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帶頭做空人民幣的人:我要跟唱空中國的人劃清界限(圖) - 由鳳凰國際iMarkets發表 - 文學城

ADVERTISEMENT

凱爾·巴斯(Kyle Bass)

對衝基金大佬、曾在2008年金融危機大賺而名聲大噪的凱爾·巴斯(Kyle Bass)表示,中國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機遇之一。中國外彙政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在中國彙率問題上,市場鼠目寸光地關注了錯誤的事。

巴斯還表示,我要跟那些長期唱空中國的人劃清界限。

我們看到有很多的投資者擔心中國信貸泡沫即將破滅、人民幣將大幅貶值,其中最典型的是來自巴斯的文章。

今年2月份他曾揚言已沽空亞洲貨幣,人民幣更已押重注。巴斯一封致投資者的信件中表示,中國銀行體系可能出現的損失,是美國銀行體系在次按危機時損失的4倍或以上。巴斯認為未來18個月人民幣將貶值30%以上。

早前報道

押上身家這位對衝大佬要和中國對賭人民幣

也許你並不熟悉凱爾·巴斯(Kyle Bass)這個名字,但你一定知道美國次貸危機。這位曾成功預言次貸危機的對衝大佬,如今把目標轉向了人民幣。

而且,這位大佬並不是小打小鬧,而是賭上了身家來與中國做一場對手盤。據《華爾街日報》2月1日報道,他旗下的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已賣出所持大部分股票、大宗商品和債券資產,專注於做空亞洲貨幣,包括人民幣和港元。

聯想到索羅斯近期曾在達沃斯上大肆唱空中國。可如今的巴斯卻是要帶上真金白銀來大干一場。

ADVERTISEMENT

比起索羅斯的唱空,巴斯這次卻是帶著真金白銀前來

《華爾街日報》稱,這是在數年前成功做空美國住房市場之後,這家總部位於美國達拉斯的公司進行的規模最大、目標最為集中的一次押注。如今,該公司將約85%的資產都押注在未來三年人民幣和港元將貶值的交易上;這項押注涉及數十億美元的資金,包括借來的資金。

巴斯表示,就投資規模而言,這一次要比次貸危機時大得多。巴斯認為,人民幣在未來三年的跌幅可能高達40%。

對中國,對人民幣而言,狼真的來了嗎?

這個大佬不簡單,曾成功預言次貸危機與歐債危機

盡管美國次貸危機直到2008和2009年才大規模爆發,可巴斯卻早在2006年就憑借極其銳利的眼光,嗅到了其中的血腥味。

他是最早注意美國次級房貸相關金融衍生品中重重危機的人。在當時,盡管很多美國人的財務狀況根本不足以負擔房貸,但經過投行打包,再經過包括穆迪與標準普爾在內的評級機構包裝,這些次級房貸便搖身一變成了“安全而又可靠”的金融產品。

雖然聽上去有點複雜,實際的情況是——所有人都在這場金融衍生的食物鏈上指望著別人,最後的結果就是造就了這樣一種荒謬結果:年收入4萬美元的人競能夠借到年供40萬美元的房貸。

巴斯敏銳地注意到了其中的風險,更感受到了其中的機會。於是,他雇傭了多名私家偵探,對次級房貸進行了深入調查,最終決定大舉做空次級房貸。

大到不能倒的“雷曼”,一場次貸危機讓世界人民都認識了它

ADVERTISEMENT

果然,2007年12月,一場房貸違約潮席卷全美。2008年接受彭博社采訪時,巴斯大大地承認在這場違約潮中大賺一筆,而自己所做的隻是“與次級貸債權人進行對賭”。

在這場豪賭中,他賭贏了。靠做空次貸,他足足掙了59億美元。在2009年開始爆發的歐債危機中,他再度預言成功。

如今,他又將發起一場豪賭,隻不過對手換成了人民幣與中國政府。

問題是,這回他還能延續過去的好運氣嗎?

與中國做對手盤,大概並不容易

1月初,人民幣離岸與在岸彙率曾嚴重偏離,引發國際投機勢力光顧。但實際的情況表明,真想要靠做空人民幣獲利,卻並非一件容易的事。

1月12日,在人民幣這個戰場上,曾上演一場驚心動魄的多空大戰。伴隨著央行的強勢介入,12日曾高企的香港離岸人民幣同業拆借利率(Hibor)終於回歸平靜。當天,有報道稱,央行在香港市場大筆買入人民幣,並無資金釋放到離岸市場,甚至將資金返還內地。在經曆兩日飆升,今日最新公布的香港隔夜離岸人民幣銀行同業拆放利率(Hibor)已由66.8%大幅回落至8.31%。1周、2周的Hibor也分別由33.79%、28.34%回落至11.96%和11.13%。

多家外媒也注意到了央行在離岸市場的動作。彭博社稱,中國央行在香港離岸市場對人民幣空頭進行了雙面打擊,其干預行動不僅抹平了離岸人民幣與在岸市場的價差,而且推高了離岸人民幣的拆借利率。

《華爾街日報》則更是以“為主導人民幣,北京亮出了肌肉”為題報道了央行的強勢介入。

“北京亮出肌肉”

ADVERTISEMENT

1月18日,央行更是再次祭出大招,限製境外做空資金的騰挪空間。據新華社消息,央行於18日當天宣布,將對境外金融機構境內存放執行正常存款準備金率。央行還表示,建立對跨境人民幣資金流動進行逆周期調節的長效機製,是完善宏觀審慎政策框架的一項重要措施,有助於抑製跨境人民幣資金流動的順周期行為,引導境外金融機構加強人民幣流動性管理,促進境外金融機構穩健經營,防範宏觀金融風險,維護金融穩定。

更不用說,央行更是坐擁3.33萬億美元的外彙儲備。這一巨大外彙儲備曾長久以來被不少外媒稱作“金融核彈”。這種說法在一定程度上頗有道理——與核彈類似,巨額外彙儲備更多是起到威懾作用——當然,其後的根據便是:中國外儲的巨無霸身量足以確保,不可能有任何一家投行有本事與央行做對手盤。

官媒接連警告做空勢力,巴斯你聽到了嗎?

自索羅斯在達沃斯上“放炮”中國經濟,他便攤上了大事兒。

從1月23日到1月29日期間,新華社與《人民日報》刊發了多篇社論,對國際做空勢力進行了嚴厲警告。

今天,《人民日報》更是一天連發兩文,對國際做空勢力進行了駁斥。在頭版顯著位置刊發的社論中,《人民日報》批駁了索羅斯的“硬著陸”言論。文中更是著重提出,新常態下的中國經濟,發展更穩健,氣質更好,放在全球坐標系上,更是標準的“高富帥”。

索羅斯大膽放言,2008年將重現

在三版位置,《人民日報》同時又刊發了署名為“鍾聲”的評論員文章,再度點名了索羅斯。鍾聲認為,國際上很多人指出,不應該低估中國進行深刻調整的能力和效果;發展起來的中國帶給世界這麼多機遇,人們沒理由無視或不予理會。

然而,官媒的話卻並不只是說給索羅斯聽的,也是說給所有試圖做空人民幣的人聽的。

據了解,巴斯掌握的海曼資本在次貸危機中,賺取212%的超額投資回報後,其後的表現卻差強人意:8年來基金的年化收益平均隻有1.56%。旗下專注於做空歐債及日本的全球宏觀基金曾經單月跌幅達到32%,該基金在2012年4月在創立兩年後達到最低點,淨值已經蒸發了超過60%。此番押寶人民幣空頭,巴斯的這一舉動多少有點“鋌而走險”的意味。

如今,中國國內對抗做空的輿論準備已經提前做足,巴斯你聽到了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