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網絡主播就這樣把你的錢賺了!(組圖) - 由浮世發表

ADVERTISEMENT

一台電腦,一個攝像頭和一副耳機,一個人唱唱歌聊聊天就會有錢入賬。天下哪有這等好事?但是別忘了現在是互聯網時代。正如《紐約客》1993年刊登的那幅漫畫:“在互聯網上,沒人知道你是一條狗。”這說明在互聯網充滿著無限的可能性。因此靠直播賺錢也是可能的。至於直播為什麼這麼火,小M認為有3個原因:1)互聯網時代看似每個人可以與任何一個人聊天,但是每個人生活的都很孤獨;2)在人性的深處隱藏著偷窺的欲望;3)互聯網技術和通信技術突飛猛進!

直播3主流:秀場、遊戲、泛生活

這是個人人都想播點兒啥的時代,但視頻直播也並非火得那麼一帆風順。2008年前後,互聯網行業處於上升期,視頻網站卻被看做是一條“死胡同”。這時直播平台9158出現了,它在網頁上建立視頻聊天室,招募漂亮的女主播唱歌、跳舞、賣萌、調情。粉絲為了得到女主播的芳心,“壕”氣衝天贈送虛擬禮物,女主播可以從中分成75%,9158可以分成20%。

圖為明星Angelababy在直播平台熊貓TV的首秀)

這就是秀場模式,憑借將“視頻與交友”結合,9158在2012年營收約10個億。有媒體報道,當時除了愛奇藝、搜狐、優酷土豆等一線視頻網站, 那些還活著的中小視頻網站全面轉向“9158模式”。直至今日,也是最流行的直播方式之一。

ADVERTISEMENT

(圖為今年ELLE與美拍一起推出的直播,“與範冰冰一起看秀”)

除秀場模式外,目前最受大家歡迎的就是遊戲直播。直播軟件可以將遊戲畫面與攝像頭取景畫面,整合於同一個屏幕里,便形成一款實時解說、實時互動的網絡遊戲節目。畢竟“看著這些主播們玩,過過癮也是極好的”。不被主流媒體看好的電子競技產業,卻在各個直播平台,比如鬥魚、熊貓、龍珠、虎牙、戰旗等平台,過得“有滋有味”。

(圖為國外著名遊戲直播平台Twitch)

事實上,分享與陪伴正成為視頻直播的新動力,越來越多人希望將自己的生活搬到攝像頭前。除了秀場與遊戲直播,一批新的泛生活類的直播平台湧現,其中以花椒、趣播、光圈直播最為突出。他們的最大特點是,直播的內容從秀場、遊戲類的直播轉向了移動化的全民秀,並且不再依賴電腦,手機APP隨時隨地都可以進行直播。

ADVERTISEMENT

全民直播:從草根到明星

據媒體報道,目前我國有將近200個在線直播平台,網絡直播平台用戶數量已經達到2億,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時段同時在線人數接近400萬,同時進行直播的房間數量超過3000個。直播正在成為互聯網行業的一塊兒新的“大蛋糕”。

現在,誰都想成為新一代網紅,大到企業家、明星,小到不知名的“草根”都計劃著買台電腦,加一個美顏攝像頭成為網絡主播。今年3月,小米的黑金直播出場,隨後不到一個月,陌陌在4月也將直播功能提到一級入口。4月7日,在《歡樂頌》的發布會上,劉濤也玩起了映客直播,蔣欣、楊爍、王凱等明星也紛紛出鏡,當時吸引了71萬粉絲上線刷屏,開場5分鍾造成了直播平台癱瘓,粉絲們瘋狂的熱情背後也展現了網絡直播巨大的 市場。

4月21日,papi醬廣告拍賣直播,優酷直播間的線上競拍價竟然飆至1800萬元;5月10日晚8時,小米夏季新品發布會結束後,雷軍在小米直播中的露臉瞬間得到了超過20萬粉絲的關注;5月16晚,羅振宇直播拍賣個人藏書,一本起拍價為2.55元的《曆代名篇選讀(上、下)》以30260元的價格在優酷直播中拍出;5月18日,宋仲基的北京粉絲見面會在一直播上進行直播,有1100萬人在線觀看。

ADVERTISEMENT

頂級主播年入300萬,怎麼來的?

網絡直播這麼火,和它的高回報是分不開的。前一陣子網絡瘋傳的一份“某直播平台金牌主播價目表” 顯示,“身價”最高的主播簽約價已達到一月200萬,相當於2400萬一年。而這份價目表中的主播都來自時下熱門的網絡遊戲,如LOL、dota2等。這樣的“身價”,堪比一線影視明星。

但“身價”或“簽約價”並非主播個人拿到的真實收入。有平台主播解釋說網絡節目的人力、設備等成本高昂,合作所談的價格需要涵蓋如上成本,最終落入個人主播口袋的隻是很少的一部分。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頂級的主播年收入也就是300萬,並且能上百萬的並不多。小M想, 年入300萬,已經不算少了啊……

平台和主播們的收入主要來源於觀眾的打賞、廣告收入、與遊戲公司及外設廠商進行合作等。直播的背後充斥商業利益的爭鬥。有些直播看了不僅浪費時間精力,還浪費感情!小M不反對大家看直播,但是小M覺得把自己有限的生命花在無限無聊的直播上就有點得不償失。其實看直播時也要提防著點,因為有些直播也會坑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