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黃金 世界金融體系黑天鵝正一觸而飛

ADVERTISEMENT

今年以來,國際金價表現強勁,近幾天,一度沉寂的國際金價再次大幅反彈,今天截止發稿前,一天漲幅超過4%,重新回到1330美元上方。

ADVERTISEMENT

普遍認為特朗普的可能當選,金融體系不確定因素陡然加大。其實,問題核心不在美國大選內而在大選外。美聯儲為什麼不敢加息,不斷的靠嘴打仗,它深知世界經濟泡沫一觸就破,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世界金融體系本已病魔纏身,上次金融危機的度過,不是真正意義的根源性修複,而是繼續加大透支信用以新債遮蓋舊債,得過且過。而在當下,主要經濟體增長基本全面停滯,虛假繁榮估值的金融套環撐不住了。

裂變是必然的,有些征兆必須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可能會導致世界政治和經濟回歸一段保守道路,對之前世界政治格局結構產生衝擊,並對已累積過大的貪欲泡沫產生撞擊,這其中,金融各種衍生品泡沫首當其衝。

目前,影響世界最大的應是中國和美國,這兩個大國,雖政治製度不同,但面臨問題有相似之處,需要解決經濟發展模式的瓶頸製約,需要解決經濟發展成果對應的收入分配向底層轉換,需要壓縮自己的超級資產負債表,需要調整自己的國際戰略,美國是攘外必先安內,中國是為安內而攘外。在涉及基礎社會穩定的社保問題上,美國需解決的是,力所能及和把控過度社保支付和移民稀釋政策,中國需解決的是,彌補嚴重的社會保障不足。

美國經濟金融屬性太過強烈,之前因充當世界政治經濟引擎,吸納世界熱錢,大金融帶來了大利益,現在,美國之外的經濟普遍面臨發展困境,難以持續的再度為美國輸送金融溢價,反而輸入了不少蹭飯的。

先進生產力並不是無休止可以擴張空間,而物質形態高標準並大程度惠及更多人,同樣是一種政治蠱惑。自然環境對人的欲望是有牽引的,財富可以創造,但不可以臆造。但遺憾的是,大部分政治家走了財富臆造的路子,只是為了討好急於改善生活的民眾和勾兌他們的情緒,導致金融泡沫叢生。

ADVERTISEMENT

中國此上問題令人擔憂,付出的社會代價,不僅僅是貧富差距超基尼系數已遠,潛伏社會撕裂風險,而且,社會倫理道德墮落前所未有。同時,貪欲橫流,江河汙染破壞嚴重,經濟結構失衡,房地產一業獨大。金融層面,舉債透支和貨幣信用無度擴張,導致過剩產能堆積。加之社會誠信大倒退,詐騙成風而法不責眾,估計不足的金融壞賬大量存在,所有經濟不良要素發酵,正向金融體系彙集。

社科院數據,中國債務總額已超過168萬億,全社會杠杆率達到249%摩根大通經濟學家說,中國的債務總額已超過200萬億元人民幣之巨。截止到今年3月,中國M2總量已達到144萬億,對應不到68萬億的GDP總量,剔除貨幣供應注水和債務杠杆承接,中國的GDP年年增長正呈現虛擬化特征。

金融體系黑天鵝大事件,最有可能在美國和中國發生並引發世界範圍內的擴散。而作為金本位保守年代的穩定象征,黃金必會續放異彩。

當下的金融虛妄必須受到最原始力量的製衡。紙幣濫發和刻意抑製黃金價值,讓所謂現代金融走上了放縱貪婪脫錨金本位之路,後來美元的這個錨,也到了年久失修出事故時候了,美元指數的走強,變得哆哆嗦嗦的很困難。

黃金一直被視為是對衝政治不確定性的重要工具,它很快就要充當對衝世界政治經濟同時面臨巨大不確定性的重要工具。大部分人仍在增加財富的幻想里左衝右突,並不覺得世界經濟高速正成為曆史,不明白保住已有財富更加無比急切。在預測性質的要命還是要錢的選擇中,大部分會選擇要錢不要命。

放棄黃金理由,無非是幾乎沒有投資收益,但在某種政治經濟特殊狀態下,一般的投資行為,你不僅不會得到投資收益,而且連本金都會全部或者是部分搭上,此時的黃金,作為硬通貨,會救了你的命。

ADVERTISEMENT

二戰後,世界範圍難得出現一段全面的持久和平周期,但放縱人性無止境貪欲,而又無法滿足人性的貪欲釋放,最終會導致世界爭端全面重起。

持久保護愛惜自己國土的自然環境,合理公平解決自己國內的收入分配和社會保障,除了陽光、空氣、水的干淨富足,衣食住行最基礎的需求不能無度膨脹,對於物質期待,國民能夠安貧樂道,而非不擇手段去追逐。

當下的金融體系已經出現不少的龐氏之操守,千方百計去誘導及幫助這種超級貪欲夢幻式財富追逐,不及時自我調整,會演變成一場集體性騙局,而且還輸出惡性通脹,引發社會動蕩,是時候被強製散場了。

紙幣濫發和對應的貨幣信用擴張,極度推動了對應衍生品關聯交易,全球的透支性債務已經大大的超越了當下匹配的物質可供給,名義利率正在失去真實性,全球主要經濟體的資源配置已經紊亂,這也是中國廣義貨幣基數那麼驚人卻在實體外空轉的原因之一。金融體系需要一場地動山搖的變革,恐懼不是特朗普帶來的,而恰恰是我們自己的不勞而獲的貪婪放縱無極限。

當世界投資者覺得購買美國國債和美國股票成為危險行為,當中國的投資者覺得在購買房地產已經或者預計會被世紀套牢的時候,他們會風湧到黃金市場。至於黃金價格最近二年可以達到多少,先定了小目標吧,1500美元一盎司,即便是奔向2000美元,一點也不奇怪。

回歸金本位雖然不會是傳統意義的金本位模式,但金融的本質和金融現象的詮釋,要向黃金對應的貨幣恒定和信用收窄大幅度回歸,我們要進入的保守時代,不是退步,而是基於人類持久健康存活的修複性進步。

金融黑天鵝剛剛開始零星飛,還會現集體飛的場景,請知足卻步,擁抱黃金,溫習久遠的人類先哲的警示,最大程度的避免被洗劫!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