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東北高校畢業生:我為什麼不願留在東北工作(圖) - 由中國青年報發表 - 文學城

ADVERTISEMENT

大連(資料圖)

今年剛從吉林大學傳媒學院畢業的張婷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在一家國內領先的旅遊互聯網公司做海外商拓,工作地點是位於上海的公司總部。

張婷是長春市人,家里的獨生女。從出生到大學畢業,她還沒有長時間離開過家。不過,考慮到日後發展,父母支持她去一線城市工作。“我的同學大部分都去北京和上海等一線城市了。”張婷找工作時發現,不論長春還是東北其他城市,對口自己專業的就業崗位很少,有限的招聘崗位所能給出的薪資水平和發展空間,也難與發達地區相比。

除了廣告和新聞等傳媒專業外,經濟、金融和管理等社科類專業的高校畢業生在求職中普遍感受到,東北地區相應的就業崗位少,因而缺乏吸引力。為此,他們更傾向於在沿海經濟發達地區求職。

不單是社科類畢業生出現人才外流,東北一些理工類院校也有同樣的情況。在吉林省一所省屬理工類院校的2016屆畢業生中,吉林生源有1782人,其中選擇留在本省就業的隻有713人,近60%的本地生源去外地擇業。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

記者查閱了黑龍江、吉林、遼寧三省的高校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其中相關數據均顯示,東北三省高校畢業生呈現外流趨勢,並且近幾年有逐漸加大的趨勢。

為了更好的薪資和發展前景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了20多名在東北三省求學、畢業後選擇去其他省份就業的大學生。對他們而言,離開東北,是為了更好的薪資和發展前景。

ADVERTISEMENT

在上海,張婷每月能拿到8000元的薪資。她有位同學在北京互聯網公司,月薪1.3萬元。在她看來,一線城市不僅收入高,個人成長和行業前景也更好。

此前,張婷也考慮過在長春工作。畢業前,她得到了當地幾家傳媒公司的錄用通知。不過崗位是管理和培訓類,月工資3000元左右,她不太滿意。“東北地區傳媒類公司規模普遍較小,工作三年後收入增長和升職的空間很有限。”張婷說,在上海則不一樣,機會很多。

去年畢業於東北農業大學2015屆市場營銷專業的劉宇,也是為了尋找更好的發展空間而選擇出省就業。

家鄉在大慶的劉宇說:“其實並不想離家太遠,但省內專業對口的好工作不多。”他目前在深圳一家智能手機公司擔任品牌經理。他說,大學同學有近70%也選擇了一線城市。

“我在深圳月收入8000元,在哈爾濱也就是3000多元。”盡管哈爾濱和深圳的收入相差很大,劉宇認為,“畢業前三年掙多少錢不是最重要的,要緊的是能否快速成長”。

在公司,劉宇常被委以重任。“工作不到一年,但從我手里花出去的營銷預算超過了1000萬(元)。”

現在,劉宇和兩個同事合租房子,三人分攤,每人每月1500元。此外,他每個月還會給家人2000元。剩下的收入用來健身和玩樂器,他認為自己在深圳的生活忙碌又充實。

《2015年吉林省高校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中的數據顯示,“在已就業的吉林省生源中,出省就業的為21272人,占生源比例的27.79%,持續呈外流趨勢。”

《2015年黑龍江省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指出,“黑龍江生源畢業生到省外就業的有11826人,占省內生源已就業畢業生的8.51%;省外生源畢業生留在黑龍江省就業的有1456人,占省外生源已就業畢業生的2.81%,省內生源到省外就業的人數和比例遠高於省外生源省內就業的人數和比例。”

ADVERTISEMENT

今年年初,遼寧省內的兩所“985工程”和“211工程”重點建設高校——東北大學和大連理工大學發布了2015年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相關數據顯示:留在遼寧的人數逐年減少,去北京、上海和廣東等地的人員比例增加。

喜歡發展更快更開放的城市

近年來,東北經濟遭遇斷崖式下滑,經濟不景氣的氣氛讓高校畢業生們頗有感觸。

今年從東北師範大學經濟學院畢業的陳明,現供職於廈門國際銀行總行風險評估部。陳明是四川人,在長春讀大學,目前的工作卻是從南京市的招聘會上找到的。

“可能東北經濟不景氣,金融機構也少,外地相關企業來招聘得也少。”他說。

參加長春各類招聘會時,陳明發現,金融行業隻有部分商業銀行長春分支機構和一些中小型證券公司招人,崗位大多是櫃員或是客戶經理,許多崗位還不招本科生。為了能找到好工作,陳明特別關注了南方許多重點高校就業辦公室的微信公眾號,“去南方高校招聘的金融機構不僅多,職位也更好”。

陳明覺得,東北地區金融行業發展還不完善,又趕上經濟增長乏力,金融行業受到的衝擊比較大,金融類畢業生去發達地區會更有發展。

在不少東北高校畢業生眼中,他們求學四年的城市,前沿信息傳遞滯後,周遭的經濟和文化環境多年來沒有太多改變。相比之下,“我更喜歡去發展更快更開放的城市工作。”今年畢業於大連工業大學通信工程專業的王鵬飛說。家在沈陽市的王鵬飛,目前在北京一家創業公司做品牌策劃。父母鼓勵他去南方或是北京等一線城市闖蕩一番,多長見識。

東北就業市場的結構性和路徑性矛盾

ADVERTISEMENT

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的東北高校畢業生眼中,當地的好工作是進國企或考公務員。隻是國企崗位有限,對專業和學曆要求嚴格;考公務員的成功率則更小。

多位東北地區高校就業負責人認為,東北經濟遭遇困境,新增就業崗位數量減少,但畢業生人數卻在逐年增加,從而導致東北地區就業市場的競爭加劇。

作為吉林省內唯一的“985工程”高校,吉大畢業生比省內其他院校畢業生在擇業時有著較大優勢。吉林大學學生就業創業指導與服務中心主任鍾新說,省內大多數國企和事業單位的招聘崗位會向吉大畢業生傾斜。在新增就業崗位有限的情況下,省內其他高校畢業生想在本地找到好工作更加不容易。

“東北地區的國企招聘崗位名額有限,民營企業又發展緩慢,富餘勞動力隻能向外轉移。”東北師範大學就業創業教育研究院執行院長劉海濱說。

對於東北地區高校畢業生外流加速的現象,長期研究高校畢業生就業問題的劉海濱認為,問題的症結除供需矛盾外,還在於東北就業市場出現的結構性和路徑性矛盾。

對於結構性矛盾,劉海濱解釋,相關專業畢業生與需求崗位之間供給不平衡。近年來,不少高校盲目開設熱門專業,擴招碩士,大搞“專升本”,導致了勞動力和崗位需求的結構性矛盾。

對於東北地區就業存在的路徑性矛盾,劉海濱認為,相對於東南沿海地區,東北的政治經濟環境保守。他舉例說,不少事業單位的招聘,環節多、規定嚴苛、耗時長,把不少畢業生拒之門外。據他了解,東北某城市每年教師編製資格考試時間都定在5月末到6月中旬,“這恰好是畢業生要離校之時”。

按照市場規律,每年畢業生找工作的高峰是在畢業前一年的年末,來年的3、4月份是另一個高峰。劉海濱說,畢業生不可能在就業高峰期不找工作,而等到快畢業時參加事業單位的編製考試。每年5、6月份參加相關編製考試的,大多是就業高峰期沒找到工作的畢業生。

每年都要到全國調研招聘信息的劉海濱發現,東南沿海城市的招聘工作就很靈活,隻要遇到人才,很多規定可以靈活變通。

劉海濱說,東北人口外流的趨勢,是該引起注意的時候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