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十大銀行員工薪酬調查:平均年薪最低22萬也算寒冬? - 由證券時報發表

ADVERTISEMENT

這兩天關於中國銀行業“銀行高管層帶頭降薪,下降幅度將近一半,一線員工壓力大工資低,全靠責任感死撐”的報道吸引了行業內外的眼球。

隨著包括工農中建交五家國有大行,和招行、民生等5家股份製銀行年報的披露,銀行員工薪酬的漲跌情況亦隨之浮出水面。

從整體“薪酬包”來看,農行、建行、招行、中信4家銀行出現下滑,其餘均較往年有所增長。

人均薪酬方面,五大行中,除交行及中行人均薪酬分別增長7.73%、2.36%外,其餘三大行則有所減少,但減少幅度並不大;倒是招行及中信銀行,人均薪酬降幅分別達15%、20%,但是這並非降薪導致,績效薪酬的延期支付才是重要原因。從人均情況來看,並不能得出“寒冬”結論。

人均薪酬增減不一

16家A股上市銀行中,目前有2015年業績數據可比的有10家銀行,包括工農中建交5家國有大行,以及招行、民生、中信、光大、平安5家股份製商業銀行。此外,還有6家H股上市城商行、農商行發布業績公告,但由於部分H股上市銀行並未披露員工人數,故未納入統計樣本。

銀行平均薪酬並非簡單地以資產負債表中的“應付職工薪酬”科目除以職工人數就可計算。按照會計通用準則,通過資產負債表中的“應付職工薪酬”與現金流量表中的“支付給職工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兩個項目,按照“本期工資福利總額=期末應付職工薪酬-期初應付職工薪酬+支付給職工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的公式,應該是較為合理且容易理解的“薪酬包”。

針對“人均”這個概念,應當采用期初人數與期末人數的加權平均計算額,畢竟在一個完整會計年度中,每家銀行人來人往,難以確定時點概念。盡管商業銀行普遍告別高增長,五大行平均淨利潤增速甚至僅維持在1%附近,但統計結果表明,銀行員工的平均薪酬福利仍足以引來豔羨目光。

ADVERTISEMENT

薪酬包有增有減

從整體“薪酬包”來看,農行、建行、招行、中信4家銀行出現下滑,其餘均較往年有所增長;但從人均情況來看,增減不一。

五大行方面,由於整體員工數量較多,拉低員工平均薪酬至22萬元~28萬元。除交行及中行人均薪酬分別增長7.73%、2.36%外,其餘三大行均有所減少。需要注意的是,交行人均薪酬的增長主要源於該行員工人數減少2190人至91468人;中行人均薪酬的增長則主要歸因於該行“薪資包”的擴大。

股份行方面,“薪資包”的擴大或縮小程度決定了人均薪酬的變動。其中,平安、民生兩家業務風格偏“進取”的股份行平均薪酬均達40萬元以上,增幅高於3%;而光大銀行雖然工資福利總額略有增長,但不足以彌補員工人數增加帶來的影響,平均薪資略微下滑至36萬元。

績效薪酬延期支付

值得注意的是,招行及中信兩家股份行整體工資福利總額下滑幅度超11%,拖累人均薪酬從42萬元以上降至35.5萬元左右,降幅分別達15%、20%。業內人士分析,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績效薪酬的延期支付,並不能說明招行和中信銀行在大幅降薪。

以招行為例,該行去年4月曾下發文件,將在境內分行實行延期支付風險金製度,即對跟風險相關崗位上的員工的績效薪酬計提一定比例金額,計提金額視項目風險釋放情況逐年發放,計提比例10%,涵蓋市場、合規、運營等崗位普通員工。

ADVERTISEMENT

此類風險金一般稱為“薪酬風險準備金”,由國內銀行從花旗銀行引進。采納此類製度的原因是銀行利潤有當期性,而風險有滯後性。而這一機製的直接後果,則是銀行員工當年收入減少。

事實上,大部分用戶都有獎金留存製度,但主要針對管理人員。譬如中信銀行、平安銀行中高級管理人員的部分績效薪酬就實行延期支付,一般延期支付期限為3年。

而銀監會對銀行高管的薪酬管理也有明確規定。2010年下發的《商業銀行穩健薪酬監管指引》提到,商業銀行的基本薪酬一般不高於其薪酬總額的35%;商業銀行高級管理人員以及對風險有重要影響崗位上的員工,其績效薪酬的40%以上應采取延期支付的方式,且延期支付期限一般不少於3年。

當然,除固定薪酬及績效薪酬之外還有員工福利,這部分包括適合於崗位級別的培訓、保健、攜家屬旅行等,或是到一定崗位級別就有的所謂“誤餐費”報銷額度、以工會名義發的購物卡等不納稅貨幣化收入。在八項規定嚴格推行之下,不少“員工福利”項目已被取消。

未現裁員潮

證券時報記者調查發現,10家銀行員工人數變動情況主要呈現兩個特點。

一方面,由於發展趨勢集中顯露疲態,歐美諸多銀行紛紛大舉裁員斷臂求生,但這股裁員潮未在國內銀行出現。

ADVERTISEMENT

10家上市銀行中,除民生、交行、建行外,其餘7家銀行員工人數均較上年有所增加,其中平安銀行、中信銀行員工人數增幅分別達8%、11%,前者增加的2868名員工中63%為業務人員,後者增員也全部為業務及管理人員;人數增加最多的則是農行,主要為櫃面及技能人員增加。

另一方面,國有大行削減勞務派遣員工,股份行則態度不明。其中,農行減少超五成至11288人,工行減少八成至489人,建行則減少12.2%至5509人;股份行中,平安、光大銀行增加部分派遣製員工,中信銀行則減少數百人。

一般來說,銀行派遣製員工歸屬勞務公司,銀行相當於向勞務公司“借用”,所以給此類員工的待遇非常低,正式員工的隱性福利基本上都沒有。目前外包工的崗位大多集中在大堂經理、保安、現金清收、電話客服、信用卡銷售、IT系統等崗位。

此前,國有大行曾經是勞務派遣製用工的“重災區”,總量居高不下。不過,修訂後的《勞動合同法》明確勞務派遣用工隻是補充形式,勞務派遣隻能在“三性”崗位上實施,國有大行加速改製。

ADVERTISEMENT