產業科技創新高地、具有獨特魅力的國際文化旅遊勝地、具有較強綜合實力的國際化大都市。

蘇州沒有國家布局的鋼鐵、化工、車船、軍工等重要工業,也缺乏教育、科研、醫療資源,但先天的優勢是緊挨著上海。

首都經貿大學城市學院首都經濟研究所教授張貴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時表示,蘇州靠近上海,一方面可以疏解上海的人口,另一方面緊跟上海科技等方面的創新步伐,甚至在某些方面和上海逐步同城化,相比南京更為開放,對科技成果的轉化應用更為靈活。

從鄉鎮企業做起,從上海挖技工,蘇州做出了全國聞名的蘇南模式,再引入外資,給外企做配套,如今擁有沙鋼、金螳螂、波司登、恒力、同程網等大型企業。如今,九十家世界五百強企業在蘇州投資。

2015年,蘇州的外商直接投資合同項目列全國第五,僅次於北上廣深。穀歌旗下的風投部門Google Ventures首次投資的中國企業是蘇州的旭創科技。

蘇州工業園區建設是蘇州經濟的里程碑,20多年來創造了跨越式發展奇跡。2013年園區GDP、公共財政預算收入、進出口總額,分別是開發建設之初1994年的168倍、940倍和3200倍。

園區連續多年名列“中國城市最具競爭力開發區”排序榜首,綜合發展指數位居國家級開發區第二位,生態環保指標列全國開發區首位。

2013-2015年,蘇州連續三年上榜福布斯創新力最強城市前三甲!僅次於深圳、北京,甚至超過了長三角龍頭——上海。蘇州各類創投機構管理資金規模也占據全國較大份額,國內唯一服務於海外高層次人才創業的綜合性融資平台——“千人計劃”創投中心就設在這里。

蘇州新三板掛牌企業數列全國第四,僅次於北京、上海、深圳。

蘇州管轄的四個縣級市(昆山、常熟、太倉、張家港),經濟總量在全國縣級行政單位中常年穩居前列,昆山市(縣級市)常年穩居全國百強縣首位。

武漢:光電之都

作為中部地區的中心城市,國家綜合交通樞紐,長江中遊城市群的頂梁柱,武漢成為近幾年中國城市中一顆耀眼的新星。

自國務院批準實施《長江中遊城市群發展規劃》以來,武漢承載了實現中部崛起、中國經濟發展新增長極的重要任務。

2005-2015年這十年間,武漢的GDP增幅達到了387%,大多數年份的增速超過現有一線城市。

作為老工業基地,鋼鐵、汽車產業一直是武漢的支柱。而近幾年,武漢的產業轉型也實現了新路子。如今的武漢,核心產業聚焦在信息技術、生命健康、智能製造等三大塊,未來要打造中部現代服務業中心。

武漢市“十三五”規劃中,未來目標是國家先進製造業中心和國家商貿物流中心。經營多年的光穀和東湖新區開始雙星閃耀。

光穀GDP已占據武漢半壁江山。2013年、2014年連續兩年,在科技部公布的全國114家高新區綜合評價排名中,光穀綜合實力居全國第3位,其中知識創造和技術創新能力居第2位。

2015年,光穀火車站已經開工,到2020年,光穀火車站將成為聯系武漢和武漢城市圈的重要交通樞紐。今年初,國家存儲器基地也在光穀開工。

同濟大學發布的全國482個中國產業園區排名中,東湖高新區居第4位。根據《東湖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條例》,未來要在全國率先推出科技成果使用權、處置權和收益權等改革

武漢的這些發展,離不開其內的高校、科研資源。承擔著國家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創新型城市試點任務的武漢,是中國重要的科教基地,是僅次於北京、上海的中國第三大科教中心。

武漢已經是國家層面的超大城市,物流、交通也非常發達。“十二五”期間,武漢的高鐵網已經形成通達多個國家中心城市的8小時交通圈,成為繼北京、上海、廣州之後的全國鐵路四大路網主樞紐之一。

天津:

五大國家戰略疊加區

2015年,天津市GDP總量居全國第五,僅次於北上廣深。這一年,對天津的意義非同凡響,濱海新區開發開放、京津冀協同發展、“一帶一路”、自貿區、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五大國家發展戰略同時疊加,全國隻此一家。

在南開大學濱海開發研究院院長助理薄文廣看來,天津最大的優勢,是緊靠北京的區域優勢,“從區域平衡角度,或者區域協同發展角度,天津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支點。”

盡管是“燈下黑”,但天津在行政層級上是直轄市,也是北方特殊的交通、港口、物流樞紐,可以輻射環渤海乃至三北地區。

天津和其它城市相比,最大的優勢是人口流入量非常大,近年來平均每年增加近50萬人。

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天津自身的大項目、大工程,吸引大量人才;二是北京限製人口規模導致的外溢效應。

天津的高速增長,依靠的是國家的政策紅利帶來的大批重點工業項目。自濱海新區成為國家戰略以來,其累計的固定資產投資達到數萬億。濱海新區因大飛機等領軍的高端重工業競爭力很強,在未來也具有廣闊的想象空間。

獲批自貿區成為創新的絕佳契機。依托自貿區這個支點,天津吸引了更多資金和人才,未來更要建立與國際貿易投資規則相適應的體製機製,建設製度創新新高地、轉型升級新引擎。

金融領域中,天津的融資租賃一直領跑全國。如果說北京是中國金融的決策中心,上海是中國金融的交易中心,深圳是中國金融的市場中心,天津則是產業金融中心。

天津在“十三五”規劃綱要中強調,要加快國家租賃創新示範區建設。與自貿區對應的“金改30條”後,天津的融資租賃業務更是飛速發展,租賃飛機占到全國的90%,租賃船舶占到全國的80%。

得益於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未來京津之間將有5條快速鐵路或高鐵。目前天津到北京正在考慮修建新的城際鐵路,該鐵路將連接北京新機場。接下來,產業轉移的帶動效應也將呈現。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