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的行情有問題 川普還欠世界一個崩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聞配圖

特朗普又一遍刷新了人們的認知:道瓊斯指數締造新高(全球股市並沒有如預期般崩盤),避險黃金暴跌,對美國將加息的預期也有所攀升。細想的話,總覺得哪裏有問題。如果找一個切入點,最明顯的莫過於債券市場

過去幾天里發生了創紀錄的債券拋售行情,令人困惑的一點是:它不僅讓全球股指毫發無損,而且還發生在道瓊斯創下曆史新高的期間。

高盛解釋稱,考慮到“更長時間的低收益率”,即臭名昭著的“美聯儲模式”,過去通常用來證明創紀錄高的股票市盈率象征著創紀錄低的債券收益率的規律不靈了,因此過去幾天的行情是有問題的,證明幾個金融資產的估值正遭遇市場審視。正如高盛所言:“對我們來說,對債券收益率飆升的持續關注似乎是合理的。”

高盛的弗朗西斯科(Francesco Garzareli)警告稱:“固定收益資產的一些價格走勢與宏觀經濟增長保持良好的聯系,並且總體上對風險資產有利。但是這次重新定價行為的其他特征似乎不符合基本面,且會對市場構成潛在的不穩定因素。”

不過,高盛和德意誌銀行(Deutsche Bank)對於最近債券收益率的飆升是否會限製未來股票漲幅存在分歧。

高盛更加樂觀:

ADVERTISEMENT

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當前在2%左右,根據我們優先參考的“公允價值”,收益率處於估值區間的底端,且68%的時間都處於波動狀態中。德國英國日本的債券價格同樣處於這個維度中,如下圖所示(相比之下,今年夏季債券收益率較“公允價值”的背離程度遠沒有這麼高,平均波動時間少於5%)。目前美國和其他主要經濟體的長期債券收益率的上漲並沒有“受限”。而日本央行和歐洲央行推出量化寬鬆政策反映出其國內通脹較低的狀況,所以我們認為它們的債券溢價將受到限製。

債券收益率估值回到年初的水平

因此,高盛認為,在債券收益率上漲成為經濟增長的威脅之前,“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還將上漲30至40個基點,尤其是該漲勢是在通脹引領的情況下”。高盛指出,以國債收益率為限,風險資產價格在進入停滯狀態前將上漲2.50%左右。

即便如此,弗朗西斯科也承認對於他的樂觀有一處需要警惕的地方:

收益率上漲的速度已經變得更快了。這絕對是不尋常的,尤其是在起點就與“公允價值”發生很大背離的情況下。但當前的情況是很難確定有多少投資策略是基於收益率會保持“更長時間的低收益率”。如果這波拋售行情持續擴大,那麼對債券基金的零售贖回動態就需要跟蹤。正如我們在以前的報告中所指出的那樣,收益率上升時的風險敞口是非常高的。鑒於股市回調的風險,股票和信貸的波動也可能增加。

德意誌銀行給出的評估相比之下更加令人不安,該行的外彙策略師Alan Ruskin 認為,收益率走高和美元走強正在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

ADVERTISEMENT

在周四美國債券市場“壓垮” 新興市場資產之後,大宗商品所出現的急轉彎將增加新興市場的痛苦,並且有跡象表明債券收益率還將走高,強勁美元的“衝擊”正帶來“多米諾骨牌”效應,首先會壓垮最脆弱的風險資產,然後再尋找下一個最為脆弱的目標。

換言之,標普500指數當前的表現取決於債券市場能走多高。作為風險結構的頂端,美國股市將明顯受製於美國國債收益率。原因是:高風險資產所需的金融市場流動性正被債券收益率和強勢美元所收緊。

當然,流動性緊縮的情況會在股票拋售後得到解決,而隨後這又會導致流動性湧向債券市場,從而形成一個循環。

“風險資產拋售行為將緩解債券市場的拋售,並最終幫助美元以自我糾正的方式走強。”不過Ruskin對投資者的建議是——不同於高盛——短線交易的“第一要務”是對風險采取更謹慎的做法。也可以這麼說:股票市場——和往常一樣——將自己封閉在一個奇怪的世界,其中沒有什麼是合理的。

經濟學家Simona Gambarini預測,特朗普上台依舊對黃金利多。

當前金價的疲弱最終,會證明只是曇花一現。財政刺激加上低失業率可能帶來通脹,而非經濟增長。特朗普政策的不可預測性仍然是個風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