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揭秘美國“富二代大學” 排行榜僅居第51位 - 由北青網發表

ADVERTISEMENT

  一個排名一般的學校 學費卻在最貴之列 知名度也在一路攀升 喬治·華盛頓大學引關注———

  近年來,越來越多來自富裕家庭和特權階層的孩子就讀喬治·華盛頓大學。他們住豪宅,開跑車,拎名包,學校也因此被戲稱為“富二代樂園”。

  喬治·華盛頓大學並非美國一流名校,卻位居學費最貴大學之列,這里彙聚了一幫有錢的孩子。

  一幫有錢孩子的學校

  一個工作日晚上,華盛頓市區已陷入一片靜寂,唯有第19大街一家名叫“城市”的酒吧里依然音樂嘈雜,一群大學生暢飲正歡。他們大多來自附近的喬治·華盛頓大學,其中不少人花600到1000美元預訂座位,享用著價格不菲的伏特加和香檳。

  聚會組織者亞曆克斯·萬科森伯格說,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學生是酒吧最大的消費群體。“要想成為這個學校受歡迎的人,第一秘訣就是要有錢。否則,你怎麼出去社交、玩樂?你必須富有。”

  《紐約時報》近日一篇文章稱,這所擁有2.5萬名學生的大學,眼下已成為一個“大型聚會學校,彙聚了一幫有錢的孩子”。

  一個名叫薩拉的大學新生在學校網站上寫道:“一個典型的喬治·華盛頓大學學生是這樣的:富有的白人,或者富有的國際學生,被寵壞了,擁有各種特權。”

  去年春,博客網站Tumblr上刊登一組照片,展示停在喬治·華盛頓大學校園內的各種名車,包括一輛罕見的梅賽德斯-奔馳SLR722S、兩輛保時捷和一輛賓利。這些照片在網上瘋傳一時,隻是不太清楚這些名車是否屬於學生。

  一個時尚博客抓拍到不止一個學生拎著價值1800美元的法國“寇依”名包,售價900美元的LV手袋在校園里更是司空見慣。

ADVERTISEMENT

  成為全國知名學府

  過去20年里,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學費一路攀升。其間,它建造豪華宿舍,增設各種生活便利設施,使這座原本樸實無華的學校脫胎換骨,成為全國知名學府。

  主持這項“變身”工程的史蒂芬·喬爾·特拉亨伯格於1988年至2007年擔任喬治·華盛頓大學校長,他希望通過改善學校硬件設施吸引生源,提高競爭力。這一招十分管用,過去10年里,申請人數增加近三分之一。

  如今,走在校園里,“蓬勃的野心”隨處可見。斥資5600萬美元修建的商學院杜克大樓里有一個“資本市場大廳”,裝有60英寸的等離子屏幕、證券報價機和學生交易站。2004年啟用的宿舍樓配有私人浴室和全套廚房設施,被《普林斯頓評論》列入“豪華宿舍”名單。校園主干道兩側是各種高端辦公大樓和公寓,特拉亨伯格稱之為大學的“香榭麗舍大街”。學校把這些地皮租給開發商,每年能獲得900萬美元收益。

  現任校長斯蒂文·納普延續了老校長的思路。他說,今年秋,學校將高調啟動“十年規劃”,預計耗資1.1億美元。規劃包括建設更具活力的人文環境、創建一個科技、工程和數學本科學院、增加30到50個研究生獎學金名額、擴招100名教職員工等。

  納普說,學校距離白宮和國務院僅幾個街區,對於提升學校知名度具有“極為優越的戰略位置”,“十年規劃”將使其成為“全世界最強大、最具影響力的研究型大學”。

  排行榜位居第51位

  在美國,不少像喬治·華盛頓大學這樣的二流學府通過大規模擴建和提高學費來改善生源和師資力量,提升學校排名。《拆除門檻:直面美國教育中的階級分化》一書作者彼得·薩克斯稱這些學校為“奮鬥學校”。

  “它們努力成為名牌學校,想擁有全國知名度,生源遍及全國,有一定比例來自富裕家庭或有實力全額支付學費的國際學生,並提升在《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雜誌高校排行榜上的名次,”薩克斯說,“但總有一些失敗者,花了錢,名次卻依然如舊。”

  喬治·華盛頓大學斥巨資打造學校,但並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前年,它在《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雜誌的高校排行榜上位居第51位,與2004年持平。去年,由於該校招生辦長期虛報生源醜聞被揭,被取消排名資格。

ADVERTISEMENT

  “他們想讓所有人相信,這是一所好學校,但顯然還有很多工作要做,”24歲的研究生馬特·古德曼說。

  學校存在嚴重階級分化

  喬治·華盛頓大學校長納普說:“我並不否認我們有很多學生來自富裕家庭,但我們也在努力嚐試生源多元化。與10年前相比,現在的情況已經得到改善。”

  納普成立了一個“多元化和融入”辦公室,招生辦也擴大了對東北部地區和海外學生的招收。四年前,學校啟動一個7100萬美元的獎學金基金,以招收更多來自不同文化和經濟背景的學生。“這很重要,大學生不應當隻和相同背景的人交往,”納普說。

  前校長特拉亨伯格則表示,對於那些無力承擔昂貴學費的學生,完全可以選擇其他高校,“這並不是什麼罪過,就像我想開法拉利,但我開不起一樣”。

  20歲的托麗·蓋原先在喬治·華盛頓大學讀書,靠打工支付學費。可不久,她失業了,不得不回到家鄉俄亥俄州,轉讀學費便宜很多的克利夫蘭州立大學。

  她懷念初來首都時的興奮,但學校的階級分化令她難以適應,她和班上許多同學難以融合。“在俄亥俄州,我和周圍的人沒有太大區別,會在兄弟會一起喝啤酒。可是在喬治·華盛頓大學,兄弟會都出租給俱樂部搞聚會了。”

  “人們常說,‘美國夢’基於你如何努力工作,而不是你抽到什麼牌,”蓋說,“但要實現這個‘從一無所有到功成名就’的夢想,比你想像的要困難得多。”文/唐昀(新華社) 漫畫/陳彬

  連線

  喬治·華盛頓大學

ADVERTISEMENT

  國際學生一半來自中國

  記者通過電話連線了解到,喬治·華盛頓大學有10%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學生,其中中國學生占了一半。在學校招生過程中,校方會優先考慮美國本國的學生。也就是說,同樣是在喬治·華盛頓大學就讀的學生,國際學生的各項成績總體上是優於美國本國學生的。

  一所國內知名留學機構的負責老師告訴記者,能進這所學校的中國學生都是成績不錯的,家庭經濟條件也都比較富裕。在該校的本科教育中,針對家庭困難的學生的獎學金隻發放給美國本土學生。而中國學生想要獲得獎學金隻能通過“足夠優秀”這一途徑。

  一名今年準備進入喬治·華盛頓大學就讀計算機專業的中國學生MAC稱,“在這所學校,本科生出手闊綽的現象比較嚴重。研究生當中這樣的現象卻不是很明顯。”文/本報實習記者 溫天欣

  相關

  紐約市長:

  成績平平讀大學不如當水管工

  在大學生踏入畢業季節之時,美國紐約市長布隆伯格發表爭議性言論,為莘莘學子指點前路。布隆伯格17日在每周廣播電台演說中建議,如果高中成績馬馬虎虎,與其擠進大學,還不如學一門修水管的技術。他說:“通常面臨最多問題的是那些當不上火箭科學家、又無法成為班上頂尖精英的大學生。對一般人而言,當水管工實際上可能比進哈佛的前景更好。”

  布隆伯格的理由是,水管工無需背負大學貸款,收入還不錯,他們“沒有白白浪費4年,也沒有在無收入狀態下,花掉四五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5萬元~30萬元)的學費。”而許多大學生畢業後卻背負了大筆的就學貸款。

  此外,布隆伯格認為當水管工還有其他的優勢:不用擔心工作被外包,或被計算機取代而失業,“這職位很難流失到國外,也很難自動化。”布隆伯格還補充,許多研究指出,相較於大學生,水管工剛踏入職場的負債較低,而且薪水較高。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