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高盛稱世界再度面臨貨幣戰爭 關注五現象 - 由騰訊發表 - 文學城

ADVERTISEMENT

 

北京時間11月12日淩晨消息,媒體周一綜合文章指出,紐約梅隆銀行的外彙交易策略師尼爾-梅勒(Neil Mellor)在最新的報告中指出,“我們正在看到一個貨幣戰爭的新時期。”彭博社也在名為《央行銀行家再行寬鬆 尋找底部競賽恢複》的一篇報道中對比表示讚同,並稱,“全球貨幣戰爭正在再次升溫,各央行籌劃新一輪的寬鬆措施以對抗經濟增長的放緩。”

彭博社的這篇報道認為,“歐洲央行在上周宣布降低關鍵利率,有些投資者認為這個決定的部分意圖是要打壓飆升至2011年以來最高點的歐元彙率。同一天,捷克決策者說,他們正在執行11年以來的首次外彙市場干預行動,以壓製克朗的彙率。新西蘭說,可能延遲加息決定以拖低新西蘭元的彙率;澳大利亞央行警告說,澳大利亞元的彙率已經是‘令人不安地高’。”

分析稱,彭博社這篇報道的絕大部分內容都是準確的,但是有一個基礎性的錯誤:貨幣戰爭從來就沒有降過溫,隻是日本央行的超大規模寬鬆帶來的流動性海嘯讓全世界都得以喘息幾個月之後暫時沒有爆發而已。現在,世界每個月要迎接2000億美元新的資金流,如果加上中國每個月的新增貸款,這個數字將會再大一些。在持續的全球性流動性飆升中,全球貿易繼續萎縮,人們隻能在這其中壓榨一點點微薄的利潤時,各國央行再次回來干他們唯一擅長的事情——印鈔。

高盛集團在最新的報告中列出了在央行這種以鄰為壑的政策前所未見的明顯的時候,需要關注的五個要點:

ADVERTISEMENT

需要關注忽然的政策變化:在穩定是由抵消性力量實現的地方,其中一組力量的忽然變化可能導致快速的反應。這類轉變通常是重大政策變化的結果,例如日本一年之前的做法,而英鎊在2013年早些時候的弱勢也是央行忽然加大對利率關注程度的另一個例子。

關注真實的升值趨勢:在每一個國家都想阻止自己的貨幣變強的世界里,那些真正希望有一個更強勢貨幣的國家不會面對太多抵消型壓力。顯然,這是以更強的基礎面作為條件的。為了控製升值的速度,經常性的干預行動可能是必要的。這將會創造出相對緩慢的升值場景,伴隨非常低的波動性,也會反過來形成高的夏普比率。

關注政策限製:還存在一些國家,正在面對持續的升值壓力,但是在政策的限製下,它們無法對此作出完全的回應。這種情況下,決策者們將無法完全阻止升值。這些限製可能有多種形式——如果有更高的通貨膨脹率,歐洲央行還能夠宣布降息嗎?嚴格的通貨膨脹法定責任將會減少決策者們對貨幣動向作出回應的靈活性,特別是這會帶來積極的增長衝擊的情況下。其他外部的政策壓力也是一種限製:G7工業國集團的立場就是限製日本央行繼續打壓日元的一個原因,也可能在日元再次升值時候的一個限製因素。美國財政部的最新報告顯然是暗示了這樣一個方向。

關注外彙市場套利交易:如果決策者們決定錨定利率的名義價值,而且獲得了成功,也不是說就不存在獲得回報的機會。隻要還有利率的差異,就有套利交易的機會。同時,低的波動性甚至會因為提高了夏普比率而成為受歡迎的因素。在這種情況下,澳大利亞央行還能在多長時間內忍耐和其他發達國家之間存在2%以上的利率差異呢?

關注準貨幣:有說法是,競爭性貨幣貶值可能造成貴金屬受到追捧。這種看法的來源是黃金是一種“沒有家庭歸屬”的貨幣,沒有央行會妨礙它的升值。換句話說,很多資產價格可能提高,以回應持續的競爭性貨幣寬鬆,這也是這種非合作型彙率機製的一個重要特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