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華爾街分析師:中國央行可盡情印鈔 實質等於舉白旗 - 由華爾街見聞發表 - 文學城

ADVERTISEMENT

 

 

  本周一,中國銀行間市場基準回購利率刷新今年6月“錢荒”時的記錄,7天質押式回購加權平均利率盤中一度觸及9.8%,超過了今年6月該利率9.29%的最高水平。

 

 

  7天與14天Shibor當日雙雙大漲逾100基點,均超8%。但這些並不是孤立的事件,本月初業內分析師預計,中國大陸的房產信托業今後兩年可能面臨更嚴重的違約,因政府政策收緊時市場競爭加劇,數千家小開發商將被淘汰出局。而作為基準指標的10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在上月底就創下9年新高。

 

 

  紐約的銀冠資產管理公司(Silvercrest Asset Management)首席策略師程致宇(Patrick Chovanec)接受Business Insider采訪時指出,中國的金融系統患上了“高血壓”。

 

 

  程致宇稱中國的銀行間貸款市場是“風險的培養皿”,它導演了今年聖誕假期最重要的金融界大戲。

 

 

  程致宇指出:

 

 

  · 這出大戲背後潛在的問題是中國以信貸推動擴張活動,一切管製信貸的行動都會導致貨幣市場利率走高,產生引發危機的風險。

 

 

  · 此次利率上升的根本原因和今年6月信貸緊張時期相同。

 

 

  · 存準率已成為真正束縛中國國內銀行的因素。影子銀行系統使這一問題更複雜,因為影子銀行助長金融機構過度貸款,而那些負債不會體現在資產負債表上。

ADVERTISEMENT

 

 

  · 我們應該預計到貨幣市場利率上升的次數今後會增多,不僅限於此次。中國國債及企業債券收益率過去數月均已上升。銀行間貸款市場的問題並非意外。

 

 

  · 投資驅動型的增長模式造成了如今的局面,其效果就好像是中國央行已經撤除了對影子銀行的貨幣政策控製。

 

 

  · 中國央行面臨艱難的選擇,要麼順應國內銀行需要,要麼就得冒著銀行破產的風險。

 

 

  · 今年聖誕假期最大的金融界好戲不是美聯儲縮減QE,而是中國的貨幣市場利率飆漲。

 

 

  華爾街見聞特別整理了Business Insider(問方)對話程致宇(答方)的主要內容與大家分享:

 

 

  問1、中國貨幣市場利率上升的幕後推手是什麼?

 

 

  答:潛在問題是中國一直越來越依賴肆意擴大信貸規模的方式支持踴躍投資的局面,也用這樣的方式掩蓋已經形勢惡化的投資帶來的損失。這意味著,需要的信貸更多,而產生的實際產出更少。

 

 

ADVERTISEMENT

  中國央行很清楚這點,多年來已意識到信貸飛速增加的危險,它會導致壞債增多,也會推升通脹,特別是房產市場的資產通脹。而一旦他們設法把信貸增長的速度放慢些,哪怕不是緊縮貨幣,隻是控製速度,我們就會發現,過度放貸的國內銀行和投資工具及機構無法償付債務。所以,中國央行要麼同意滿足這些機構的現金需求,要麼釜底抽薪,痛下殺手。

 

 

  有人說,中國政府在努力管控銀行系統,某種程度上說的確如此,可他們是在窮追猛打,每次他們試圖對信貸擴張施加任何一種監管,就在冒著觸發危機的風險。

 

 

  問2:有人說這就像今年6月的“錢荒”,是嗎?

 

 

  答:根本上是一樣的,可能直接原因不同。中國的銀行間貸款市場和美國的完全相反,美國的主要貸款銀行是小銀行,他們向銀行間貸款系統提供存款資金。中國的存款增長由經常賬戶盈餘推動,某種程度上說,它們過去就是資本賬戶盈餘。大銀行才是得到存款的一方。中國的影子銀行系統既能讓銀行進一步過度貸款,又能讓每個季度末多種投資工具順利展期。它們應該和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毫無關係。

 

 

  中國央行並非毫無察覺,但很難評估影子銀行,因為它並不是透明公開的。去年中國央行就試圖管理銀行,避免他們產生這類表外負債。可那些債務已經既成事實。中國央行的做法就像是說,好吧,下不為例。

 

 

  問3:預計這類利率上漲的次數會增加嗎?

 

 

  答:會。中國的金融系統得了高血壓。今年6月是心髒病,雖然沒致命,但已經患上了心髒病。不只是銀行間貸款市場,中國的國債收益率集體上漲。銀行間貸款市場就是風險的培養皿,保證大家都有流動性需要的流通貨幣太多。

 

 

  問4:中國央行一方面要改革,另一方面還在注入資金緩解病症,這次事件會讓央行怎麼辦?

 

ADVERTISEMENT

 

  答:三中全會後大家都對改革很興奮,但還得再看看,因為最大的問題是中國的銀行系統脆弱。

 

 

  利率去監管和權責分明書面看來很好,可當你實施的時候,失衡現象就會很嚴重,這是真正要付出的代價。這次又是這樣,你想把腳步往回撤一點,哪怕隻是一點,都必須保證大家流動性的所有資金。實際上在做的就是撤銷管控影子銀行的貨幣政策,並不是對外宣傳的那樣。投資導向型增長模式無止盡地需要信貸,但成果越來越少。問題是怎麼克服,你已經掉進坑里了,首先就不能再挖坑。

 

 

  問5:中國央行公開市場操作看來沒有幫助,是嗎?

 

 

  答:很難說中國央行在做什麼,如果從逆回購這樣的透明機製著手,很難判斷此後的影響。今年6月,中國央行沒有任何聲明就直接向重要的銀行提供了幫助,我聽說是像美國政府的問題資產救助計劃(TARP)。我們可能無法完全了解干預的程度,那就是為什麼比較難解讀6月錢荒後影響的原因。他們會竭盡所能降低利率,但這治標不治本,其實反而讓形勢惡化。

 

 

  問6:金融時報報道,負責宣傳工作的中國官員告訴財經記者低調處理貨幣市場利率上升和流動性吃緊,您怎麼看?

 

 

  答:我唯一知道的也就來自這篇報道。可我認為這意義重大,如果真有其事,我認為這不是關注點。我一直認為,無論何時,他們說別提某件事,那件事顯然值得一提。這隻不過說明他們對形勢感到焦慮,不容易控製。央行可以盡情印鈔,可以提供大量流動性,可這等於做了什麼?實質上就是舉白旗了,等於在說根本不會控製信貸,要多少給多少。那樣隻會讓形勢更糟糕。

 

 

  問7:對投資者來說最大的啟示是什麼?

 

 

  答:2年前我寫到過中國金融不穩定的風險,大多數人都嘲笑我。我覺得要開始逐步搞清楚中國的金融系統有多脆弱。中國擁有3.5萬億美元外儲和這沒有一點關係。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金融不穩定的一種形式,它不是孤立的事件,我們看到收益率集體上漲,主要的信托產品崩潰。信用風險正在增加,大部分中國官員也承認這點。我們看到,保證大家不會違約的銀行間貸款市場正在崩潰邊緣,如果利率超過10%,市場就開始垮了。

 

 

  問8:怎麼用一句話描述中國的金融系統?

 

 

  答:我覺得,大家沒有意識到,過去3年中國金融系統發生了多大的變化。我不會草率地認定這是龐氏騙局,但大家確實長期忽視中國金融不穩定的真實風險。

 

 

  問9:您覺得大家還應該了解什麼?

 

 

  答:我要補充一點,我們將中國視為新興市場,它會渡過自身新興市場危機的難關,不會影響全球其他地區。可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全球金融系統不存在中國的直接風險,但有許多間接的影響會通過中國的實體經濟、貨幣流、特別是資本流產生。我認為,中國現在上演著今年聖誕假期最重要的一場大戲,它是目前金融界最重要的一出戲。

 

 

  老實說,和美聯儲縮減QE相比,全球二號經濟體真正亂了套才是更重大的事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