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少鵬:改革驅動,股市中樞升至4000點一線

ADVERTISEMENT

去年股市發生異常波動之後,我們進行了深刻的總結,其中一個核心的成果是,我們的主流機構、大型金融機構,包括大型的國有企業,也有一些混合所有製的大型企業,在股市異常波動當中沒有擔當,沒有負起責任。不光在股市異常波動的情況下沒有負起責任,在正常情況下負的責任也很不夠。

ADVERTISEMENT

什麼叫負責任?並不是股市下跌,非要把它頂起來,而是在平時投資的時候,對於藍籌股,對於新興產業,是不是按價值投資、長期投資、理性投資的理念來做。應該說,很多大型的機構沒有這麼做,他們就像很普通的、很初級的散戶一樣追漲殺跌,這是造成我們股市劇烈波動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還有一個很重要原因是,證券業一些人過於信奉西方的經濟學理論,聽從西方的學者、政府官員和金融機構對我國經濟發的信號彈。什麼叫信號彈?西方一些人整天喊中國經濟快不行了,房地產快不行了,銀行快不行了。一旦中國經濟有所上漲,就說你泡沫化了。很多發展中的問題,我們都存在,但究竟泡沫多少為宜,泡沫多少為可控,這是我們要結合自己的情況來判斷的。我堅定地認為,中國的股市相對於美國乃至日本的股市,也包括中國香港的股市,市盈率應該相對偏高一點。在全球來講,中國內地經濟的成長性還是非常強的。大量事實證明,我們的經濟即使不刺激,也差不到哪兒去。

ADVERTISEMENT

因此,我認為中國股市的市盈率要稍微高一點,但是同時,我們的大型機構,大型企業,你要堅守價值投資理念,要有實際行動。我也有過建議,對於大型的機構進行藍籌投資,進行長期、穩定投資要給予稅收和其他製度上的鼓勵,激勵這些機構進行長期投資和價值投資。

大家注意到,前不久國務院公布了關於積極穩妥推進企業降低杠杆率的意見,本質上是擴大直接融資,這一點大家不要動搖。但同時要強調,擴大直接融資的目的是讓實體經濟降低杠杆率,提高資金在實體經濟中的運行效率。擴大直接融資的比例,壯大我們以主板、中小板、創業板為主戰場的股票市場,這一點毫無疑問。現在中央政府也鼓勵發展四板市場,即地方的、區域性的股權交易市場。但是,我認為,由於區域性股權交易市場地域性很強,監管的體系也還是有欠缺的。盡管國家支持發展四板市場,但是更具吸引力的還是交易所市場。交易所市場迎來一個對資金具有虹吸效應,行情在現有基礎上,按照價值投資理念進一步提升大盤的價值中樞,這樣一個進程正在到來。

ADVERTISEMENT

剛剛閉幕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對於國家政治、經濟、社會發展是承前啟後,轉折性、曆史性的重大事件。明年將要召開十九大。在現有的“新常態”的狀況下,我們經濟社會治理要實現轉型,在這樣大的背景下,聚焦資本市場的轉型,應該說是“直掛雲帆濟滄海”。金融不強,這個國家的經濟不可能真正強;股市不強,這個國家的金融業不可能真正強。資本市場、股票市場是衡量這個國家資產定價的重要的平台、重要的標尺。因此我們現在醞釀的一系列的政策和製度變革,都是要把股市做強,讓它的泡沫或者說虛擬性處於可控的狀態。千萬不要認為泡沫不好,一點泡沫也不能有,而是泡沫要可預測,可預見,可管理。這就是好的股市。

今年3月份以來直到現在,在3000點上下波動已有半年以上了,這為我們下一步進行並購重組,壯大優勢企業的規模,更好地踐行價值投資理念,同時通過資本市場促進經濟轉型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我相信,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進一步落實,資本市場也會迎來又一個春天。在3000點這個中樞徘徊半年以上的基礎上,4000點新的價值中樞可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