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多創世界名牌,80大壽騎行千里,股民狂買股票向他致敬

ADVERTISEMENT

2006年,72歲的劉金標看完電影《練習曲》後,被一句台詞深深打動:“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也都不會做了。”此時,他早就因胃癌切掉了大半個胃,還被呼吸中止、靜脈血栓、椎間盤突出等老年病糾纏,但火熱的心中卻懷抱著環繞騎行台灣的夢想。這位打造出自行車世界第一品牌“捷安特”的老人極不甘心,就此踏上這段千里征程……

認識你自己

1934年,劉金標在台灣台中沙鹿鎮出生,是家中的小兒子。父親在高雄經營當地知名的大裕產業,主營罐頭、面粉和貿易,算是商業世家。從小,劉金標就不是個安分守己的“好孩子”。他成績差、不服管、不聽勸,凡事喜歡自己摸索拿主意。他信奉旺旺老總蔡衍明的“街頭混一年,勝讀十年書”,19歲不等拿文憑,就急不可耐從學校跑了出來。先在父親公司干活,又覺得事事被束縛,很快自主創業。年輕的劉金標心思活絡,做生意好似買股票,聽別人說什麼生意賺錢就干什麼。由於沒定性,他三兩年就換一行,罐頭、面粉、木材、運輸、螺絲釘、魚飼料樣樣干,隻盼著早發財、賺快錢,成為王永慶那樣的“經營之神”。

滾石不生苔,轉行不聚財。一心“向錢看”的劉金標折騰了小半輩子,事業不溫不火。1969年,他跟兄長在海邊投資養鰻魚,沒想一場台風襲來,2000萬新台幣打了水漂,幾乎賠光了老本。遭逢大難的劉金標腦中一片空白,心中抱怨老天為何如此對他,更憂心無法償債,苦苦堅守一段後,鰻魚生意最終失敗。年近不惑,一事無成。劉金標心里憋屈,在家窩了大半年才緩過來。再次被朋友拉出來聚餐時,大家聊起海灣石油危機、美國自行車熱的新聞,都覺得干自行車這行靠譜。雖然剛經曆挫折,但是劉金標依舊想到就做,1972年,他和另外7個股東湊了400萬新台幣,成立“巨大機械”(GIANT),這正是自行車世界第一品牌“捷安特”的由來。

ADVERTISEMENT

此時,38歲的劉金標依然不確定自行車將是自己從一而終的大事業。多年後他重新反思,頻繁換行是因為找不到心中的根,不明白自己是怎樣的人。大器晚成的他直到50多歲,才內心篤定地確定,自己最適合干自行車這行。而“認識自己”,實在是個漫長、曲折、艱難的過程。

巨人起步

很多人對“巨大”的名稱疑惑不解,實際上來源於台南的“巨人棒球隊”。當年,它在美國奪得世界冠軍,名震一時,令台灣人深感無上榮耀,股東們便執意給公司取名“GIANT”。但中文“巨人工業”早被人搶注,不得已隻好叫“巨大機械”。起初,劉金標對巨大並不上心,隻將它當成副業。他開心地發現,自己終於告別了沒日沒夜蹲守鰻魚場的苦日子,可以天天十點上班、中午回家。

至於自行車裝配,那還不簡單?一個車架、兩個軲轆,螺絲一擰就能裝起來。等劉金標真干起來才知道,哪有那麼容易。公司初創,38個人都是門外漢,零配件有哪些、規格是怎樣、生產線如何規劃、質量如何保障,統統兩眼一抹黑,全靠邊做邊學。劉金標七拚八湊把自行車裝好,騎起來竟然會散架。他們隻好邊錯邊做,改來改去,遲遲出不了貨。外人甚至嘲笑他們搞的是“自行車研究所”。那時,台灣的自行車零配件廠也經曆著草莽時代。巨大作為初創小廠,連零件都沒法優先拿,只能派人蹲點值守。可零件到手一安裝才發現,螺絲和螺帽竟然卡不死,輪胎和鋼圈要麼套不上,要麼裝上後太緊總爆胎。劉金標這才明白,自行車質量差,根子在零件標準不統一。但零件商各自為戰,誰也不願改變現狀。

不服輸的劉金標決心要干出點名堂,這麼大年紀不能再換行了。他要當自行車業界產業標準的“武林盟主”。這事顯而易見的不可能,巨大那會是個巨小的廠。劉金標跑到零件廠,說服人家統一配件標準,根本沒人搭理他。劉金標不甘心。1973年,他專程到日本去取經,帶回一本《日本工業標準》(JIS)的“紅寶書”,開始新一輪說服零件廠商的艱苦曆程。這年,台灣自行車由於品質低劣,爆發了美國市場集體拒收事件,讓整個業界蒙羞。劉金標借機向各大廠商曉之以理:不統一標準、不提升質量,全行業都得死。他跑遍全台灣,兩三百家廠子挨家挨戶遊說,終於用誠意打動世人。業界的老前輩開始仗義執言:“劉金標這個人很不錯,他為行業的發展很下工夫,大家應該支持他。”

前前後後4年,全台灣自行車業界最終采納了劉金標倡議的生產標準(CNS),這成為全行業的一項創舉。零件標準和品質上去了,劉金標也趕上歐美製造業轉移台灣的大風口。創業掙扎4年後,巨大終於贏得美國施文自行車(Schwinn)的大訂單,成為這個美國百年品牌的代工廠。沉下心來做標準、搞產品的劉金標發現,自己沒想著賺快錢,巨大卻像台印鈔機,突然就扭虧為盈,迎來了自己的黃金年代。

逼上梁山

70年代末,美國施文的大訂單猶如雪花紛飛,讓巨大賺得盆滿缽溢。巨大開足馬力不斷整合友商,到80年代初,已然成為台灣自行車業界的龍頭老大。

生意越來越賺錢,劉金標卻越來越擔心。企業75%的業務來自美國施文,90%的業務是代工。別人覺得只要賺錢就好,劉金標卻明白,低端代工沒未來。世上沒有永遠的客戶,總有一天施文的訂單會消失,到時候怎麼辦?代工沒有定價權,利潤率受製於人,再怎麼努力也沒掌聲,巨大的未來又怎麼辦?提心吊膽的劉金標就此產生了一個小想法。1981年,他試著創立“捷安特”,在自行車上貼上了自家品牌,僅限在台灣試水銷售。結果一經推出,大受好評,劉金標對自家產品多少有了底。不過,巨大仍然仰賴美國施文的大訂單,也擔心“捷安特”會激怒施文,便小心翼翼地去征求意見。劉金標明確表示,“捷安特”不在美國銷售,隻拓展施文不涉足的歐洲市場。即便如此,施文仍表示一百個不同意。1984年,雙方反複磋商後決定成立一家合資公司,巨大和施文的股份二八開,把“捷安特”做成合資品牌。劉金標大大鬆了口氣,卻沒料到,中了美國人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詭計。他們偷偷跑到深圳,瞞著劉金標建了中華自行車廠。這意味著,美國施文的代工訂單很快會轉移到深圳,對巨大將是一次致命打擊。劉金標一得到消息,馬上商討對策。他們分析的結論是:深圳工廠要建成投產,至少要3年。而生產能力和工藝水平,短時間還趕不上巨大。但這個分析,卻低估了“深圳速度”。兩年後,施文訂單驟減,再次讓劉金標猝不及防。危機來襲,巨大很可能就此一蹶不振,甚至因此破產。逼上梁山的劉金標,手頭隻剩下自有品牌“捷安特”這一張牌可打。他迅速騰出整條生產線,集合最優秀的工人,馬上開始技術攻關;同時,在荷蘭建立歐洲銷售公司,即便冒著與施文全面翻臉的風險,也要在最短時間內攻破歐洲市場。員工們則不抱希望。與美國不同,歐洲市場對自行車的質量和技術要求極高,全都以比賽用車做標準,這在短期內幾乎做不到。劉金標很快覺察到不妙。他的做法是,告知實情,讓所有人都懷抱破釜沉舟、不成功則成仁大決心。靠代工只能苟延殘喘,終究是死路一條。如今,趁著外部逼迫狠狠努力一把,沒準就能絕處逢生。可大部分人還是覺得,劉金標瘋了。1986年,當捷安特第一批貨運抵荷蘭,歐洲的銷售總經理最先瘋了。他發回傳真,密密麻麻寫滿了產品缺陷,還毫不客氣地數落老板:“這樣的品質,讓我們怎麼銷售?”劉金標不得不連說抱歉,然後繼續召集技術人員,商議改善品質的對策。之後,劉金標苦行僧一般整天泡生產線。他親自督戰,看到任何瑕疵都會停下整條生產線,召集員工想辦法。涉及的外部采購零件,全部要求最高品質。他們甚至研究碳纖維材料,並在全世界率先用於自行車……刻苦鑽研下,產品品質終於有了驚人飛躍。半年後,“捷安特”終於達到歐洲高標準。高品質很快獲得高回報,登陸歐洲第二年,捷安特就開始盈利。歐洲的銷售總經理再也不會因為自己受雇於台灣企業,而感覺“沒面子”。捷安特迅速確立了國際大品牌的高端形象,在美日澳等發達國家深受歡迎。誰都沒料到,一場破天荒的生死危機,竟給企業帶來史無前例的國際化成功。捷安特就此衝出台灣,再也沒有對手阻擋它邁向世界第一的腳步。

巨大的“中國策”

闖過國際化的激流險灘,巨大的經營結構為之巨變:代工製造從90%降為30%,自主品牌則占據了70%的比例。“捷安特”在中日澳都成了最搶眼的自行車品牌,在歐美同樣躋身前三甲。全世界的偷車賊很快知道,撬走一輛“GIANT”比其他車更容易賣出高價。

ADVERTISEMENT

劉金標的高端化戰略也不按常理出牌。捷安特不進沃爾瑪、家樂福這樣的大賣場,卻不惜工本在全球自建上萬家專賣店,還選擇了數以千計的專賣店加盟,拚的就是質量有保障,靠的就是服務有口碑。他不是沒見過競爭對手在大賣場成百上千地出貨,也為此動心過。但大賣場拚命壓價,不顧售後,迫使廠家只能換價格更低、質量更差的零配件,注定要砸牌子。他忍住衝動,選擇放棄,並喊出“不進大賣場,照樣做到世界第一”的口號。劉金標的雄心並非空穴來風,他早就看準了中國大陸這塊沃土。20多年前,台商對於江蘇昆山仍一無所知。當手下跑這考察後向劉金標報告時,竟被他痛批一頓:“叫你到上海評估大陸投資環境,你跑到昆侖山去干什麼?”等他親自到昆山一看,才知這里緊鄰上海。天性謹慎的劉金標評估昆山長達4年,他看準了這里能兼顧內外市場,避開了上下遊企業紮堆的深圳,最終選擇了這里。1993年,巨大在昆山投資建廠,卻引發了台灣業界的嘲笑。當年昆山的電線杆子都沒幾根,產業鏈配套更是零。但劉金標毫不擔心。台灣的自行車產業鏈由他一手培育,長三角則是大陸自行車的生產基地,只是零配件廠商質量和水平還很差。他要干的,無非是幫幫忙、“補補課”。他一點都不計較其中的利益損失,“供應商都強大了,我才能強大。”這正是劉金標的胸懷和膽略。

很快,巨大又在天津、成都投資建廠,並在上海與鳳凰自行車成立“巨鳳公司”。劉金標在製造業轉移的新浪潮中再次占據先機。當台灣製造業成本上升時,捷安特已完成在大陸的總布局:台灣和昆山的產能對接美國市場,天津、成都和上海巨鳳對接亞洲、澳洲市場。中國大陸充沛的勞動力和開放政策,成為捷安特迅猛成長的加速器。1994年,巨大在台灣成功上市,並伴隨著大陸工廠的產能釋放,開始新一輪騰飛。待到2004年,捷安特的營收達216億新台幣,無可爭議地成為全球最大的自行車生產商。

永續經營

當全世界都步入汽車、摩托車時代,很多人都認為自行車注定是個夕陽產業。對此,劉金標完全不認同。他很早認識到:人對於健康的渴望永遠存在,自行車則是實現健康的重要手段。只要經營不脫離這個宗旨,自行車就可以永續經營,做成萬年產業。而高科技、人性化的高級自行車,正是未來的發展趨勢。早在1997年,巨大通過讚助環法自行車賽,讓人們見識到捷安特躋身世界頂尖品牌的實力;之後,德國隊騎著捷安特,連續三屆勇奪環法大賽冠軍。車迷們蜂擁而至,搶購捷安特的環法冠軍車,即便每輛售價高達1萬美金,照樣被一搶而光;而早在2004年,巨大就做出了世界上最輕巧的碳纖維自行車,整車僅有6.5公斤,一個手指就能將其舉起……這些成就,正是劉金標專注實業、不肯分心的結果。劉金標始終不肯搞多元化,更不要說在股票和房地產投資上多看一眼。

多年的經營實踐告訴他,但凡是靠外在環境博利差、賺大錢的生意,最終都會證明禁不起考驗。滿腦子隻顧著撿鈔票,就做不出超越消費者期待的好產品,事業自然做不大。劉金標說,這都是他60歲之後才徹底想明白的事。年輕時人生的格局、眼光和高度有限,確實想不了那麼高遠。這些心得並非來自旁人,而是劉金標父親經營一生的經驗寫照。他父親早年四面出擊,也是什麼賺錢干什麼。看到日本香蕉熱銷,就批發香蕉做成香蕉干,運到日本就大賣;打仗時房子不值錢,一隻雞就能換棟樓,他就買下整條街的房子,局勢一穩就高價賣出,狠賺了一筆;之後又拿錢生息,卻遭遇台灣光複後新舊台幣兌換,貨幣慘跌……從此,父親轉身實業,教導劉金標“大興不離大敗”的道理,只有踏實經營,才是為商正道。企業要永續經營,首要是防範風險。當年養鰻魚遭遇強台風,巨浪衝毀防波堤,差點把劉金標卷進大海。他開車奪路而逃,才撿回一條命。此後他反複思考,這事看上去是運氣不好,根源卻是他選址不當。後來劉金標在昆山建廠,堅持要將整個廠區地基墊高兩米,以防不測。

劉金標覺得,企業和人一樣,只有穩定成長才能有好體質。突如其來的暴利,隻會讓人浮躁輕敵、盲目自信,並產生出不切實際的妄想。而專注實業,每年腳踏實地地賺上10%-20%,就很了不起。心態穩了,才能打造出獨一無二的產品,發掘出潛在的市場需求,從而把握永續經營的本質。所以,劉金標更看重產品的“唯一”,而不是去追求“第一”。不僅是經營,劉金標對稍顯安逸的工作都看不起。他外孫大學畢業後,進入一家美國金融公司,薪水豐厚。他聽說後卻說,這份工作不可久做,工作輕鬆、薪水又高,隻會磨掉一個人的誌氣,讓人越來越懶。他的內心,永遠對危機深懷警惕。經營理念如此,劉金標做的很多事便不易為外人理解。他宣揚自行車的“新文化運動”,極力推動台灣成為“自行車島”;建立捷安特旅行社,要把自行車旅行推廣到全世界;在台灣各大城市設立公共自行車YouBike,“甲地租、乙地還”,推動3000萬人次自行車通勤,哪怕為此虧損5000萬新台幣都在所不惜……很多人都說,生意哪有你這麼做的。他卻說賺錢沒什麼了不起,辛苦大半輩子,最驕傲的是不賺錢的YouBike。

ADVERTISEMENT

很快人們就看到,為了事業和夢想,劉金標敢豁出老命。

古稀之年來“遠征”

63歲時,劉金標查出胃癌,不得不把胃切掉大半。雖然術後恢複良好,但人漸衰老,疾病纏身。72歲時,他看完捷安特讚助拍攝的騎行電影《練習曲》,被其中一句台詞深深打動:“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他猛然想起,自己早有環台灣騎行的夢想。如今年過七旬,再不付諸行動,隻怕夢想要付諸東流。

劉金標就是這樣,一旦下定決心,就會以無比的勇氣和毅力貫徹到底。很快,他開始每天騎行上班。從台中市區的家騎到大甲鎮的公司總部,單程42公里,中間要翻越坡道極陡的大肚山。他不請教練、自我揣摩,猛練3個月,竟從最初的耗時150分鍾練到僅需100分鍾。不但體能大為增強,還越騎越上癮。而當他真的要將環台騎行付諸行動時,他的太太、姐姐、公司總經理都跑來苦勸。一個73歲的老人,怎麼能干這麼瘋狂的事?但劉金標很固執,他就是要在有生之年創造個紀錄,而且還要跟事業成功沒啥關係。

他覺得,把“捷安特”做成世界第一的自行車品牌不是他一個人的功勞,這里面有全體員工的努力,還有時代和產業的大際遇。但環台騎行則不同,它完全要靠個人的意誌和體力,一點一滴努力完成,這項巨大成就與旁人無關,因此對他的價值和意義無與倫比。人生不留白,劉金標就此開始創造人生中最精彩的紀錄。2007年5月7日,劉金標正式開啟環台騎行的大挑戰。他一出發就極其興奮,像是遠足的孩子。所有人都被劉金標的壯舉感動,新聞媒體跟隨報道,眾多車友也跑來陪騎。劉金標原本想不緊不慢“逍遙遊”,結果被一夥年輕人把速度帶快,不知不覺把時速飆到了42公里。最初的興奮,很快變成腰酸背痛,各種毛病紛紛襲擾,畢竟年歲不饒人。盡管如此,他依然忍著坐骨神經痛和血栓靜脈炎奮力向前,纏著護腰埋頭苦騎。途中,他還被汽車撞倒過一次,所幸只是些許擦傷。咬牙堅持下,他曆時15天,終於完成了總長930公里的環台騎行壯舉!夢想實現,劉金標說了句大實話:那次旅行,真是要了命了。但人們顯然更鍾愛他突破極限、遍賞山水後的另一句名言:“開車太快、走路太慢,只有自行車才能留住人生的美景。”劉金標從此騎行上了癮。他徹底否定自己年事已高的現實,突然發現一個全新自我。騎友滿懷敬意稱他“標哥”,他則四處尋求更大、更興奮的刺激。環台騎過了,那就到大陸來趟“京滬行”吧!所有人再次被老爺子的新挑戰驚呆。2009年3月,75歲高齡的標哥從北京鳥巢出發,開始了“京騎滬動”之旅。這次,他要完成北京到上海1688公里的自行車遠征,相比環行台灣島,路程增加了近一倍。標哥出發前還不忘深情表示:“自行車的兩個輪子,一個代表大陸,一個代表台灣。我們一起來踩動鏈條,讓兩岸關係越來越健康、越來越好。”京滬路上,標哥領騎,他就是有股不服老的勁。原本一路都非常順利,但行至江蘇高郵時,他卻突然夜里鬧肚子,跑了十多趟廁所,體力嚴重透支。親友團“強行”把他拖上了汽車,他才得以恢複,只是遺憾錯失了高郵到揚州段的騎行。不過剩下的旅程他依然咬牙完成,取得了完滿的結果。更讓人想不到的是,2014年劉金標80大壽,他又以二次環台騎行來慶生。

這次,他的體力遠勝往昔,竟然比第一次環台騎行少用3天就完成壯舉,引發全台灣轟動。巨大機械的股票因此爆發性上漲,投資者以此向劉金標祝壽。人們親眼得見他比7年前更健康、更強壯的事實,立刻在台灣掀起健康騎行的熱潮。劉金標坦言:“騎自行車,無論是在身體和心靈都更加年輕。”數年的騎行,不僅讓他的各種慢性病不治而愈,更讓他有足夠的心力去突破極限、挑戰自我。他認為,人的潛能是無限的,所謂的極限都是自己的臆想:“你要是覺得爬不了,你就會真的爬不上去。”他真正明悟這一點,是在荷蘭的一次騎行中。那次,騎友太相信GPS導航,帶著眾人竟然迷失方向,讓他不得不走了很多冤枉路。結果到目的地一看碼表,竟然騎了120公里。這讓他意識到,“人如果糊塗一點,就可以突破自己的上限”。

劉金標感念一生努力耕耘的偉業,給自己和更多人都帶來了健康和快樂。他說,我一直在學習年輕!人活著就是要像騎手一樣,不斷挑戰自我,才能創造更有信心的未來。這個在事業和人生上都無比成功的“年輕人”的新目標是:87歲,再完成一次環台騎行的壯舉!

作者:熊劍輝

載自:華商韜略(ID:hstl8888)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